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2492.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二十九章 又遇车祸
    第一百二十九章 又遇车祸

    “你可以走了,这张试卷我保存着,要是你期中考试考的没语文好,我就交给甜儿看一看。”魏蓉突然调皮的笑了。

    “日。”姜绅一听,完蛋了,又给抓住把柄了,我的小甜儿看到我写的那‘il’,还不气的半死。

    “等下,魏老师--”姜绅还想去拿回试卷,却见魏蓉刷的一把收起,从下往上,塞进了自己的连衣裙里,她掀起连衣裙的时候,姜绅眼神一花,似乎看到了一条紫红色的蕾丝小内裤。

    魏蓉这动作,又惹火又剌激,但是速度也很快,相当于间接挑逗了姜绅一回。

    尼玛,姜绅看了看魏蓉的裙子,真想把她给剥了。

    “你可以走了。”魏蓉挥挥手,示意姜绅可以离开。

    “可是我还有几个英语题目想请教你。”姜绅不肯走。

    “我没空,我要下班了。”魏蓉起身,收拾东西。

    姜绅死皮赖脸的跟着她:“魏老师,要不,中午我们一起吃个饭?”

    “没空,我要回家吃。”

    “你送我一程,我今天没车子。”

    “没空,我要去接人。”

    两人一边说话一边下楼,很快就到了魏蓉的车子那里。

    魏蓉一按车子,刚坐进去,砰,姜绅也坐到了她的副驾驭位。

    “下去,谁叫你上来的。”魏蓉怒道,姜绅越来越不把她放在眼里了,但同样,她自己也觉的越来越没底气。

    再这样下去,老师的威严荡然无存。

    “送到我华天宾馆。”

    “下去。”

    “送到我华天宾馆。”姜绅不理她。

    “你信不信我现在送你到方甜家里,给她看看你的试卷?”

    “好啊,反正我早晚要告诉她,你勾引我。”

    “什么?我勾引你?”魏蓉差点气的吐血身亡。

    “你看方甜信我还是信你。”姜绅得意的道。

    “你?----”魏蓉气的不轻,坐在车上,胸前起伏不止。

    “好,看她信谁。”魏蓉一咬牙,发动车子。

    和一个学生纠缠不清,魏蓉是觉的有点剌激,但是,她同样知道方甜和姜绅是开过房的,还车震过,所以对她来说很不现实,三人之间,一定要有一个了断。

    要么选我,要么选她,魏蓉狠下心,发动车子开向方甜家里。

    她准备给方甜看看姜绅的试卷,如果方甜还喜欢姜绅,那她以后就不再见姜绅,要是方甜生气离开,那么她魏蓉也就不客气了。

    魏蓉其实也是一个敢作敢当的女人。

    “来真的啊?”姜绅看她真的向方甜家开去了。

    “你怕了?怕的话就说下,向我投降还来的及。”魏蓉冷笑。

    “我怕个毛。”早晚你们都是我女人,我怕什么,姜绅当然不肯服输。

    汽车向方甜家去,两人都在车上各有所思。

    开到一半,魏蓉突然想起什么,连忙打个电话。

    “甜儿,你在家吗?”

    “在家的是吧,你妹妹呢?去看你爸妈了?好,一会我过来。”

    “现在投降还来的及,只要你以后老实听话,我就不去甜儿家。”魏蓉向姜绅示威。

    姜绅脑海中激烈的斗争起来,这个时候摊牌,方甜肯定会很意外,自己泡了方甜再泡魏蓉,大大的不妙啊。

    要是服软,这魏蓉就要骑到我头上来了?

    除非?除非现在把魏蓉上了,然后让她服软?

