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2496.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三十二章 小姜绅能治病
    第一百三十二章 小姜绅能治病

    “我真不知道是谁,因为我们都是中间人联系,我中间人只透露过一点,对方的老板是你们东宁市的一个大富豪,联间我中间人的是香门岛一个社团的坐馆,除了这些,我真不知情。”

    他的中间人也是和他合作了七八年才会和他说这些,换成一般的人,一点消息都可能不知道。

    “嗯,那人应该是江有图。”姜绅前面已经问过那两个晕死的废物了,那两人是做私家侦探的,收了别人的钱,但是不知道是谁。

    听雷豹说是大富豪,现在东宁市有钱的,又和他有仇的,也只有江海一家了。

    “也可能不是他,不过,不管是不是,先算在他头上好了。”姜绅嘻笑着:“你先回去,等两个月,过来替我把江有图父子做了,就算还了我今天的不杀之恩?”

    “----”雷豹还没遇到过这样的目标和要求。

    “就这个?”雷豹似乎有点不相信。“你不是说,可能不是他们吗?”

    “管他是不是,先杀了再说。”姜绅霸气无边:“你不会告诉我,这个有难度?”

    “没有,绝对没有,现在我就可以帮你去做了他们。”

    “不用,你杀我失败,再去做他们,会连累你,等两个月吧,你别忘了就行。”姜绅笑着笑着,眼中闪过一丝杀意。

    “你要是以为,你到了泰国,我就拿你没办法,那你就大错特错,这世上,只要我姜绅想对付他,就算他逃到火星都没有用,记住我的话,祝你旅途愉快。”

    嗖,姜绅说完一转身,像鬼一样就消失在雷豹的面前。

    雷豹呆呆的站在那里,半响之后才反应过来。

    “异能之士啊。”没想到我雷豹见识到了真正的异能之士,我要有这异能,我就是世上第一杀手啊。

    半小时后,江有图才接到任务失败的消息。

    “又失败了?”江海和江有图父子两个大半夜的被这消息吓的睡不着。

    那两私家侦察,据说吓疯了,嘴里不停的说鬼啊鬼啊。

    “爸,又失败,怎么办?”江海不服啊。

    什么社团坐馆,都派的什么垃圾货色,搞一个高中生,一两个月没搞定。

    “闭嘴。”江有图听香门的李老板说了,那杀手很牛逼,这样都失败了,证明你要搞的人更牛逼。

    李老板也帮不上忙了。

    “你出国吧。”江有图想了想:“你先出国避一避,过几个月再回来。”

    “我出国?我出国就是所了那乡巴佬啊,爸,我们怎么可以怕那乡巴佬?”江海一听更加不服。

    堂堂江家少爷,被一个高中生逼的要出国避一避,传了出去,他的脸往那放。

    “那你想变疯子还是想死?”江有图恨铁不成钢,一想到是自己儿子惹出来的麻烦,气的简直无话说。

    “滚出国去,别停一个国家,欧洲各国游,我给你两百万,到外面旅游,轮流到各国去。”

    江有图还是很经验的。

    江海学习不好,英语不好,出国的话那里习惯,真心不想出国,不过江有图这么一说,还是很吓人的。

    “那小子有这么厉害--”他嘴上喃喃,却是不再反对,基本也就同意出国了。

    就在这时,江有图接到一个电话。

    电话是爆标打来的。

    “江总,我是爆标啊。”

    “标哥好啊,大半夜的有什么特别指示?”江有图暗暗觉的不对劲。

    “我那敢指示江总,是这样的,我一个朋友让我给我带句话,说你老是找他事,现在一亿变成十亿,江总,到底发生什么事了?要不我帮协调一下?”爆标接到姜绅电话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但他知道姜绅和江有图是有过节的。

    他不想夹在其中,但是姜绅开了口,他当然要传一下话,然后顺势做个好人。

    “能协调吗?”江有图现在也怕了。

    “不知道,可以试试,十亿是多了点,要不我帮你问问?”

    我草尼吗的,十亿是有点多?江有图气的差点破口大骂,听你这语气,所谓的协调还是让我大出血。

    “一亿都多。”江有图气鼓鼓的。

    爆标一听,算了,当我白做好人了,我是真心为你好,真心为你全家好。

    爆标倒是真想做个好人,不过江有图死要钱,当然不关他的事了,传话到了,目的也到了。

    “那江总自己把握了,这么晚打扰你不好意思,再见。”

    江有图挂完电话,勃然大怒:“欺人太堪。”

    “爸,他们说什么?”

