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2452.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零九章 丁艳危险
    第一百零九章 丁艳危险

    那叫小花的一看,连忙摇头:“没有,没有,我不知道你点了我啊。”

    “威哥,你喝多了,我们不知道你点小花。”年长的美女连忙劝说。

    “叭”威哥一个耳光打的那美女连退数步一下子退到丁艳身边,吓的当场呆在那里。

    丁艳等人也都吓的都站了起来。

    “吗的,耍我,是不是看我醉了,怕老子不给钱啊?走,我今天就要点小花。”威哥冲上来,明明是去抓小花,却一把抓住了丁艳的手。

    “啊---”丁艳惊叫,甩起了手,那小花就躲在她后面躲来躲去。

    “甩什么甩,跟老子走。”大汉一巴掌,将丁艳手上的手机拍掉,拉着她就要走。

    “干什么,这是我同学。”姜谦这时突然发作,猛的冲了过来,一把推开那大汉。

    “威哥,威哥”门外哗的一下冲进来两个大汉,正好看到姜谦冲上去的一幕。

    “小子,你找死啊。”其中一个拎起啤酒瓶,砰,一瓶砸在姜谦头上。

    “啊--”姜谦惨叫一声,捂着头蹲了下去,鲜血激流而出。

    “谦哥,谦哥。”戴志彬和宋乐巧、丁艳都尖叫起来。

    “跟老子走。”大汉醉的不行,走上去抓小花,一把又抓到丁艳手上。

    “畜牲。”姜谦这时抄起桌上一瓶酒,不顾头上在流血,冲上去,砰,一下砸在那大汉头上。

    然后猛的拉过丁艳的手转身就逃。

    “我草。”后面两大汉想去拦,戴志彬左推一下,右推一下全部被他推开了。

    四人狂奔出去,后面几个大汉追着叫着。

    “松手,松手。”丁艳虽然感谢姜谦,但是被他抓着手感觉很不舒服。

    四人一路跑到电梯那里,却见后面大汉追了过来,电梯来不及了。

    “走楼梯,走楼梯。”戴志彬带头,四人跑向楼梯。

    却听后面有人在叫:“叫人堵住下面,吗的,砸了威哥的头,一定要把他们抓出来,男的扔下楼,女的奸掉。”

    “堵住门口,叫人堵门口。”

    四人慌不择路,跑到楼梯那里,姜谦捂着头。“你们上去,到楼顶打电话报警,等警察来,我下去引开他们。”

    “谦哥,我去引。”戴志彬也很讲义气。

    “快上去,他们有人堵在下面,这里我来的多,我带他们绕着转。”姜谦向丁艳表示谦意的点点头,匆匆跑下楼。

    “走,我们上去,上去。”戴志彬推着两个女的往上去。

    这时,丁艳也有点感动了。

    这姜谦对人温和,做事果断,刚才拿酒瓶砸人的时候,真有点像姜绅。

    希望他没事就好,绅哥啊,你快点回来。

    丁艳突然发现,自己手机掉在包厢里了。

    “谁有手机,打电话报警。”丁艳问。

    “哎呀,我的掉包厢里了。”戴志彬叫道。

    “我的呢,我的呢,刚才还看见的,怎么也不见了。”宋乐巧脸上又惊又慌。

    众人都没有手机。

    却听下面‘砰,砰,’一顿拳打脚踢和有人的闷哼声。

    “抓住一个,抓住一个。”

    “拖上去。”

    “还有人呢?肯定没下去,上面去,把那女的找出来。”

    脚步声追了上来。

    “不好,谦哥被抓了。”戴志彬脸色雪白。

    宋乐巧那里见过这种场面,双腿都在打抖,颤着声道:“我,我爬不动了----”

    “你们上去,我下去,他们是找我----”丁艳这种场面见多了,姜绅当在她的面斩了她老爸的手指,当着她面杀了两个人,这算什么。

    丁艳才不怕。

    只要姜绅来了,这些人全要化成灰灰。

    “丁艳,别啊。”宋乐巧想拉丁艳,丁艳却跑了下去,一边跑一边道:“你们找人借个手机报警。”

    她冲了下去,义无反顾。

    姜谦救了她,她也要救姜谦,丁艳这人,不喜欢欠别人的,除了姜绅。

    “我们先上去躲躲。”戴志彬眼中闪过奇异的色彩,几乎是连拖带抱把宋乐巧拖到了上面,至于会不会找人借手机,只有他自己知道。

    丁艳跑下去,直接往包厢去,她想先拿回手机,但是刚到楼梯拐角,就见三个大汉拖着姜谦上来了。

    “小妞--”对面也看见她。

    “放了他,我来了。”丁艳咬了咬牙:“你们是跟谁的?有种报个名。”

    这话她也是学电视里的。

    她知道姜绅现在很有名,别说姜绅,就是胸毛哥、小白哥这几人,最近也是越来越红。

    “哎约,小丫头片子,你也是出来混的啊,哈哈哈。”两个大汉狂笑着走了过来,一左一右把丁艳双臂一夹,拖着就往里面去,一走进去,就是一个没有人的包厢。

    姜谦满脸是血,和丁艳一起被扔进了包厢。

    然后两个大汉一个看着他们,一个转身就走。

    “丁艳,你没事吧---”姜谦从地上爬了起来,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看上去被打的很惨。

