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2434.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九十七章 算计
    第九十七章 算计

    姜谦是高二年级的明星,在高二年级的地位,就和他岳乐天在高三一班的地位一样。

    不过,他岳乐天也只有在高三一班威风,人家姜谦在整个高二年级都很有名。

    姜谦的老爸是东宁市常务副市长,据说刚刚还升任了市长,论级别甩岳乐天老爸几条街。

    姜谦一家子亲戚,不是官员就是富商,据说从高一开始,就有女生排着队在泡姜谦。

    岳乐天也算高富帅了,不过和姜谦一比,又差了几条街。

    这个人,他算是有所耳闻,也照过面,但是从来没有交集,毕竟不是一个年级的,没想到,现在姜谦要见自己。

    对方派人过来,那态度明显是高高在上。

    学弟见弟长,你不主动前来,却派个人过来?换成别人,岳乐天鸟都不鸟他,不过这个人是姜谦,他倒是不敢怠慢。

    岳乐天是官二代,姜谦也是官二代,官场上的东西,耳闻目睹都是经历过一点。

    听到这同学说要自己的电话,姜谦想请自己吃饭,他马上反应过来。

    “呵呵,姜谦客气了,应该我请吃他吃饭,他电话多少,我打给他。”

    “那你打个电话给他吧,他电话是---”这同学也微微一笑,报了个电话,岳乐天是聪明人,要是真笨头笨脑的报个电话等姜谦打给他,那就不是官二代了。

    “喂---姜谦?”岳乐天还是有自尊的,虽然不如姜谦,但是说话语气还是很平常,我爸不如你爸,但是我未必不如你,岳乐天只能这样安慰自己。

    “我是姜谦,请问你是?”姜谦声音很奇怪,温和中却带着一点威严,让人听了,就觉的这人平时一定高高在上,气势逼人。

    高官家的儿子就是不一样,岳乐天一听他这声音,就知道姜谦在某一方面就强过自己许多。

    “你好,我是岳天乐,呵呵。”岳天乐报了自己的名字,却发现自己找不到话说,只好干笑两下。

    “天哥?”姜谦语气突然放松了许多:“原来是天哥,高三年级的偶像,姜谦也很崇拜你,学习好,篮球打的又好。”

    刚才语气还有点像领导的姜谦,刹那间就变的和兄弟一样。

    变化之快,让岳乐天有点瞠目结舌,自叹不如。

    “谦哥客气了。”岳乐天见人家叫他哥,他也立刻转了语气,双方好像距离拉近了不少。

    “中午有没有空,一起吃个饭。”姜谦说话很直接。

    “有空,不过,这顿饭要我请。”

    “哈哈哈,好,好。”姜谦也不和他争:“就简单一点,‘朝阳饭店’怎么样?”

    “ok,我订好包厢发短信给你。”

    “中午见。”

    “中午见。”

    两个素未谋面的少年,好像是许久未见的老朋友,一个说的比一个亲切,却不知各自心中都在想什么。

    中午吃饭,我要不要带人去?岳乐天想了想,最后还是自己一个人去了。

    朝阳饭店就在学校边上,是个小饭店,但是菜还炒的不错,中午放学之后,岳乐天一个人来到楼上的八号包厢。

    出乎他意外的是,姜谦已经到了。

    比姜绅还小一岁的姜谦,身高一米七七,也和姜绅一样有点清瘦,但两人的长像截然不同,姜绅像姜丰民,姜谦像他妈妈唐海蓉。

    “天哥上学期期末考试,全校第一,连我们班都有不少女生经常提到你。”

    “谦哥,你可是我们全班女生心中的白马王子。”

    “哈哈哈,是不是啊。”

    两人一上来先相互恭维一下,然后又聊了一会学校的事,几句话后,岳乐天沉不住气了:“谦哥,不知有什么指示,你爸是我爸的领导,你也等于是我的领导,有什么事吩咐就行了。”

    岳乐天也算高傲,不过今天这里没第三人,对方又是姜谦,他也装回孙子,其实他隐约猜到姜谦叫自己来是为了什么事。

    姜谦和贺剑不是一个班的么,贺剑害姜绅没成,姜谦难道和姜绅也有仇?尼玛,两人还都姓姜。

    “我听说你和姜绅打赌了?还输了。”

    “恩。”岳乐天摇头:“那王八蛋,投篮太准了,和装了导弹一样,扮猪吃老虎。”

    “愿赌就要服输,别让姜绅看不起。”姜谦很有意思的来一句。

    岳乐天愣了下,你不是替姜绅来要钱的吧?他茫然抬起头,却见姜谦从口袋里拿出一张卡往桌子上一扔。

    “卡里有三十万,密码六个六,拿去买平板,还给姜绅,不够的,你自己再想点办法。”

    “嘶---”岳乐天惊呆了。

    三十万现金,一般的高中生那里拿的出,就算是姜绅班上的姜智强,老爸是东宁首富,他也一下子拿不出三十万现金。

    必竟他们现在在家长眼中还是小孩子。

    因为姜绅回来,岳乐天正为这事烦恼,没想到姜谦雪中送炭。

    “这---这----”岳乐天想说这不行,我怎么能要你的,但是,不要他的,我向谁要?

