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2503.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三十七章 搞掉包卫兵
    第一百三十七章 搞掉包卫兵

    “喂,爸,我是大富,吗的我和同学在这里开房,几个派出所的过来,硬说我是嫖娼---”

    “把手机给他。”

    包大富故意按的免提,他爸的声音洪亮而威严,果然是有一局之长的威风。

    “喂,你好,我是城东区东弯街派出所杨达。”

    “杨达?我是包卫兵,你现在开始也扫黄了?还扫到城西区了?谁给你的权力?我儿子和同学谈恋爱,你们也要说他嫖娼?”包卫兵声音越叫越大,叫到后来,那三个警察吓的魂都飞了。

    惨了,真是局长儿子,这下杨所要倒霉了。

    “包局长,我们是收到举报所以再执行公务,工作的时候,是不会分是不是局长的儿子,从表面证据看,包大富的确是在嫖娼,而且涉嫌校园援交---”杨达竟然完全一副公事公办的口气。

    “放你吗的屁。”包卫兵勃然大怒,没想到这杨达敢公然和他对着干:“你还想不想干了,我现在,就地免掉你的副所长,身边还有谁,叫他来接电话,你现在不是副所长了,马上给我滚到局纪委来交代问题---”

    “包局长,你不能公报私仇,就算要免我,也要经过局会议,下局文件,现在,我还是副所长,负责处理这桩严重的校园援交案。”

    “我草你吗的,你想死了是吧,好,杨达,你个狗日的,你等着纪委找你吧,你等着坐牢吧。”包卫兵电话里怒发冲冠,大概也有点气疯了,什么话都敢说。

    “我公事公办,问心无愧---”杨达正气凛然。

    “好,好,你有种,杨达----你抓吧,你抓吧。”叭,包卫兵挂了电话。

    “都带回去。”杨达眼中闪过一丝笑意,大手一挥,示意把包大富和那女生都带走。

    “杨所---”

    “达哥--”

    三个警察可怜西西的看着他,你和大老板搞上了,别害我们啊。

    “干什么?我现在还是副所长,你们三个也想徇私?”杨达这顶帽子戴下来,三人对视一眼,没办法,先抓了再说吧,反正倒霉起来,你杨达要在我们前面。

    “好你个杨达,你敢抓我进去,等会别求着我出来,你要不跪下,老子是不会出来的---”

    “叭”包大富说到一半,脸上就被杨达一个耳光。

    “你个小王八蛋,你这是威胁公务人员?你做谁老子呢,你再说一句试试”

    “你敢打我?”

    “叭”杨达被他老爸骂的一头火,豪不客气又是一个耳光。

    两个耳光打的包大富双眼冒金星,好汉不吃眼前亏,杨达,你有种,我不整的你坐牢,剥了你这身皮,我不叫包大富。

    众人很快下楼,往东弯街派出所去了。

    东弯街派出所在那?

    就在胸毛哥的地盘上,离姜绅的东门新村也很近。

    半个小时后,他们的警车赶到东弯街派出所,门口已经停着一辆区警察局的警车。

    “杨达,我接到上命的命令,暂时停你的职,这案件交给区局的阮队长吧。”

    东弯街派出所所长,指着边上一个姓阮的队长。

    姓阮的笑眯眯看着杨达:“杨所,你厉害啊,呵呵,富少我先带走,有什么不满的,你可以来局里要人?”

    边上三个警察摇头苦笑。

    小小副所长抗局长,这不是找死吗,一张纸就免了你。

    包大富阴阴的笑,你什么狗屁副所长,说免就免了你,开个毛会。

    “我看谁敢。”杨达一把抓住包大富:“你接到什么命令,文件呢?谁免我的?”

    “啊呀,你想造反了,来人,先把他铐起来。”所长姓董,一看这驾势,杨达那是铁了心想造反了。

    “呜呜呜----”又一辆警车呼啸而至。

    众人齐齐转头。

    警车飞快停下,一个浓眉大眼的壮汉走了下来。

    “金局。”

    “金局。”

    金近山来了。

    “干什么,你们干什么?”金近山表情冷冷的:“董学斌,谁他妈给你权力免副所长的?文件有下了?我草你吗的。”金近山说着,向前一步,伸手叭的一个耳光,就打在那董所长脸上。

    “我日。”周围几个准备动手抓杨达的警察愣住了。

    听说金局是部队出来的,果然生猛。

    原来是神仙要打架,两个局长在对干?

