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2446.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零五章 金仲林的身份
    第一百零五章 金仲林的身份

    “哥,别拉他让他走。”金芷青今天应该酒多了,好坏不分,姜绅帮了她,她还出口伤人。

    本来姜绅真想走的,一想到如果见到金仲林,金芷青不是要叫我姜叔了?

    那就爽了。

    “好,那就给你爸一次机会。”姜绅这话说出来,别说金芷青,金芷青的嫂子,金局的老婆眼中都闪过一丝轻视,你知道我爸是什么人吗?好大的口气。

    “哈哈哈。”不过金局性子好像比较直爽,狂喜的拉着姜绅上车,同时打起了电话。

    那边她老婆去开金芷青的车。

    一家三人带着姜绅就往市中心去了。

    姜绅坐在车上不动声色,看金局老婆的表情,金仲林应该不简单,不过在地球上再厉害的人到了我面前,都是蝼蚁一样的存在。

    我肯去见他,那是尊老,看他年纪大,真的是给他面子。

    他这话不好和别人说,看金局老婆的表情又不爽,相当的郁闷。

    两辆车开了半小时后,穿过市中心,来到东宁市的最西边。

    这里离姜绅所住的城东区相距有点远,中间隔着两个区,附近是东宁市有名的别墅区。

    能住这里的人,非富则贵,像以前大华哥这种人想买都未必买的到这里的别墅。

    等车子开到一座别墅面前时,金仲林已经站在门口。

    “恩公,恩公,没想到能再见你啊。”金仲林冲上来替姜绅开门,握着姜绅的手长笑不止。

    “爸,先进去吧。”金芷青面色不好,就一小破孩,你站到外面来接,也不看看你的身份。

    众人连忙进去。

    大家进了客厅,金仲林非要让姜绅坐上首主位。

    姜绅也不客气,当任不让往那一座。

    你,金芷青一看,气的嘴巴就翘上了天,干脆转身就想离开,再也不想看姜绅这么嚣张。

    但是,金仲林却叫住了她。

    “来来,芷青、近山,你们两人,给姜叔敬个茶,谢谢姜绅救了你们的老子。”金仲林挥手示意一双儿女。

    “什么?姜叔?”这下金近山金局长的老婆也翘嘴了。

    就一毛头小孩子,要让我家近山叫他叔?爸你糊涂了。

    金近山也愣了下,然后苦笑着转身去取茶了。

    他刚才叫高人兄,已经算是对姜绅客气的了,没想到现在老爸让自己叫叔。

    “爸--?”金芷青原地跺脚。

    “干什么,你们是不是想让我死了才开心?救命之恩,无以为报,你们不敬,我来敬。”金仲林在家里还是很有威严的,这么一发火,金芷青和金近山老婆吓的都没了声音。

    两兄妹很快就端着茶上来了。

    “姜叔,近山替我爸谢谢姜叔出手相助。”金近山递上一杯茶。

    “好,好。”姜绅接着茶,眼光在看金芷青,心中那个舒坦啊。

    你就不怕折寿,金芷青咬着嘴唇,一边诅咒姜绅,一边用极低极低的声音:“姜叔喝茶。”

    “什么?”姜绅装腔作势,好像没听见一样。

    “你没吃饭,一身酒气,像个女孩子的样不。”金仲林,砰的一声,重重的砸了手边的茶杯。

    “姜叔喝茶。”金芷青几乎是爆叫出来。

    “嗯,好,好。”姜绅眯着眼睛,神气的不得了。

    想到金局老婆刚才好像鄙视了自己一下,眼光刷的一下看了过去。

    不是吧?金局老婆连忙低下头,没看见,没看见,老爷子没看见,她心中念经一样的在念。

    “秋兰,去,也敬一下姜叔。”金仲林当然看见了。

    他其实之前就了解到今天发生了什么事,知道自己女儿得罪了姜绅,所以故意替姜绅出口气。

    算你狠,金局老婆也去倒了杯茶:“谢谢姜叔。”

    “哈哈哈,金总,你太客气了。”姜绅哈哈大笑,金芷青和秋兰低头对视一眼,齐齐在心里开始诅咒姜绅。

    “应该的,我托大叫你一声小老弟,没有你就没有金仲林今天,来,我也敬敬你,以后,你就是我金家的长辈,下面这些小的,谁不听话,你都可以教训。”

    金仲林知道姜绅是个异人,拼命的想巴结姜绅。

    他是当事人,只有他明白,自己当天是有什么样的变化,得到姜绅的仙气之后,到现在近一个月了,他身体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快六十岁的人,现在变的和三十多岁一样年轻有力。

    这些小辈们不懂,他懂。

    他这一敬,金芷青他们就傻眼了。

    要知道他们金家,是华夏国有名的大家族之一,金仲林和他哥哥,都是金家下一代掌舵人的竞争人选,但是因为金仲林身体不好,他哥的机会更大一点,现在他突然绝地逢生,重新有了往上一步的机会,金仲林这一家的地位也有机会再上一层。

