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2456.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一十一章 长兄如父
    第一百一十一章 长兄如父

    早上六点半。

    六零九的姜绅和丁艳同时走了出来。

    “我先去学校了,你今天上学吗?”丁艳已经习惯姜绅旷课了,偏偏班主任到现在还没开除他。

    “我呆会去,我叫焦皮送你。”

    “嗯,拜拜。”丁艳扑上来,抱着姜绅深深一吻。

    目送丁艳离开。

    姜绅摄手摄脚打开了方柔的房门。

    方柔在熟睡。

    姜绅衣服都没脱轻轻往方柔边上躺了下去。

    “来了。”方柔睡眼惺惺的张开眼:“我的烧饼呢。”

    “马上有人送来。”姜绅抱着她,想睡一会。我容易吗,刚刚那边大战了一个半小时,又要到这边来。

    “那我先吃会油条,嘻嘻。”刚刚还睡惺惺的方柔突然嘻嘻一笑,爬起身来,钻到了姜绅的下面。

    “我的天啊。”姜绅苦笑。

    对于姜绅来说,别说两个女人,十个女人一起上他都没有问题,因为他是神。

    但是,他自己有点不好意思,刚刚丁艳吃完了,又让方柔吃。

    好吧,谁叫我的油条又大又好吃。

    姜绅再次奋战起来。

    这一战他没有打完,用了半小时就让方柔几次死去活来,软倒在床,几乎不能动弹,他都没有出来,俩人洗洗之后就起床了。

    一个要上班,一个要上学。

    俩人都有意犹未尽的感觉。

    “我姐又好几个信息和电话?”

    “她是担心你呢,你现在胆大了,动不动敢睡在外面。”

    “我说我谈男朋友了,她自然没办法。”

    “---那什么时候带我去见见你姐姐。”

    “这不行,起码等你高中毕业,谁叫你太小了,哈哈哈。”

    “我小吗,我哪里小了,有人刚刚还说很大,吃不下去的?”

    “呸,呸。”

    两人打情骂俏,起床吃早饭。

    门外果然还放着烧饼和稀饭。

    吃过饭后,两人吻别,姜绅去学校,方柔去上班。

    到中午放学的时候。

    洋洋打了电话过来。

    “绅哥,疯狗威逃出东宁了,不过没回家,躲到‘宜丁’去了。”

    宜丁市属于东宁省‘锦阳市’,是锦阳市下面的县级市,与东宁八区之一的‘业兴区’紧紧相邻。

    开车的话,一个半小时就可以到宜丁。

    “盯住了?”

    “盯住了,那边有个辽西人,叫‘贵哥’,混的很好,在宜丁的地位,相当于陈剥皮、爆标在东宁的地位,他算是投了老乡,想让贵哥罩着他。”

    “行,我知道了,你们先盯着他,让他再爽几天,我周未去找他。”姜绅想中午去的,太远了,来回三小时,又要旷课才行。

    所以,还不如等到周未去,反正姜绅也不怕他跑了。

    他中午正好去见一个人。

    中午一放学,姜谦就往学校外去。

    走出去一百多米后,一辆奥迪a6出现在他的面前。

    这不是他家里的车,这是一个姨夫的车。

    他这姨夫姓钟,娶的老婆是他妈唐海蓉的堂妹,也是唐家最有钱的一个女人。

    据说东宁省很多公路、铁路都是这姨夫在做。

    这姨夫和他姜丰民走的很近,为了拍马屁,以公司名议派了一辆奥迪车给姜谦。

    姜谦平时很少用,但是因为昨天的事,他今天就让别人来接他,随车的还有两个保镖。

    “姜谦”就在姜谦弯腰上车的时候,身后有人叫住了他。

    姜谦回头,愣了一下。

    因为他好像看到了年轻时的姜丰民。

    别人也许认不出,但是姜谦却能看出两人的相似处。

    野种?他心中微微一震。

    “谦少。”两个保镖走了上来。

    “没事,我一个同学。”姜谦挥手示意一下,大大方方走了过来。

    “你好,请问你是?”姜谦习惯性很善意的笑容露了出来,还伸出一只手。

    “叭”姜绅直接伸手一个耳光,当场打的姜谦连退数步。

    我草,两个保镖马上冲了过来。

    “没事,没事,误会,误会。”姜谦竟然还在笑,他捂着脸,喝令保镖后退。

    不过这时他的心里却在怒火涛天。

    从小到大,他姜谦什么时候被人打过?

    就算是他父母都溺爱无比,从来没有打过他,但是今天,竟然被一个野种打了。

    “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姜谦脸上还是笑容,不过这笑容看起来非常假。

    “你自己做过什么事,自己清楚。”姜绅冷冷的盯着他,几乎就想一巴掌把他拍死在当场。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姜谦当然不承认:“我和她也是同学,昨天的事,换成任何人都会站出来,不过,我难道不能自由恋爱?”

    “追女孩,是要靠本事的,如果你觉的不行,只要你说,我绝对不会去见丁艳。”姜谦激将姜绅。

    这是他聪明的地方,昨天这种场面,就算最后失败,姜绅也只会以为,他想泡丁艳。

    “本事?”姜绅冷笑:“你除了是姜丰民的儿子,你那里比的上我?论泡妞?打架?比钱多?还论身高?”