    “竟然要十亿,从一亿变成十亿,我草他奶奶的,他以为我家开印钞的。”

    十亿的话,老子都可以请一支雇佣军来了。不信还灭不掉你。

    “你先出国吧,快点出国,我来想办法。”江有图震怒过后还是有点害怕。

    “知道了,爸你也要当心。”江海恨死姜绅了。

    他在恨姜绅,姜绅也在恨他。

    大晚上的,又是周未,都不让我休息休息,我容易吗我。

    哥真的是想以德服人的,但是江海你干嘛要逼我呢?欠我一亿还了也就算了,非要逼我向你要十亿。

    姜绅借着夜色,一路狂奔,从郊区赶回城东区。

    要进城东,必须要经过城西,进入城西之后姜绅就拦了一部面的,坐车回到东门新村。

    经过这么一晚上的折腾,已经是晚上十一多。

    他人还没到家,神念一扫,顿时觉的温暖到了心里。

    家里小双儿已经早早睡了。

    徐丽的房中,徐丽和丁艳两人都坐在床上,坐在同一个被子里,聊着天看着电话。

    两女都在等他。

    自从第一次双飞之后,丁艳就搬到这里来住,两女都住在徐丽的房中,平时姜绅就睡在楼上,双儿一睡着,姜绅就偷偷跑下来。

    两人开始还不是很习惯,要做一会才会进入状态,随着徐丽越来越放的开,再加上她的指导,丁艳也是越来越放的开。

    但是丁艳知道,徐丽的日子越来越短,她就是想最后的日子里,带给姜绅足够的快乐。

    “艳,要不你先睡吧,我再再等阿绅。”

    “不要,要睡也是你先睡,你身体都不好。”

    丁艳头靠在徐丽的肩上。

    她从小没有母亲,徐丽对她而言,即像姐姐又像长辈,是她觉的,除了姜绅以外,是这世上对她最好的人。

    甚至她的父亲也不如徐丽。

    徐丽的头也靠在丁艳的肩上,两人相当于头靠头肩并肩。

    她眨着那双明亮的大眼睛,想来想来,最后咬咬牙道:“艳,如果我走了,你一个人怎么办?”

    “徐姐?”丁艳不明白徐丽的意思,但是眼中情不自禁已经有了泪水,每次徐丽一提到这个话题,丁艳就很伤心。

    “我是说,阿绅不是一般的人,你看看,有时我们两人都满足不了他,将来他要是有别的女人,你一定要大肚一点,像他这样的男人,注定不是会是一个女人独自能拥有的。”

    徐丽提前给丁艳打招呼,她怕自己走后,丁艳将来会吃别人的醋,引姜绅不开心.

    “我当然知道。”丁艳也咬着小嘴唇,露出可爱的小酒窝:“绅哥这样的奇男子,又怎么会只有我们两个喜欢他?”

    两个傻丫头?

    姜绅还没到家,两人的话都被他听的清清楚楚。

    心中即是感动,又觉的好笑。

    等他一打开门,房中两人都是感觉到了,因为她们的房门没有关上。

    “来了。”

    两女相视一笑,同时往被子里一钻,关上电视。

    这两人想干嘛呢?姜绅也先不进去,脱了衣服去洗了一个澡,然后直接光着屁股,大摇大摆往徐丽的房中。

    床上两女都假装熟睡。

    一个呼声比一个响。

    “怎么都睡了?那我还是上楼吧。”姜绅自言自语一下,作势上楼。

    徐丽一听,急了,倒不是为自己急,是为丁艳急,“阿绅。”她猛的坐了起来。

    姜绅抬头一看,徐丽刚刚的胸罩,不知何时已经脱掉了。

    她丰满的胸脯完美的展现在姜绅眼前。

    “徐姐。”姜绅嘻嘻一笑连忙过去,伸手抄进被子里,里面一片光滑,一片。

    “别动,今天,还是我们先服侍你。”徐丽格格娇笑,把姜绅轻轻一按按倒在床上。

    “这不是你们玩我吗?”姜绅还要抗议。

    “哦”就觉的下面一热,好像被一只温柔无比的小嘴给吞了进去,不用掀起被子,他就知道是丁艳偷袭了自己。

    “你个小丫头,越来越学坏了啊。”姜绅笑着,却发现徐丽眼角隐隐还有泪水。

    他猛的反应过来,算算时间,徐丽那肿瘤也快到了。

    医生都是说她只能活一个月。

    “徐姐,最近有没有去过医院---哦-------”他在说话,下面的丁艳在卖力的吞吐,而且在徐丽的调教下已经越来越熟练。

    “没有,反正也快了。”徐丽捂住姜绅的嘴,意思是别让他提这个事,现在,极时行乐才是最重要的。

    “胡说八道,你明天再去检查一下。”姜绅摸着徐丽的脸:“傻丫头,你不知道,你家阿绅是无所不能的神,听话,明天再去检查一下。”

    “---”你这话什么意思?

    丁艳也停了下来,徐丽目瞪口呆的看着姜绅。

    “你最近头晕过吗?有那里不舒服吗?笨蛋。”姜绅用手戳戳徐丽的小脑袋:“我的那个可是和仙气一样,你们接受了我的那个,什么病都好了。”

    这下丁艳和徐丽算是听明白了。

    徐丽心中涛天的欢喜,你,你竟然不早说,你个坏人,故意骗我们两人一起是不是?

    徐丽想着想着,脸色通红,猛的往下头一低,抢过丁艳手上的小姜绅:“我要多接受一点,把我的身体养的好好的。”

    “哦---”姜绅看着徐丽又吞了自己。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