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2424.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九十三章 撩拨
    第九十三章 撩拨

    “这里是五十万,唐海蓉给你的压惊费,希望你以后不要再怪唐建平。”谢大秘递上一张卡,背后写着密码。

    “是不是也希望我以后不要再见姜丰民?”姜绅毫不客气的拿了过来,拿在手上翻来覆去看了看。

    五十万?这就算是分家费了,打发我这私生子,以后不要再缠姜丰民。

    “嘿嘿”谢长青苦笑,没说是,也没说不是,其实就是默认了。

    “行,你回去告诉那贱人,我姜绅以后,不会去见姜丰民,也希望姜丰民不要来见我。”

    顿了一顿,姜绅脸色一沉:“但是,得罪我姜绅的人,一定不会有好结果。”

    “唐建平就算了,我给谢大秘一个面子,贺剑、陈圆,还有那两个老师,我一个都不会放过。”

    “----”谢长青看着姜绅变形的脸,心中情不自禁的颤动了一下。

    为什么当天在政府家属院门口看到的青春少年,现在变成这个样子?

    他想替贺剑他们说几句话,看到姜绅的表情终究是不敢。

    人家都说了,给他谢大秘面子,他不能再自讨无趣。

    谢长青想走,想了想,从口袋里拿出一张名片。

    “这是我名片,老板让我到城东区来做区长,以后有什么事,可以找我。”

    “---”谢大秘下来做区长了?姜绅愣了下。

    “恭喜恭喜,恭喜谢大秘成为我们的父母官。”姜绅是看出来,做秘书的果然八面玲珑,知道向我示好。

    “都是老板赏识,你好好学习,将来考上大学,回来之后,绝对可以进体制,以老板的年纪,将来你也是做区长的料。”谢长青马屁功夫一流,帮姜丰民说了好话,又拍了姜绅一记。

    “呵呵,上大学?没兴趣,以后就跟着谢区长混了。”

    “那里那里,我也下周才上任,有事打我电话就行了。”谢长青客气几句,转身离开了。

    他本来是不会拿名片出来的,一个领导的私生子而已,领导都不关注,自己何必关注,不过姜绅今天说话,气势,让谢长青和上次有截然不同的感觉。

    尤其最后那几句话,杀气逼人,令人颤抖。

    他想了想,反正扔张名片,说句好话也不吃亏,至于将来姜绅真有事找他,能帮的就帮下,不能帮的也不能怪我。

    谢长青走后,姜绅坐在办公室上,脑中翻来覆去,想着一个人的名字。

    唐海蓉。

    唐海蓉。

    就是这个女人,当年从自己母亲身边抢走了姜丰民。

    不过,这不怪她,要怪就怪姜丰民,是他贱,为了飞黄腾达,抛妻弃子。

    但是这个唐海蓉,现在居然派人来陷害自己?

    我就给你一次机会,但是,如果你再敢惹我,我一定让你生不如死?

    据谢长青所说,唐海蓉现在是东宁省财政厅副厅长,副厅级的高官,比谢长青还高一级。

    她父亲曾是副省长,后来官至正省级人大副主任退休。

    在东宁省,唐家势力雄厚,有几十年的经营根基,唐海蓉两个弟弟,一个正处,一个副处,弟媳什么也全是中层官员。

    如今丈夫又步入副省,而且是国内较为年轻的副省级官员之一,唐家的势力更是如日中升。

    姜绅给她机会,也是不想现在与这么强大的地头蛇硬碰硬。

    不过,很显然,他暂时的忍让,却被对方认为是害怕。

    半个多小时后,在东宁市的某处豪宅中。

    一个看上去三十四五岁的美貌少妇,很有威严的坐在一张沙发上。

    这个成熟的美妇,就是姜丰民的妻子,省财政厅副厅长唐海蓉。

    唐海蓉对面,唐建平,唐建国,两个弟弟都在。

    三人坐在一起,面色都是有点严竣。

    “我早就说过,也就是一个混混,想捞点钱,五十万给了他,他什么话都不说了。”唐建国冷笑,他是东宁市八区之一‘横桥区’的区长,正处级干部。

    “小畜牲,一个私生子,好大的胃口,五十万都敢拿?他不怕撑了。”唐建平是市教育局副局长,副处级,主办了这次陷害姜绅的事。

    “大姐,干嘛就这么算了?继续搞他,我们东宁唐家,还搞不过一个私生子,一个小混混?”

    “不如告诉姐夫,这畜牲现在是混混,我看姐夫还会见他不?”