    可是你们神仙打架,别殃及我们凡人啊。

    “金局,我---”董学斌又气又怒,他一直跟着包局走,对金局有点不尊重,没想到,今天被金近山报仇了,当众打了一个耳光。

    也怪不得他,警察局里,包局人事一手抓,他想进步,当然要跟着包局,

    但你当众打我,有点欺人太堪。

    “我也是听包局的。”他大着胆子说了一句。

    “包卫兵?哼,他自身难保,现在市局纪委,市纪委,都要准备查他,来人,先把包大富带进去,好好给老子审。”

    杨达哈哈大笑,高声道:“好的,金局。”拎着目瞪口呆的包大富进所里了。

    大事不妙啊?那阮队和董所一看,金近山亲自出马,说到市局纪委和市纪委,真的假的,先看看情况再说。

    阮队悄悄后退,打了个电话。

    “嘟---你所拔打的电话,不在服务区。”

    我日,阮队,吓了一跳,连忙再打包卫兵办公室电话,嘟嘟嘟,没人接。

    奶奶的,出事了。

    他电话刚挂掉,外面已经有电话打进来了,是局办公室主任。

    “老阮,包局好像出事了,刚被纪委带走,走前和我说了一句话,叫你先别管包大富了,管住自己---”

    “出了什么事?”阮队又惊又惧。

    “你去网上看看,有一段录像,名字叫‘我爸是局长’,就是包大富嫖娼被人拍下了,打电话给包局,说要免了杨达,半小时不到,几百万点击,上万条留言,把包局骂的和狗一样。”

    “不说了,你自己看。”

    电话挂了。

    吗的,阮队一听,这王八蛋杨达,设计搞包局啊,包大富这白痴,被人拍了不知道?

    但是,就算拍下来,包局被带走也不可能有这么快。

    按照一般的习惯,官方会先发公告说查一下,然后最快要等一天才会免职,那有半小时不到就派纪委过来带走的。

    明显上面也有人想搞包局,提前就准备好了。

    他还真没猜错。

    姜绅一听姓段的表哥是包卫兵的儿子,就想搞包卫兵了。

    他打电话给金近山,把自己的想法一说,金近山大喜。

    金近山在警察局,也是和包卫兵生死对头,包卫兵让他分管的业务最少,最没事做,最没权,几乎把他驾空。

    金近山早就想搞他,但是他是从外面空降来的,整个东宁少,除了少数几个人,没人知道他是金仲林的儿子,没有根基,搞了他也轮不到金近山干。

    “包卫兵跟的是市局大局长陈局,你知道的,我们警察是市管部门,一把手要市局任免,他和以前的区书记关系很好,最近我们换了乔书记,听说包卫兵不怎么鸟乔书记,一心想投靠新来的区长,新区长,是姜市长的秘书出身,他这是想跟姜市的脚步了,你要搞他,我请我老爸出面,让市委书记出手,直接把他弄死。”

    金近山也有点私心的:“也只有你的事,我才能让我老爸出面,我来东宁一年半了,我爸让我自己干,从来不帮我打招呼,你知道,官场上面,不打招呼,靠自己想升上去,何年何月?我能力不比谁差,没关系有个屁用,绅哥,你面子大,你跟我老爸说一声,他绝对要请市委吴书记出面,加上你的录像,弄死他个逼。”

    金近山部队出来,说话也是豪放,加上又是弄自己的上司加对头,比姜绅还兴奋。都叫起姜绅绅哥来了。

    这是等于在求姜绅,要一起搞包卫兵。

    “行,我打个电话给爸,电话发过来。”

    姜绅本来是不想为这种小事求金仲林的,不过想一想,这时,就不需要自己的神仙力量了,靠神仙力量打倒别人终究有点以大欺小,用人脉来打到别人,那才叫本事。

    金仲林接到电话,犹豫了两秒钟不到就点头了。

    “也就老弟你的事,不然我是不会打招呼的,你知道的,我现在也是在关键时候,被上面抓住把柄,要说我欺负小辈了。”

    金仲林是正部级别,虽然是企业正部,但是这次上头可能要把他放到政界来,在下面欺负一个小科长,传到京城,金仲林也很没面子,而且这事,他还要去求市委吴诚一。

    吴诚一是副省,级别和金仲林差不多,不过和他们金家一比,就差的远了去,金仲林为什么不帮儿子打招呼,因为双方不是一个阵营的,政治上,也要分阵营的,所以,他这个脸放不下啊。

    金家在京城,多少副省正省的要去求他们,现在到了这里,他要去求吴诚一,太降格了。

    “谢谢金兄,姜绅谢谢你了。”

    “这话说的,你的事就是我的事,行,我打电话给吴诚一,这点面子,他还是会给的。”

    他和吴诚一不是一个阵营的,但是政治上没有永远的朋友和敌人,而且他们也谈不上敌人,所属的派系不同而已,这种小事,拎掉一个正科的小事,对他们来说,简直是小的不能再小的事了。

    吴诚一接到电话,微微有点震惊,没想到这么小事也找到自己,不过他也没有犹豫,市局陈局跟的是以前的市长,现在新市长姜丰民上台,陈局好像又想投靠姜丰民了,行,给你一个下马威,敲打敲打你。

    他马上就按排市纪委,和市警察局两级纪委一同去带走包卫兵。

    从包大富被抓,到包卫兵被带走,前后不到半小时,所有人觉的奇怪。

    却不知道,在这半小时中,多少位省部级领导,多少个电话,才搞定了包卫兵。

    政治的复杂,可见一般。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