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2444.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零三章 一笔勾销
    第一百零三章 一笔勾销

    王八蛋,还把我当班主任不?方甜暗暗的骂,却又觉着有点丝丝的甜蜜。

    各种复杂的心情在她脑海中交织挣扎。

    师生恋?

    冲破世俗的意志?

    如何面对其他人的眼光?

    做为一个有文化的班主任,方甜知道姜绅是个奇人,如果要说般配,只能说自己可能还配不上他,但是其他人并不知道姜绅的神奇,其他人会怎么看我?

    要是今天晚上去了,以后就只能在地下偷偷摸摸,也许在很长的时间里都不能面对其他人。

    但是如果今天晚上不去,姜绅会怎么想,会不会不理我?

    她记得看过一个电视节目,上面一个男人说,这个世界,年龄不是问题,身高不是差距,看过电影阿凡达后,连种族都可以跨越了。

    当时她还觉的说的很对,如今真正自己面对这种选择的时候,她也犹豫了。

    她越犹豫,越发现时间过的很快。

    夜自习很快结速,等到下课的铃声响起,方甜发现自己紧张的不得了。

    走?回家?还是等短信?

    一分钟,两分钟,五分钟。

    方甜慢慢吞吞在办公室里磨了五分钟,收完自己的东西后,手机响了。

    “今晚我没空,下次吧。”

    呼,方甜看到这短信,心中又是惊喜又是失望,长长舒一口气,坐在位置上半天没有回过神来。

    姜绅发这个短息,因为两个原因。

    第一个原因,就是魏蓉不久前发了一个短息给他。

    “我看到你和甜儿了,你要真心为她好,真心喜欢她,要么等你高中毕业走上工作,要么等你考上大学,现在你是学生,她是老师,尊重别人,就是尊重自己。”

    我擦,我泡妞关你什么事,姜绅看到这短信时,勃然大怒,我就是喜欢泡老师,那又怎么样。

    姜绅回信写好一半,想到方甜为自己上庭之后四处奔走,想到方甜为证明自己的清白,到处寻找律师,想到方甜每天上课迷人的笑容。

    方甜是好女孩,是好老师。

    “谢谢你蓉儿,谢谢你的短息,我知道该怎么做了。”姜绅回了一个短信。

    这个短息过去没多久,魏蓉就回了:“请叫我魏蓉,或者魏老师,谢谢。”

    姜绅一看又怒了,信不信我先泡了你,正要回个信息剌激她一下,又接到魏蓉一个信息:“谁叫你年纪比我小。”

    嗯,这个信息有意思,姜绅看了看两个信息,会心的笑了。

    收到魏蓉的短信,姜绅心中也提不起兴趣和方甜开房,也就这时,他的手机又响起来。

    “喂,小白什么事?”

    “查到是奚小红出的钱请的那司机?确定了?ok,奚小红还在准备找人?她住那里?”

    姜绅挂了电话。

    终于确定了,买凶撞自己的提奚城的妹妹奚小红。

    你胆子真大,奚城都跳河了,你还敢买凶撞我?而且失败之后还不放弃?

    姜绅想了想,问了下奚小红的所在,借着夜色慢慢走了过去。

    奚城为东宁四虎之一,在东宁区经营多年,妹妹奚小红也个人物,据说早年在会所做妈妈桑,后来奚城发达了,还继续管理这一块,手下有近千小姐,号称东宁市的鸡后。

    原来是出来混过,难怪有种买凶撞我。

    姜绅用了近半小时,走到‘明珠娱乐会所’。

    这里的小姐在东宁市也算有点名气,奚小红就常年住在这里,办公,居住一体,把这里经营的在东宁市都很有名气。

    会所分几层,有舞厅、酒吧、桑拿不同的娱乐项目,姜绅上了电梯后,直上五楼办公室。

    电梯门一打开,门口赫然站着两个身穿黑色西装的强壮保安。

    “干什么,你找谁?”两保安很警惕的看了看他。

    “替我告诉红姐,姜绅来拜见她。”姜绅今天不是来杀人的,走的光明正大。

    杀人,并不能解决问题。

    他逼死奚城,奚小红替哥哥报仇,再杀奚小红,保不准还有什么亲戚小弟会替她报仇,难道要把奚家杀光了不成?

    所以姜绅今天的目的,是以德服人。

    “姜绅?你等下。”两保安明显不认识姜绅,好像也没听过,按了下手上的对讲机,沟通了了下。

    “你等会,红姐马上派人过来。”

    两人一左一右盯着姜绅,一个个眼神不善。

    姜绅背负着双手,一副老成稳重的样子,上下打量着五层环境。

    没一会儿,嗒嗒嗒,高跟鞋的声音传了过来,一个身穿红色套装西服,肉色丝袜的妙龄女孩子走向姜绅。

    她看上去只有二十岁出头,身材出色,长相艳美,看到姜绅时,脸上露出很自然的微笑:“绅哥是吧,我是红姐的助手小叶,请跟我来。”

    她伸出手来和姜绅轻轻一握手,看的出公关交际非常出色。

    姜绅跟着她,往里面走去,不走还不知道,一走吓了一跳,一路过去到处都是保安,还要经过几道深重的铁门。

    看上去不是娱乐公司,简直比m国国防部还要严密。

    不知是以前有的,还是最近装上去的。

    足足五分钟后,姜绅随小叶来到一个巨大的办公室,办公室里装修极其豪华,到处散发着一种奢华的气息。

    “绅哥,请坐。”这时,小叶端过来一杯茶,然后轻轻退了出去,把门关上。

    姜绅回过神来,才有空抬头看向前面。

    前面一个几乎三米长的办公桌前,坐着一个脸色冷峻,甚至应该说是满脸杀气中年女子。

    这女子大概四十左右,但是穿着干炼,秀发挽在脑后盘起,看上去有种高贵的美丽。

    “姜绅---”奚小红几乎是咬牙切齿:“你还敢到我这里来?”

