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2449.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零七章 我愿意私了
    第一百零七章 我愿意私了

    “砰”大门再次重重关上。

    整个小房间就只有姜绅和小苗警官。

    “你,你想干嘛。”姜绅身子向后缩了缩,满脸惊恐的神色。

    “嘿嘿嘿”小苗那个得意的笑,得意笑。

    监控关了,大门关了,小子,还不吓死你。

    “招不招。”小苗又拍桌子了。

    “姜绅,本警官再给你一次坦白从宽的机会,这几个刀手是不是你派人杀的?”

    “是。”姜绅重重的点头。

    “是我亲自杀的,杀人者,人恒杀之,他们要不是想杀我,我怎么会杀他们?”

    “好,你怎么杀他们的。”小苗警官大喜啊,没想到这么一吓,就把姜绅吓的招了,她连忙打开边上的录音机,同时拿起笔来。

    “好好说,坦白从宽,我会为你争取减刑。”死流氓,你死定了,一定要弄你一个死刑才好。小苗嘴上说的好,心中已经在想办法让姜绅的罪越大越好。

    “他们找到我家附近,下了车就提着刀追我,我往楼顶跑,在楼顶和他们打了起来,他们不知道我很能打,一个个被我砍死了,最后一个,被我逼的自己跳楼。”姜绅胡说八道。

    “尸体呢,为什么其他人的尸体找不到?”

    “被我烧了,我在楼顶买了几桶汽油把他们烧了,然后把骨灰扫掉,带到东宁河,撒在河里去了。”

    我草,你真狠,小苗一个字一个字记了下来:“知道是谁派的刀手不?为什么要杀你?”

    “可能是奚城吧,对方说是奚城。”

    “奚城不是死了吗?”

    “奚城是我逼死的,我抓了他老婆儿子,逼他跳河,他就跳河了。”

    “王八蛋,你真是畜牲。”小苗发现自己要立大功了。

    一件件大案,重案,全部被自己挖了出来。

    “说的好,你这是大功,有立功的表现,一定能减刑,还做过什么事都说出来,我保你最少减一半刑。”小苗也是胡说八道,先把姜绅的话骗出来才好。

    “我做过的事多了。”姜绅想了想:“我还斩了大华哥三根手指,大华哥几个手下铁疤什么的都被我杀了,大华哥吓的移民加拿大,宾馆都送给了我。”

    “吗的,铁疤失踪了,原来是你杀的。”小苗越听越开心。

    “还有什么?还做过什么?”

    “我还强上了一个警花,在警局刑迅室把她衣服剥光了,然后上了她,后来她就跟了我,替我生了一个女儿。”

    “嘶---”小苗一听差点跳起来把台灯砸到姜绅头上:“你这畜牲,禽兽不如的畜牲,这种事也做的出,害我们警员。”

    “是那个警局的。”小苗强忍怒火,拿着笔先要记下来再说。

    这同事怎么这么傻,还给这畜牲生个儿子。

    “城东区警察局吧。”

    “我们局的?是谁?”小苗脑子里刷刷的在想着,最近有谁生女儿还没结婚的?

    “我不知道叫她什么名字,好像姓苗吧,老喜欢和我作对,我女儿就跟她姓,叫苗翠花。”

    “-----”小苗愣了足足有五秒钟。

    下一刻,她的脸色一下子变的又青又白,雄雄怒火冲天而起。

    “姜----绅----”她的声音几乎能剌破苍穹,传到十里以外。

    “你个王八蛋,你说什么。”小苗跳起来拿起手上的笔记本对着姜绅噼哩叭啦一顿猛打。

    耍我,竟然耍我,小苗气的吐血,拳脚齐上,狠揍了姜绅一会。

    不过她也很有经验,虽然在愤怒之中,没有打姜绅的脸,打的全是姜绅衣服多的地方,但是别看她是女人,一拳下去也很有劲道,换成普通人,绝对要给打的哇哇叫。

    姜绅暗中笑着,表面却在惨叫:“杀人啦,警察杀人啦,刑讯逼供,毒手杀人啊。”

    “叫,你叫,叫你吗的逼,我让你叫。”小苗打到火起,把姜绅一把推到地上,拐起凳子对着姜绅身上就砸。

    吗的,吃大亏了,姜绅那个郁闷啊,又不能还手,今天被一个娘们打成这样,传了出去,绅哥的面子往那里放。

    不过,他有自己的手段,也凭小苗去打。

    足足打了五分钟,小苗全身衣服都乱了,头发更是混乱一片,气喘吁吁的坐了回去。

    “你敢耍我,你死定了,就凭你刚才的证词,你死定了。”

