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2512.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四十三章 别把他当人看
    第一百四十三章 别把他当人看

    接完雷豹的电话,姜绅正要继续关机放储物空间,余光看到几个短信,捏出来看了下。

    “139*在几点给你电话---”有四个短信是别人打来的电话,还有两个短信是别人发来的信息。

    “兄弟,我是董,能不能再请你帮一场球。”

    “兄弟,我是上次的董,在不,能不能回一个电话我,有事帮忙,重金相谢。”

    原来是董华的短信。

    他胆子真大,还敢赌球?

    姜绅上次帮了他,后来打听了一下,华庭队今年保级成功了。

    新赛季五月中旬开始,目前还没开始。(国内联赛好像三月到十一月,这里不要较真)

    都没开始,你找我干嘛。

    姜绅想了想,最近不是很缺钱,要不要回这个电话。

    行,最近正没事干呢,就回一个看看。

    姜绅回了一个电话过去。

    接到姜绅电话,董华激动万分。

    “高人,你好,终于接到你电话了。”董华那语气,和找到组织一样。

    “长话短说,什么比赛,多少钱。”姜绅和他就是利益关系,没有感情在其中,自然说自豪感毫不客气。

    董华也不生气,声音好像压低了不少:“欧冠决赛,两千万。”

    “-------”我草,姜绅服了,你这也是赌球啊,我还以为你帮你自己球队。

    原来上次姜绅说的牛逼,最后留下一句话“就算你们对战世界冠军西牙国家队,我也能保证你们必胜。”

    这句话,让董华记在心里。

    如今已经是五月份,五月中下旬,欧冠决赛将在法国巴黎举行。

    对阵双方,是西甲冠军和英超冠军。

    国内组织各俱乐部老板、教练前去观看,董华脑筋一动,这两年房地产不是很景气,没以前那么大热,出去赌个球,一两年的开支就赚回来了。

    不过国外的赌球,那里是他这样的人能掌控和了解的,正好他这想法和另两个人不谋而合。

    这两人据说是东宁市有名的黑道人物,也常玩赌球,他们两人在国外有线,可以下注提钱转账一条龙服务。

    他们约了董华,三人一起凑一亿去赌一下,不过胜率不是很高,必竟不是核心人物,有时候被人卖了也有可能,必竟到了国外,一切都由不得你了。

    但是如果博中了,起码能赚一亿五千万,这可是见效快,来的多的好产业,一般的人,想都想不到。

    “你说那两人是谁?”姜绅听着听着,有点想法了,不会是那两混蛋吧。

    董华愣了一会,终于一咬牙说道:“是陈剥皮和爆标,高人你认识不,在东宁也算一号人物。”

    果然是这两王八蛋啊,这好事也不找我?

    “你怎么知道,我能控制这场比赛?”姜绅笑道,没有回答他的话。

    “你的能力,我见到了。”董华呵呵干笑,尼玛那天的球赛跟的够剌激了,恒一队这样强大,都被我华庭击败了。

    “我觉的,跟他们合作,不如跟你合作,以你的能力,我相信比他们的外线强上十倍。”董华马屁拍的叭叭响。

    “我考虑一下,回你电话。”姜绅也不急答应,他要了解一下培率,利润,然后怎么赌,也是学问。

    有赌胜负,进球、比分,赌的越难,培率越高。

    这个赌球,现在国内体彩也有正规渠道,不过没有国外的剌激,培率也没他们高,很多人喜欢在国外赌,就是想以小搏大,一下爆富。

    当然了,输的倾家荡产的人更多,黄、赌、毒,这些东西,最好不要沾,也只有姜绅是神仙,他才敢赌,换个人来,赌博就是找死。

    姜绅这电话刚挂完没多久,另一个手机响了。

    拿起来一看,是爆标的。

    “爆标,有什么指示啊。”

    “啊呀,那敢指示绅哥啊,别吓我了,我这不是有条财路想和绅哥商量一下。”

    “哦,什么财路,你说。”

    “都是陈剥皮,他自己不敢打你电话,逼着我打,他说最近房地产不好卖,资金转不过来,想去国外赌一场球,绅哥,你是赌神,给点意见,有没有兴趣合个股。”

    “你们想怎么赌?”姜绅不动声色。

    “我收到外面的消息,英超胜,西甲输,但是现在西甲是大热门,就赌胜负,赌冷门。”

    “赌冷门的多呢,只赌胜负,那才多少钱?”

