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2413.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八十七章 买凶撞你
    第八十七章 买凶撞你

    “死定了,死定了。”山下,方柔拿着手机在叫。

    不知道为什么,昨天手机竟然自动关机了,结果早上起来一看,上面有几十个方甜的电话。

    “你还说晚上回去,结果弄了一个晚上,我彻夜不归,死定了。”方柔气的不停的捏姜绅的大腿。

    “别捏,别捏,我开车呢。”姜绅嘻皮笑脸:“没事,你就说在同事家打牌,打了一晚上。”

    “不可能的,我从来没在外面过夜过,也从来不打牌,回去我姐姐不审我三天三夜不会罢休。”

    “你什么姐姐啊,这么凶。”姜绅不以为然:“有一次就可以有两次,你要让你姐姐习惯。”

    “呸,你都别想,我再也不理你了。”方柔说话当然言不由衷,初偿禁果的方柔,狠不能天天和姜绅在一起才好。

    两人话音刚落,方柔的手机又响了。

    “我姐姐。”方柔像见了鬼一样。

    “怕什么,接,你就告诉她,你谈恋爱了,二十多岁的人了,早就该谈恋爱了。”

    “可是,可是你---”可是你太小啊,告诉我姐姐肯定死定了,她要知道是她班上的学生,你也死定了。

    方柔心中又惊怕,又觉的剌激,自己和姐姐班上的男生谈恋爱了。

    “你先骗骗她,说是有为青年,国家工作人员,家财万贯。”姜绅知道方柔担心什么:“等我高中毕业,基本就是这副状况了。”

    “你想的美。”方柔咬咬牙,只好接电话。

    “喂,姐姐。”

    “方柔,你没事吧,你别吓姐姐,怎么昨晚手机关机了。”方甜声音很着急,听的出很关心方柔。

    我就说嘛,那有姐姐不关心妹妹的,姜绅得意的向方柔点点头,给她打气安慰,没事了,没事了。

    “我没事,昨天手机没电了,所以不知道----”

    谁知她声音未落,那边就狂吼起来“没事你不回家,你不得了了,敢在外面过夜,信不信我告诉爸妈,没电不会用别人的电话打一个回来,害我一晚上担心受怕,你这死丫头,越大越不懂事---呜呜---”

    方甜前面温柔的问一句是看看方柔有没有事,一听方柔没事,马上大发雷霆,一顿猛骂,骂的姜绅和方柔面面相觑,骂到后面,更是自己都哭了,姐妹关怀之意,溢于言表。

    “对不起姐姐,我错了,我以后不敢了。”方柔也哭了。

    “-----”你们哭什么,我晕,姜绅最郁闷。

    两姐妹说了一会,姜绅也把方柔送到家附近:“她要逼的你紧了,就说谈朋友了,没事的,你也不小了。”

    “嗯,我知道,拜拜。”

    “拜拜。”姜绅指了指自己的嘴,方柔乖巧的伸了过来,轻轻吻了他一下,然后像只欢快的小兔子转身而去。

    这算不算我第一个正式的女朋友,姜绅看方柔的身影,心中也感觉到很甜密。

    不过,哥注定不会只有一个女朋友,我是神,但是,我会让所有跟我的女人,都幸福快乐。

    姜绅暗暗发誓,发动汽车转身开走。

    今天是星期天,明天才上课。

    姜绅看看时间,早上七点都没到,是不是约丁艳出来玩玩?

    他倒不是又想推丁艳,而是丁艳对他一直无怨无悔,默默的支持,他都没有带丁艳出来玩过。

    但是我要约丁艳,我不推丁艳,恐怕丁艳想推我吧?姜绅臭美的想了下,正犹豫,叮铃铃,他的电话响了。

    “喂,老虎,什么事。”

    “绅哥,我们查到了,开车撞你的人叫胡非,是个刑满释放人员,刚放出来没几天,我们替你赔了他家属三十八万,胸毛哥派了洋洋去和他老婆谈,洋洋这小子泡妞很有一手,几天功夫,就装大款泡了他老婆,据胡非老婆透露,胡非没出来之前,就有人给了他五十万。”

    “是谁给的还不知道,不过可以肯定的是,有人买凶撞你。”

    “查不到谁出的钱?”

    “嗯,对方给的现金,只见过胡非一个人,所以暂时还查不到,胸毛哥现在正在监狱里下手,看看胡非出狱前,见过什么人。”

    “嗯,抓紧一点,别人在暗,我们在明,我没事,我担心兄弟们。”

    “明白,我们明白,谢谢绅哥。”老虎当然知道,姜绅怎么杀都杀不死,姜绅是担心手下的兄弟朋友们。

    姜绅挂了电话,摇摇头,胸毛哥他们还是根基太弱,要是大华哥在,以他的社会地位,人脉关系,监狱里发生的事也能查出来。

    看来,在自己没有进入体制之前,要多交些体制内的朋友们。

    姜绅想到了王新国。

    王新国不知有没有做上城东区卫生局长。

    他老爸是局长,他又是局长,一门双局长,都是不小的助力。

    而且自从姜绅酒店开业后,城东区卫生局来消费的也的确比较多,应该是王新国出了不少力。

    他这么客气,我也要帮帮他。

    姜绅拔了一个电话。

    “喂,王局长。”

    “你是---”

    “我是姜绅,王局长还记的我不?”

