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2479.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二十四章 手插了算什么
    第一百二十四章 手插了算什么

    “给我打,打他个狗逼养的。”波哥扔掉手上的破酒瓶,拿起桌上又一个空瓶。

    “砰”第二瓶砸在暴发户的头上。

    这下他手下的兄弟回过省来了。

    打啊,这些人管他打谁,总之听波哥的没错,砰,砰,砰,众人一涌而上对着暴发户一顿猛k。

    打的他像杀猪一样惨叫起来。

    李墨惊呆了,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不好意思绅哥,是不是打扰你了,对不起,对不起,我是小波啊,还记得我吗?”

    波哥砸了两瓶子,回过头来,脸上笑成了一朵花,一个劲的向姜绅低头合腰打招呼。

    “我记得你,爆标手下的,不错,很好。”姜绅淡淡的笑了笑,伸手拍了拍波哥的肩膀。

    这下那波哥就像吃了人参果一样,直觉的全身的骨头都要被姜绅拍软掉了。

    绅哥夸我了,拍我肩膀了,哈哈哈,波哥连忙指向那暴发户。

    “这小子开金店的,真是不张眼睛,得罪绅哥你,绅哥你说怎么办,要不要从这楼上扔下去?”

    “打断两条腿,扔出去。”姜绅当然不会放过他,这斯刚才太嚣张了,竟然要打残姜绅,如果姜绅是一般的人,今天就死定了。

    嘶,李墨可是京城国企的人,什么时候见过基层这么凶残的画面,顿时倒吸一口冷气,吓的两腿都发软了。

    “听到没有,打断两条腿,扔出去。”波哥也是肆无忌惮,他们这一行的,出了事自然有人出去顶,不管坐几年,爆标那里和波哥都会给安家费。

    “啊---”暴发户叫的更惨了。

    “李少救我,李少救我啊----啊”暴发户在地上惨叫,李少节节后退,几乎要退到门口去了。

    “你处理一下,我们先走了。”姜绅向波哥一点头,拉了拉呆呆站在那里的乔菲雪,两人率先离开包厢。

    李墨一看,也顾不得另一个倒在地上的汉奸头,追着姜绅就跑了出去。

    “绅哥,算了吧,别把事情搞大。”

    “菲雪,你劝劝绅哥。”

    李墨刚说两句,就见姜绅回过头来阴阴一笑:“你再废话,信不信我弄残你?”

    嘶,李墨被姜绅一吓,连退两步。

    现的在姜绅,与刚才喝酒时满脸笑容的姜绅完全像是换了一个人。

    他不敢和姜绅硬,只有狠狠瞪了乔菲雪一眼,算你狠,回去告诉我老爸,有你老爸日子受的。

    他两人的老爸,一个区书记,一个市局局长,理论上都是正处都一样大,实际上,区书记更牛逼一点,但是他老爸是财政局长,也是很牛逼的一个局,所以一般情况下,双方都是能不得罪最好不过。

    今天李墨吃了亏,回去当然要叫老爸替他出头。

    三人这时走到三楼拐角处,右边拐角处走过来四个人。

    这四个人,一个是五十多岁的老者,一个是四十多岁的中年,一个是三十多岁的青年,其中那五十多岁的老者牵着一个十岁左右的小男孩。

    这四人迎面与姜绅三人撞到。

    “金老哥”

    “姜老弟,哈哈哈哈。”

    对面那老者,正是金仲林。

    “你还没回京?”

    “本来要回去了,我孙子又从京城来了,这不,他喜欢唱歌,又说家里的环境不好,偏要到这么吵的地方来,哈哈哈,博文,叫姜爷爷。”

    “姜爷爷好。”小男孩很听话的叫了一声。

    爷爷?乔菲雪差点一口血吐了出来,你这小屁孩,竟然能做爷爷?

    “乖。”姜绅被小朋友一叫,也有点不好意思,他听金仲林说过,有个大儿子在京城,这应该是大儿子的儿子。

    他想了想,从怀里拿出一块东田玉:“送给你了,带在身上保平安。”

    “好,多谢,多谢,快,快给姜爷爷磕头。”金仲林是知道姜绅的厉害的,别看是普普通通的东田玉,肯定是个宝贝。

    “别,别见外。”姜绅拉住要磕头的小朋友。他这玉还真是不简单,被他祭练过一番,本来是要练成护身符的,后来想了想,练了另一种符,叫‘人仙符’,戴在身上,能强身健体,百病不侵。

    两人在那金老兄,姜老弟的叫的亲热,四周的人都在心中惊涛骇浪一样。

    金仲林身边的两个男子,上下不停的打量姜绅,怎么也想不到这少年是什么来头,竟然让金仲林这么尊敬。

    到了他们这地位,谁的眼睛不是雪亮雪亮的,真尊敬还是假客气,一眼看的清清楚楚,金仲林对姜绅那态度,估计他对上天然气集团公司的董事长都没有这样。

    另一个人更是吓的半死。

    这个人就是李墨。

    他所在的公司是天然气集团公司的下属企业,金仲林做为总公司的二把手,虽然不认识李墨这个小人物,但是李墨认识他啊。

    这可是单位二把手,前不久有传言要说死了,突然又生龙活虎,传说现在又要高升了。

    尼玛,他和姜绅的关系这么好?

