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2458.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一十二章 没有人可以不服
    第一百一十二章 没有人可以不服

    周六。

    远离东宁数百里的宜丁市里。

    姜绅的车子缓缓开在市区,他从城东区到这里,走了高速还开了一个多小时,现在正在街头上寻上目标。

    宜丁市紧靠东宁市,占了省会城市的光,这几年发展也是越来越好,并且是整个锦阳市最好的属区(县级市)。

    地方发展的好,证明这地方老板多。

    老板一多,各种杂七杂八的事也就多。

    这时辽西人的作用就显示出来了。

    辽西省在华国算是中等偏下,经济不是很好,但辽西人凶悍,能吃苦,会打架,所以很多辽西人出去之后,因为能打,都在当地站稳了脚。

    当年宜丁市有一个做运输的老板先养了一批辽西人,又当司机又当打手,为他打下一片江山,后来大家纷纷仿效,经过十几年的发展,现在辽西人在宜丁也是越来越有名,越来越有势力。

    如今最有名的,叫‘贵哥’,听说当年带着四个亲兄弟一起过来打江山的,当过苦力,挖过地基,最苦的时候,还去浴室擦过背。

    但是后来帮一个老板做了件事,一举成名,然后开始聚集老乡,帮助老板,经过近十年的发展,现在宜丁市里首屈一指的大人物。

    不过这十年,他损失也很大的,四个亲兄弟,死了三个,现在就只有他和一个弟弟还在。

    如今这宜丁城,一大半的娱乐场所,都是贵哥开的,不是贵哥开的,都要请贵哥罩,不让贵哥罩的,一定开不长。

    胸毛的人跟到这里,看好了疯狗威的住址后,也没敢停留太久,听姜绅的指示马上就回去了。

    所以姜绅到了这里,也不知道疯狂威还在不在,不过他不怕,只要知道贵哥见过疯狗威,他就放心了。

    跑的了和尚,跑的了庙?我找小贵子问一下就行了。

    很快,根据车上gps的指引,姜绅来到‘富贵天堂’。

    这是一个巨大的娱乐城,和姜绅的金鼎娱乐城相似,不过明显比姜绅金鼎还要大一点。

    东宁市虽大,有四虎,当年大华哥其实也就在城东区牛逼一点,人家贵哥在宜丁市是首屈一指的大哥。

    县级市再小,那也比区大啊。

    姜绅车停在富贵天堂,下车,然后就走了进去。

    “老板,洗澡还是住宿?”门口有个男服务生率先走了过来,先试探着问。

    娱乐城有各种娱乐,但是去ktv和游戏机的很少走正门。

    “我找郑则贵,帮我通知他。”

    “郑则贵?”服务生目瞪口呆:“我们这里好像没这个人?”

    看见姜绅径自往里走去,服务生连忙追了进去:“老板,老板,你等下---”

    “什么事?”一个男子带着两个保安正好经过。

    “齐经理,这位老板要找郑则贵,我说我们这里没这个人。”

    “你----”那齐经理脸色一变,上下打量了姜绅一眼:“你找贵哥?”

    嘶,服务生也脸色大变,郑则贵就是贵哥的名字?

    “你叫什么名字,你是谁?”齐经理看看姜绅的表情,长像,脑海中突然响起一个奇怪的念头,吗的,不会是贵哥在外面的私生子吧?

    还是他的亲生儿子?听说贵哥当所抛家弃子从辽西出来的啊?

    “我叫姜绅,东宁市来的,你帮我告诉郑则贵,我来找疯狗威,把他交出来就没事了。”

    “尼玛。”齐经理这下听清楚了。

    东宁市来的人,向贵哥要人。你太吗还能再嚣张一点吗,我们这是宜丁市。

    但是有句话说的好,不是猛龙不过江,齐经理也很有头脑,闻言之后,心中虽然大怒,脸上满脸笑容:“好的,您请坐,我打个电话看看贵哥在不在。”

    电话一打,齐经理笑吟吟挥挥手:“请,绅哥,请跟我来。”

    姜绅跟着上楼。

    这娱乐城有七楼,一路电梯直上。

    几分钟后,姜绅来到一个一百多平方的办公室。

    办公室很大,但是办公用品不多,倒是各种健身器材堆了半个办公室,一看这办公室的主人就是经常锻炼身体的人。

    “哈哈哈哈,东宁绅哥是吧,久仰大名啊,哎,好多年没有人叫过我郑则贵了,我自己都差点忘了我叫郑则贵?”

