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2510.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四十二章 姜绅作弊
    第一百四十二章 姜绅作弊

    几天考试一结束,姜绅就打了一个电话给方甜。

    电话打通后,自然是我的甜儿,心肝甜甜,宝贝甜儿,肉麻一番,肉麻到方甜实在受不了了,伪怒道:“快说,什么事,别恶心了。”不过那心里啊,甜滋滋的,女人就是这样,再肉麻的话,嘴上会说,心里觉的很甜。

    “那个啥,你们什么时候批试题。”

    “你又想干啥了?和你说过,这个做不了弊,而且,以我的师德,也不会帮你作弊。”

    “你家姜绅是这种人么。”姜绅义正言辞的怪叫道:“我这不是和人打了赌了。”

    “我听说了,魏蓉和我说过,是你自己找死,我看你怎么办。”方甜幸灾乐祸,你不是神仙吗,看你这次怎么办。

    “你别幸灾乐祸啊,我要输了,你也没好日子过,你那个胸部,还要做一个疗程才会好的啊。”姜绅威胁方甜。

    “那你想我怎么样?”方甜甜笑着:“违反原则的事,我是不会做的。”她嘴上这么说,其实心里不是这么想的,为了姜绅,方甜真是什么事都做的出来,不过现在这事,她真是无能为力。

    “我就想知道什么时候批试卷。”

    “这个----”方甜想了想:“这个,我真不知道,你可以去问校长。”

    “我和校长又不熟。”

    “你是神仙嘛---”方甜轻笑几下,这才正式道:“今天下午校长好像去局里开会,教育局知道在那不?我只知道这些---”

    “明白了。”姜绅摸摸鼻子,还要我亲自出马呀。

    “喂,那啥,什么时候,再帮我一个疗程。”方甜想到疗程,脸都有点红了。

    “最近没空啊,仙气消费过度,等我把考试的事搞定。”姜绅推脱一番,又哄了几句方甜,然后挂了电话。

    接着赶到校长室的楼下,丢了一枚神念在校长身上,然后就回家了。

    校长叫钟进伟,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当初陈圆案时姜绅见过,为人还算不错,姜绅是经过他手上转进一中的,估计对姜绅还是有点了解的。

    姜绅一枚神念留在他身上,钟进伟见到听到的所有事情,姜绅也都能看到听见。

    下午一点半,钟进伟到学校,处理一下事情,二点钟的时候开车去教育局开会。

    会上有教育局长说了一些事情,其中谈到批卷的事。

    这次城东区三所中学将集中起来,所有批卷老师在一起批,然后打乱试卷,防止作弊。

    这样的话,一中的老师,可能批的二中或三中的试卷,二中的老师可能也是批的一中或三中。

    钟校长开完会议,确定了批卷时间和地点,又开着车向学校去。

    姜绅这时还在学校装模作样的上课,听清楚的批卷时间和地点后,正准备收回神念。

    突然就见那钟校长在路边停下了车,拿起了电话。

    手机上面有几个字。

    “唐建平”

    姜绅的神念看了下,这名字有点熟的么?

    对了,姜丰民的老婆唐海蓉的哥哥,市教育局副局长。

    “唐局长你好。”钟校长接起电话,语气十分尊敬。

    他是区下面的校长,人家是市局副局长,差了好多级的。

    他们虽然叫市一中,但并不是东宁市的第一中学,以前城东区叫城东市,后来撤市改区,所以别人叫的时候,还是喜欢叫市一中。

    真正的东宁市一中校长,那基本和唐局长是一个级别的。

    “最近姜绅怎么样?”唐建平语气很平淡。

    “还好,没惹什么事,听他班主任和几个任课老师,都对他表现比较满意。”

    呃,这钟校长不错,姜绅听了,满心欢喜。

    不过钟校长肯定不知道唐建平对姜绅不满意的。

    马上唐建平语气就不好了:“但我听说,他和别人打赌,要是考试不好,要爬出学校。”

    “这个---”钟校长一头汗水:“小孩子赌气之言,未必当真,未必当真--”

    “他平时成绩是不是很一般?”

    “是的。”

    “那他为什么这么有把握?”唐建平语气也越来越不善:“如果他考试作弊怎么办?你们有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唐建平语气越来越严厉,说的钟校长目瞪口呆,又惊又惧。

    不是吧,把他转来的是你,现在你的话的意思?有点耐人寻味。

    钟校长不知道姜绅的来头,但这事是唐建平办理的,本以为是唐建平的亲戚什么的,现在一看,唐建平对姜绅也不待见啊。

    这是什么情况。

    钟校长更不明白唐建平这电话是什么意思。

    说到最后,唐建平更严厉的语气道:“你们要认真好好的批卷,千万不能出笑话。”

    钟校长哭笑不得,什么时候唐局长你关心起我们的批卷了,不过他终于听明白了,唐局长是怕姜绅考的太好。

    唐局的意思,我懂了。

    但是这不科学啊。你一个副局长,为了一个高中生的考试要专门打电话来问我。

    钟校长小心翼翼的道:“今天刚开了会,我们区三中学一起批卷,混着批。”

    尼玛你不早说,唐建平一听大怒,但是又不好骂人:“嗯,你们区局的意见还没报到我们市局来,不错,这样不错,可以基本杜绝批卷作弊,行了,就这样吧。”

