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2419.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九十章 真他吗凶残
    第九十章 真他吗凶残

    小瑶吓的站在那里手足无惜。

    姜绅脸色一沉,对着小瑶挥了挥钢筋怒喝道:“快去,要么弄他,要么弄你,你是不是也想尝尝这么硬的东西?”

    一想到这短钢筋插进去的后面,小瑶脸都白了:“不要,我不要。”

    她只好看向雷总。

    “兄弟,我服了。”雷总一看大事不妙,捂着裤档缩在地上,开口求饶。

    这人是疯子,菊花都敢捅,我先服软,等我的人到,我弄死你个比,我要让你后悔一生,让你知道得罪我雷海的下场。

    “服了?那就跪下啊。”姜绅拎着钢筋笑容满脸,怎么看都像是一个高中生,一点杀气都没有。

    “我错了行不,多少钱你说,别让我跪。”雷总是要面子的人。

    “我就是要让你跪。”姜绅还在笑:“跪着,你不跪,我就草你。”

    你恨,走着瞧,雷总咬咬牙,瞪了小瑶一眼,只好慢慢吞吞爬起来,然后扑通一声,重重的跪下。

    重重的跪,不是他有诚意,是他的愤怒。

    “我先走了。”小瑶吓的转身就逃,雷总那眼神像要杀人似的,小瑶明白他的意思,掉头就跑。

    “看你的样子,还不服?”姜绅走到雷总面前。

    “我服,我真心服,小兄弟,大人不计小人过,你给我个机会,我向你道歉---”雷海能屈能伸,也是人中的豪杰。

    “行,我就给你个机会,把你女儿叫过来,给我吹一下,我不弄你全家。”

    “你---”雷海一听这话,脸都绿了。

    说这种话,那是生死之仇,不共戴天。

    轰---这时,不远处几辆汽车轰着油门往这边狂开过来。

    吱,两辆小车带着两辆面包一个急刹停在姜绅和雷海的面前。

    “雷总。”

    “海哥。”

    车上呼呼啦啦下来十几个大汉,不是手上拿着长棍,就是提着刀。

    “草你吗的,帮我弄死他,打死了我负责。”雷海一见自己人来了,怒喝一声就站了起来。

    “砰”他一句话没说话,头上血花四溅,肥胖的身体扑通一下再次摔倒。

    十几个大汉目瞪口呆。

    因为姜绅拿着手上的钢筋,狠狠一下敲的雷海头破血流,当场摔倒。

    这可是钢筋。

    砸的是脑袋。

    十几个大汉都是雷海公司的保安,也相当于他的打手,但是一般打架,也不会拿钢筋砸头,要砸也是砸身上肉多的地方。

    这小子大狠了。

    “弄死他。”领头的反应过来,一声厉喝。

    姜绅转身就跑。

    “追啊。”

    “砍他。”

    十几个人追着姜绅去,留了两个人下来,连忙过去把雷海扶起来。

    雷海还好,没有晕死,就是头上不停的冒血,痛的他吱牙咧嘴,脸色雪白。

    “我没事,我没事,帮我弄死他,弄死我负责,谁要坐牢,我给他家里一百万。”雷海气的不行:“走,带我去看看,我要看着你们弄死他。”

    两个人一边帮他止血,一边要带雷海往前面追。

    他们都看见姜绅往一幢在建的商品楼里逃去了。

    这附近本来就看不见几个人,真是个砍人的好地方。

    不一会儿,就有人打电话过来。

    “堵住了,雷总,我们把那小子堵在三十三楼楼顶,他拿了一个棍子守在楼顶入口处,我们冲不上。”

    “海哥,要不要回去叫人拿喷子来?”

    “尼玛的。”雷总一听火大了,十几个大汉,冲不上楼顶,让他一个人挡住:“等我,我马上到。”

    这三十三层楼刚刚做好没多久,里面一个工人都没有,从三十三层,有一个木梯可以到楼顶天台。

    姜绅先爬了上去,不知从那里又拣了个更长自来水管,守在楼顶上。

    他们爬木梯,只能一个个的上,姜绅上面拿自来水管一顿猛打,立刻打的他们鸡飞狗跳,只好跳下来。

    这有点像古代的攻城战,姜绅一夫当关,所以十几个人被姜绅堵在那里。

    雷总到了,一看这架势气的更不行。

    他现在脸上全是血,配着他的大猪头,看上去狰狞无比。

    “吗比的,你们这么多人搞不过一个高中生,上,谁先冲上去,我出十万块,要是被打残了,我养他一辈子,谁弄死他,我找人顶罪,再出一百万奖励。”

    这是裸的以钱买命。

    一百万这价,在东宁市算是天价了。

    请些‘华北省’的人来做,十万块就有人肯做。

    “吗的,上啊。”一个大汉听到十万块冲锋奖励,不顾上面姜绅在挥舞自来水管,当先冲了上去。

    砰,砰,姜绅砸了他几下,都没把他砸下去,而他挥着长刀险些吹到姜绅,姜绅只好后退。

    这大汉终于冲了上去。

    “哇吼。”后面的大汉们一个个狂叫起来,接二连三爬上楼顶天台。

    等到雷总上去的时候,姜绅已经被十几个人逼到楼顶东边的最边上。

    再往后一米,姜绅就要掉下去了。

    “哈哈哈,小畜牲,你也有今天。”雷总捂着头狞笑:“是你自己跳下去,还是让我爆了你的菊花,再扔下去。”

    他记着刚才姜绅要爆他菊的事,很想报复姜绅也爆他的菊。

    “雷总,雷哥,有话好说,我也知道错了,给个机会吧。”姜绅装腔作势。

    “行,我雷海大人大量,胸怀广阔,愿给小辈们机会,把你女朋友叫来给老子在这干一下,我就放了你。”

    雷海狂笑,你吗的刚才还想弄我女儿,我现在弄你女朋友。

    “我没女朋友。”姜绅摊摊手:“要不我叫那售楼的小赵。”

    “滚,没女朋友有妈不,看你的年纪,叫你妈来也可以,哈哈哈。”

    “哈哈哈哈。”所有大汉都笑了起来。

    “叫你妈过来。”

    “雷总,他妈恐怕也要过四十了吧。”雷海的司机也来了,被姜绅打飞出两次,也恨姜绅入骨,很想亲自把姜绅扔下去。

    “徐老半娘,风什么尤存啊。”

    “叫你妈过来吧,给雷总干一炮,你就不用跳下去了。”

    姜绅不动声色:“雷总,是不是一定要这样,没有别的机会了?”