    我草,这一刻,李墨肠子也悔青了。

    早知如此,刚才和姜绅拉好关系,现在只要上前让姜绅说一句话,立马就可以一步登天啊。

    但现在,别说一步登天,刚刚在姜绅面前还炫耀了一把,把单位都告诉了他,姜哥,姜叔,你千万别在金总面前说我坏话啊。

    李墨低着头,又想逃,又不敢逃。

    金仲林见到姜绅,拉着姜绅要一起唱歌,然后一起吃夜宵,不过姜绅有事,示意要送乔菲雪回去,金仲林一看他要泡美女,哈哈大笑,放过姜绅。

    双方分手之后,姜绅带着乔菲雪直接出去,后面李墨更是找个机会一溜烟的自己先跑掉了。

    “你---”一路上乔菲雪几次欲言又止,找不到机会,看李墨走了之后,两人也走出ktv到了外面。

    “谢谢你姜绅。”乔菲雪脸色不是很好看。

    今天姜绅虽然帮了她,但是也彻底得罪了李墨,看刚才李墨瞪自己的眼神,回去之后,李墨一告状,自己老爸也不会有好日子过了。

    “怕什么,怕李墨告状?”姜绅笑笑:“放心好了,他要聪明的话是不会告状的,明天李墨向你道歉都有可能,说不定过会就会?--”

    姜绅的话刚说完,乔菲雪手机响了。

    她拿起来一看,真是李墨的电话。

    “菲雪,不好意思,我没想到我朋友是那种人,我为他们今天的形为,向你表示道歉,我本人也向你和绅哥两人郑重道歉,你是个好女孩,我会告诉我爸爸,可能是我配不上你,祝你将来幸福---”

    乔菲雪拿着电话目瞪口呆。

    太不科学了,电话里的李墨,说话客气的和狗一样,而且语气真诚,暗示自己不会告状。

    她呆呆拿着电机,愣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然后看看姜绅:“你---”你怎么知道的,你是神仙不成?

    以李墨的家世和为人,虽然刚才的波哥很凶残,但是李墨根本不需要怕他,能威慑住李墨这种人的,只有比他家更强大的势力和官。

    “这下放心吧。”姜绅陪乔菲雪走到外面,伸手在拦面的。

    “我开车来的。”乔菲雪道。

    “你喝酒了。”姜绅笑着。

    两人说完,就站在那里等面的。

    外面现在已经是晚上近八点,灯火辉煌,车来车往。

    两人静静的站在那里,看着来来往的车辆,十几秒后,没见到一部面的。

    “你开我的车送我回去吧,我看你和没喝一样。”乔菲雪突然来了一句。

    “那我明天不是还要过来拿车?”

    “你这么多手下,叫他们帮你拿不是一样。”乔菲雪难得露出顽皮的笑容。

    姜绅对她而言,就是一个迷。

    年纪轻轻,却做爷爷,手下还有一帮混混听他的话,还说会点穴,这不是小说中才有的剧情?

    以她的家世和出身,永远是不可能和混混们有什么瓜葛的,但是不知为什么,被姜绅插过一次后,乔菲雪脑海里,挥之不去姜绅的身影,和他猥琐的笑容。

    “上车吧。”姜绅想了想,去开乔菲雪的车子了。

    乔菲雪车内很香,有点像乔菲雪的体香。

    姜绅坐过姜丝丝的车,方甜的车,魏蓉的车,都没有乔菲雪的车这么香,而且这香不剌鼻,让人有一种心神舒畅的感觉。

    夜幕下,车子飞快的往乔家而去,二十分钟后进入了城东区。

    看见回到城东区,姜绅突然来了一句:“以后,别答应和别人相亲了。”

    “为什么?”乔菲雪愣住了,扭过头去。

    她的酒还没消,脸上都是酒红色:“我相亲关你小屁孩什么事。”

    “吱”姜绅一个急刹,停了下来。

    乔菲雪吓了一跳。

    “你被我插过了,你就是我女人。”姜绅表情很阴冷:“我不是开玩笑,以后你就是我女人。”

    他说的很很暴力,说的乔菲雪又羞又气。

    “呵呵。”乔菲雪气的笑了:“你才多大,你敢娶我吗?我今天二十六了,你才几岁?”

    顿了一顿,乔菲雪牙齿一咬:“手插了算什么---”

    她话音刚落,就见姜绅伸手一拉。

    “唔---”乔菲雪被姜绅拉到了怀里,她的小嘴也被姜绅的嘴巴紧紧的堵住。

    虽然是在车上,虽然都有保险带,但是乔菲雪感觉到自己与姜绅越来越近。

    “流氓---放开----唔---”乔菲雪越挣扎,越觉的身体发软,全身发热。

    她车中的空间并不是很大,两人在前面更无法展开手脚,但等到乔菲雪觉的身上一凉的时候,脑海清醒过来,发现不知什么时候两人已经到了后排。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