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2504.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三十八章 催眠包大富
    第一百三十八章 催眠包大富

    这件事,让姜绅第一次见证了政治和权力的威力。

    “什么时候,老子能一个电话就搞掉一个正处啊?”姜绅想入非非。

    他这个搞掉,可不是暴力搞掉,是用政治和权力搞掉别人。

    包卫兵被带走了,包大富还不相信,一个劲的在派出所里发火,不停的咒骂过来审迅的警察。

    不过很快他就傻眼了。

    警察把姜绅传到网上的录像给他看了看。

    给女生二千块钱,让女生介绍学校的处。

    整个过程清清楚楚。

    “你现在还有什么话说?那女的已经承认了校园援交,我们现在要控告你涉嫌嫖娼、校园援交,辱骂、威胁公务人员---”

    “我爸呢,我爸呢---我要见我爸,我要见我爸---”

    他面前坐着一个刚才抓他的警察,之前被他用身份证甩在脸上,敢怒不敢言,现在可神气了。

    “见你吗的逼。”那警察一把将包大富按到位子上:“看清楚材料,签个字再说,还想见你爸,你爸都自身难保了。”

    “你什么态度,你死定了,等我爸出来,剥了你这身皮,剥了你的皮。”

    包大富还在里面大叫。

    外面姜绅和杨达、姜智强三人笑嘻嘻坐在一起。

    “绅哥,金局说了,你好像还有什么指示?”杨达很猥琐的拍姜绅马屁。

    刚刚金近山在他面前,对姜绅恭敬的不得了,以杨达的眼光当然知道姜绅也不简单。

    “我兄弟智强,想和包大富谈谈心,杨所,你看---”

    “这个啊---”杨达当然明白这是什么意思,你们又不是警察怎么进去。

    不过,富贵险中求,这次包卫兵倒台,董学斌这所长估计也干到头了,金局虽然未必会做局长,但是我已经铁铁的被划入金系了。

    金局这么尊敬姜绅,我也要投靠的热情一点。

    杨达敢对抗局长,本来就是胆大包天的主,微一思索,点了点头,捏灭了手上的烟头。

    “行,我来想办法,你们进去一个,还是两个?”

    “有种,够意思。”姜绅欣赏的拍拍杨达。

    他就是看杨达是个人材,故意试试他。

    “你放心,不会给你惹麻烦,我姜绅做事,滴水不漏。”

    审迅室里,两个警察被包大富搞的头痛之极,这家伙不停的叫着老爸面子,不停的吓唬他们,他们偏偏又不敢打他。

    是的,包卫兵是被带走了,但是才带走不是,也不知道会撒职还是就查一下,万一查几天又回来怎么办?

    两人正在头痛,杨达开门进来:“我来审一下,你们先出去。”

    “好的,杨所。”

    两人乐的如此,连忙离开。

    “杨达,你有种,你别得意,你这身皮,我是剥定了。”包大富咬牙切齿的恨。

    “那你得有机会,等你进入拘留所,看看谁拔谁的皮。”姜智强笑吟吟的出现。

    “你谁?”包大富看到一个学生进来,隐隐想到什么。

    “我是谁?我是你表弟的同学,姜智强,富少,你知不知道,你就一个嫖娼罪,最少要拘十五天,我已经安排了好多兄弟在等着你,听说那些兄弟啊,最喜欢爆菊。”

    “嘶---”富少一听,吓的魂飞天外,情不自禁伸手捂到后面的屁股上。

    “你别乱来啊,这里是派所出,我要见我爸,我要见律师。”包大富想哭了。

    “马上就能见你爸了,小宝贝别哭。”姜智强狞笑着走了过去,拎起一张凳子,砰,砸在包大富的头上。

    “啊---”包大富血流如注。

    接着就见姜智强扑了上去,一顿拳打脚踢,打的包大富和猪头一样。

    他是真心恨包大富,要不是姜绅去救他,他姜智强很可能被人生生爆菊,成为一生的耻辱,一想到这事,他就怒火冲天。

    他越打越恨,打到后面,对着包大富的嘴上,砰,砰,砰,连续几拳,打的包大富一口牙齿掉了一大半,鲜血流的到处都是。

    我日,后面看着的杨达目瞪口呆,你丫太狠了,我这所长可能是当到头了?