    “更何况,长兄如父,我做父亲的,打你一个耳光算什么?”

    姜绅的话让姜谦几乎发狂。

    这是裸的挑衅和讽剌。

    野种就是野种,说话真是没文化,姜谦心中愤怒,表面却在笑:“我不想和你争,我也很同情你,希望我们有一天,能坐在一起---”

    “呵呵”姜绅摇头:“我和你最大的不同是,我讨厌一个人,我一定会说出来,你不觉你装的很辛苦?也许,有人心里在骂别人野种,却要脸上装出笑容。”

    姜谦全身一震,满眼不可思议,王八蛋,你怎么知道我心里想什么。

    他想装的很友善,但是姜绅步步逼人。

    姜绅突然一步跨上,用手拎起姜谦的衣领:“你听清楚了,我只给你一次机会,要不是你是姜丰民的儿子,现在你就是一个死人,以后你再敢打我身边人的注意,我发誓,一定会让你家破人亡。”

    嘶,饶是姜谦心理素质算好的了,听到姜绅这么裸的狠话,也是吓的一头冷汗。

    姜绅说完,转身离去。

    他听丁艳说了昨天的事情,虽然他不敢肯定是姜谦策划的,但是他知道,姜谦这是想泡丁艳。

    敢泡我女人?姜丰民要不是你爸,你已经化成灰灰了。

    有人妄想用伤害姜绅身边人来打击姜绅,这是姜绅最不能容忍的。

    “野种,野种。”姜谦看着姜绅转身离去,胸中的怒火,足以烧灭一个宇宙。

    难怪我妈这么讨厌你,你果然没素质,小混混,野种就是野种,没有教养的人说话才会这么粗爆。

    你等着,终有一天,我要把你踩在脚下。

    姜谦咬了咬牙,转身上了自己的车。

    而不远处,丁艳俏生生的站在校门口,等着和姜绅一起回家。

    中午回家吃饭,初尝滋味的丁艳,吃饭的时候还不停用水汪汪的大眼睛在看姜绅。

    做为过来人,徐丽一看丁艳这两天的表现就明白了,她心中也不知是什么感觉,又是替他们高兴,又有点失落。

    “我先回酒店,有点事,丁艳,你负责洗下碗,小姜你帮丁艳一起。”徐丽留给两人独自的空间。

    “绅哥。”丁艳觉的有点不好意思。

    “徐姐会不会生气?”丁艳有点弱弱的口气。

    “傻丫头,徐姐都亲自教你了,怎么会生气。”姜绅笑着。

    “呸---徐姐说,是你逼着她的,是你太坏了。”丁艳眨了眨眼睛:“要不,你打个电话,把她叫回来吧?”

    嘶,姜绅一听,小姜绅昂然而起,你说什么,双飞?

    额,每个男人的梦想啊,不过徐姐现在还不能那个啥。

    丁艳看到姜绅的变化,脸一下变的通红:“你在想什么啊,我说你电话叫她回来休息一下再去上班。”

    “切。”姜绅挥挥手:“你去洗碗吧,我要去睡觉了。”

    “我也要去睡觉,睡起来再洗。”丁艳小脸红扑扑,配上她的小酒涡,非常的可爱。

    “那你想睡那里?”姜绅故意道。

    “你睡那,我就睡那。”丁艳毫不犹豫。

    “那就在这里睡好了。哈哈哈。”姜绅一把抱起丁艳。

    徐丽这时可没这么开心。

    她打的前往医院。

    前几天突然上班时头有点晕,而且好好的鼻子开始出血。

    徐丽不知道怎么回事,所以就去医院做了个检查,今天是拿检查的日子,她有点担心。

    如果我有事,双儿怎么办?

    双儿还小,小姜都没结婚,让他一个十岁的男孩子带着双儿一起长大,将来小姜怎么结婚?

    所以徐丽才会教丁艳。

    从她内心来看,丁艳是最适合跟姜绅的。

    千万不要有事,千万不要有事。

    徐丽不是怕死,怕死了之后没有人照顾双儿,怕为难姜绅,要姜绅去照顾双儿。

    十几分钟后,徐丽来到医院。

    “徐女士----”脑科专家杨医生拿着徐丽的头部拍片,脸色郑重。

    他看着徐丽漂亮的脸,内心非常宛惜,欲言又止。

    这么漂亮的女人,真是可惜了。

    “怎么了,杨医生直接说就是了,我只有一个女儿,没有其他亲人了。”徐丽心一沉。

    “你看看。”杨医生指了指片上:“这里有一个肿瘤,非常巨大,是我见过最大的一个,而且----而且是恶性的肿瘤,他会不停的扩散,侵蚀你的脑细胞---哎,发现的太晚了---”

    “还有多久?”徐丽咬着嘴唇,脸色发白,但是很镇定的问他。

    “最多一个月,可以试着手术,但是成功率非常之低,你可以考虑一下,是手术,还是?---”还是好好活这一个月。

    “谢谢你杨医生,我知道了。”徐丽拿过自己的片子,默默的转身而去。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