    “别。”唐海蓉眉毛一扬,四十出头的唐海蓉,因为保养的好,看上去只有三十多岁。

    “他现在只是一个混混,让他继续发展下去,等他将来做大了,再告诉你姐夫不迟。”唐海蓉阴阴一笑,两个弟弟心神领会。

    姐姐英明。

    现在这小畜牲刚到东宁就做了混混,告诉姜丰民,姜丰民要是想教育他一下,没准把他拉回了头,干脆让他做下去,等他混混做大了,坏事做多了,再告诉姜丰民,想必姜丰民再也不想见这儿子了。

    “姐,谦儿知不知道这事?”唐建国问。

    “谦儿当然知道了,姜绅有点像丰民,又是姓姜,你当他是傻瓜,建平你也真是,你找不到别的学生去弄姜绅了,还要找谦儿的同学?现在把谦儿也带进去了,他比我还来劲。”

    “不怪我啊,谁知道谦儿会让他同学参加,早知道,找几个社会上的混混了。”

    “他就是混混,学生都搞不了他,混混有屁用。”

    “不着急,有的是机会弄他,一个混混而已,我就不信,以我们唐家势力,搞不定一个混混。”

    “总之,我的意见不能让他高中毕业,他越惨,姐夫对他的感觉才会越差。”

    “嗯,不能让他高中毕业,建平你不是教育局长吗,叫校长找个借口开除他。”

    “别乱来,现在风头上,等过段时间再说,我问过了,学校几次考试他成绩都不好,经常被英语老师留着做作业,被语文老师叫去批评,就他这样,高中毕业考试都难了。”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还在想着要整姜绅。

    他们的想法,姜绅混的越惨,姜丰民对他越没有感觉,最好姜绅就做个大混混,多犯点事,成为有名的流氓才好,那样姜丰民对他也死心了。

    下午五点。

    姜绅从娱乐城出来,前往上次的法国餐厅。

    今天约了乔菲雪。

    上次被他插过的乔菲雪。

    说真的,上次他用手插进去的时候是一时冲动,一插进去就后悔了,怕乔菲雪突然爆怒,告自己流氓。

    还好,乔菲雪的反应让姜绅很意外,所以他断定,乔菲雪不说对他有多少好感,至少没有什么反应。

    一个女人,被男人用手插进了最重要的部位,竟然没有翻脸,这是什么概念?

    姜绅要不是高中生,他真敢那天上了乔菲雪。

    现在他恨自己高中生的身份,这身份影响着自己泡妞啊。

    遇以的女人几乎都是比自己大的,别人心里肯定会有阴影,所以姜绅有时不能乱来。

    他和乔菲雪约了五点半,自己开车开了十五分钟就到那里。

    坐下之后,姜绅在想着一会怎么开口。

    就凭自己插了一次乔菲雪,恐怕还没有十足的把握。

    最好就是真的把她给插掉,可惜,这种机会未必还能找到?

    正在想着怎么开口,远处一个红色的人影飘然而至。

    今天乔菲雪穿了一身火红的礼服,看上去很正规的宴会着装。

    这身红礼服非常合她的身,胸前微微有点开口,乳沟若隐若现,腰部收缩,体现乔菲雪完美的曲线。

    脖子下面带着一串钻石吊坠,让乔菲雪看上去,就是一个尊贵美艳的美丽公主。

    “我的小男朋友,今天来的这么早?”乔菲雪就算是说笑话,看上去也是很有教养。

    装,你和我装,你那天在床上,可不是这样的。姜绅暗暗笑着。

    “我美丽的公主,请坐吧。”姜绅今天也表现的很绅士,亲自为乔菲雪拉开了凳子,这与他上次扮乡巴佬有了明显的区别。

    “想吃什么,今天我请客,你点菜。”姜绅示意服务员把菜单给她。

    “随便吧,就按上次的再来一遍。”

    “-------”他上次要不是帮了乔菲雪的大忙,乔菲雪那里会出这么多血。但姜绅一下子吃了乔菲雪几万块钱,乔菲雪心痛了几个月,这次她当然要来报仇了。

    “说吧,找我有什么事?”乔菲雪等服务员拿着菜单手了,单手托腮,看着姜绅:“上次你在床上,可比今天直接多了?”

    她说这话的同时,桌下姜绅的脚突然感觉到一双丝滑丝滑的小脚蹭到了自己的小腿上。

    他的衣服从冬天开始就穿的很少,长裤里面就是内裤。

    乔菲雪这是脱掉了鞋子,用穿着丝袜的小腿在桌下蹭自己的小腿。

    嘶,姜绅刚刚在小美那里都没有平复的火焰,又烧了起来。

    她是故意的,报复我。

    姜绅看她的眼神,全是调笑之意。

    乔菲雪就是故意撩拨姜绅,上次在床上,在我表妹边上你故意搞我,今天我就故意搞你,有本事,你在餐厅里插我。

    一想到插,一想到被姜绅插过,乔菲雪又羞又怒,恨不能割了姜绅的小机机才好。

    此时姜绅也很生气,前面被小美撩拨了下,现在你又来撩拨?

    而且,乔菲雪今天的穿着,今天的话,今天的动作,对男人来说,是一种极大的诱惑。

    “怎么了,不说话?”乔菲雪得寸进尺,一看姜绅涨红了脸,坐在那里不敢说话,她就转怒为喜,开心的笑了。

    你也有今天啊,有事本你再来插我啊?

    她胆子也越来越大,反正这桌子下面的桌布与地相连,就算两个人钻到桌底去外面也没有人能看到。

    她今天存心想让姜绅难堪,猛的把自己的凳子往前拖了拖,离的姜绅更加近了。

    接着小腿一抬,撩起姜绅的裤管,从小腿往大腿上蹭。

    剌激,真是剌激。

    大庭广众,餐厅之中,身边来来往往的人,一个穿着这么美艳的女人在桌下撩拨自己,小姜绅蠢蠢欲动。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