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2415.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八十九章 谁死定了
    第八十九章 谁死定了

    他好像完全没看到姜绅的存在。

    也不怪他,姜绅穿着简单,看上去又和一个学生一样,估计被他当成是赵姻的弟弟什么。

    “最近卖掉房子没有?听小瑶说,你业绩好像不怎么样啊?”说到小瑶时,他肥肥的大手在边上售楼小姐的屁股上使劲抓了几下。

    “雷总,你好坏---小赵可是我们公司的一朵花。”那小瑶娇滴滴的声音充满着媚劲,一边说话,一边还扭着小屁股,在那雷总身上蹭来蹭去。

    “再漂亮的好,没有人浇水也要枯萎啊,小赵,你考虑好没有。”雷总往前几步,那小瑶看着赵姻,眼中闪过一丝嫉妒。

    她没赵姻漂亮,雷总搂着自己还想着赵姻,她心中当然不爽,不过没办法,人家雷总说了,要在她手上买几套商品铺,这是个金主,能有多少提成,全靠雷总了。

    她自身资源差,不如赵姻,所以她懂的怎么去利用有限的资源。

    但男人就是这样,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现在雷总就想泡赵姻。

    他给赵姻提过价,在她手上买五百平方商铺,陪雷总一晚。

    在雷总眼里,这是真心偏宜赵姻了,因为各房产公司或多或少都有售楼提成。

    陈剥皮的公司提成是千分之一点五。

    这提成不算高,也不算差,高的曾经有公司达到百分之二,差的千分之零点几都有。

    按他给赵姻的开价,五百平方商铺,以东宁现在价位,差不多要一千万。

    赵姻签下来,提成可以拿一万多。

    一万多陪一晚,你那东西是嵌金的?我雷总算是大手笔了。

    换成一般的售楼小姐还真可能答应下来,不过赵姻硬是拒绝了。

    拒绝的理由其实很简单,你丫真的太丑,年纪都可以做我爸,如果这买铺的人换成姜绅这样的小帅哥,没准赵姻就应下了。

    真的,这社会笑贫不笑娼,赵姻也要赚钱,更不是清高的人,看对眼了,做上几次也无所谓。

    但是,尼玛真心太丑了。

    她今天贴姜绅这么近,不就是因为姜绅比较帅,她就是卖,也要看眼缘的。

    她这志气在雷总眼里,就显的有点可笑。

    小瑶都说你陪过别人,能陪别人,就不能陪我,嫌我老丑?信不信我用钱砸你。

    雷总说话的态度让赵姻很不满意,尤其是姜绅在边上,赵姻觉的自己很丢人,刚刚肢体接触被人拒绝,现在又被雷总羞辱。

    “那个叫姜绅的,一定觉的我很下贱。”赵姻心中想着。

    “我们到前面看房子。”赵姻红着脸,要拉姜绅走。

    “别走。”雷总酒气满天飞,伸手拦住:“一年,陪我一年,二十万,怎么样。”

    一年二十万,东宁市包二奶的行情,也算是中等偏上。

    “再给你买部车,答应了,马上跟我走。”

    “雷总,请自重。”赵姻阴沉着脸,气的眼泪都在打转。

    “小赵,你别装了,雷总这么看的起你,我都眼红呢。”小瑶酸极了。

    小瑶后面还站着一个人,是雷总的司机,刚下车,戴着一幅墨镜,看上去三十岁不到。

    “雷总这么看的起你,你考虑一下吧,就算你们的老板陈剥皮,也要给雷总几分面子。”

    司机都来说赵姻了。

    “陈剥皮,切--?”雷总对东宁四虎表示不屑。

    “这两年国家调控楼市,他的房子难卖的不得了,听说都欠银行好几个亿了,小赵,你就当替你老板解难,我买几套房子,也能为陈剥皮回笼点资金啊,哈哈哈哈。”

    “雷总,你也是有老婆有女儿的人,请你尊重女性。”赵姻又羞又怒,狠不能在他胖胖的脸上踹上一脚。

    “小嘴挺能说的,不知道你吹的怎么样。呵呵”雷总就喜欢赵姻的性格,说着说着,摇摇晃晃走上来,大白天的就借着酒劲想抓赵姻。

    “干什么,干什么。”一直边上观望的姜绅终于忍不住了。

    虽然他也不是很喜欢赵姻,不过看赵姻这会的表现,还是让姜绅有点意外。

    他上前一步,架开了雷总的手。

    “我草,小子你谁啊?”雷总好像才看到姜绅的存在。

    他身后那司机连忙向前一步:“吗的,这是你姐还是你妈,关你屁事。”

    “叭”司机一句话说完,脸上被一个耳光打的直接飞了出来。

    “这要是我姐或我妈,你们两个,现在就是个死人了。”姜绅冷笑。

    “嘶,你个小混蛋,敢打人---”雷总的酒有点醒了。

    他拿出电话:“信不信我找人弄死你。”

    “我真不信。”姜绅笑着:“你要不找人弄死我,你就是狗日的。”

    “草。”这话太欺人了,雷总刹那间酒意全无。

    “雷总,别和这种人一般见识。”小瑶还想上来劝说。

    “滚开。”雷总蛮劲来了,拿起手机:“就是陈剥皮罩你也没有用了,今天不弄你,我不信雷。”

    “雷总,别---别--”这时赵姻害怕了,她虽然知道陈剥皮很尊敬姜绅,但更知道这雷总不简单。“他还小,你别和他一般见识。”

