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2477.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二十三章 都傻眼了
    第一百二十三章 都傻眼了

    “乔姐,我从东城赶到这里,渴死我了,只有红酒吗,没有饮料?”姜绅喝完了,才要饮料。

    “没有,我们这里,只有酒,男人喝什么饮料。”汉奸头眼光一闪,边上一个女的连开了十瓶啤酒,一排儿放在桌上。

    姜绅这下看清楚了,茶几下面,足足五箱啤酒放在那里。

    “姜绅是吧,我先敬你。”暴发户拿起一瓶啤酒,咕咚咕咚率先吹了。

    他这是探路,看看姜绅酒量怎么样。

    “谢谢啦。”姜绅不客气,也拿起一瓶,喝了下去。

    “姜绅,我敬你。”汉奸头也来了。

    姜绅来者不拒,刚坐下不到一分钟,两对狗男女,四个人,一人一瓶,敬了姜绅四次,逼着姜绅吹了四瓶。

    他们今天要的啤酒,都是特意要的,不是ktv特有的小瓶,是外面那种大瓶,度数也高。

    姜绅四瓶下去,脸上已经一是片潮红。

    “姜绅,你少喝点。”乔菲雪不知道姜绅酒量怎么样,一看他为自己挡架,拼命喝酒,心中也感动着。

    李墨一看乔菲雪关心姜绅,心中更是妒火中烧,这小子谁啊,看着毛都没长齐,我这海归mba,还不如他?

    他倒了杯红酒,又站起来替姜绅倒红酒。

    “人家说喝酒不能喝混的,看姜绅你的酒量,真是好,红酒没问题吧?”他一边假猩猩的说,一边照样替他倒。

    “红酒?洋酒都没有问题,哈哈哈。”姜绅当然是又和他干了一杯红酒。

    坐下不到一分钟,姜绅连喝四瓶啤酒,两杯红酒,众人都不是敢小看他了。

    李少马上就笑问道:“姜绅是什么的?这么好的酒量。”

    “学生,他是我一个同学的学生。”乔菲雪笑道:“我一个同学是他班上的老师。”

    “-----”草,三个男的一听姜绅还是个高中生,差点一口血吐出来,知道你小,没想到你这么小。

    “令父亲是?”李墨这类人,觉的和自己能坐在一起的,不是处长的儿女,就应该是区长的女儿。

    他估计姜绅的家里也是城东区的区领导什么的。

    “我爸妈都死了,家里就我一个。”姜绅说爸妈死了,眼皮都不眨一下,好像说的很正常一样。

    什么,即不是官二代,又不是富二代,吗的,乔菲雪你叫个人来耍我?

    李墨一听明白了,也许不是乔菲雪的朋友,是她找来代酒的。

    难怪刚才见她在发短消息。

    臭三八,给脸不要脸,找个代酒的就有用了,今天不上了你,我不叫李墨。

    却在这时,姜绅也问他了。

    “李墨你在那高就啊。”

    他直接叫李墨名字,让李墨那边三个男的都是皱起眉来,李少的名字也是你叫的?不过他们都叫姜绅名字,人家叫他名字也没办法,又不能发火。

    “不敢,这是我名片,请多指教。”李墨得意的掏出一张名片。

    “华国石油工程建设公司,采购管理部二科副主任。”

    “两桶油的啊。”姜绅惊讶道。

    算你识货,李墨得意之极。

    京城石油工程建设公司,隶属于华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是集团公司专门从事石油工程设计、制造、施工和工程总承包的专业公司,现已发展成为集团公司在国内外石油工程建设领域最具代表性的公司。

    身为采购管理部的李墨,可谓身居要职,虽然只是小小的科级干部,但是每年求他的人,厅处级干部多如牛毛。

    “李少的父亲,是你们东宁市的财政局长。”汗奸头说话的表情,好像他爸是局长一样骄傲。

    李墨一听,装腔作势的摇头:“都是为人民服务,小局长而已。”脸上那是掩饰不住的得意。

    “来,兄弟,到我这来,我们再喝两杯。”暴发户拍拍身边的位子,用眼光示意姜绅过来。

    众人已经把李墨的身份挑明了,你一个高中生,还是爸妈都死了的孤儿,敢和局长儿子过不去?老实一点坐过来吧。

    姜绅没理他。

    姜绅竟然当没看见,转过头看了看乔菲雪:“你没事吧,好像喝了点酒?”

