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2490.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二十七章 没天理
    第一百二十七章 没天理

    “哥,就是这小畜牲。”那男的一直坐在地上,看到他哥来了,从地上爬了起来,俯首对那领头一个三十岁左右的青年说了几句什么。

    “行了,我知道怎么做。”那领头的青年,脸色一换,阴森森的走了过来:“人是你打的不?”

    姜绅点点头:“是我打的,不过是他先要上来打我的。”

    “少给我废话,你承认就行了,跟我回派出所吧。”说罢不等姜绅回答,一挥手:“都带回去。”

    有两个制服的过来抓人了。

    “你们是警察?”姜绅看这几个人,明明全是辅警,也就是传说中的联防队,还开的破面包。

    “我们是协警。现在怀疑你恶意伤人,麻烦和我回派出所协助调查。”男青年说话也很有水准,看来平时和警察出警时学了不少。

    “别---不管他的事,莫老板,算了吧,我向你道歉,我待会向你郑重道歉。”小美着急了,她怕姜绅进派出所吃大亏,这话的意思,就是待会要陪那姓莫的,愿意以身相陪。

    待会给我干是肯定的,不过这小子也不能放过,姓莫的冷笑。

    “跟这女的没关系,就是这男的打了我,我要去医院检查一下。”姓莫的走过来,眼神看向小美。

    走吧,跟老子开房去,给老子干几炮再说。

    “检查你妹。”姜绅又往前一步,甩起手来“叭”,又是一个耳光打的姓莫的一口鲜血连退数步。

    我草,太嚣张了。

    当着协警的面打人。

    虽然我们是协警,也带着一个警字啊。

    姓莫的哥哥几乎跳了起来:“抓起来,吗的,你造反了。”

    三个协警气势汹汹冲过来。

    “去你娘的。”姜绅一脚把走在最前面的踢的飞了出去,接着一拳一个,三拳两脚就把三个协警打倒在地。

    转眼之间,场上就只有姓莫的哥俩还站好了。

    “你---你----你敢袭警?”姓莫的哥哥又惊又惧,却又不敢上来,伸手从腰后一拔,拔出一根警棍,指着姜绅,手臂都有点发抖。

    他做联防队,打架见过无数次,敢当面打联防队的很少,打的这么猛这么快的更没有。

    他们联防队,其实很多都是小混混转业,也算比较能打的,没想到姜绅更能打。

    “你也算警?”姜绅嘻嘻笑着往前逼去,然后身姓莫的道:“孙子,你不说要找人弄死我?这就几个蠢货?”

    “喂,喂---宋警官,这里有人打我们----圣堂大酒店门口”地上躺着一个协警,腰痛的爬不起来,但是手上有个对讲机,离他们派出所又近,马上叫了起来。

    “你快蹲下啊,现在蹲下还来的及,你暴力袭警,这是刑事案件,不想坐牢的话,快蹲下,脱掉鞋子。”姓莫的哥哥学着老一套,一边用警棍指着姜绅,一边步步后退。

    他们办案时围住一般的小混混,都是让他们先把鞋子脱掉,这样就跑不快了。

    “就你这吊样还敢做协警,敢用警棍打我不?”姜绅理都不理他,猛的身子往前一跨。

    “我草。”莫协警看姜绅朝自己冲过来,只好拿起警棍对着姜绅打过去。

    他们这警棍是‘国产500型美式钢警棍’,是比较老的一款,也是目前社会上可以合法收藏的一款。

    采用钢卡锁定,打在身上的话,一般的人肯定承受不了。

    姓莫的协警原本就很凶狠,加上他认定姜绅‘袭警’,自然下手毫无顾忌,这一棍打下去,铁了心要把姜绅的骨头给打断掉。

    但见姜绅抬手一抓,叭,警棍打在姜绅的手上。

    莫协警大喜,这下不打断你的手指?

    可下一刻他觉的手心一痛,紧抓着的警棍刹那间就被姜绅夺了过去,因为速度太快,像是从手上被弹出去一样,只觉的手心火辣辣的痛。

    “砰”姜绅反手一棍,打在莫协警的头上。

    姓莫的协警连反应都没有,扑通一声晕倒在地,头上血流如柱,看的他弟弟几乎吓的晕死过去。

    “杀人啦,杀人啦-----”姓莫的顿时惊叫起来。

    此时远处又有一辆警车呼啸而至。

    姓莫往辆车方向跑去,但突然觉的手中好像被人塞了一个东西。

    他低头一看,那警棍不知何时到了自己手上。

    此时警车已经开到他前面停下,两个警官一走下来。

    就见那姓莫的手持警棍像疯子一样对两个警官冲去。

    “我打你们这些警察和联防队。”他一边打,一边嘴上还在叫。

    “我拷,袭警。”两个警察都没站稳,看见姓莫的手持警棍打了过来,前面一个,伸脚一个飞踹,一脚踢在姓莫的膝盖上,后面的手上拿着一个对讲机,像一块砖头一样,砰,砸在姓莫的头上。

    姓莫的人仰马翻,摔倒在地。

    两个警官一涌而上,把他死死的按住,其中一个拿出手铐就将他反剪了双手牢牢铐住。

    “你们敢抓我,快放了我,我哥哥我都照打,快放了我---”姓莫的疯子一样大叫,大叫了一会,脑袋一震,清醒过来了。

    “怎么回事?我刚才好像拿着警棍了?”他一看自己被警察按住,又惊又惧,连忙叫道:“抓我干什么,是那人,是那小子刚刚打人,还袭警----是他,看看我哥,我哥被打成这样了--”

    “叭”一个警官气的不清,刚才要不是反应快,就差点被姓莫的一棍敲上,忍不住一个巴掌打在姓莫的脸上。

    他是警察,当然知道那警棍打中人有多么痛。

    “你个小逼,你敢袭警,你死了?”