    我们又不是警察局那样直管的,我们归区里管,钟校长自然不会这么说,嘴上连忙道:“好的,唐局再见。”

    挂完电话,钟校长抹了抹头上的汗水,好险。

    唐局这意思,是不想让姜绅考高分,要是我们学校单独批卷的话,我他吗就要面临两种选择了。

    要么顺唐局的意,指挥下面的老师少批点,要么顶着压力找人把姜绅批低点。

    无论怎么做,那都是犯法啊。

    钟校长暗自庆幸,区局这次真是帮了我的忙。

    只是,为什么会这样呢?钟校长当然不明白,堂堂一个副局长,为了一个高中生准备做出这种伤风败俗的事情。

    虽然从头到尾唐建平一句相关的话都没说,但是那语中的意思,钟校长完全听出来了。

    不科学啊,一个副局长要这么搞一个中学生,而且这中学生是他转进来的。

    钟校长不明白,姜绅当然明白。

    尼玛的唐建平,老子放过你,你还敢来找我?

    一个副局长闲着没事来找高中生的事?

    当然不可能,只有一种可能,姜谦叫的。

    那个外表热情,满脸微笑的姜谦,是姜绅最讨厌的一个人。

    看来他还不死心,希望看到我出丑,那怕只是赌约输了,他也愿意看到。

    听了这个电话,姜绅就小心起来。

    两天之后就是批卷的时间。

    姜绅向方甜请假半天,赶到了区教育局边上,把车停在路边,神念进入。

    这次批卷,方甜这样的年轻老师都没资格参加,全是三所中学里年长资格老的老教师。

    每一课都有十几个老师在一个房间,一中的老师批二中,二中的批三中,三中批一中。

    其他课姜绅不担心,就是看着语文怎么批。

    别人看不到自己的名字,姜绅却可以看到自己的试卷。

    打到姜绅的语文时,前面全对,到了最后作文时,那老师仔细看了一遍,微微摇头。

    很显然,他觉的姜绅作文不是很好。

    可惜了前面的满面,该给多少分呢?

    “作文很好,作文很好,只扣三分,只扣三分。”姜绅神念催眠一样控制这个老师。

    他已经看过一班和他打赌的几个人的试卷,批出来的都没他高,作文最好的扣了五分。

    姜绅作文扣三分,基本就是年级铁铁的第一名。

    为了取胜,老子也只好作弊一会了。

    虽然有点胜之不武,不过哥们的作文真的写的很好,是你欣赏水平有问题。

    那老师双眼迷茫了一会,终于把姜绅的作文扣了三分。

    事实证明他这是对的。

    那岳乐天的语文,前面也是全对,后面作文只被扣了四分。

    总分与姜绅只差一分,如果姜绅不作弊,还真让他超过了。

    姜绅在观察语文的同时,也在观察其他学科。

    其他学科全是满分,基本就是年级第一名了。

    他和别人赌的,是别人超过他,就算和他考的一样,还算姜绅赢。

    搞定了,姜绅长舒一口气,闭着眼睛在汽车上休息了一会。

    我容易吗,考个试都要用仙气,传了出去颜面何存?

    这事要让纳兰不败知道,肯定是继续一口血吐死为止。

    仙家神通,杀人的利器,你就为考试做个弊,你丢人不。

    姜绅脸皮厚,当然不觉的丢人。

    这时,姜绅接到一个电话。

    电话是小白哥打来的。

    “绅哥,听到消息,江海那斯出国了。”

    “出国了?”尼玛,老子还打算考过试后先找你玩玩的,不过也没关系,将来雷豹自然会找你。

    “出国就出国,别盯他们家了,我找了人办事,你们忙你们的。”

    “好的,绅哥。”

    姜绅拿出手机翻了翻,手机里有雷豹留下的联系号码。

    他这个手机,是一直放在储物空间,很少用的手机。

    平时放在里面都没有信号,只记录了几个号码,一个是金仲林的,一个雷豹的,还有一个是以前东宁华庭集团的董华的。

    手机一拿出来,就收到几个短信。

    他也没看短信,先打了个电话给雷豹。

    “嘟,嘟---”嘟了几声后,对方直接捏掉。

    我拷,过河拆桥,这个雷豹不是以为他去了泰国,我就找不到他?

    但是下一刻,一个外国的电话打了过来。

    “喂,是绅哥吗?”雷豹的华文好像进步不少。

    “是我,我以为你不敢接我电话。”

    “绅哥开玩笑了,干我们这行的,最重要的是信誉。”

    “算你识像。”姜绅说话有点冲。

    不过雷豹却在那边苦笑,因为他知道姜绅就有这资格说这么霸气的话。

    “我得到消息,江海出国了,你去找他,即然到了国外,那就好找了。”

    “国外?”雷豹心道,国外更难找了,你也不说是那个国家。

    “他好像去欧洲了,你去欧洲找,找到了打电话我,响我另一个电话,然后挂掉,我会回你电话。”姜绅报了一个常用的电话,他这电话又不常拿出来,天天不在服务区。

    “行,我明白,交给我了。”雷豹咬着牙接了。

    姜绅给他的任务很难,只说一个欧洲就要找人,但是,这么难,才能显出我的本事不是,雷豹一口答应了。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