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2460.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一十三章 没见过这么能打的
    第一百一十三章 没见过这么能打的

    卡。

    那人呆住了,关键时候卡膛?

    “弄他。”贵哥向后退了一步,一声厉喝。

    七八条汉子冲了进来,门外砰,大门开了,几十人拿着砍刀,铁棍冲向姜绅。

    你吗的有多能打?比奥特曼还能打?

    贵哥见过最能打的,也就是在街头一人单挑四个人,打倒四个,自己也被打的重伤。

    至于一个打十个,打十几个的,那是电视里电影里才有的,小说里写写也是吓唬人的,他今天埋伏了五十多人,个个都是猛男壮汉,我看你有多能打。

    但是很快,他就知道姜绅有多能打了。

    砰,砰,砰。

    “啊”“啊”

    场上惨叫连连,血花纷飞。

    贵哥都看不清姜绅的动作,就见自己的手下,一个个的飞了出去。

    谁一靠近姜绅,立马刀飞人倒,五十多个壮汉,两分钟不到,全部倒地,一个个在那惨叫着爬不起来。

    我日,疯狗威看一身冷汗。

    贵哥看的吐血三升。

    见过能打的,没见过这么能打的,这是他吗比奥特曼还能打啊。

    空穴不来风,传言果然是真的。

    这一刻,贵哥有点后悔了。

    不过,如今他箭在弦上,已经不能不发,现在后悔,得罪了姜绅,也寒了兄弟们的心。

    “草你吗的。”贵哥眼看姜绅打倒最后一个,拎起桌子上的枪。

    卡,又卡膛了。

    “嗖”一个手机砸到了贵哥的头上。

    这是姜绅从地上捡到的,不知那个混混掉的,一下砸在贵哥头上,扑哧,贵哥头破血流,眼前一片晕晕。

    等他再睁开眼来,定睛一看,自己不知何时已经到了楼顶。

    他和疯狗威,还有姜绅都在楼顶。

    四周就他们三个。

    “绅哥,绅哥,我知道错了,我错了,别,另这样。”贵哥一看形势不妙,那是痛哭流涕,痛心疾首。

    姜绅不理他,看向疯狗威。

    “不管我的事,我拿了谦少五十万,他让我弄的,而且是谦少想上,让我拍摄的,我们都没来的及上啊。”疯狗威也吓的半死。

    姜绅他是第一次看见,但是杀手绅的外号,在东宁谁人不知。

    原来是这样,姜绅似乎在意料之中。

    “你跳下去吧,自己跳,我也来拍一下。”姜绅拿出新买的手机。

    什么?叫我跳下去?疯狗威脸如土色:“绅哥,给条活命行不行,我们真没什么仇啊?”

    “和你这种人渣有什么仇不仇的,为了五十万你可以去搞女学生,要是丁艳不是我女人,要是丁艳是普通女生,白白被你们糟蹋了。”

    姜绅拿着手机对着他:“下午我才看过你老婆和女儿,尤其是女儿,很漂亮,你是自己跳,还是希望你女儿来看着你跳?”

    你狠,贵哥一听这话,也是亡魂出窍。

    终于知道姜绅为什么被叫做杀手绅了。

    冷血无情啊,连别人的女儿都搞。

    但是他并不知道,姜绅根本没有去看过,只是吓唬疯狗威的,他是让疯狗威尝尝这种感觉。

    你玩弄一个和你女儿一样大小的女孩时,心里就没有内疚过。

    “行了---”疯狗威脸色暗然:“绅哥,我服了,我错了,别为难我家人。”

    疯狗威是辽西人,辽西人以勇出名。

    他犹豫了几下,咬咬牙,老泪纵横,似乎想哭,又不想丢这个脸,然后向贵哥道:“贵哥,我对不起你。”

    疯狗威说完,准备转身。

    “等下。”姜绅叫住了他。

    疯狗威脸上露出一片狂喜,以为有了活路。

    “打个电话给你女儿和你老婆,告诉他们,你想不开,心情不好,要自杀。”姜绅又扔了一个手机给他,同样是刚才在下面捡贵哥小弟的。

    疯狗威哭丧着脸,你行,做事滴水不漏,我打了这个电话,警察也找不到他杀的证据了。

    疯狗威几乎是强忍着哭泣把这电话打完。

    然后转身一路跑到楼边,纵身一跃,跳了下去。

    姜绅全程拿手机拍着,“好家伙,有辽西人的血性。”姜绅脸上还挂着笑容。

    贵哥看着疯狗威在自己面前跳下楼,姜绅还谈笑自如,心中那个惊惧啊。

    尼玛的这么残忍,真是畜牲不如。却不想想他自己年轻也曾做过这种事情。

    “你呢,贵哥,你是自己跳,还是让我扔下去?”

    “别,绅哥,我真的错了,给我一次机会吧,我错了,我道歉---”贵哥不想死啊,他也没疯狗威血性,一个劲的求饶。

    “你错了?我转身一走,恐怕你又要跳起来。”姜绅手往后面一伸,手上出现一把枪,正是刚才贵哥用过的枪。

    “别---别啊----”贵哥眼泪鼻涕都要流出来。

    年轻的时候也没这么怕死,不过如今身娇肉贵,家大业大,反而怕死了。

    “砰”姜绅甩起来一枪,子弹擦着贵哥腿上过去,吓的贵哥哇哇大叫。

    “这一枪,是警告你,没这么大的头,别戴这么大的帽子,就凭,还在我面前保人?”

