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2422.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九十二章 真像
    第九十二章 真像

    小美本来已经收了手,一看姜绅那表情,他好像不是很高兴的样子,心中就有点忐忑,绅哥不是想让我帮他打飞机吧?

    想一想也是,姜绅虽然号称老板,而且也很有钱,不过终究是个青春少年,听传闻还是个高中生呢。

    她犹豫了一下,然后小手又往前一探,再一次进入姜绅的内裤中。

    小姜绅落入她的手中,姜绅又舒服的几乎要叫出来,不过经过刚才那一下,他觉的自己有点逼良为娼的感觉,人家是正规按摩,自己怎么可以让她打飞机?

    再说,是自己叫老虎他们搞正规按摩,今天总不能自己破自己立下的规矩。

    “行了,帮我好好按摩,我这两天,有点腰酸背痛。”姜绅挥挥手,示意小美停下来。

    不过,他那高高昂起的小姜绅,掩饰不住他的需求。

    小美手姿应该经过专业培训过,揉、搓、捏、抚、套,各种手法弄的姜绅非常舒服,说出这种话,姜绅也有点依依不舍。

    “哦”小美应了一声,又缩回了小手,继续按摩姜绅的大腿内侧。

    我说,你不能换个地方,姜绅心中其实全是火,被这小丫头撩拨的浑身发热。

    而小美偏偏在他敏感的大腿内侧不停的按,说是按,其实和摸差不多,搞的姜绅一直心猿意马,魂不守舍。

    下一刻,专业按摩师小美开始正式服务了。

    经过中医培训的小美,手法非常专业,从腿到背到腰到头,一整套做下来足足按了五十分钟,每一个动作小美都竭尽全力。

    躺在床上的姜绅从头到尾都在享受,而小美却做的满头大汗。

    她做的很认真,每一个环节都要做的最好,整套动作做完,姜绅虽然是神,也觉的全身舒畅,神清气爽。

    “好,果然手法不错,小白哥他们做的好。”姜绅由心赞赏,然后一看小美脸蛋红红,鼻尖都是汗水,连忙又道:“你也辛苦了,很专业,我想顾客们肯定很喜欢你。”

    “绅哥喜欢就好。”小美柔柔的回答。

    姜绅上下打量着小美。

    用力按了五十分钟,小美也很累,她很随意的坐在姜绅床边,胸前的钮扣不知什么时候被解了一个,不用她低头,已经有大片大片的雪白映入姜绅的眼前,深深的乳沟让人暇想无数。

    她的肉丝有点微皱,刚才的按摩中,她多次坐在姜绅的身上,甚至在按头时,让姜绅睡在她的小腹上,两人多次肢体接触,把她的肉色丝袜也搞的有点皱乱。

    这样的按摩也同样是种煎熬啊,姜绅看着她迷人的胸前,看着她修长的美腿,自己某些地方一直像是充了血一样。

    “绅哥。”小美本来准备走了,看到姜绅一直盯着自己的胸前和大腿看,看到姜绅某处一直高高扬起,想了想后,咬着牙,大着胆子道:“要不要---我帮你弄出来?”

    嘶,一听这几个字,姜绅差点就有一种冲动,上去把她压倒在床上。

    他看的出,只要自己一出手,小美肯定半推半就被自己推倒都有可能。

    不过,兔子不吃窝边草,这是我们公司的员工,我不能这么做。

    “不用了。”姜绅强忍着:“我们公司是正规按摩,一定要坚守这个底线,不管对谁,都是一样。”

    他说的正义凛然,小美也是微微有点感动,不过,我记得上次遇到你,你和丝姐在一起,丝姐年纪比我还大好几岁呢。

    难道我连丝姐都不如?

    小美自信,无论年纪身材长相,都不比姜丝丝差。

    她还想做最后的努力,用很低很低的声音道。

    “按摩就算结束了,我个人---个人帮你弄出来好不好?”

    她真的对姜绅很有好感,只要姜绅勾勾手,她甚至愿意把自己献给姜绅,她也知道自己的身份,无论做个情人,还是一夜情都愿意。

    小美高中毕业后,酒吧、赌堵,娱乐场所都做过,见过的男人不计其数,也陪一些男人上过床,但是总的来说也很有眼光,不是什么男人都乱陪的。

    她一直想找一个生命中最重要的男人,姜绅可以是,但是她知道姜绅一定看不上自己,所以那怕退而求其次,为他做点事情她也是愿意的。

    一个女的要说出这处话,本身就需要很大的勇气,她也不希望姜绅把自己当成一般的小姐来看。

    “行了,谢谢你,今天晚上我还有约会,要不会就要你为你自己所做的事负责了,呵呵,下次吧。”姜绅也不想伤她的自尊心,委婉的拒绝。

    说实话,拒绝的时候,真的很不舍。

    “为我做的事负责?”听着姜绅的话,小美即失望,又有点开心。

    “当然了,要不是你这么漂亮性感,动作又好,怎么搞成我变这样。”姜绅骗死人不偿命,花言巧语,说的小美心花怒放。

    “那绅哥,我先出去了。”小美知道今天是没机会了。

    “嗯,下次有机会,我再找你。”

    “这是我手机号码,qq号码。”小美顺势报上自己的手机和qq号吗。

    姜绅大方接过,也报了自己的手机号。

    等到小美离开,姜绅看了看手机,躺在床上闭目修练。

    四点钟的时候,老虎过来敲门,这是姜绅叫他四点钟叫自己的。

    不过敲门的时候,也给姜绅带来一个消息。

    “绅哥,外面有人找你,三点钟就来了,一直等到现在。”

    姜绅让四点叫,老虎就让那人等到四点,偏偏那人还真的等到四点。

    “找我?是谁?”

