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2488.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二十六章 谁是孙子
    第一百二十六章 谁是孙子

    “也就你开口,不然让她死在里面。”姜绅不屑的对乔菲雪说道。

    “你们两个有仇?”乔菲雪懒懒的躺在后面,目光一动不动的盯着姜绅。

    说实话,到现在她都不敢相信自己。

    我刚才竟然帮这个小男孩口了?

    我帮这个高中生口了?

    乔菲雪觉的像是做梦一样。

    她知道姜绅是有女朋友的,还是她朋友方甜的妹妹,但是刚才,鬼使神差的她竟然答应了姜绅,还帮他口了。

    有些事就是这样,做的时候没想什么,结束了就后悔。

    姜绅也没猜错,今天不借机会上了乔菲雪,事后她肯定会后悔。

    不过刚才两人有了亲密接触,姜绅自然要确定自己的地位。

    “不提她了,提到她就生气。”姜绅转过头看了看乔菲雪。

    乔菲雪的脸不由自主的红了下,低下头没敢看姜绅。

    “以后你就是我的女人了,记住我刚才的话,别再相亲了。”

    “谁是你女人,你女人不是方柔。”乔菲雪当然不肯承认。

    “你再敢说一句试试,信不信我在车上干了你?”姜绅眼睛一瞪,气势逼迫人心。

    乔菲雪立刻被吓住了。

    姜绅说话,又粗鲁又没情趣,偏偏乔菲雪听了不觉的讨厌,反而有种期盼。

    难道我骨子里就喜欢这样的男人?

    乔菲雪觉的姜绅霸道、粗鲁,不讲理,按理说这种男人很让人讨厌,但是她却内心一点不反感。

    明知他有女朋友,我都帮他口了。

    哎,乔菲雪思绪如山,不知怎么办。

    很快,顺着乔菲雪的指点,姜绅把她送到了区委家属大院。

    “就这里吧,我自己往里面开。”乔菲雪下车,姜绅也下车,然后乔菲雪坐到驾驶室去了。

    “姜绅”乔菲雪坐在车上,摇下半个窗户,精致美丽的脸蛋,带着丝丝犹豫:“今天的事,就----就当我谢谢你帮我的好吗?”

    她知道自己喜欢姜绅,但是她觉的不现实。

    一个是二十六岁大龄女子,一个才十八岁的高中生。

    别说她这关,就是她爸妈、家族那一关也不可能。

    “不好。”姜绅冷笑:“我动过的女人,谁都不能再动。”

    “有本事,你找个能压的住我的男人。”姜绅的话很嚣张,意思也很明显。

    “不理你了。”乔菲雪瞪了姜绅一眼,踩着油门逃进了家属院。

    不要再见他,不要再见他,以后别再见他了,乔菲雪心中喃喃不停,却又觉的自己很想见他。

    家属院外,姜绅摸了摸鼻子。

    今天还是不成功啊。

    没把她上了太可惜,下次想要抓住这种机会可不容易。

    要知道女人是感性的动物,容易因景而生情,今天这种情况乔菲雪有点动情,不过她是意志比较坚定的人,明天酒醒了,再想想今天的事,肯定会后悔,下次就会提防姜绅,不再给姜绅落井下石的机会。

    走在大街上,姜绅有点后悔自己刚才不过果断,但是话说回来,刚才他也是尊重乔菲雪,对自己喜欢的女人,一定给她们足够的尊重。

    姜绅一边走,一边拦面的,偏偏走了一百米都没看到一部空面的。

    这才九点多啊,出租车都回家睡觉了?姜绅郁闷无比。

    又走了几米,又看到一辆出租车开了过来。

    车子正好开到姜绅边上不远,车门打开,下来一男一女。

    姜绅看人家下车,连忙跑了过去。

    “等下,等下。”

    跑到面前一看,对面那女的愣住了。

    这女的,原来是姜绅公司里的小美。

    今天小美穿的一身浅蓝色的毛线衣,下身裙摆有点短,这才进入四月,她已经穿出了黑色丝袜。

    当然了,姜绅在学校,都看到魏蓉更早就穿过,同样是丝袜穿在不同气质的两人身上,气质也不同。

    小美看上去,很有一股风尘味,必竟常年以赌场、浴场做事的少女。

    “绅---哥---”小美也看出姜绅了,说话也变的结结巴巴,脸上不知为什么,变的通红。

    你这是?出台?姜绅莫明其妙的看到她脸红了。

    当然了,他也不好这么问,于是笑道:“你男朋友啊,很帅嘛。”

    那男的是很帅,二十五六岁的样子,看到姜绅,不耐烦的一拉小美的手:“走了。”

    小美肩膀动了下,脚没动,似乎有点不好意思面对姜绅。

    姜绅朝她点点头,就坐上了车。

    “不好意思,我下班了。”面的司机一脸抱歉。

    尼玛,不能这样玩人的啊?姜绅黑着脸:“你家住这里?”

