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2454.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一十章 徐姐教的
    第一百一十章 徐姐教的

    就在姜谦准备强上的时候,外面突然吵了起来。

    “威哥,威哥,有人打过来了。”门口斌子惊叫道。

    “什么?”晦气,就差一点点啊。

    姜谦看着丁艳在沙发上婉转低吟,真想不顾三七二十一,先插进去再说。

    不过,他是个很冷静的人。

    连忙穿上衣服。

    一边穿一边道:“打我---”

    “啊---”威哥愣了下。

    “打我,快打我啊。”姜谦今天准备的很充分,衣服穿的很少,裤子鞋子穿上去后,外衣都来不及穿先往威哥身上一扑。

    “别乱来,你别乱来。”姜谦和威哥纠缠在一起。

    “小子,你滚开。”威哥也装腔作势。

    两人在包厢里的地上滚了几下,推倒一张茶几,一分钟不到,砰,大门被人撞开了。

    “啊”斌子抱着头在地上滚,被人一路打了进来。

    “嫂子,嫂子。”焦皮和黑鬼带着几个小弟气势汹汹杀了进来。

    一看丁艳那样子,又惊又怒。

    “疯狗威,你好大的胆子。”焦皮也认识威哥,辽西人,外地人在东宁市,辽西最有名,很能打,做混混的多,疯狗威就是其中一批,这些辽西人,基本跟着以前的东宁四虎,也有一些的,但是势力比较小。

    疯狗威就是的。

    “误会,误会,我不知道啊。”威哥也装,这是姜谦早就和他说好的:“我以为是这里的公主--”

    他话没说完,焦皮手边没东西,直接拿起手上的手机,砰,砸在威哥的头上。

    “啊---”威哥倒地。

    众人上去一顿拳脚。

    “行了,先把嫂子接走,疯狗威这杂种,等绅哥出来找他。”黑鬼可怜的目光看了下威哥。

    姜绅叫他们别惹事,所以他们很少惹事。

    但是你惹了绅哥,疯狂威,恐怕你要变成死狗威了。

    这次是姜绅在进警局被收掉手机之前,发了个短息给胸毛,叫他派人保护一下丁艳,果然起到了作用。

    黑鬼走上去一看:“你是谁?”

    “我是她同学,我们一起来过生日的。”

    “草你,滚。”黑鬼一看这姜谦油头粉面的就不喜欢,这是我们嫂子,你过你吗的生日,不过看你有点像保护嫂子的样子,不和你计较。

    “找个女的来。”黑鬼叫来两个公主,一左一右夹着丁艳就下楼了。

    几个人来的快,走的也快,很快把丁艳带走了。

    “吗的,晦气,就差一点点。”姜谦那个怒啊,刚刚在丁艳、宋乐巧面前那斯文有礼,说话风趣的姜谦完全不见,满脸都是凶恨之色。

    再晚上五分钟,让老子插进去,哪怕做不完,姜绅这绿帽子也戴定了,我草。姜谦怒火中烧。

    “谦少,他们说的绅哥是那个啊?不会是最近很名的杀手绅吧?”威哥在那里吓的发抖。

    “什么杀手绅?”姜谦瞪了他一眼。

    “你不知道,最近道上传言,有个绅哥很凶残的,大家背后叫他杀手绅。”

    “这野种,真是不入流,好好的学不上,做混子。”姜谦怒骂。

    “吗的,真是杀手绅的话,我要跑路了。”威哥觉的全身是汗。

    他做之前,不知道丁艳是谁的马子,只以为姜谦想上她而已。

    丁艳后来说胸毛哥什么的,他也以为丁艳是吓唬人的,没想到,竟然是真的。

    “跑就跑,那笔钱还不够你跑路。”姜谦摇摇头,恨其不争气,转身离开了包厢。

    再说姜绅。

    晚上在警局被折腾了半晚,最后爽了一下,打了四个耳光,得意的离开警局。

    这才发现自己手机上面好多电话没接。

    “什么,丁艳被人下了药,差点被强上了,我草。”姜绅一看焦皮的信息留言,差点就一拳把警察局给打扫了。

    好歹他还记着这里是地球,硬生生的忍住。

    “快,去华天宾馆。”

    张律师驱车,飞快把姜绅送到华天宾馆。

    “绅哥,对不起,都怪我们。”黑鬼和焦皮一见姜绅就吓的差点跪下来。

    今天胸毛叫他们两人保护丁艳,两人怕被丁艳看到,跟的远了,后来开了一个包厢在丁艳包厢边上,一人叫了一个公主,摸的正爽,差点忘了这事。

    还好丁艳保住了,要是被人侮辱,两人死的心都有了。

    “不关你们的事,她人呢?”

    “本来我们想把她放在六零八,但是六零八有个---嫂子好像在等你了。”黑鬼脸色古怪。

    “所以我们把她放在六零九。”

    六零八是姜绅和方柔开过房,后来被姜绅当常包房了。

    方柔来了?在等我?