    “不知道,好像是政府部门的,和我说认识你父亲,要不要让他进来?”

    “认识我父亲?”姜绅一愣,然后沉着脸点点头:“让他进来。”

    等他穿好衣服坐到外面的办公桌上。

    一个身穿西装的男子,戴着鸭舌帽,把自己的脸部遮住了大半,走了进来。

    其实他没进来之前,姜绅的神念已经扫倒他是谁了。

    姜绅挥挥手,老虎连忙离开,关上门。

    “绅哥?”那人抬起头,呵呵一笑:“没想到这才一个多月,你就成为东宁市的大名人,老板如果知道,不知会怎么想?”

    “谢大秘,好久不见,不知今天来有什么指示?”

    来的人,赫然是姜丰民的大秘谢长青。

    “你强奸的案子老板也很关心,本来想打电话给市警察局长的,被我劝阻了。”谢长青上来直说要害:“如果你的身份让其他人知道,就算你现在已经证明了自己是冤枉的,也会影响到老板的上升,事实证明我是对的,老板今天去省里了,不出意外,就要升任市长,成为副省部级的领导干部。”

    到了副省(部)级,就可以称为国家高级领导干部。

    再往上的话,把‘高级’和‘干部’去掉,成为国家领导,那就更不得了。

    “你和我说这些是什么意思?姜丰民别说是副省,就算是正省和我也没有一点关系。”姜绅语气冷冰冰的,我本来就没指望他会打电话帮我,有爹没爹,对我来说都是一样。

    “他终究是你父亲,他高升了,才有很大的力量来帮助你们。”谢长青打感情牌,这个你们两个字说出来,姜绅就闻到了别的味道。

    “说吧,谢大秘说实话,倒底什么事情,我不是很有空的。”

    谢长青想了想,看着姜绅,最后道:“是这样的,听说这两天有人在盯唐建平的梢,查他家的位置,查他上班的习惯,姜绅,这些事,老板并不知道,姜谦也不知道,是唐海蓉,她自作主张叫人找你的。”

    “唐海蓉现在也觉的自己做错了,你和小白哥他们的关系,唐海蓉也没有告诉老板,省的老板不开心,她想讲和,你别追究了,她也不会告诉老板你和小白哥他们的关系,以后井水不犯河水,大家互不相犯?”

    谢长青带来了真像。

    原来姜丰民的老婆知道姜丰民有个私生子到了东宁市,心中有点不爽,一直叫人关注着姜绅。

    后来发现姜绅和混混们一天到晚在一起,觉的可以利用一下,然后叫自己的弟弟唐建平设个圈套,害姜绅。

    只要姜绅坐牢了,就算没坐牢,判个缓期,姜丰民从此恐怕再也不会见姜绅一眼。

    女人就是这样,还没见面,就开始替自己的儿子姜谦铲除对手。

    其实谢长青也很郁闷,人家都是私生子,而且这私生子在高官身上是见不得光的,你担心什么。

    老板对姜绅远远不如姜谦那么有感情,甚至都没多少感情,你这是画蛇添足,多此一举。

    不过唐海蓉要做,谢长青当时也不知道,知道了也阻止不了,现在东窗事发,唐建平发现有混混盯他的梢,知道姜绅可能查到自己身上了。

    所以,他有点害怕,请唐海蓉出面。

    唐海蓉当然不能出面,只好派谢长青来。

    “求和?”姜绅今天听的,全是谢长青的一面之词,有多少真假,他根本不知道。

    不过,他不需要管真假,真假对他来说都一样。

    “害我差点坐牢,然后就求和?”姜绅冷笑。

    “姜绅,算了吧,这件事闹大了也不好,你终究是个学生,小白哥他们就是个混混,真要闹大了,十个小白哥也搞不过唐家的。”

    谢长青诚心劝他,他听说的人里,也就小白哥现在有点名气,胸毛哥老虎还是刚出头。

    富不与官争,唐建平是害怕,他做了亏心事,所以害怕。

    但是以唐家在东宁省的势力,如果全力发作,别说小白哥,陈剥皮这样的人都可以铲除掉。

    唐海蓉是想大事化小,尤其不想姜绅私生子的事情被搞的众人皆知,成为老公政敌攻击的把柄。

    姜绅本来也没打算和他们计较,必竟有血源关系,自己又没事,不过,即然对方求上门,自然要抓住机会。

    “怎么求和,不会就谢大秘说几句话吧?”

    你谢大秘面子再大,几句话也是搞不定的。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