    “我没事,你没事吧。”丁艳走过去,有点不好意思。

    “我没事,你怎么回来了,你们报警了没有。”

    “手机都掉了---”丁艳过去扶起姜谦,两人坐在沙发上。

    外面响起沉重的角步。

    砰,大门开了,威哥摇摇晃晃的走了进来。

    “威哥。”那大汉恭恭敬敬叫了一声。

    “你出去吧,帮我守在外面。”威哥狞笑。

    “是。”那人出去了。

    “威哥是吧,出来玩,求财不求气,你开个价,放了她,我打了你,你尽情打我就是。”姜谦站了出来,站到丁艳面前。

    丁艳站在后面,感觉到他的背影和姜绅很像,差一点以为自己看到了姜绅。

    “哈哈哈,和我谈钱,你个小屁孩和我谈钱,我今天就是要弄你。”威哥猛的冲上去,一脚把姜谦踢倒在沙发上。

    “小子,睁开眼看着,老子就当着你的面,玩你的女人。”威哥一边脱衣服,一边向丁艳走去。

    “畜牲。”姜谦想冲上去,又被威哥几拳脚打的在地上爬也爬不起来。

    “威哥,你跟谁的,小白哥,胸毛哥我都认识,你别乱来---”丁艳一边后退,一边报出胸毛他们的名字。

    “呸,你吓我,我还认识陈剥皮呢。”威哥不知是酒真多了,还是胆子大,愣了一下后,没有停留直接逼到丁艳面前。

    丁艳一看,不行,猛的抄起面前茶几上的烟灰缸。

    “别过来。”丁艳一手拿烟缸一边往后面退。

    绅哥说过,枪也打不死我,徐丽上次就跳楼了。

    “哧”丁艳很果断,很凶悍,一把推开窗户,就想从窗户外跳出去。

    谁知窗户一打开,却发现外面还有防盗窗。

    “臭三八。”威哥看到丁艳想跳楼,也是又惊又怒,冲过来一把抓住丁艳的头发,用力一拉。

    “啊”丁艳被他拉倒,往地上一按,按住手脚。

    丁艳想拿烟缸砸他,没有砸到,死劲的挣扎。

    “斌子,斌子。”

    “威哥。”外面有个大汉冲了进来。

    “倒杯水,把那迷幻药和春药一起放进去,灌她个逼。”

    “好。”斌子从口袋里拿出两袋药,边上倒了一杯,然后把药用硬币按成粉,扔进了水杯中。

    丁艳一边挣扎一边在看,心中又惊又惧。

    绅哥,绅哥,你快来啊。

    她的第一次还没有献给姜绅,这要让别人夺去了,丁艳宁愿死了算。

    “好,好,威哥。”

    “灌进去。”

    两个大汉,抓住丁艳的嘴,硬是把一杯水灌了进去。

    “哈哈,威哥你慢慢享受啊,现在的高中生真不得了,又嗑药又乱搞,哈哈哈。”斌仔出去了。

    “哈哈,小妹妹,呆会就是你上我了,不是我上你,哈哈哈。”威哥放手,大笑着站了起来。

    “呕”丁艳伸手进喉咙里,死劲的扣,怎么扣都没有用。

    “你死定了,绅哥不会放过你的。”丁艳觉的双眼越来越睁不开,全身火热,药力上来的很快,不知他们放了多少药进去。

    “呕---啊---”丁艳在沙发上翻滚,神智越来越不清楚。

    威哥就在边上看着,十秒,二十秒。

    半分钟不到,丁艳软绵绵的躺在沙发上,不停的发出阵阵低吟。

    她的手甚至开始在脱自己的衣服,她的双眼几乎微弱无光。

    “叭叭”威哥上去,轻轻拍了丁艳脸上几下:“成了,成了。”

    他站了起来:“谦少,可以上了。”

    “吗的。”姜谦站了起来,‘呸’嘴里一口血吐出来。

    “下手真他吗重。”

    “嘿嘿。”威哥摸摸头:“不是谦少说要逼真一点,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不过说真的,这种妞,直接上了就是,干嘛这么麻烦?谦少,你今天又流血又被打,这本钱下的太大了。”

    “你懂个屁。”姜谦开始脱衣服:“现在麻烦是为了将来没麻烦,你这种粗人,和你说了也不懂。”

    “那是,那是,我们那能和谦少比。”吗的,你爽了,黑锅我来背,不过,五十万背这个黑锅我也真是愿意,哈哈哈,威哥原来收了姜谦五十万。

    “拿手机出来,帮我拍下来,将来让那野种看看,我是怎么玩她的女人。”

    “好喽。”威哥拿出手机。

    姜谦走上去,嘶,几下功夫就把丁艳脱的只穿着棉毛杉。

    “啧,这身材,他吗的,怎么能偏宜那野种。”姜谦扑了上去。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