    “你身为警察,故意打人,你才死定了,小苗,我要剥了你的警服。”姜绅坐在地上。

    “呵,呵,好大的口气。”小苗才不怕,监控关了,自己又没打他有明显的外伤,完全可以否认。

    她轻轻按了下重听键,先听听你的招供。

    “杀人啦,警察杀人啦,刑讯逼供,毒手杀人啊。”录音机里,传来了姜绅的惨叫,和小苗的暴打声。

    “怎么会这样?”小苗目瞪口呆,来回放了几次,前面姜绅说过的话根本没有,只有后面她暴打姜绅,姜绅的惨叫和小苗的怒吼。

    “哈哈哈哈,你死定了,警察逼供,打人。”轮到姜绅狂笑。

    “你个王八蛋。”小苗气的差点晕死过去,连忙把那断录音删掉。

    “苗警官,我给你一次机会,如果不想被脱掉这身警服,一定要好好的向我道歉。”姜绅还是坐在上。

    “就凭你?”小苗冷笑,满脸狰狞的提起一张凳子。

    卡,这时大门响了,好像有人要进来了。

    “快,给老子站起来。”

    却见姜绅嘿嘿一笑,坐在地上向前一扑。

    扑通,姜绅的头撞在桌子上,鲜血激射而出。

    “打人啦---救命啊----”姜绅躺在地上左右翻滚。

    他的身体,连枪都打不破,除了他自己外,谁能让头破血流。

    小苗刹那间就惊呆了。

    砰,大门打开,又进来三个人,其中两个是警员,一个是姜绅上次的律师。

    “我---不是我打的,他自己撞的。”小苗呆呆的站在那里,再也没想到姜绅会这么狠。

    却见那律师猛的拿起手机,卡,卡,把现场拍了下来。

    “干什么,手机交出来。”两个警员一左一右就去夺律师的手机。

    小苗这时才发现,自己手上还拎着板凳,板凳上面竟然还有血?

    尼玛,那血怎么到板凳上去了?我离姜绅这么远?

    律师那里夺的过警员,手机被夺后,怒气冲冲:“我要告你们警局,刑讯逼供,毒打高中生。”

    “他自己撞的,我根本没打他。”小苗完全否认。

    “调监控,你们审讯都要有监控。”律师道。

    “监控今天正好坏了,拿到外面去修了。”小苗指着姜绅:“我没打他,可以验伤。”

    她是很有经验的,老同志们早就教过,怎么打能让验不出伤来。

    “验伤,我要验伤。”姜绅摇摇晃晃站起来,嘶,一把脱掉自己的外套,里面的内衣又掀了起来。

    “哇”律师看的目瞪口呆,小苗看的差点一口血吐出来。

    姜绅里面青青紫紫,血痕斑斑,几乎全身遍体鳞伤,惨不忍睹。

    看上去,最少被十几个警员拳打脚踢了几十分钟。

    “你----你?---”小苗和她的伙伴们吓呆了。

    “你这叫没打人?”律师气的不轻:“你们两个还要帮她是不是,担当的起吗?你们刚才看到的,有种到了法庭上别说。”律师从两警察手上夺回了自己的手机。

    两个警察都没有反应。

    事情搞大了,他们也帮不了小苗了。

    打成这样,再说没看见,这太吗太假了。

    “我真的没---”小苗眼中有泪,她想说没打,但是真打的,可是,也没打成这样啊。

    “验伤,验伤。”小苗跺脚。

    “我只是个高中生,我很愿意私了的,要是你们的包什么局向我道个歉,赔点钱,小苗警官给我打两个耳光,这件事就这么算了。”

    姜绅懒洋洋的坐在地上。

    “你做梦?”小苗大怒,竟然想打我耳光,你做梦,我杀了你信不信。

    这件事马上惊动了城东区警局局长包卫兵。

    他和几个副局长先后赶到。

    然后姜绅验伤。

    验伤的结果吓死一大片人。

    全身遍体鳞伤,内脏部份出血,胸骨断了一根,看这伤势都是刚刚被打的,而且是至少几个警员一起打的。

    头上更是撞的严重脑震荡。

    这伤要是换成一般人,绝对已经是躺到医院动也不能动了。

    姜绅还能说话,那是阿弥陀佛,大出人的意外。

    “包局,这是我刚才拍下来的照片,小苗警官很凶猛吗,还提着凳子。”姜绅的张律师,拿出手机给包局看了下:“照片我已经通过网络传了回去备份一张,包局,要不要网上见见?”

    不可能啊,包局边上两个警员对视一眼,我们不是刚刚删掉了。

    “我也给你们看看,我手机拍的。”姜绅摇摇晃晃的走过来,不知从那里摸出一个手机。

    轮到小苗目瞪口呆了。

    关进去的时候,她们搜了个遍,姜绅身上根本没有手机。

    “吗的,叫,让你叫,我打死你”

    “杀人啦,警察杀人啦,刑讯逼供,毒手杀人啊。”

    画面里,小苗凶猛的在打姜绅,姜绅凄惨的在叫。

    “混帐”包卫兵一看,怒不可遏,边上警员赶紧夺过姜绅的手机。

    “我也传回去一份了,你们删,你们删。”姜绅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卫兵同志,我刚才好像听到你说的,该怎么办,就怎么办,你支持他们审姜绅。”金近山发难了。

    我草,包卫兵又惊又惧。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