    “我,我没袭警啊?是他,是他,你问你们的协警啊---”姓莫的又哭又闹。

    “你当我们白痴?”另一个警官也气的不轻,前面刚袭警,然后转口就否认,这是当我们白痴,还是你是白痴。

    两人不由分说,先把姓莫的按到警车里。

    然后有一个警官走了过来。

    “这里怎么回事?”

    地上有四个人,加上姓莫的哥哥,三个晕了过去,只有一个是清醒的,就是报警的那个。

    “他----他----他袭警,他打我们?”那人指着姜绅,也是又惊又惧,因为他刚刚看到了诡异的一幕,姓莫的拿着警棍到处打人。

    “----”那警察莫明其妙。

    “警察叔叔,我和我朋友路过这里,遇到这个疯子,一个人在打四个协警,说他哥哥抢他老婆,对他哥就是一棍---”

    “宋警官,他胡说,是他打我们的,是他打的莫哥。”协警还要指证姜绅。

    尼玛的,怎么回事,姓宋的警官,刚才听的清清楚楚,那疯子说打了他哥。

    “你们,都给我回派出所。”

    “宋警官,对不起,是我说慌了,是姓莫的打的我们,还有打了他哥,他们是路过的。”那人突然眼神迷茫,说出真像。

    我草,你玩我。姓宋的气的不轻,上去就是一脚。

    “啊呀,宋警官,你踢我干嘛。”那人清醒了。

    “滚,滚你吗的。”姓宋的不理他,转身骂骂咧咧上自己的警车:“赶紧爬起来,给老子回所里。”

    “宋警官,这个人袭警啊,怎么不抓他啊。”

    “宋警官,宋警官,你问问兄弟们啊,都被他打晕了。”

    姜绅和小美最后还被带进了派出所。

    其他人被送进了医院,半小时后都醒了过来,一口指定是姜绅打的。

    但是,几个警察都看到了是姓莫的在袭警,而且有两人亲口承受是姓莫的打的。

    那姓莫的一边打一边嘴上还说:“我打你们这些警察和联防队”“你们敢抓我,快放了我,我哥哥我都照打,快放了我---”

    这些话,都是众警察听的清清楚楚的。

    四个协警被宋警官严重警告:“你们不要做假供,虽然他们是兄弟,但是袭警就是袭警,这种事做假供,肯定要倒霉。”

    “真的是那小子打啊?”莫协警要哭了。

    “我也真的听到你弟弟说是他打的了,他还冲向我们。”宋警官冷冷的。

    “他现在不是否认了。”

    “否认也没用,我们看到他袭警了,你弟弟袭警的事,非常严重,叫你弟弟准备坐牢吧。”

    “宋警官,冤枉啊----”

    “你再这样的话,连你也要被调查是不是做假口供,甚至诬告他人?我最后问你一次,你确定是姜绅打的?”

    莫协警想了半响,终于哭了:“是我弟弟打的。”呜呜呜,莫协警后悔不及。

    他吗的还有天理吗,明明被人打了,竟然被逼着承认是弟弟打的。

    不认的话,自己也要倒霉,很可能被控做假口供,还有诬告他人两项罪状。

    是我弟弟打的,莫协警眼泪那是哗啦啦的流。

    从派出所出来,已经是晚上十一点。

    姜绅还好,最近进派出所警局已经进习惯了,小美这还是第一次。

    不过她也算是娱乐场所进的多,并不是十分害怕,但是进去和出来都是迷迷糊糊的,因为她一直搞不清,为什么刚才姓莫的会夺过姜绅的警棍然后去打警官。

    她现在只搞清一件事,也终于明白为什么胸毛哥和老虎等人对姜绅这么恭敬和害怕。

    他太厉害了,明明是殴打协警,到了派出所,被打的人争着抢着证明姜绅是无辜的。

    这真是一个神奇的少年。

    两人走到外面。

    小美低着头不敢看姜绅:“绅哥,对不起,连累你了。”

    “没事,你在派出所的口供说的也很好,现在没事了,回家吧。”

    “嗯。”她嗯了一声,身子却没有动。

    然后看见姜绅好像要起脚要走的样子,牙齿一咬低声道:“我是住宿舍的,现在进不去了。”

    姜绅想起来了,公司给一些外地,或者不方便上班的员工租了宿舍,几个女生一间,小美就是住宿舍的。

    “那走,跟我走。”姜绅想了下,轻轻一挥手,小美心中突然激动起来。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