    “绅----哥---”王新国想起来了,语气十分恭敬:“绅哥有什么指示---”我这一个月分管的部门去吃的还比较多吧,别找我的事啊。

    王新国也害怕。

    “没什么事,谢谢你最近照顾我的饭店,对了,有没有空,中午一起吃个饭。”

    “行。”王新国一听是吃饭,估计又有事找自己了,不过姜绅像是有异能的奇人,王新国也愿意结交。

    中午两人就在姜绅自己的饭店,两人占了一个包厢。

    “绅哥,我先敬敬你。”王新国一如既往的客气,虽然姜绅才十八岁,他可不敢当成真少年看。

    “王局高升了没有,上次就说要接局长的位置了。”

    “哎。”王新国一听,摇头长叹:“一言难尽。”

    “怎么了,王局说来听听,不是小弟吹牛,有时候,你解决不了的事,我可以帮你解决,我解决不了的事,也要靠你解决。”

    像他们酒店要交卫生局的费用,王新国一句话就能免掉一大半,这就是相互利用。

    王新国听了姜绅的话,眼睛一亮,他是奇人,也许能让他帮忙?不过,我和他不是很熟,这种事又怎么能让别人帮忙?

    他犹豫再三,脑海中翻天覆地的变化,因为他知道,只要自己一开口,以后双方就是同盟的关系。

    男人这一生,不就是为了权利和地位?姜绅这样的人不用,太可惜了。

    “是这样的,本来我父亲跟的是城东区的区委书记一把手许相龙,我也靠许书记的提拔才有今天,我们局长年近五十五,许书记说过,今年七月,局长五十五一到,就要让他下去,我顶上。”

    “但是---”王新国摇头苦笑:“许书记突然调走了,他调走的很突然,本来说是今年年底才会走的,不知为什么突然调走,城西区长乔小山接任书记。”

    “一朝天子一朝臣,我爸以前就一直跟的许书记,这次别说我的局长,我爸的局长都可能被拿下来。”

    原来是这样。

    乔小山,不是乔菲雪的爸爸吗,上次乔菲雪被人陷害,还是我帮的忙,这个事,我还真的可以参和一下。

    “外面不是说你在追乔菲雪?”姜绅故意问。

    “我倒想呢,追的上吗?而且,这次我有消息得到,区常委会上,有人就提出,我还没有结婚,不够成熟,不能胜任局长之位。”

    没结婚?这的确是一个很好的理由,国内政坛,没结婚这个借口非常好用,想要提拔,婚姻一定要牢固,婚姻都不稳,政治怎么会稳。

    “王局多大了,还没结婚?”

    “二十四周岁。二十五虚岁。”

    尼玛,姜绅一听,人比人气死人,我十八了还在上高中,人家二十四周都副科,快正科了。

    再算下去,自己如果上大学,大学四年本科,出来二十二岁。

    考公务员二十三岁。

    科员待两年,股级待两年,然后提副科,正常做到副科都要二十七岁,这还算了升的快的。

    “王局真是年轻。”姜绅十八岁,说王新国年轻,这话说的是真心实意。

    王新国也看出来了,心中也有点得意,二十四周岁做到副科,还有机会升正科,王新国自己也觉的有点小牛逼。

    “这样吧,我帮你试试,你们家有没有得罪过乔小山,敢不敢去他家拜码头?”

    “什么?”王新国一愣,然后眼中崩发着光芒。

    “我爸我不知道,但是我以前一向很尊重乔区长,只要绅哥有门路,我当然敢去。”

    “嗯,行,你等我电话,不过丑话说前头,成不成不一定,先试了再说。”

    “好。”王新国大喜:“麻烦绅哥了。”

    要是别的高中生敢这样和他说话,不是骗子就是神经病,但是他知道姜绅不是一般的人,甚至从心里深处,王新国都怕见到姜绅,宁愿当天的事只是一个恶梦,不过,如今有这样的机会,王新国愿意搏上一搏,就算姜绅是个鬼,只要能帮他,一样可以和鬼做朋友。

    吃完饭后,两人又聊了一会,姜绅本来想叫王新国把方柔调到卫生局,那样每星期都有双修,不用在医院那么辛苦,不过考虑到自己还没帮他办成,暂时没有说。

    饭后王新国想请姜绅去洗澡,姜绅婉拒了,体制内的人很喜欢这一套,姜绅现在还没什么兴趣。

    两人分开后,他打了一个电话给魏蓉。

    “喂,魏老师。”

    “小流氓,干什么?”魏蓉很敏感,一接姜绅的电话,声音尖了十几倍。

    别动不动小流氓好不,姜绅那个郁闷:“我想问下魏老师,乔菲雪的电话是多少?”

    “你又打她主意?”魏蓉一听来气了。

    泡了方甜还不足,又想泡乔菲雪。

    “魏蓉。”姜绅也火了,直呼其名:“你脑袋里一天到晚都是这龌龊的思想,我是有事请乔书记帮忙。”

    “你---”你敢呼我名字,别以为你有异能了不起。魏蓉本来还想骂的,想到姜绅刚刚从拘留所出来,‘哼’,我让让你。

    “向我道歉,向我道歉我就告诉你。”

    “对不起,我亲爱的魏老师,麻烦你告诉我一下乔菲雪的电话好吗,谢谢了,我的亲亲爱爱魏老师。”

    “呃”魏蓉身上鸡皮疙瘩都起来了:“186”

    她刚报完,嘟,姜绅就把电话挂了。

    魏蓉呆呆的在那里拿着电话,数秒钟后反应过来,顿时爆跳如雷:“王八蛋,挂我电话---”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