    “是啊,同路我才带他们,不然我早下班了。”司机笑道:“真不好意思啊老板,抱歉抱歉。”

    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人家这表情态度,姜绅也很无语的下车了。

    “我说,你走啊。”那男的有点生气,又上去拉了一把。

    他看到小美和别的男人搭灿,心中就有点不爽,加上这男的也是一身酒气,明显喝了不少的酒,这一把拉的力量较大,小美被他一拉,整个人向后跌跌撞撞,差点一屁股坐到地上。

    “你干嘛---”小美被拉痛了,手右手捂着左手手臂,怒道:“我不去了。”

    今天这男的,是金鼎娱乐城的熟客,每次都点小美,加上他能说会道,长又帅,又肯花钱,小美终究还是有点心动。

    要说喜欢,小美更喜欢姜绅多一点,不过她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没那个命,姜绅也是百年去一次,所以看到这么好的男人就心动了。

    今天这熟客喝了点酒,借着酒劲,缠着要小美出去。

    小美被缠了几下,最后就答应了。

    娱乐场里的女子,很多都是这样,熟客来多了,看的上眼,出去跟他们开一下房也没什么。

    小美其实很想认真谈一个的,但是意外撞到姜绅,她就有点心虚,怕姜绅认为自己是为了钱出台,犹豫了一下,男子发火,小美也被拉伤。

    她脱口而出不去,那男子勃然大怒:“你说什么,你玩我呢?”

    “下次吧。”小美说出口也有点后悔,不过刚才,她也的确生气,当着姜绅的面被人怒骂,她觉的有点丢人。

    回过神后,她略带谦意的向那男的说下次。

    姜绅一看这场面,也猜也个不离十,小美这样的女子,娱乐场有很多,生活不容易,机会也很少,可是看这男的,酒多了之后也是本性毕露,想必她也看走眼了。

    哎,不过这事不归我管,我总不能见一个收一个吧。

    姜绅同情小美,但是不想插手。

    他转身要走,却听后面“叭”的一声,那男的打了小美一个耳光。

    “吗的,你个婊子,你玩我呢,说好的开房,让我下次,老子在你身上花的钱白花了?”

    男的觉的自己上当了,做这行的果然靠不住,看到有帅哥,就和我说下次,你他吗是不是想和这帅哥去开房?

    男人忌妒起来,比女人也不差多少。

    这个耳光一扫,姜绅就不能转身走了。

    好歹小美也是我公司的人。

    “喂,我说孙子,你干嘛呢?”姜绅走回来,脸沉沉的:“好男不和女斗,打女人的事,你大老爷们也做的出?”

    姜绅这时浑然忘了自己不久前,也打了小苗警官几个耳光。

    “你叫谁孙子呢?”男的一看姜绅十岁的样子,那里瞧的起姜绅,瞪着眼睛就冲了上来。

    “别,别,这样,绅哥,算了,不关他的事。”小美虽然不知道姜绅有多厉害,但是金鼎娱乐的老虎、胸毛哥小美是知道,连忙劝阻姜绅。

    但是她的劝阻,被那男的以为是帮姜绅。

    “贱货,你还帮他呢?滚开。”男子一把推开小美,冲到姜绅面前。

    “我要有你这样的孙子,你是八辈子走了大运。”姜绅伸手一拎,就把那男子拎到手上。

    叭叭叭,正反几下,六个耳光一打,那男子双眼开始冒起了金花。

    六个巴掌打完,一脚把那男的踹到地下,那男的彻底蒙了。

    连怎么回事都没感觉到,就被打了一顿。

    姜绅的动作又快又狠,他完全没有反应。

    下一刻,他暴跳如雷的在地上鬼叫起来。

    “你个小畜牲,你别走,老子弄死你,你知不知道老子是谁?”

    “我不走,你弄不死我,你就是畜牲。”姜绅笑着站在那里。

    今天没上了乔菲雪,姜绅心情也不好,再看到小美差点跟别人开房,他更不爽。

    虽然他没想过要上了小美,不过男人都是这样,占有欲比较强,恨不能天下的美女都是自己一个人的。

    小美帮他打过飞机,姜绅就觉的小美也和自己私人的差不多,你个王八蛋敢带她开房,这不是打死么?

    刚才他要不打小美,姜绅也就忍了,没想到还敢打小美。

    “你等着,有种别走。”男子打了个电话。

    “哥,我被人打了,就在你们派出所边上,圣堂大酒楼门口---”

    小美一听是派出所的,脸色大变。

    她知道胸毛哥、老虎等人很尊敬姜绅,但是毕竟都是混混,人家可是派出所的。

    “绅哥,你先走吧,快走,我来帮你处理。”小美刹那间决定了,实在不行,就陪这男的一晚。

    “我不走,我要看他变成畜牲。”姜绅笑着。

    很快,深夜中响起一阵汽车的狂飙声,一辆面包车从三百多米外开了过来,全程轰着油门。

    “吱”汽车一个急刹,上面冲下来几个穿着制服的男子,凶神恶煞的叫道:“是那个孙子?”朝姜绅逼了过来。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