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2448.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零六章 姜绅又吃亏了
    第一百零六章 姜绅又吃亏了

    一转眼又到了星期三。

    这两天姜绅照常上学,修练,他现在有一个目标,就是可以把隐气藏神练到将全身隐去。

    但不知为什么,前面进步很快,到了留下两只脚不能隐去后,就一直没有反应,无论他怎么练,始终都会留两只脚在外面。

    这样隐身出去的话,很惊世骇俗的。

    这天中午,他在阁楼又练了两次没有成功,垂头丧气的下楼。

    “小姜,晚上你们不回来吃饭吧?”徐丽准备去宾馆。

    大华哥当初送给姜绅一个三星宾馆,徐丽在酒楼走上正规之后,更多的时间要往宾馆跑了。

    “对哦,丁艳说有同学过生日,那我们不回来吃了。”

    “早点回来,别让丁艳太晚回家。”徐丽眼中闪烁着奇特的光芒。

    “知道了徐姐。”姜绅走了过去,蜻蜒点水一样在徐丽额头亲了一下。

    徐丽没有躲,她脸上红红的低下头。

    “拜拜。”姜绅出门。

    今天下午没语文课,没英语课,实在是无聊啊,姜绅看不到方甜和魏蓉上课也没心思。

    要不逃课?姜绅脑海中刚转过这个念头,有人打他电话了。

    “喂,柔儿。”

    电话是方柔打来的。

    “姜绅,我被调到卫生局了,在办公室。”方柔语气兴奋,激动不已。

    “是吗,那要恭喜你了。”姜绅也替她高兴,以后在机关,不用老是加班,也会有更多的时间陪自己。

    “谢谢你姜绅。”方柔当然知道是谁出的力,刚刚新任局长王新国亲自把她叫去对她表示了鼓励。

    “晚上你有没有空,我想---见你。”方柔本来是想说请你吃饭的,不过请姜绅吃饭明显不能代表她现在的心情,小护士调到局办公室,不知羡慕死多少医院的同事们。

    女人说‘我想见你’这四个字,对男人来说,非常具有诱惑性。

    要是平时她这么说,姜绅肯定爽歪歪了,不过,今天晚上要陪丁艳啊。

    他挠挠头:“今天晚上啊,我有一个饭局,同学过生日。”

    “那我等你,吃完饭你来,我在华天宾馆等你。”方柔声音很低,似乎有点不好意思。

    她知道华天宾馆是姜绅的产业,昨天还和姜绅去开了一次房。

    “那好吧。到时打你电话。”姜绅挂了电话,郁闷的想着晚上怎么办?

    一边是丁艳,一边是方柔,两个都是对自己很好的女生,不过先答应了丁艳,肯定要陪她去吃饭的。

    他想陪丁艳,但是别人却不给他机会。

    就在他下午刚到学校的时候,门口两个警察一涌而上。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

    小苗警官又来了。

    她面无表情,眼中全是幸灾乐祸:“姜绅是吧,你好,我们是城东区警局刑警队的,最近有宗香门岛黑社会成员死亡的案件,需要你回去协助调查。”

    姜绅在学校门口被带走了。

    名人姜绅再次出名。

    城东区警局刑迅室。

    “姜绅,这几个人你认不认识。”小苗扔了几张照片在姜绅面前。

    “根据香门岛有组织罪案及三合会调查科给我们资料,这几个人是香门岛爆力社团联兴的马仔,分两批进入我们东宁市,在你控制的金鼎娱乐城住了两天,然后进入城东区,根据我们调看各马路的监控,他们最后出现的地方是你现在所居住的小区东门新村。”

    “对不起,我是一名高中生,小苗警官你说什么三合科,东兴的我真的不明白。”

    “姜绅,你别装了,现在谁不知道你是城东区的地下老大,这几名刀手去了你那里就失踪了,江湖传言,他们是去砍你的,这个,这个叫昆哥,最后自己跳楼,死在你所住的那幢楼边上,你敢说和你没关系?”小苗警官那个怒啊,几乎是指着姜绅在破口大骂。

    “小苗警官说话小心一点,当心我告你诽谤,死在我们东门新村就关我的事,你是不是有病啊,我要住到京城,死在京城的人是不是也关我的事?”

    “砰”小苗拍案而起:“你不要太嚣张,别让我抓到你,抓到你你就死定了。”

    “你威胁我,我要找我律师,我告你。”

    “来啊,谁怕谁啊。”

    “别激动,别激动。”边上一个男警官连忙劝说小苗。

    “姜绅,我们只是来请你协助调查的,三月二十一日中午十二点,到下午五点,除了上学这段时间,你都在干什么,有没有什么人证。”

    “在家睡觉,我的房东徐丽可以作证。”

    男警官例行公事问了几个问题,姜绅一看不对劲啊,这要和上次一样问个十二小时,我晚上怎么和丁艳去吃饭。

    “我要打个电话。”姜绅道。

    “当然可以,这是你的权利。”小苗警官今天的态度有点奇怪。

    打给谁呢?姜绅想了想,看到小苗那漂亮的脸就想给她一拳,把你打成猪头才好。

    他想了半天,最后拔打了金近山的电话。

    五分钟不到,砰,大门开了,金近山虎步龙威走了进来。

    “金局。”