    一个四十多岁的精壮大汉,上半身只穿着背心,露出一身结实的肌肉,大笑着从他的办公桌往姜绅走来。

    “坐,坐,给绅哥泡茶。”

    姜绅往边上的沙发上一坐,抬眼看看四方,有几个青年在健身器材那里锻炼,一个个都是肌肉满身,郑则贵身后站了两个人,姜绅这沙发边上也有两个人。

    整个房里,精壮男子就有七个。

    齐经理泡了杯茶,慢慢退了出去,把门关上。

    郑则贵坐在姜绅沙发对面,一双眼睛炯炯有神的盯着姜绅。

    虽然离东宁几百里,不过到了他们这层次,也都会有所耳闻,加上以前东宁四虎,几乎个个都和他有生意的来往或合作,姜绅的名字他还是知道的。

    “来人,去叫疯狗威出来。”

    一个青年马上转身,不一会儿,当天的疯狗威战战兢兢从大门进来。

    “贵哥。”

    “绅哥。”

    疯狗威看姜绅这么年轻,也是微微吃惊。

    江湖传闻总是传闻,亲眼见到,那才恐怖,更恐怖的是,他竟然一个人追到宜丁来了。

    “绅哥,你们的事,我也听说了,老实说,疯狗威这混蛋的确做的不对,欺负女学生算什么本事,我都狠不能把他阉掉,不过---”他前面的话说的姜绅还算满意,但是语气一转,又道:“疯狗威和我是一个村子出来的,当年我到宜丁,他到东宁,他运气不好,混的没我这样,不过,终究也算是兄弟。”

    “绅哥的大名,这几天也是如雷贯耳,我就托大,做个和事佬。”贵哥说话的时候,指手划脚,意气风发,一看就是平时指挥贯了人。

    说到最后,叭,叭,两叠钱放到姜绅面前的茶几上。

    “听说那女生也没什么事,这里十万块,算是给她的压惊费,我再让疯狗威向绅哥递个茶,赔个罪,这件事就一笔勾消,然后我带绅哥在我们宜丁市玩上两天,哈哈哈,绅哥,你看怎么样?”

    贵哥说完,自己也是哈哈大笑。

    说实话,以他的身份地位,今天肯这样和姜绅说话,已经算是最近几年少有的事情。

    要不是他之前打过电话,问过陈剥皮、爆标几个人,什么绅哥降哥的,他连见都没功夫见,早派人打断了腿扔出去了。

    我今天这态度,就算爆标和陈剥皮两人来了,都要惊叹,有够诚意吧?

    贵哥觉的自己态度很端正,也很给姜绅面子,接下来就看姜绅给不给自己面子。

    给我面子那就算了,要是不给我面子?

    哼哼,都说你能打,但是今天在我地盘,就你一毛还没长齐的小子,我倒要看你有多能打。

    贵哥眼中精光闪动,等着姜绅回话。

    姜绅静静的听完了他的话,第一句话就要笑死一大批人:“东宁市谁不知道我姜绅,最喜欢以德服人,以理服人,我这个人,也是很讲道理的。”

    你他吗和我一样是个混混,你也有德?贵哥冷笑,却没有反驳:“是,出来混,就要以德服人,现在这社会,法制社会,拳头大有什么用,再大大的过法?对吧。”

    “贵哥说的好,这样吧。”姜绅轻轻一推,把那十万块推了回去。

    然后从怀中一摸,叭叭扔出四十万堆到了桌上。

    我草,这小王八蛋身上带这么多钱?

    众人俱是看的目瞪口呆。

    “十万块我不要了,这里有四十万,让疯狗威把他女儿给我玩一下,我听说他女儿也在上高中。”

    “------”寂静,全场一片寂静。

    虽然害怕,但是疯狗威也是听的怒火涛天,要不是现在在贵哥的地盘,疯狗威都要上去和姜绅拼命了。

    “姜绅。”贵哥直接报名字,声音冷冷的道:“人家可没上到你女人?”

    “你是白痴啊,别人砍你一刀,你难道也砍别人一刀,最少要砍他一百刀。”姜绅语气十分嚣张:“我玩他女儿是为了平息我的怒火,真要一笔沟消,连你贵哥的女人也要加上才够。”

    嚣张,真是嚣张。

    “你吗的,你说什么?”贵哥的弟弟就在贵哥身后,听到姜绅想上他大嫂,怒火涛天,直接就从后面冲了上来。

    姜绅坐在沙发上,眼看贵哥的弟弟冲到面前,突然一脚:“我说玩你女人。”

    叭,贵哥弟弟一个狗吃屎,摔到姜绅的脚下,刚要抬头,姜绅一脚踩了下去,他的身上好像有千斤重山,无论怎么动都抬不起头。

    “砰”贵哥一拍桌子,包括那边锻练的人同时冲了过来。

    “等下。”贵哥伸手拦住,指着姜绅:“姜绅,你别太嚣张,我给你面子,你自己不要,你以为这里是东宁?”

    “在不在东宁,都是一样,我姜绅要服人,没有人可以不服?”姜绅的话,深深剌激着贵哥。

    这小子凭什么有恃无恐?

    他眼珠转了几个来回,也没想到姜绅凭什么。

    这里都是他的人,把姜绅围的和铁桶一样,你他吗再能打,打的过枪?

    “叭”贵哥从腰里摸出一把枪来往桌上一摔。

    “疯狗威就在这里,今天我保定他了,你动动看。”贵哥做的是暗号。

    边上有人已经偷偷的摸出一把枪来,随时准备先给姜绅一枪。

    姜绅笑了:“那么你也要倒霉了?”

    “放你吗的屁--”边一个小弟,手上还拿着一个哑铃,手臂肌肉像面包一样吓人。

    “你什么狗东西----”姜绅猛的一伸手,桌上一叠钱被他抓的扔了出去。

    砰,砸到那拿哑铃的脸上,血花一片,惨叫连连。

    “我草。”太嚣张了,拿枪的早就忍不住了,往前一站,抬起手对着姜绅一扣板机。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