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2505.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三十九章 又见小苗
    第一百三十九章 又见小苗

    星期六晚上。

    姜绅约了胸毛、洋洋、老虎、还有杨达等人一起吃饭。

    杨达还是副所长,姜绅这是介绍手下的兄弟给杨达认识。

    杨达很客气,因为现在的胸毛已经不是以前的小毛了。

    胸毛哥现在被暗中称为东宁新五虎之一,身价从以前的几百万,升到现在的近亿,穿着做事都讲究起来,进出都是奔驰,完全不是以前的小混混。

    当然了,杨达并不知道,胸毛值钱的产业都是姜绅弄来的。

    胸毛他们在杨达的地盘上,也要拉好杨达的关系,双方你有情,我有意,这顿饭吃的不要太开心。

    而且姜绅因为有事,双方都没有喝酒。

    吃的差不多了,姜绅拿出电话,示意双方稍安勿燥。

    “杨所,金局和你说过了吧?”

    “说过了,成不成,都要感谢绅哥你,我是真没什么人。”杨达也是性格中人,看他敢搞局长,敢打局长儿子巴掌,就知道他平日里,也够性情,要不然当初也不会得罪包卫兵,然后被降职。

    “明白就好,我也是试试,希望越大,失望越大,你们别出声,我打个电话。”

    姜绅打电话给谢长青。

    “喂,谢区长,我是姜绅。”

    “姜绅你好,我是长青,有什么事?”谢大秘成谢区长了,说话也威严了很多。

    “我想请你帮个忙。”姜绅说了几个字,就等了会,看看谢大秘的反应。

    谢长青愣了大概三秒不到,很镇定的道:“你说。”

    很短的两个字,表明了他的心意。

    虽然是私生字,但你总是老板的儿子,谢长青不介意能帮的地方帮帮姜绅。

    “我一个兄弟,东弯街道派出所副所长,叫杨达,他年青有为,很想进步--”姜绅直接主题,说了几句,然后就等谢长青的反应。

    边上几个人看的目瞪口呆。尤其是杨达,他是体制内的人,最知道体制内要怎么说话,怎么我觉的你这态度和语气,好像你是上级,谢长青是下级一样?

    没见过这么求人的啊,估计黄了。杨达有点晕晕的。

    谢长青大概没想到姜绅会提这个问题。

    高中生帮朋友提进步?这太不科学了。

    谢长青高中的时候,还想着怎么考试,现在的高中生都管到官场的事了。

    谢长青先是有点生气,接着就回过神来。

    做官到了这地步,做什么事都要想清楚。

    第一,这事对我自己影响大不大?

    第二,这事对我难不难。

    第三,这事值不值。

    刹那间,他就有了决定。

    这事对他没什么影响,这事对他也不难,这事值不值不好说,反正这是老板的儿子提的。

    他沉吟了片刻,组织一下语言:“我打电话帮他问一下吧。”

    这话说的也很科学,问一下,没答应,也没推。

    但是他知道,姜绅如果不懂,姜绅要帮忙的杨达一定懂,官场上的人,都会懂。

    果然,姜绅笑了:“谢谢谢区长。”

    “不客气,没事了吧。”

    “打扰你了,再见。”

    “再见。”

    “知道新局长的家不?”姜绅合上电话问杨达。

    杨达摇摇头,一脸迷茫。

    “你?-----”姜绅,向胸毛歪歪嘴。

    胸毛拿出一个红包:“杨所,这是我们公司这个月交的‘治安联防费’,以后,还要贵所好好照应一下。”

    “这---”杨达一看就明白了,这是给自己找局长的,但是你帮我找我,还帮我出钱,我怎么好意思。

    “不行,不行,这治安联防费要交到所里。”

    “要交所里吗?你明天不是上班,你带去就是了,以后我们每月都交所里去。”

    “拿着吧。”姜绅笑着拍拍他的肩膀:“走,我送你去局长家。”

    “这,这不好吧。”杨达犹豫了几秒,咬牙收起站了起来。

    投一个所长,恐怕也不是小数目,要他拿出来,他也拿的起,不过,家里负担就重了,现在有人肯出,算了,我本来就打算投靠金局的,姜绅和金局是一路的,就当是收金局的了。

    两人上了姜绅的车。

    杨达拿出红包看了下,里面就一张银行卡,上面贴了一张小白纸,写了六个六,应该是密码。

    “绅哥,多少钱?”杨达小心翼翼的问。

    “不多,二十万。”

    “嘶---”杨达一听,脸都绿了。尼玛,一个所长,找人打了招呼还要二十万?我当年只花了十几条烟啊。

    他愣了好一会,苦笑着:“绅哥,你不进官场,真是可惜了。”他真觉的姜绅对这官场太明白了。

    “我都是网上看些小说学来的,当不得真。”姜绅哈哈一笑。

    “--------什么小说。”杨达奇怪道。

    “风流神仙混官场,炎哥的书可以看看。”

    “明白了。”杨达记下书名,怎么说回去也要看着学习一下。

    汽车还在开,姜绅就打电话问金近山。

    “郑文则家住那里?”