    “外围啊,一点五的培率,下一亿的话,除了本金,可以拿一亿五。”

    “你有这么多现金?”

    “我们两找了一个房产老板,三人凑一亿,绅哥要能入股更好了,四人一起,来票大的。”

    “万一输了呢。”

    “----”爆标苦笑:“所以我才找绅哥,您是赌神,就靠你了。”

    爆标也知道姜绅不简单,所以来探探风。

    这件事,陈剥皮早就想这么干一把了,几次想向姜绅开口,都觉的关系不够,只到帮姜绅拘留所的事搞定了,这才觉的,差不多可以了。

    “赌比分,一赔几?”姜绅开口问。

    一听这话,爆标大喜,忙道:“那要看多少比分,一比零,一比一什么的低了点,打到高分,最少十倍以上,一百倍也有可能。”

    “能拿到钱不?”姜绅问。

    “当然能,这事是法国一个赌博集团联系的我,他们操控了欧洲甚至世界上绝大多数赌球,连世界杯都可以控制,都是华裔,这点面子还是会给,而且我们正常赢,他们为什么不给?赌球这个,没有信誉,传了出去,谁还再赌。”

    未必,我要么不赌,一赌就是大的,数目一大,什么人都会起坏心思。

    姜绅淡淡的笑了:“行,帮我查下,西甲七比五赢英超,多少赔率。”

    “---”爆标呆住了。

    他是搞赌起家的,赌球是经常玩的,这两个队,五比零,零比七都有可能,还没见谁打过七比五的。

    这比分,尼玛你怎么想的出来,我说绅哥,你看过足球没有。

    他只好试探着问:“绅哥,我们赌的是足球。”

    “你以为我说的是篮球?你不信我?”姜绅反问。

    “可是---”可是,法国那边说的是英超赢啊。爆标那个郁闷了。

    “我说了算,不是法国说了算,我说谁赢,谁就赢。”姜绅的话,霸气无比,震的爆标脑中嗡嗡作响。

    完了,他又加了一句:“我说多少比分,就是多少比分,你要不信,那就算了。”

    嘶,爆标挂完电话,双眼目瞪口呆看着陈剥皮。

    陈剥皮就在他边上,呆了半响,两人面面相觑。

    “老陈,你怎么说?”爆标下不了决定。

    所以说,陈剥皮为什么是东宁黑道第一人,关键时候就看出来了。

    陈剥皮只考虑了几秒钟,一把捏掉手上的烟头:“姜绅做事,失败过?”

    “好像没有?”

    “那不就得了,他能喝几十斤白酒,你当他是人?”陈剥皮狠狠的踩了踩地上的烟头:“我早不把他当人看了。”

    “赌了。”

    “赌了?”爆标还是有点怕。

    “你不赌,我赌,我都快发不出工资了。”陈剥皮那个急啊。

    “吗的,赌了。”爆标网上查了查。

    “吗的。”爆标通过外围的网站一查:“,单场固定奖,西甲七比五,九百倍。”

    中了,就是九百倍。

    下一亿,就是九百亿。

    嘶,陈剥皮倒吸一口冷气。

    这种比分,肯定只有疯子才会去下,就算有人下,可能也是十块,一百,一千的,谁会下一亿。

    所以别说九百倍,九千倍都可以开出来。

    两人对视一眼,同时看到对方眼中的狂热。

    这要中了,我们就发了。

    卖个毛房地产,开个毛酒店,卖到死的房子也没这么多。

    “我打个电话给绅哥。”爆标打了过去。

    “绅哥,西甲七比五的话,九百倍的赔率。”爆标也算是号人物,说话的时候都有点颤抖,那真是激动。

    “才九百倍啊?”姜绅似乎还是赚这赔率少。

    尼玛,爆标嘴角都抽了一下,这还少啊。

    国内只有五比零以内的比分,还有就是胜其他,或负其他。

    也只有国外,可以开到七比五的比分。

    “下注限不?”