    “不敢了,我再也不敢了,我就是个屁,我那个资格在绅哥面前保人--”贵哥哭着叫着,不过他心中还是不服,老子拿到枪,一枪弄死你个比。

    却见姜绅一枪打完,把枪随手扔掉,扔在贵哥面前。

    “现在是警告你,以后怎么做人。”

    “---”贵哥目瞪口呆,看着自己面前的枪。

    什么意思?试探我?还有没有子弹?

    “拿起来,向我开枪。”姜绅勾勾手指。

    “绅哥,别开玩笑了。”贵哥苦笑。

    “我像开玩笑吗?只有该死的人我才会杀,你以为我是禽兽?我一向以德服人。”

    尼玛,你比禽兽还禽兽,贵哥心中那个委屈啊,你也叫以德服人,那我他吗是圣人了。

    “快点,你不开枪,老子打你了。”

    姜绅话没说完,就见贵哥眼中杀气一闪,飞快的拿起地上的枪。

    砰,砰,砰,一口气连发三枪。

    贵哥也是个人才,嘴上说不敢,其实早就盘算着怎么下手了。

    看到姜绅在说话,飞快拿枪,闪电射击。

    枪枪都是打姜绅的心脏,看的出他以前也是打过枪的。

    但是三枪一过,姜绅还是笑眯眯的在看着贵哥。

    贵哥双手颤抖,浑身颤抖。

    枪里还有子弹,但是他已经不敢打下去了。

    “绅哥,绅哥---呜呜---”贵哥哭了。

    他是害怕的哭。

    他现在知道姜绅为什么嚣张牛逼了。

    为什么奚城要跳河了,为什么爆标叫自己不要惹他了。

    这不是人啊,这是鬼啊,大白天见鬼啊。

    “知道以后怎么做了?”姜绅俯下身,拍拍他的头,像是在拍小孩子。

    “知道了,绅哥我知道了。”贵哥头点的和小鸡吃米一样。

    “今天我没来过,别忘了。”姜绅说完,贵哥抬头。

    整个楼顶已经看不见姜绅。

    我的吗呀,贵哥腿上只是破了一点皮,姜绅打的很有分寸,他拎起枪来,连忙下楼。

    楼下他的办公室前有好几个保安围在那里,堵住了门口,但是人心慌慌的。

    有的人说要报警,有的人说等贵哥。

    看到贵哥下去,众人一下子围了过来。

    “贵哥,贵哥你没事吧。”

    “要不要报警?”

    “疯狗威跳楼死了,下面已经有人报警了,警察可能过会要来。”

    “报你吗的,谁报的警。”贵哥大怒,快,都给老子把他们弄走。

    他办公室里躺了五十几个人呢,说来也奇怪。

    贵哥一下来,这些原本爬都爬不起的人,一个个都爬了起来。

    “贵哥,贵哥。”

    “你们都没事吧。”

    “没事,没事。”

    “行,快散了,警察来了,什么也不要说。”

    “疯狗威的事怎么办?”

    “让警察查好了,他自己跳楼的,我们都不知道,关我们屁事。”贵哥那个怒啊,要不是疯狗威把姜绅引来,老子会这么倒霉?

    这哪是杀手绅啊,这是阎王绅啊。

    贵哥也没想到,当时他这个想法,后来不知先被谁叫了起来。

    然后姜绅的外号从杀手绅,变成了阎王绅。

    江湖传言,‘阎王叫你三更死,没人敢留你到五更。’

    事后他还是打了个电话给姜绅。

    “绅哥,您还有几十万掉在我们这里,要不要我派人送过去,还是从银行汇过去?”贵哥小心翼翼的,姜绅留了四十万在,他还打算回个八十万给姜绅。

    “不用了,那是给疯狗威的安家费,这件事,他被人当枪使了,不怪他,逼死他,我也有点下不了手,不过,没办法,我要做给我女人看,你再加点,当他的安家费吧。”

    “绅哥真是好心,我替疯狗谢谢绅哥了。”贵哥笑眯眯挂完电话,脸色马上变了,尼玛,狗日的逼死人家还装好人,你也下不了手?你当时还拿手机拍呢,禽兽,禽兽。

    此时姜绅的车子开在回来的路上。

    从宜丁回东宁,即可以走高速,又可以不走高速。

    来的时候姜绅走的高速,现在回去他也不急,从高速下面沿着公路往回开。

    半小时后,车子出了宜丁,进入东宁八区之一的业兴区。

    他没有直接通过业兴区,从业兴区西边转个弯,开向东宁八区之一的东玉区。

    东玉区本来叫东玉市,是东宁市下面的县级市,后来撒市划区,划了一部分给业兴区,另一部份成了东玉区。

    东玉区成产‘东田玉’,有国内第二大的玉石市场和产玉基地,也是姜绅今天过来的主要原因。

    不过这里赌玉的人不是很多,这里是成品玉为主,贩卖各种玉首饰。

    为什么会这样?

    因为东田玉不是很值钱,所以没什么人赌玉,制成成品后,一个手镯不过两三千块,普通都是几千块左右,能有上万的东田玉,那是非常巨大的雕像,所以,东玉区没人赌玉,但是买卖玉成品的非常之多。

    其实很多年前就有人说东田玉就是一种石头,不知是人为还是什么原因,给炒到几千块钱一块,但是这种说法很快被权威‘专家’否认,然后正式定名东田玉,并且建造了一座玉石城,从而带动了当地东田玉的产业发展。

    姜绅到了东玉区,正是玉石上市的旺季。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