    算了,老子也狠这王八蛋,就当你帮我打了,我不做所长,金局也不会亏待我的。

    杨达也是拿的起放的下的人物,虽然有点后悔,却也当场认了。

    却见这时姜智强打完了,起身后退,拿出手机:“来,来,杨所,一起拍---留个证据---”

    “我们开了监控。”

    “监控早被关了。”

    “-------”我怎么不知道?杨达那个郁闷:“拍什么。”

    “你看到什么拍什么。”姜智强神秘一笑。

    就见地上本来正在呻吟的包大富,突然双眼发出红光,猛的爬了起来,疯狂的大叫:“你们敢抓我,知道我爸是谁吗,我爸是局长,我爸是警察局长,我爸跟的是姜市长,姜市长知道不,姜丰民市长,副省级干部,你们统统都要倒霉?---”

    “啊---”他疯狂的大叫,拿起地上的凳子开始打自己,一边打,一边叫:“我咬死你们,咬死你们---”

    包大富就像疯子一样,拼命的用各种手段打自己,撞墙壁,足足挣扎了五分钟后,双眼一花,晕死过去,整个审迅室终于安静了。

    “----我日”杨达看的完全惊呆了。

    “拍下来没有?这下你放心了,绅哥说过,保你没事的。”姜智强哈哈大笑,心中对姜绅也越来越崇拜。

    “这是?----这是----”杨达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绅哥催眠他了,放心,没人查的出,他是自己打自己---”

    “而且,他胡说八道,这摄像递到上面,上面也不会追究你的。”

    你们这搞的太大啊,杨达都听到姜丰民的名字了。

    这可是副省级干部,这视频传上去,上面肯定要压下这件事。

    正如姜绅所说,就凭这视频,自己真的把包大富打个半死,也没有人会追究我。

    “绅哥厉害。”杨达有点知道为什么金局也这么尊敬姜绅。

    “行了,我先走了。后会有期。”

    “强哥慢走。”杨达表面也是恭恭敬敬,一点也没当他是高中生。

    姜智强得意万分,没想到我也有今天,派出所的副所长叫我强哥,哈哈哈哈。

    从派出所出来,姜智强和姜绅相视一笑,都觉的解气不少。

    “谢谢绅哥---”姜智强真心感谢,姜绅不仅改变了他的性格,也几乎改变了他的人生态度。

    “自己兄弟,这么客气,对了,那姓段的你怎么办?”姜绅说起包大富的表弟。

    “他啊?”姜智强想了想。

    ‘他就算了?’本来姜智强想说这四个字的,但是一想,要不是姜绅,自己就被这王八蛋害的进拘留所,还要被爆菊。

    “绅哥你说呢?”

    “我说啊,我说么,就让他摔断一条腿算了。”姜绅语气冷冷的。

    也就是得罪的你,要是姓段的敢这样设计我,弄死他。

    姜绅怕自己说的太残忍,会吓到姜智强。

    谁知姜智强几乎在咬牙切齿:“一条腿?太偏宜他了,能不能摔断他两条腿。”

    “嘶”姜绅睁大眼睛看看姜智强:“不错啊,有强哥的潜质嘛,行,那就两条腿。”

    “谢谢绅哥。”

    “绅哥,我想跟你学。”姜智强眼大了眼睛。

    “和我学什么?”姜绅笑道。

    “和你学打架,我不会打架,怕丢你的人。”

    “我的打架,你学不来的。”姜绅想了想:“你有我的玉,本身就立于不败之地,差的是经验和力气。”

    “拘留所里十几个人按你,你力气没他们大,所以被按倒了。”

    “有空的话,来这边的‘青年健身房’,胸毛开的,很多人在这里练拳,你力气大了,和他们再学一学,加上我的玉,将来十几个人也不是你的对手--”

    “好的,我以后天天要键身。”

    “---”姜绅倒是有点郁闷,我这,我这,算不算把一个有为青年,带到混混的路上?

    五天之后,姜绅接到金近山的电话。

    包卫兵被双开了,局里包系下了很多人,不过局长还没轮到金近山。

    新局长是市局下来的,还是陈局的人,叫郑文则。

    不过金近山分管的调整了,比以前好了很多,不但管了特巡警大队,还负责联系下面三个派出所,其中东湾街派出所就是一个。

    无论是实权还是油水,比以前可好了太多。

    不过金近山这种官二代,看重的不是实权和油水,是前途,以他爸的级别,他才副科,说出去有点丢人,还好东宁市没什么人知道他的底细。

    “杨达呢,他做所长没?”姜绅还是记着这个人的。

    “不知道呢,他们所长也被拿掉了,新所长还没任命,你知道的,新局长下来,关系都没理清,越晚任命,局长的好处越多啊。”

    这点姜绅也懂,听说以前某区要乡镇合并,风声一放出来,三个月没动静,但是市面上的中华烟被买光了,这就是领导的艺术。

    新局长一下来,先拿掉几个前任局长任命的所长,然后就可以在家里等了,这段时间,就是下面的人各凭本事,各自攻关。

    “领导也不是每个人都能做的。”姜绅听着,感慨万千。

    胸毛许多地盘在东弯派出所,要是杨达做所长,还是不错的。

    “能不能帮他争取到,这杨达我看人不错。”

    “我只有建议权,肯定会帮他建议的,不过,攻关还是要看他自己,毕竟这新局长,要培养自己人的。”

    “我懂。”姜绅想到有些人。

    “区委书记和区长能不能影响到他的决定。”

    “我们是市局直管的,陈局主要说了算,不过,新局长听说和新区长关系比较好。”

    “行了,那我试试。”

    “你?”金近山愣了下,惊喜道:“行,绅哥你的本事,我是知道的,那就全靠你了。”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