    “你说呢?”雷总朝边上的人看了下:“上,把他打残了,扔下去。”

    “雷总,你真狠,杀人的事,你都敢做。”

    “我雷海有什么事不敢做的,小子,你认命吧。”雷海手一挥。

    除了雷海,十几个大汉凶神恶煞的围了上去。

    “即然如此,那就别怪我了?”姜绅阴冷一笑。

    嗖,突然就见他纵身一跃,冲进了人群,伸手一拍,呼,手上突然就现一片红火的颜色,好像是一道道火焰围绕在他的手上。

    他速度很快,雷海根本就看不清楚。

    只见,砰,砰,砰,姜绅在人群中不到三秒钟,那些大汉像是被打爆的西瓜,一个个爆烈,接着燃烧。

    “呼”大火在楼顶烧成一片,惨叫和痛哭声交织在一起。

    雷海完全看呆了。

    而且这大火烧的快,灭的更快。

    十秒钟不到,整个楼顶除了姜绅和雷海一个人都没有了,所有人烧的干干净净,连灰都没有留下,好像凭空蒸发了一样。

    安静,楼顶一片安静,大白天的气氛,像是撞到了鬼一样阴森。

    所有人都死了,十几个打手全烧成灰了。

    太恐怖了。

    不是做梦吧?

    又足足十秒钟之后。

    “扑通”雷海又跪了下去,失声痛哭起来:“大哥,我错了,给一条活路吧,你要什么都行,呜呜----”

    雷海哭了。

    十几条人命,就这样没了,连灰都不留,这那是人做的事,这是魔鬼啊,你真他吗凶残。

    要不是他也是久经江湖,刚才那一幕就会把人活活吓疯掉。

    他现在能保持正常说话已经不容易了。

    “饶命啊大哥----”雷海扑通扑通猛磕头。

    “是你自己跳下去,还是我扔你下去?”轮到姜绅这样说了。

    他一边说,一边拣起地上的刀、棍。

    人烧没了,刀棍还在,姜绅每拣一把,用手一拧,钢刀铁棍全部被他拧成一团团的扔进储物容间。

    看的雷海一点反抗的心都没有。

    “咚咚咚”雷海拼命的磕头,本来头上就破了,现在一磕头更是血流如注,偏偏他这身材还能顶住,大概是死前的恐惧,激发了他的潜力。

    “留条活路吧,大哥,你要什么都行,钱,权,我能做到的,什么都行,我发誓,我发誓,这次是真的,我不叫人弄你了,我再也不敢了---”

    “那叫你女儿过来给我干一炮,就在这,我早说过,给我干一炮,我就放了你全家,雷海,你现在就是跳下去也不是结束,我这个人,很记仇的,别人要是说弄我全家,我一定要弄他全家。”

    “嘶”雷海这下真是吓傻了。

    别人说弄他全家,就是陈剥皮说,他也只会笑笑。

    但是这姜绅,刚刚就让十几个人活活烧没了,这斯真做的出。

    “别,别让我女儿来,我老婆行不。”雷海真是无耻到了极点,老婆都要送人搞。

    “尼玛”姜绅摇头:“我是个有品德的高中生,从来不搞别人的老婆。”

    吗的,你也叫有品德,想当着父亲的面,搞别人的女儿也敢说有品德,雷海是欲哭无泪。

    刹那间,雷海犹豫了一下,是不是真的要找电话叫女儿过来,只是这电话打出去,就算活着,也没脸见人了。

    叮铃铃,这时姜绅的电话响了。

    姜绅拿电话一看,原来是陈剥皮。

    “陈总,有什么指示。”

    “听说你和雷海起冲突了,绅哥,能不能给我个面子,我替他向你道歉。”

    “他是个人渣,陈总,不值得吧?”姜绅的意思,你给过我人情,你要这样说的话,这人情就没了。

    “值得,他弟弟是城东区副区长,我要求他弟弟的地方真的很多--”陈剥皮很无奈。

    生意再大,有时也要让体制内一步。

    “行了,我明白了。”姜绅听他这么说,也想到什么。

    挂了电话:“原来你弟弟是副区长。”

    “是,是,大哥,你有什么需要,可以提,可以提,我能做到的,我弟弟能做到的,一定做,一定照做。”

    雷海现在什么都敢答应下来,大不了回过头逃之夭夭,不认帐。

    “嗯,副区长?也许我将来还有用处,你走狗屎运了,看你陈总为你求情的份上,老子不弄你。”

    “谢谢大哥,谢谢大哥。”雷海死里逃生,喜极而泣。

    “其实你应该问问陈总,我姜绅是什么人,对了,回头你去找赵姻,在她手上买一千平方商铺。”

    “啊---”一千平方啊,雷海又想哭了,我买这么多有什么用。

    “有问题?”姜绅眼睛一瞪。

    “没问题,完全没问题。”雷海头点的和小鸡吃米一样。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