    我草,当我说话是放屁?暴发户差点就想跳起来。

    “我没事,就是头有点晕,一会就好了。”乔菲雪说话很轻,很柔,嘴巴几乎靠到了姜绅的耳朵,说完之后,身子微微向边上倒了倒,肩膀几乎靠到了姜绅的肩膀。

    吗的,当我透明的?李墨一看,更是大怒。

    “灌他们。”他眼神一使,两对狗男女得到命令,轮流进攻,开始向姜绅和乔菲雪敬酒。

    这两个男的,都是他选出来的喝酒最厉害的,那两女的不用说,也都是精挑细选,酒量超人的。

    他来之前就想着这一手了,没想到真会用上,但是他却碰到了姜绅。

    姜绅来者不拒,一杯一瓶,随便喝。

    一会功夫,五箱啤酒,两瓶红酒被七个人喝掉了。

    其中乔菲雪喝的最少,但是乔菲雪的酒都被姜绅喝了。

    他们也不介意姜绅带,反正先把姜绅灌倒了,然后再灌乔菲雪一样。

    五箱啤酒七个人喝,其实算算也不多,汉奸头马上开门,叫了服务生。

    再上十箱啤酒和五瓶红酒,等等,开两瓶白酒来。

    你不是说会喝白洒,今天红的白的,啤的一起上,看你怎么挡。

    半个小时后。

    十箱啤酒,五瓶红酒,两瓶洋酒全部消灭。

    包厢中的七个人,乔菲雪喝的最少,但是中间也被陆陆续续灌了半瓶红酒,整个脸上红的像个熟透的苹果,眼神也有点迷离。

    那边另两个美女都躺在沙发上,只听到嘴里叽里爪啦。

    场上还清醒的,就只有李墨和姜绅。

    汗奸头和暴发户都醉了。

    至于是真醉还是假醉,只有他们自己清楚。

    因为两人不停的在边上闭着眼睛叫:“跳一个,李少,和嫂子跳一个。

    “唱一个,和嫂子唱一个。”

    李墨看向乔菲雪,乔菲雪没看他,在看着姜绅。

    汉奸头一看,勃然大怒,装着醉酒,摇摇晃晃的站了起。

    “来,兄弟,陪我去上个wc。”说罢,伸手就拉姜绅起来。

    他们这是准备来最后一招了,把姜绅支开,然后继续灌乔菲雪,必要的时候,直接办了她。

    “你醉了,包厢不是有吗?”姜绅笑着推他。

    “包厢----有什么---好,我们出去----外面有美女----走----走----我请你----找个公主----可以出台----很漂亮,哈哈哈。”汉奸头死劲的拉姜绅。

    “松手,别拉我。”姜绅眯着眼笑,别和老子装醉。

    “快走啊,我们上厕所,上厕所----”汉奸头偏要拉:“兄弟,你给不给----我面子,一起去上----厕所。”

    和我称兄弟,你配吗?姜绅阴沉着脸,看到他们好像有点打算强上的势头,心中也是勃然大怒。

    你们现在胆子真大,难道想在ktv里就硬上乔菲雪?

    “你别再拉我了,再拉,我要发火了。”姜绅脸上还在笑。

    “发火---?你他吗要发火?”汉奸头好像听到了世上最好笑的话,哈哈哈的大笑起来,然后指了姜绅,指了指自己:“他说他要发火,吓死我了,哈哈哈。”

    “快起来,吗逼的。”汉奸头借酒装疯,用力一拉。

    “我草你。”姜绅拎起桌上一个洋酒瓶。

    没错,是洋酒瓶,他没拿啤酒瓶,拿的是洋酒瓶。

    砰的一声,砸在汉奸头的头上。

    “啊---”汉奸头惨叫着抱着头倒了下去。

    “我草。”原本醉眼朦胧的暴发户,一下子跳了起来,眼睛亮的和电灯似的。

    “你们干什么?打起来干嘛。”李墨还在装。

    “李墨,别说我不给你面子,你的朋友,打了我的兄弟。”暴发户勃然大怒,推门而出,一声厉吼。

    “波子,波子。”

    他声音叫的鬼哭狼嚎,隔壁包厢猛的打开,咚咚咚跑过来一群壮汉。

    原来你们早就准备好了,姜绅神念看的清清楚楚,今天,为什么要在ktv相亲?这个李少,明显打算要上了乔菲雪。

    连酒和混混都安排好了,想必早就想了好几个手段,乔菲雪要是不打电话给姜绅,真的可能被李少上了。

    一批满身酒气的大汉冲了进来,乔菲雪的脸顿时就变了颜色。

    “你们想干嘛?”她霍的站了起来,不可思议的看着李墨。

    “别乱来啊,别乱来,都是朋友。”李墨还在装腔作势。

    暴发户一把推开李墨:“李墨,不关你的事,波子,给我打,把这小子打残了。”他对领头那混混使了个眼色。

    那混混嘴里喷着酒味,手上拎着酒瓶,狞笑着往前几步一看。

    我草,混混傻眼了。

    “绅哥?”

    原来暴发户口中的波子,就是姜绅见过面的波哥。

    波哥上次因为高远的事,差点得罪了姜绅,好在他反应快,后来又为姜绅立了一功,一下子得到爆标的赏识,最近一个月,波哥地位直线上升,已经是爆标手下的红人之一。

    就在刚才,波哥从爆标那里听一个惊天动地的消息,姜绅去了趟宜东市,疯狗威就跳楼死掉了,事后,疯狗威的老乡,宜东市的第一号混混贵哥亲自打电话给爆标,想请爆标约姜绅吃饭,被姜绅拒绝了。

    波哥听到这消息后,心中崇拜的五体投地。

    什么要叫猛人,绅哥这样才叫猛人。

    爆标也就在东宁市城区区牛逼一点,出了东宁,甚至出了城西,好多人可以不卖他的账。

    看人家绅哥,去了趟隔壁市,隔壁的老大都要过来拜码头,这才叫真猛人。

    波哥因为得罪姜绅而出名,又因为帮了姜绅而发红,今天第三次见姜绅,心中那个激动啊。

    为绅哥立功的时候到了。

    “我草你黄金苏。”波哥脑海中急剧思索一秒钟后,飞快选择了站队。

    回过头来,砰,一酒瓶砸在暴发户的头上。

    包厢里都傻眼了。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