    金仲林这发话和敬茶的表态,在上层社会是非常庄重的,也是代表了将来金家的态度。

    下次金芷青要是再对姜绅无礼,要让金仲林知道,这是要家法侍候的。

    这时候,姜绅还不知道金家是一个什么样的家族,更不知道将来金仲林会走到什么地步。

    他喝完茶,气也消了,笑眯眯挥手示意几个小辈离开。

    三小辈如蒙大赫,望风而逃。

    “金总---”两个字出口,就见金仲林有点不高兴。

    “哈哈,金兄从京城来的?”姜绅听金近山说过了,来了东宁这么久还没回京城。

    “实不相瞒,东宁市是我第二故乡,我是京城人,二十出头就到这里上班,然后娶妻生子,后来回到京城,这次回乡,准备是病死在这里的,不过遇到姜老弟这种神仙似的人物,才苟活到现在。”

    “这就是缘份,金兄命不该绝。”姜绅和他说话感觉有点不适应,好像文皱皱的。

    “这是我的名片。”金仲林递上名片笑道:“姜老弟将来到了京城,一定要来找我。”

    “哦。”姜绅看了下名片:“华夏石油天然气总公司总经理,董事,教授级高级工程师。”

    不是吧,这不是传说中的两桶油?你是两桶油的老总?

    两桶油的董事长,相当于正部级高官,这么一算,总经理最少也是副部级,有些资格老的,都可能也是正部级。

    这是一桶油其中的二把手啊,在京城也算高官了。

    “见笑了。”金仲林苦笑:“本来准备埋在这里的,现在突然翻身,京城也很意外,下个月可能要调整我的职务,所以我一直呆在这里等消息,也希望能再见你一面。”

    姜绅懂的。

    像他这么重要的位置,肯定没死之前就要安排一下,上头可能以为他一定要死了,谁知道突然就活了,然后打乱了所有人的布置。

    京城可不比地方,金仲林这一活,乱了许多人的阵脚,一等就是等了近一个多月。

    “你儿子才是副科啊?”姜绅暗暗乍舌。

    “这是我小儿子,刚从部军转业,我还有个大儿子。”

    “大儿子金近国,现在是中央财政厅的一个处长,正处。”

    金仲林也有点得意,儿子给力,做老子的脸上也有光,他儿子,可是京城最年轻的几个正处之一,这个就不好向姜绅炫耀了,人家比什么处都牛逼,活神仙。

    “不错,一个在地方,一个在中央,金兄你这可不能早死。”

    “就是,就是。”金仲林连连点头,我六十还没到呢,干正部的啊,最少可以干到六十五,进入委员的话,起码可以干到七十,不过这话现在也不便和姜绅说。

    在别人面前可以卖弄,在姜绅面前,他可不敢卖弄。

    “那我能不能进体制?”姜绅突然来了一句。

    “你---”金仲林微微有点意外,然后点头:“只要你想,就肯定能。”

    “你现在几岁?”他也没问姜绅的文凭,也没问他为什么要进体制。

    “十八岁,今天六月高中毕业,毕业后我不想上大学了,整天和一般小孩一起,真是没劲。”

    姜绅老气横秋的,但是金仲林就认,他看的出来,姜绅那气势,说话的老成,不是装出来的,真是久经风霜的大人物。

    要知道纳兰不败没死之前,不知活了多少年了。

    “十八岁?高中毕业?”金仲林脑子飞快的盘旋起来:“毕业进石油公司,虽然我们是国企,待遇比公务员好多了。”

    “我想呆在地方,能不能考公务员或事业。”

    “地方上啊?”金仲林想了想:“现在公务员、事业最少本科起考,要先做合同工,然后找机会转正,最好能立功。”

    “这要转正的功,可不小?”姜绅笑着。

    “对老弟你来说,会有难度?”金仲林胸有成竹,你可是神仙。

    “那是。”姜绅哈哈大笑,还是有点欣赏金仲林。

    要是金仲林说,我帮你想办法,直接做公务员,保证外面没有人知道,他反而要考虑一下。

    看这样子,金仲林做事也是滴水不漏,有做大事的气势。

    这才是大人物,做事讲规矩,有分寸,什么也不讲,乱来一气,姜绅也不欣赏,那样的人,没什么前途。

    反过来,金仲林也很欣赏姜绅。

    姜绅刚刚说的是考公务员,没有说你是副部级了,给我按排一个。

    从姜绅说话的语气和态度来看,姜绅也是一个做事讲规矩的人,这样的人,将来才有所作为。

    两人虽然年龄差了许多,但相互越来越欣赏,越觉的聊的来。

    聊了一会,姜绅才知道,金近山才二十七岁,刚刚部队转业,就到地方警局当了副局长,也是政坛很少见到的,这么一算,金芷青那娘们也没三十岁啊,老子一直以为她三十了。

    不过,这娘们真的很显老。

    其实金芷青并不显老,不过她喜欢打扫的成熟一点,所以穿衣服比较注意,要是知道姜绅以为她三十多岁,金芷青不和姜绅拼了才怪。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