    “红姐?”姜绅端起面前的杯子:“我来,是想解决问题的,这样你撞我,我杀你的,恩恩怨怨纠缠不清,什么时候才杀的完?”

    “咯咯咯。”听到姜绅的话,奚小红发出鸡公一样的古怪笑声:“你想解决问题,行,从我们楼顶跳下去,我们的恩怨就一笔沟消。”

    “奚城都跳河,你不想想,为什么他不和我斗,而要跳河。”姜绅直视着她。

    凭良心说,奚小红也算有点姿色,不过必竟年纪大了,化妆再看,也看上去有四十岁的女人,实在是让人提不起兴趣。

    “我棺材也买好了。”奚小红怒目而视:“我全家棺材买好了,就等你来,有本事,把我也杀了。”

    “砰”姜绅拍案而起:“你以为我不敢。”

    他一站起来,奚小红也站了起来,脸上的表情又是害怕又是愤怒。

    “我姜绅做事,一向无法无天,我想要你今天死,你活不到明天,这就是奚城为什么要跳河,我不信他跳前没和你说,叫你不要报仇,你硬要报仇,这是自取其辱,我到现在来找你,不是我不想杀你,我是想给你机会,让你好好想清楚---”

    “不用想了。”奚小红也拍台子:“杀兄之仇,不共戴天,要么我杀你,要么你杀我。”

    奚小红也是混过的,什么场面没见过,会给姜绅几句话吓住,铁了心要和姜绅决一死战。

    “你杀不死我。”姜绅抬头看了看她面前的办公桌。

    “你办公室的监控都关了,身前抽屉还有一把枪,你是不是想今天就杀了我?”

    姜绅的话一出口,奚小红脸色大变。

    “我给你机会,你打不死我,我们的恩怨一笔勾消。”姜绅坐了下去,看着奚小红的脸。

    她的脸一片雪白,她再也没想到姜绅竟然知道她把监控关了,还知道自己抽屉里有把枪。

    没错,她是打算今天就在这里把姜绅干掉。

    江湖传言你很能打,你再能打,打的过枪?

    “你以为我不敢?”轮到奚小红说这种话了,她飞快的打开抽屉,拿出手枪,向前连踏几步,两人不到一米的距离中,拿枪指着姜绅。

    “如果打不死我,我们的恩怨,一笔勾销?”姜绅又说了一句。

    奚小红胸脯起伏不止,明显是在激烈的挣扎。

    她没回答姜绅,只是惨笑一下:“哥,小红为你报仇了。”

    砰,砰,砰,砰,砰。

    奚小红连续扣动板机,一匣子弹侧泻而出。

    她铁了心杀姜绅,枪枪打的都是姜绅的头部。

    两人一米都不到,就见枪烟四起,扑扑扑,空中听到连续不断的扑扑声。

    子弹打光了,奚小红还在扣个不停。

    但是她的眼神完全是一种可怕的神色。

    因为姜绅还好好的站在她面前。

    她好像刚才看见姜绅的手在空中不停的舞动,那手势快的和流光一样。

    “你---”奚小红像看到鬼一样看着姜绅。

    “我说过,你杀不了我,别说是你,这个世界都没有人能杀我。”姜绅伸出右手,手上全是弹头。

    然后当着奚小红的面用力一捏,卡、哧,一堆金属粉末从姜绅的掌心滑了出来,在奚小红的目瞪口呆中,滑落到地板上。

    “红姐,你看清楚没有?以后不要再找我?ok”姜绅眼中有点杀气,他今天这是警告奚小红,下次再派人来,别怪我不客气。

    “你到底是谁?”奚小红看到这么诡异的一幕,依然还是保持着镇定,但是她的表情极为惨淡,双眼非常的绝望。

    这个看见,已经超出了她的感知,让她内心震憾无比。

    手枪都打不死姜绅,他说的难道是真的,这世界没有人能杀的了他,我哥的仇永远都报不了。

    “我是谁不重要。”姜绅笑笑:“重要的是从此以后,我们的恩怨一笔勾销,红姐,你以后再想着报仇的事,我一定让你生不如生。”

    姜绅完全可以杀了奚小红,不过考虑她丧兄之痛,又没对姜绅和身边的人遭成什么伤害,姜绅就给她一次机会。

    有时候,杀人并不是解决事情的办法。

    “我不杀你,不是因为我不敢,红姐,你好自为之吧。”姜绅示威之后,扬长而去。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