    现在的情况,魏蓉知道姜绅有方甜,但是好像不是很介意,而方甜还不知道姜绅也在泡魏蓉。

    方甜的性格也很泼辣的其实。

    到底怎么办?姜绅左右为难。

    就在这时,突然姜绅感觉到汽车车身剧烈一颤。

    砰,一个轮胎好像当场爆掉。

    “吱---”魏蓉脸色大变,一个急刹。

    此时她的车速应该在六十公里左右,不算很快,但是正好在一个转弯处。

    刹车一踩,整个车身向左漂移,接着轰的一声,被后面一辆正常行驶的大卡车撞上。

    小汽车在地上几个翻滚,砰,砰,砰,肢离破碎,最后轰的一声撞在转角处的一堵墙上停下。

    整个过程不到三秒钟,魏蓉的车,先是轮胎爆了,接着车子偏移,然后被后面的卡车撞到,汽车几个翻滚后,里面和外面都撞的一片破烂。

    但是,偏偏魏蓉在车内一点事都没有。

    魏蓉本来又惊又慌,但是在车子被撞上的一刻,突然觉的手上一软,姜绅好像塞给自己一样东西。

    然后脑海里,轰隆隆,砰砰,跟着汽车的翻滚一片混乱,等到一切停下来后,惊惶失措的魏蓉发现手上拿着一块散发着紫色光芒的玉坠。

    自己身上好像分毫未伤,转头一看,姜绅满身是血,双眼无神。

    “姜绅,姜绅---姜绅---”魏蓉惊魂未定,痛哭起来。

    她明白了,危险时刻,姜绅把他的护身宝贝塞到了自己的手上,所以自己竟然分豪没伤。

    而且,她发现四周好像有一处安全地带,很容易的就从已经变形的汽车里爬了出来。

    “姜绅---姜绅你怎么样?”魏蓉捏着玉坠,跑到另一边。

    姜绅就好像一个死人,双眼紧闭,全身都是鲜血,被卡在座位上,一点声音也没有。

    任凭魏蓉怎么叫,姜绅都没有反应。

    “出来啊,姜绅---你不是有异能吗?醒醒啊---醒醒啊----我们不去方甜家了---你醒醒啊----阿绅---”魏蓉痛哭,泪流满面。

    而此时不远处,雷豹骑着一辆偷来的摩托车,静静的看着这边,看了几秒钟后,发动摩托车慢慢开了过去。

    发生车祸了,过往车辆很多,雷豹漫不经心的开到那里,虽然震惊魏蓉没事,但是看姜绅那副惨样,不死也基本差不多了。

    要不要再补一枪?雷豹刚刚算好时间,一枪打爆了魏蓉的车胎,然后看着后面的卡车撞了上去,所有结果都和他推算的一模一样。

    只是没想到那卡车没把这小汽车撞扁掉。

    按他的推算,那卡车时速超过八十,载重至少五十吨,撞上魏蓉这样的小汽车,绝对是粉碎破烂。

    他千算万算,没有算到姜绅的神通。

    更没想到,此时姜绅已经有一枚神念落在他的身上。

    原来是个杀手,看你帮我泡妞的份上,暂时先不动你。姜绅继续躺在车里装死。

    雷豹也很有耐性,站在那里看了很久,等到医生到了,救护车、警察都到了,然后看医生微微抬头之后,这才转身离去。

    如果姜绅不死的话,他不介意再追进医院补一枪的。

    任务成功,而且是交通事故,和我无关。

    雷豹手上拿着一枚弹壳,转身离去。

    他打出的子弹,贯穿了轮胎外侧,再经过卡车撞击,只要没有找到子弹,很难想到是被枪击的。

    而且,就算别人发现是枪击的,他都离开华国,回到泰国了。

    “医生,他怎么样,他怎么样?”魏蓉在狂叫。

    “没有心跳,恐怕是不行了。”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他不是一般的人,你帮帮忙啊,你帮帮忙啊。”

    “别急别急,你是他家人吗,先和我们去医院---”

    “医生,有呼吸了。”这时一个护士叫了起来。

    原来是姜绅看雷豹走了,所以马上又有了呼吸。

    “好,快,快送医院去。”

    救护车带着魏蓉、姜绅一起赶赴医院。

    救护车在开。

    姜绅慢慢睁开了眼睛。

    “姜绅,你没事吧,你没事吧---”边上坐着的魏蓉一会哭一会笑,像个疯婆子一样。

    经过刚才的一幕,她觉的,什么老师,学生,什么社会目光,什么封建思想,都不能阻挡她了。

    姜绅,为了救她,把自己保命的东西给了自己,这是只有小说电视中才能看到的真爱。

    “我---没事---”姜绅说话声音很小。

    魏蓉连忙低下头来。

    “别---别告诉方甜---”

    “嗯,嗯,我不说,我不说---我不给她看试卷。”

    “我有异能---一天就好---帮我办个住院,别手术---一天会好—玉坠放我手上---一天就好。”姜绅断断续续,听上去随时要挂掉的样子。

    “我知道了,我明白了。”魏蓉这时只有点头的份。

    连忙悄悄的把玉坠放到姜绅的手上。

    说来也奇怪,姜绅一拿到玉坠,魏蓉就看见他手上刷,一道光芒一闪而过,整个身上散发出一种勃勃生机。

    “咦---病人情况好很多了。”边上的医生也发现了。

    不过他是看不到那玉坠的光芒的,那是姜绅给魏蓉看的。

    这个医生今天也很郁闷,车祸现场看到一个已经死了的人,过一会就有了呼吸,然后救护车一路往回,病人一路好转,开到医院,病人都好的七七八八。

    尼玛,这是怎么会事?

    医院帮姜绅做了一些检查,结果就发现一些皮外伤,别外双手各有一丝骨折,需要打石膏,打绷带。

    要姜绅的强烈要求下,最后没有用石膏,而是把两只手都用绷带和夹板帮了起来。

    等到魏蓉在交警那里做完笔录,来到病房,就见姜绅双手绑成两个大棕子一样,头上手臂上各包了一点纱布,像半个木仍伊坐在床上。

    “扑哧”魏蓉看姜绅的样子笑了,但是笑中有泪,笑的特别的美。

    “你笑什么,我这样子很好笑,都怪你,要去方甜家。”

    “对不起。”魏蓉有点内疚,咬着嘴唇:“但是你也不好,你为什么不听话。”你不肯服软我才这样的,我怎么说也是老师。

    “行了行了,我服了你了,这总行了吧。”姜绅眼珠一转:“扶着我,我要上厕所了。”

    “-------”魏蓉脸色顿变,她左看右看,病房里一个其他人都没有。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