    姜绅一头两个大。

    “行了,我知道。”姜绅向六零九而去。

    “她人怎么样?”

    “被灌了迷幻药和春药,我们想送医院,想到绅哥你有本事,所以没有送,我叫人不停的灌她水喝,应该没事。”

    以姜绅的本事,上次洋洋都那样了,后来还活蹦乱跳的,所以他们没有把丁艳送医院。

    “嗯。”姜绅路过六零八,神念一动,方柔那傻丫头正在里面上网,穿插着睡衣在等姜绅,而且不停的在看手机,不知在想什么。

    都快晚上九点了,姜绅心中有点愧疚,但要先救丁艳。

    六零九里,两个女的坐在丁艳身边,丁艳躺在床上,脸上表情或喜或悲,一看就是神智不怎么清醒,不停的用手抚摸自己。

    “你们出去。”焦皮说了一声,众人齐齐退了出去。

    姜绅一看丁艳这样子,心中就是一酸。

    从小到大,丁艳没有享受过父母的关怀,好不容易在自己的帮助下,家里情况好转一点,今天差点被人凑辱。

    如果今天被人成功,以丁艳的个性,姜绅想都不用想,她肯定会自杀。

    太危险了,再也不能让这种事情发生。

    “丁艳。”姜绅走过去,双手一按,仙气涌入她的体内。

    不到一分钟,姜绅就用神通驱散了丁艳体内的各种药力。

    一直昏昏沉沉的丁艳睁开了眼睛。

    “绅哥,绅哥---呜呜呜---你终于来了。”

    “对不起,对不起,我发誓,以后再也不会发生这种事。”姜绅紧紧的抱着丁艳。

    两人紧紧相捅,都感到彼此不能分开。

    “我不怕,我不怕,我知道,绅哥你一定会来的。”丁艳又是哭,又是笑,笑中带泪,满眼都是泪花。

    丁艳很累,被姜绅抱着,就觉的自己是世上最安全的一个人,全身放松,哭着笑着,竟然睡着了。

    姜绅轻轻放下丁艳,坐在床边,注视着她的小脸。

    疯狗威?你死定了。

    以姜绅的个性,现在就要出去找疯狗威,不过今天晚上他还有许多事。

    “喂,黑鬼,叫人盯着疯狗威,别让他跑了。”

    “我知道了,我已经派人盯着他,这小子可能想跑路,要不要拦下来?”

    “没事,让他跑,盯着他先。”

    “是。”

    挂完电话没一分钟。

    嘟呜,手机上面来一个短信。

    是方柔的。

    她七点来了宾馆,等到快九点了。

    一直想打电话,又怕打扰姜绅。

    “你们完了吗?”方柔发来一句话,带着一个甜甜的笑脸。

    哎,姜绅也突然发现,女人太多也不好。

    方柔要是凶凶他,他还心里好受一点,现在很温柔的问他,他倒有点不好意思。

    他还没想好怎么回。

    又一个短信发了过来。

    “我先睡了,今天就睡这里,你明天带个早饭我吃吃好吗?我想吃萝卜丝烧饼。”方柔又发了一个笑脸。

    她也很聪明,姜绅这么晚还没来,肯定有事,索性不要崔他,自己先睡吧。

    “好的,明天早上见。”姜绅只好回了一个。

    “真的有事啊?”隔壁方柔脸上好失望,不过她相信姜绅,不回来,肯定是有比约会自己更重要的事。

    一个晚上,姜绅就坐在丁艳的床边,静静的看着她。

    纵然他是神仙,纵然他平时不需要睡觉,但是因为心情不好,到了早上五点多,像是被催眠一样,昏昏沉沉的睡着了。

    早上六点钟。

    睡梦中的姜绅突然惊醒。

    “唔”他感觉到一张很温柔很温柔的小嘴在亲吻自己。

    睁开眼睛一看。

    丁艳比方柔更笨拙的在自己的身上。

    “绅哥,你要了我吧,我怕,我好怕。”丁艳娇红着脸。

    她不怕再遇到这种事,她怕第一次不是给的姜绅。

    她很大胆,很笨拙的在亲吻姜绅,同时一手在脱姜绅的裤子。

    “丁艳---别----”姜绅有种自己是称虚而入的感觉。

    没等他反应过来,丁艳的小手已经掏出了小姜绅。

    接着就见她脸色红红,小脑袋突然往下一移。

    嘶,姜绅感觉到下面被一片很温暖很灵活很舒服的紧紧的包围住。

    “你---你跟谁学来的?”姜绅又好笑又好气,丁艳根本不懂,隐隐还用牙齿触摸到了姜绅,换成是一般的男人早就叫痛了。

    丁艳吞了几下,吐了出来:“徐姐教的,她说你最喜欢这个。”

    “我草,这个她也和你说---嘶----啊,你牙齿别碰到我啊,就和吃冰棍一样,对,对,用舌头---”

    房间里的两人很快就纠缠到了一起。

    痛苦声,娇喘声,各种叭叭声在房中久久不息。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