    “金局。”小苗和那警官连忙站起来。

    “怎么回事,把高中生抓进来干嘛?”金近山在没人的时候可以要叫姜绅姜叔的,不过姜绅那天和他说过,只要金仲林不在,那就是朋友兄弟。

    他一进来,就沉着脸发话,气势逼人,两个警官有点抗不住的样子。

    “金局,他涉嫌和一宗失踪杀人案有关----”

    “有没有证据?”金近山直接打断小苗的话。

    小苗咬牙切齿,低声道:“暂时没有,但是---”

    “没有证据,你们就随意抓一个高中生进来?有没有想过社会上的反响,学校的反应,传了出去,让小姜怎么继续上学?他们高中生,都是国家未来的栋梁,你们这是自毁根基--”

    金近山不亏是局长,一下子就上升到国家根基的高度。

    咯咯咯,小苗牙齿咬的咯咯响,再转头一看,姜绅在那笑眯眯的,心中那个火啊,真想拿枪崩了这个小流氓。

    “放了他,马上。”

    “是,是。”另一个警官连连点头。

    就在姜绅眉开眼笑的时候,门外有人‘咳’,轻咳了一下,走进来一个四十多岁的精壮中年。

    “近山同志,这就是你不对了。”

    “包局。”

    “包局。”

    “包局。”

    城东区警局的大局长包卫兵进来了。

    “身为领导干部,怎么可以干预下面的同志们办案,这样很容易寒了同志们的心。”包卫生和金近山不对付,全局皆知。

    一个部队转业的,凭什么到警局来做副局长?现在地方的默契,军转干部不做业务,这是大空公认的,做个纪检书记,副书记什么还是可以,直接做副局长,就有点过了。

    包卫兵不知道金近山有什么后台,反正看金近山不顺眼,尤其这金近山性格大大咧咧,不知道尊重他这局长。

    今天终于抓到机会来批评金近山了。

    “包局,我不是干预同志们办案,我是觉的他们办案的态度和协助调查有很大的区别?”

    他们是请姜绅来协助调查的吗,简直就是审他的。

    “没有判定之前,谁也不知道他做或者没做过,东宁市每个人,保括我们今天在场的每个人,都有疑凶的可能,他们也只是尽自己的职责,按照相关规定,刑事案件,十二小时是可以的。”

    包局一语定音,意思是要先关上姜绅十二小时。

    尼玛,你谁啊,动不动就关人十二小时,姜绅眼光冷冷的扫过包卫兵一眼,把他给记下来了。

    “我保留意见。”金近山当然不服,这包局拍上面马屁收好处是一手,办个案都让下面人去,有功自己捞,有过推别人,他是相当看不顺眼。

    “这件案子我交给了曹副局长,你就别管了。”包卫兵很有深意的看了看姜绅。

    这姜绅最近很出名么,江有图控告他也算了,刚刚还有上面的领导打招呼,要弄他,算他倒霉了。

    包局今天的目的,就是扣姜绅十二个小时。

    金近山无奈的看了姜绅一眼,他是副局长,就算他公然顶撞正局长也没用,办案的小苗和另一个人肯定听局长的。

    “谢谢金局,我没事,身正不怕影子歪,没事的。”姜绅向他使了个眼色。

    金近山也知道姜绅是个异士,不好意思的看了看姜绅,然后回过头去:“小苗,你们现在是请别人协助调查,注意分寸,茶都不给别人泡,这是待客之道?是不是我要亲自去泡?”

    “还要泡茶,你妹的。”小苗不敢怒视金局,只好转过来用杀人的眼光瞪着姜绅。

    “我来,我来泡。”另一个警官连忙出去泡茶。

    “哼。”金近山威胁似的瞪了这两警察,转身大步而去。

    “别理他,该怎么办怎么办,我支持你们。”包局给部下打气,然后也转身离去。

    老东西,姜绅神念一动,那包局脚下一滑,身子往边上一侧,砰,一头撞在门框上。

    “啊呀”包卫兵抱着着惨叫起来。

    “包局你没事吧。”小苗警官想笑不敢想笑,连忙跑过去。

    “哈哈哈哈。”姜绅放声大笑,笑的眼泪都出来了。

    这下包卫兵恼羞成怒:“我没事,你们,好好审他。”气冲冲的走了。

    “茶来了,茶来了。”这时外面那警官端了一杯茶进来。

    “笑什么笑,闭嘴。”小苗警官拿起那杯茶,刷,一下子全倒在姜绅头上。

    “还给他喝茶,喝屁,关门。”

    别看她年纪别那警官小,又是女的,气势十足,一杯茶泼了下去,吓的那警官忙把大门关上。

    “你敢泼我?”姜绅被泼的一头是水,这是他出道以来没有吃过的亏,心中真是大怒。

    “你那只眼看到我倒你了?明明你是说这里太热,自己泼的,飞哥,是不是?”小苗那里像是警察,活活的古惑女态度。

    “我肚子痛,想去上厕所。”那警官飞哥郁闷了,一个是金局罩的,一个是包局要搞的,两尊大神相斗,行,我不参加了。

    你就这点胆量,小苗鄙视了飞哥一眼:“你去吧,这里交给我一个人。”

    顿了一顿,她眼珠一转:“把门锁上,别让其他人进来。”

    “行。”飞哥转身就走。

    “等下,监控关了没?”小苗脸上也出现了狞笑。

    “关了,刚才进来你不就关了。”飞哥心中发寒,不得了,这娘们要来真的了,你自求多福吧,他可怜的目光看了看姜绅。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