    雷总不是道上的,但是雷总的弟弟是东城区的副区长。

    富不与官斗,陈剥皮再凶,也不好和官斗。

    雷总本来拔了几个号码了,一看赵姻帮姜绅说话,就停了下来。

    “好啊,臭婊子,这是你小白脸?我不弄他也行,来,就在这,你给老子吹吹,吹的我爽了,我就不弄他。”雷总往那一站,自己哧的一下把下面的拉链给开了。

    “掏出来。”他瞪了小瑶一眼。

    小瑶一看,咬咬牙走上前,就大白天的,把雷总那丑东西给掏了出来,顿时恶心的姜绅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过来,给老子跪舔。”雷总站在那里,正好是马路的中间。

    这楼盘还好没有做好,除了远处有些工人之外,其本没什么路人,不过也可以看出这雷总真是胆大包天。

    “雷总,你---”你怎么可以这样。赵姻羞怒交加,狠不能转身就逃。

    “我什么我,你不来跪舔,老子马上找人弄他,弄死他,弄死他全家。”雷总的话,一句比一句嚣张。

    听到弄死全家的时候,姜绅眼皮一跳,心中怒火冲天。

    不过,他还是不动声色。

    “能不能换个地方。”赵姻羞红了脸,弊了半响问:“车上行吗?”

    她说完,看了看姜绅,你虽然看不起我,其实,我愿意为你做点什么。

    两人第一次见面,谈不上什么感情,但是姜绅拒人千里之外的态度,让赵姻有点羞愧,她觉的,只有为姜绅做点什么,才能证明自己。

    “车上?车上的话,就要让我干你了,哈哈哈,好,那就车上,让我干你一炮,我就不弄他。”

    雷总哈哈大笑,觉的心中很爽。

    这种征服女人的感觉,真好。

    不过他没发现,他的征服在姜绅眼中,就是欺负。

    “你女儿多大了?”就在这时,姜绅开口了。

    “看你的年纪,你女儿最多也就二十岁左右?我这个人很讲道理的,让你女儿给我跪舔一下,我就放了你全家。”

    姜绅笑吟吟的走上去。

    你说什么,你知不知道我是谁?雷总在狞笑。

    他的笑容还没展现出来,姜绅猛的一伸手,把他二百多斤的身体一下子举了起来。

    另一只手甩起手来,叭叭叭,左右正反,连续不断,十几个巴掌打的雷总晕头转向。

    “雷总。”那司机爬了起来,一看雷总被打,拿起地上一根手臂长的木棍就冲了上来。

    “去你吗的。”姜绅又是一脚,司机被踢的倒飞十几米,一个狗吃屎的动作趴在地上半天没有反应。

    “你,你----你死定了。”雷总肥胖的身躯气的发抖,嘴角边上全是鲜血。

    嘀嘀嘀,他在拿手上的手机拔号。

    “别紧张,慢慢打。”姜绅松手,后退几步,笑看着雷总。

    “绅哥---”赵姻着急了。

    “你回去吧,这里没你的事了,回去陈总那里汇报一下就行了。”姜绅挥挥手。

    赵姻看了看两人,雷总是牛逼,但姜绅也很镇定,难道是什么官二代?

    “那你当心一点。”赵姻狠狠一跺脚,飞奔着回公司了。

    她要去找陈剥皮。

    “小子,有种你别走。”雷总脸上被打的和猪头一样,嘴巴还很硬。

    “我不走,我走就是王八蛋,你要弄不死我,你就是狗日的。”姜绅剌激他。

    “你他吗的。”雷总气的不轻。

    电话好不容易接通了:“豹子,快,带点过来,我在盛大房产的楼盘边上,吗的,老子被人打了---”

    他在对着电话怒吼。

    电话一挂,雷总左右看看,想找个地方坐下喘口气。

    “电话打完了?”姜绅笑眯眯的:“跪下吧。”

    “你说什么?”雷总不可思议的看着姜绅:“你----你---”

    “你什么你,你是自己跪下,还是我打的你跪下?”姜绅两只手捏到一起。

    “小帅哥,你别乱来,打人是要拘留的。”小瑶在那里帮着说话。

    “哦,他要弄死我,那要不要拘留。”姜绅向前一步,甩起手来:“叭”。

    又一个耳光:“跪下吧,让我动手,你会跪的很难看。”

    “我草你。”雷总虽然身娇肉贵,不过接二连三受到侮辱也受不了了。

    他像一头猪似的冲向姜绅。

    姜绅那里会看上这种角色,别说他是神,就算一个高中生,要打倒这种养尊处优,沉迷女色的败类都不是问题。

    “你草谁呢。”姜绅再次伸手一抓,砰,一脚直接踢到了雷总的裤档下。

    “啊---”雷总像是被杀猪一样叫了起来,身子眼看就要摔倒,却被姜绅一把拉住。

    瘦瘦小小的姜绅拉住了两百多斤的大胖子。

    “你跪不跪呢?”

    叭,姜绅又一个耳光,这个耳光打的极重。

    嗡嗡嗡,雷总耳朵里嗡嗡做想。

    “不听话?”砰,又是一拳打在雷总肚子上。

    “哇。”他弯腰张口,酒气苦水吐了一地。

    “我帮你减减酒。”姜绅笑笑,先把雷总往地上一扔,接着眼光一扫,走到边上,捡起一根工地上没用完的短钢筋。

    “雷总,你这么喜欢草人,被别人草过没?”姜绅指着小瑶:“去,把他裤子脱了,老子来草草他,哈哈哈。”说着甩了甩手中的钢筋。

    我日你,雷总痛的正捂着裤档在地上打滚,一听这话,再看到那比拇指还粗的短钢筋,整个脸都吓白了。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