    “他以前是市局法制处的科长,这两天在搬家,暂时住市局家属院那里,估计下周才会搬过来。”

    “市局家属院几号知道不。”

    “这到不知道,以前和他接触的少,我帮你问问吧。”

    “不用了,告诉我市局家属院在那就行了。”

    两人驱车赶到市局家属院,已经是晚上八点多。

    市局家属院不大,住的人也少,本来市局就是为几个外地调来的人才建的家属院,局里大部份人都是本地人,那里需要家属院。

    不过有的人和领导关系好了,也能分套家属院,而且,住在家属院,和领导近不是,拍马屁也容易。

    “不知道是那号啊?”杨达有点紧张。

    “没事,我找的到。”

    “你见过?”

    “没有。”

    “-------”杨达郁闷无比。

    姜绅找了个好位置,把车停在家属院边上的一棵大树下,然后双眼一闭,刷,神念开始扫动。

    “别打扰我。”

    杨达看着姜绅闭上眼睛,想到他的神奇之处,心中又惊又喜,这不是又来催眠了吧?催眠陈局直接给我一个副局长干干?杨达也会想入非非。

    刷,姜绅这时神念如云,飞快的掠过市局家属院。

    他不认识郑文则,但是他知道怎么找。

    家属院一家一户都出现在姜绅的脑海中。

    “爸,我出去一下。”一个熟悉的身影率先出现在姜绅脑海中。

    尼玛,陈小苗。

    这白痴妞的爸爸不是陈大局么。

    陈小苗穿着一身运动服,看上去春青洋溢,满脸活泼。

    “八点多还出去?”

    “我想锻炼一下,回来就洗澡睡了。”

    “家里不能锻炼?”

    “我从上周开始就跑步了,我去绕院子跑几圈就回来。”陈小苗说完,推门出去。

    跑你妹的,白痴妞,姜绅鄙视了她几下,神念扫过其他地方。

    嗯,这家有点象,家里好多东西都搬走了。

    姜绅终于扫到一幢房屋,里面很多大件电器都没有。

    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在书房里写着什么。

    刷,姜绅神念一扫,警官证,郑文则。

    他的衣服口袋里清清楚楚。

    “找到了,你,进去之后左转,经过两幢之后,向前十几步,有104、105两幢会出现在你面前,105幢的士302室,就是郑文则家,他家里现在只有他和老婆孩子,你去吧。”

    “好,谢谢绅哥。”杨达深信不疑,激动万分,推开车门就冲了出去。

    姜绅看他进去,打开车里的音乐,闭着眼睛慢慢听了起来。

    正听的开心,就感觉到有人跑向自己的车子。

    抬头一看,尼玛的,小苗那白痴来了。

    晚上八点多了,小苗竟然借着路灯的灯光,出来跑步锻炼身体。

    小苗沿着家属院外跑,第一圈跑到这里,就感觉这车有点眼熟。

    好像在那见过啊?

    她转眼看了下车牌。

    我草,这不是姜绅那王八蛋的车。

    小苗对姜绅的车不要印象太深。

    被她亲手画的和鬼一样,后来被姜绅找人报复了。

    真是仇人相见分外眼红。

    小苗一看到姜绅的车,就气不打一处来,再想到上次车祸,这王八蛋抱着自己往地上一扔,像扔垃圾一样,这种人,怎么可能活到现在?

    小苗跑过去,低头一看,果然有人。

    王八蛋真在啊?

    小苗敲车窗。

    砰,砰,砰。

    姜绅当然知道小苗在外面,他闭着眼睛,不理不睬。

    和这神经病一说话,肯定要吵起来。

    不理她,姜绅继续装睡。

    不理我?小苗眼珠一转,左右看看,好像这里没摄像头,你是真睡还是装睡?

    她摄手摄脚后退几步,从地上拣起一块石头。

    管你真睡还是假睡,在你车后划几条,反正你也看不到。

    嘻嘻,小苗举起石头,正要划时,突然觉的好像有那里不对劲。

    她慢慢转过头,就见姜绅举着手机对着自己。

    “划啊,你划啊,你不划,你就是王八蛋。”姜绅阴笑着。

    你是鬼来着,小苗吓一跳,不声不响就出了车,车门声音都没听到。

    “谁划了,谁划了,你那只眼看到了,我玩玩石头不行。”小苗站起身,拿着石头抛了两下,狠狠的往远处一扔。

    真想这石头是砸在姜绅头上的,小苗对姜绅的恨,那是涛涛江水连绵不绝。

    “是不是想这石头砸在我头上啊。”姜绅嘻嘻笑着:“可惜你没种,要是我,早一石头砸你头上了。”

    “你砸啊,你有种就砸啊。”小苗最受不了激,一听就火了。

    “砸你算什么,信不信我去你家,砸你家窗户去。”姜绅一扬头:“别以为你老爸是局长就了不起,我照砸。”

    “你有种砸,你不砸我家,你就是狗日的。”小苗也学着姜绅说话。

    “你叫我砸的啊。”姜绅弯腰,拣石头,嗖,用力一扔,石头越过大院的墙壁飞了进去。

    “--------”小苗目瞪口呆,半天没有回过神来。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