    “好像不限。”

    “嗯,我知道,你让那房产老板赌西甲胜,下多少钱是他的事,我们三个赌七比五,凑一亿,每人三千三百万。”

    爆标点点头,这事太夸张,越少人越好。

    “行,我们两三千万吧,陈剥皮也没什么钱,绅哥你四千万?”

    到不是爆标怕输,他是想让姜绅多赢点。

    “可以,什么时候比赛开始。”

    “还有四天,正好是这周周日。”

    “那你准备好现金,周六和陈剥皮,一起和我去法国。”

    “还要去法国?”爆标愣了下,还要准备现金。

    “当然,你不怕赢了拿不到钱?”姜绅冷笑:“只要我去了法国,赢多少他们就要拿多少出来。”

    姜绅这话还是霸气。

    爆标犹豫着:“这么多现金,带不过去啊,可以在网上投注的。”

    “网上不安全,现金我可以带过去,你们换成欧元,到时我到你办公室去拿。”

    “那好吧,就这么说定了。”

    “嗯,这几天抓紧时间办签证。”

    “等下。绅哥。”爆标突然想起来了:“这护照要十五天才能下来啊。”绅哥你有护照吗,我们都有了。办签证,勉强来的及,以他们在东宁的势力,这事是来的及的,但是护照要十五天才能办下来。

    “我出国?还要护照?你们办你们的就行了,到时在你办公室集合,就这样。”姜绅挂了电话。

    尼玛,真牛逼。

    出国都不要护照,陈剥皮说的对,不能把姜绅当人看。

    第一百四十四 到了法国

    姜绅没再打电话给董华,以后不需要和他聊系了,他让爆标指点他赌输赢,就是给他一个赚钱的机会,能赚多少,看他自己的本事。

    四天之后的早上。

    周六上午。

    姜绅开车来到爆标的办公室。

    爆标、陈剥皮,两人都在。

    在他们面前的办公台上,两个箱子,各装着几百万欧元。

    还好是东宁省会城市,以及两人有点实力,不然这么几天功夫能换到几百万欧元,也不是容易的事。

    “绅哥,按你的指示,我们订了五个位置,全是头等仓,但是,还有谁要去?”

    “没人要去,就你们两人和我,另外三张票,等我们上了机,叫别人撕掉吧。”

    姜绅走到台前,看着两个箱子,单手一挥。

    嗖,两箱欧元不见了。

    我晕,陈剥皮和爆标一看,眼珠子都差点掉出来。

    尼玛真不是人啊,这是鬼还是神啊。

    看到这么神奇的一幕,两人觉的去法国赢钱真是很有可能。

    “走,上车,去机场。”

    三人上车,去机场。

    到了机场,爆标和陈剥皮都有点紧张。

    出国出的多了,但是和姜绅这样的人出国还是第一次,而且,这是出去赢钱的。

    九百亿啊,我的妈妈咪咪呀。

    话说,法国那边,真的赔的起吗?

    “可以上机了。”姜绅看着时间。

    “那你呢?”两人茫然看着姜绅,你怎么上机?

    “你们上机好了,我上个厕所,一会在飞机上联系你们。”姜绅去厕所了。

    尼玛,会不会耍我们啊,拿着钱跑路?爆标将信将疑。

    “快走,我们先走。”这是陈剥皮厉害的地方,即然相信了姜绅,就一路信到底。

    两人登机,到了头等仓。

    头等仓只有十五个位置,有五名机组人员。

    陈剥皮他们一下子订了五个位置,后面空了几个。

    两人进去之后看了看,已经有八个人在了,两人各找了一排坐了下去。

    两个位子是一排,中间有走廊,位置很宽敞,他们每人边上都空着一个。

    两人看来看去,没看到姜绅,很快空姐就过来点人,然后就要起飞。

    “怎么还没来?”陈剥皮也有点不淡定了。

    等空姐点完人后,陈剥皮和爆标还在东张西望,后面洗手间的大门打开,姜绅笑眯眯走了过来。

    拷,真的上机了?