    向父亲开口,肯定要被骂的半死,而且父亲肯定不会给,小孩子打赌,赖掉就过去了,还真的花三十多万买平板电脑,不是神经病吗。

    “拿着吧,姜绅是我们共同的敌人,输阵不输人,你要拿不出平板,他就更得意了。”

    顿了一顿,姜谦又道:“就算你借我的,将来你工作了,有钱再还我。”

    他也知道岳乐天比较高傲,所以说话很注意。

    “行,那我就不客气了。”岳乐天脑袋飞快的转动,几秒钟之后就下了决心。

    “谦哥和姜绅也有仇?”

    “贺剑是我兄弟,陈圆是我女朋友,你说呢。”姜谦淡淡的道。

    “这个乡巴佬,素质极差,目中无人,这种人竟然能到我们一中来,简直没有天理。”岳乐天抓到机会怒骂姜绅一通。

    “听说他有个女朋友叫丁艳?高三年级的班花之一?”姜谦笑了:“我见过,的确很漂亮。”

    “---”岳乐天有点意外,不知道姜谦想什么,他犹豫了一下:“那贱货对姜绅死心塌地的---”

    “呵呵。”姜谦笑眯眯的摇头,身上一股气势扑面而来:“只要锄头挥的好,没有墙角挖不倒。”

    我草,你这是想泡姜绅的马子?够狠。生死之仇啊这是,岳乐天有点动容。

    “听说你追过她,她有什么爱好和弱点?”

    “没有,几乎没有。”岳乐天也摇头:“她不爱钱,不爱玩,对学习也是无所谓,平时在班里不怎么说话,很少和男生交流,听说跟了姜绅之后,话才多了起来,但是除了姜绅也很少理别人。”

    “不爱钱?世上那有不爱钱的女人,有的官员说不爱钱,一百万不够,一千万,一千万不爱,一亿呢?只要本下的够,那有不贪的官。”姜谦还没当官,对官却好像了如指掌。

    岳乐天苦笑,也就你财大气粗,反正,我是觉的,钱财可能打动不了丁艳。

    不过他也不能明说,只好说:“谦哥你是世家弟子,位比古时的王候子弟,想必那丁艳,也逃不过你的掌心。”

    这马屁拍的姜谦很舒服,王候子弟?那是,我老爸早晚位极人臣。

    “不是我,是你去泡,我全力支持你,要钱给钱,要人给人。”姜谦笑道。

    “什么?我去泡?”岳乐天愁眉苦脸:“谦哥,我泡过了,肯定不行的。”

    岳乐天头摇的和波浪鼓一样:“她对我有成见,心里抵触,怎么泡也没有用,而且---”岳乐天想了想,也怕丢脸:“姜绅那混蛋很不讲理,学校几个混混学生都被打他服了。”

    我也怕,我可不想和人打架。

    “这样啊---”姜谦想了下。

    “你是高三年级的,帮我找人打听打听,她家里还有什么人,住在那里,班上有没有相好的女同学。”

    “行,这个没问题。”

    就在两人商量着要泡丁艳的同时,姜绅骑着自行车,带着丁艳回家吃饭。

    丁艳紧紧的抱着姜绅的腰,把脸贴在姜绅的背上,每天这个时候,是她最幸福的时候。

    “绅哥,后天晚上,宋乐巧过生日,请我们吃饭---”

    “哦,还有谁?”

    “还有戴志彬。”

    “戴志彬?不是我们班的啊,那个班的?”

    “高二的,嘻嘻,是她男朋友。”

    “------现在的人啊,都不得了,高三就开始谈恋爱了,尼玛还是谈高二的,哎。”姜绅一副老成的样子。

    “我要看情况,有空就去,一般没什么事的,就怕有什么突发事件。”

    “嗯。”丁艳很乖巧的点点头,她也知道,姜绅身边突发事件比较多。

    他们现在去的是徐丽的家,本来中午大家都是在饭店吃的,后来因为双儿学校远,来回麻烦,就在学校吃,于是徐丽、姜绅、丁艳三人就每天回徐丽家吃点,都是有徐丽从饭店带点菜过来,这样比到饭店吃近了很多。

    两人到了楼下,停好车子,姜绅习惯性神念一扫,脸色顿时就不对了。

    “丁艳,你在楼下等我。”

    “啊---哦。”丁艳不知道为什么,但是姜绅的话她是肯定听的。

    姜绅想了想:“还是和我一起上去吧。”两人一起,有个照应。

    上楼,开门,姜绅把丁艳拉在自己身后,然后关门。

    大厅里,坐着两个人。

    看到姜绅进来,其中一个看上去三十多岁的男子,用一口不标准的普通话笑道。

    “你是姜绅吧,别过来了,都说你很能打。”

    “当”另一人轻轻一扔,一把刀扔在姜绅面前:“自己先把双脚的脚筋砍断了。”

    听两人的口音,像某些电视剧,不是沿海一带就是香门岛过来的。

    这应该就是香门岛过来的刀手?姜绅没想到他们会找到家里来。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