    两人心中即是震惊又是害怕。

    姜绅今天所做的事,一件比一件震撼,足够让两人一生都不能忘记。

    姜绅走到陈剥皮边上一屁股坐下。

    “点过人的。”爆标小声道,脸上表情有点紧张。

    “没事,她们不会发现的。”姜绅不以为然。

    从东宁到法国,要十多个小时,

    他们这头等仓,加上姜绅一共有十二个人,空了三个位置。

    头等仓的配制比经济仓好了许多,每个椅背都会配上电视屏幕而且是触摸屏,乘客可以看电影、电视、玩互动电脑游戏。

    长途飞行,飞机的上人,都喜欢玩电脑,看电影。

    姜绅坐下没多久,有空姐过来递餐牌,走到陈剥皮边上,眼光一扫,看到姜绅,隐隐觉的好像有那里不对劲。

    陈剥皮一看空姐的眼神,心中就吓了一跳。

    但姜绅神念一动,空姐的眼神立刻就变了。

    “您好,您要点什么?”空姐恢复常态,似乎又忘了那些不对劲的事。

    吗的,陈剥皮暗暗嘀咕,老子现在知道为什么有些得罪姜绅的人,会自己跳楼跳河了。

    飞机上面一路平安,十个小时后,他们到达了法国。

    “我去上厕所,东西吃太多了,一会外面见。”姜绅不想让他们看到自己会隐身,找个借口又去了厕所。

    “走,下机。”爆标和陈剥皮意气风发,法国,我们来了,我们来赢钱了,哈哈哈。

    爆标早就联系好了法国这边,三人集合后,机场外有一辆汽车在等着他们。

    开车是个华裔,自称小马,一口流利的国语。

    “标哥、陈哥,绅哥,三位好,欢迎来到法国,哈哈哈。”

    “比赛还有多久。”姜绅直接问。

    “还有两个小时,先去洗个澡,玩一玩,吃点东西吧。”

    “不急,我们要先下注。”

    爆标连忙加了一句:“我们带的是现金。”说罢提了提手上的大箱子。

    “现金?”小马抬头看了看三人,果然三人手上各提着一个大箱子。

    你们好大的胆子,在街上提着这么多现金?你怎么怎么带过来的?太不可思议了。

    他点点头,车子直接带他们拐去一家饭馆。

    这饭馆是一个华裔开的,生意不错,有很多国人和外国人,三人跟着小马一路走到后面厨房,然后杂物间,像打仗一看,看到一个地下通道。

    从通道往下,足足有十几米,一个巨大的地下密室出现在他们面前。

    陈剥皮和爆标在东宁也都算威震一方的黑道人物,到了这里,竟然眼中都有点骇然。

    没办法,现在他们出国了,国内再猛,到了国外总归有点提心吊胆,这里谁知道他们在东宁有多吊,一个小混混都可能不把他们放在眼里。

    倒是姜绅的脸色,从头到尾都是平静如常,那小马注意姜绅比注意陈剥皮他们还要多一点。

    这年轻人不错,要么就是愣头青,不懂事,要么真是在国内也是猛人。

    不过看这年纪,估计是愣头青的多。

    小马一双眼睛看八方,三个人的表现都被他看在眼里。

    地下室有二百多平方,好几个巨大的屏幕,全是放的世界各地的足球赛。

    十几个,坐在各自的办公桌边,看上去有点像个地下办公场所。

    姜绅三人看见那些办公桌上,一堆堆的欧元堆积如山。

    有的人在接电话,有的人在点钱。

    这都是外面下注的钱。

    当然了,这只是其中的冰山一角,更多的客户,都是在网络上直接下注,用现金的,必竟还是少。

    “这是david哥。”小马带三人走到一个戴着墨镜的青年华裔面前。

    这人大概三十多岁,表情有点凶悍,在地下室还戴着墨镜装酷。

    “david哥,这是阿栋介绍的东宁标哥、陈哥、绅哥。”

    “坐,坐,三位大哥坐。”david哥看到三人手上提的箱子,脸上露出笑意。

    “球赛票帮我们买了没?”爆标问,他事先叫那个阿栋帮买一张球票。

    “买了,还有一个半小时。”david哥从桌上扔了一张票给他们。

    “在这里看一样,大屏幕,不亚于现场观看。”

    “我们老板喜欢看现场的,呵呵。”爆标看了看姜绅,意思这才是我们老板。

    david哥一听,有点意外的看看姜绅,听阿栋说,这标哥在东宁省还是很有名的老大,上面还有老板,难道是国内的官二代?

    “这位绅哥是吧,你们下多少,怎么下?”

    “有上限不?”姜绅轻轻一笑,露出雪白的牙齿。

    david哥眼睛跳了下,淡淡的扫了扫姜绅三人的包,估算着这里有多少现金,然后也笑了:“没有,下多少,收多少,多少都能收。”

    “赔呢,我们下现金,如果要赔现金赔的起不?”姜绅再问。

    “呵呵。”david哥有点生气了,你是来赌的不。

    “我们从零三年做到现在,十年了,金字招牌,全世界通吃,多少钱赔不起?”

    再说,又不是我们赔,有钱就有输,你赢了,自然有输的人,把钱赔给你,你懂不懂赌球?david要不是看姜绅年纪轻,而标哥两人有点尊重他,真想破口大骂。

    “行了,那我们压一亿,这里是欧元,价值相当于一亿华币,如果赢了,随便赔欧元还是华币。”姜绅一点头,三人把箱子往那一扔。

    “点钱。”david也不多说,一声令下,后面上来三个人,分别把三个箱子打开。

    现在华币升值了,一欧元换八块一毛三的华币。

    姜绅三人带了正好一千二百三十万欧元。

    半小时不到,欧元就被点清了。

    “david哥,一共一千二百三十万,差不多正好一亿华币。”

    对方报的也是国际汇率,不是黑市上的,算一下,差不多刚刚好,也不能说谁吃亏了。

    “嗯,全下了?”david心道,我自己是集团的人,知道英超要胜,我也只敢下一百万,下多了,万一出现意外,那就亏死,足球和别的比赛不一样,很容易出现意外。

    你们一下子下一亿,不怕意外?

    当然,这是姜绅下的,关他屁事,他又道:“阿栋说过没有,赌英超胜,我们已经安排好了,英超胜,你可以赚一亿五千万,我们抽提成,十分之一,一千五百万。”

    david他们提供的消息,所以要抽十分之一的提成。

    “不。”姜绅摇头:“我赌分比。”姜绅抬头看看大屏幕:“我赌西甲胜,七比五。”

    顿了一顿:“全下。”

    全场一片寂静,所有人停下手中的工作,目不转睛的看着姜绅。

    整个地下室,静的可怕。

    因为所有大屏幕上的球赛都是静音的。

    爆标和陈剥皮,吓的脸都绿了。

    david哥很生气,你这是来赌球的,还是来砸场子的。

    要不是阿栋介绍的,你能走到这里?

    他们已经安排好了谁胜谁负,他们自己的钱都下了英超,整个集团加个人,大概下了一百多亿。

    另一边下西甲的有三百多亿的样子,平局也有一百多亿。

    从总数的形势来看,这场球赌注很正常,必竟两只球队实力相近。

    算下来,他们赢能赢二三百亿,还有一百多亿的余额,是其他客户和散户的,所以他们才给爆标一亿的指标,让爆标也赢点。

    他们这钱都是算的好好的,就是要保证像爆标这样的客户赢了钱后,都不需要自己掏钱,有其他输的人出。

    如果输的人少了,要他们自己出,他们是不会给爆标一亿的指标。

    现在我们好心给你一亿指标,你来拆我们的台,要下西甲胜?

    有人会说,那他们怎么不多下点,自己把指标都占了。

    他们集团能调动的资金,暂时也就这么多,也可预防万一,有些事不怕万一,就怕一万,万一打点好的比赛,出现不可预测的后果,输了这点钱,下次还可以再赢回来。

    如果把钱全下了,万一输了那怎么办?赔都要赔死。

    足球本来就容易出现偶然性,所以他们每场球,自己都有上限,一百亿,然后找爆标这样的大户,拿提成,十分之一的提成,从而保证自己稳赚不赔,又不会输一场而伤元气。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