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2525.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五十章 惊动法国
    第一百五十章 惊动法国

    宾馆房间里。

    金芷青惊恐的看着姜绅。

    她被床单反绑着双手,捆的像个棕子一样扔在地上。

    在她不远处,何柳叶被按在床上,双腿被姜绅从后分开,看有去,有点像录像中的后入式。

    这流氓,是要来真的了?金芷青又惊又怒,却说不出话,因为她嘴里也被塞着一团床单布。

    姜绅这时已经剥掉了何柳叶的热裤,露出里面一条粉粉红色的丁字内裤。

    她想挣扎,却发现全身使不上劲,最有力的挣扎,在金芷青看去,就好像在晃动着她性感的小屁股。

    “何柳叶,按照合同,你现在是我的人了,以后别在外面勾三搭四,不然的话,下次就不是今天这样了。”姜绅说着,甩起手来,叭,叭,叭。

    在何柳叶高翘的屁股上面连打十下。

    爽,真爽,这屁股真有弹性,姜绅心中爽极了,自从打了沈碧之后,他有点喜欢上打女人屁股了。

    “流氓---畜牲,我不会放过你的。”何柳叶性格有点泼辣,被姜绅又按又打,仍然怒骂不止。

    “你不服?男人不服,我打到服,女人不服,一样能让你服。”姜绅再打。

    叭,叭,叭,这十下比刚才还重,打的何柳叶的屁股通红通红。

    “再不服,脱内裤打,服不服你。”姜绅作势把手放到何柳叶的丁字裤上。

    只要他轻轻一拔,这丁字裤就要掉下来了。

    “唔”金芷青不能说话,急啊,你先服了,改天找他算帐,她很想提醒何柳叶。

    但何柳叶从小到大没有吃过这种亏,怎么肯服。

    “你会后悔的。”何柳叶咬着牙,闭着眼睛,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式。

    尼玛,你真以为我不敢?要不是金芷青在,我把你剥光了打都有可能。

    姜绅是看出来了,这何柳叶不愧出生军人世家,骨子里也有一股军人不屈不挠的意志。

    看着何柳叶趴在床上,撅着屁股,一动不动的样子,姜绅突然有点惭愧,老子堂堂神境高手,欺负你这种弱女子,传了出去连神虚仙也要活活笑死。

    “穿起来。”姜绅悻悻的把热裤扔给何柳叶,真没劲,真没面子。

    没想到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女人都这么难征服。

    “哼”何柳叶自由了,狠狠的瞪了姜绅一眼,连忙穿上自己的热裤。

    “芷青,芷青。”何柳叶第一时间却为金芷青解绑,拿着她口中的床单。

    “姜绅,你现在道歉还来的及,把那张纸交出来,我可以帮你,保证回到国内,她爸爸不会找你。”金芷青以为姜绅怕了,怕何柳叶的中将父亲。

    “你放什么屁?”姜绅反瞪了她一眼:“我放过她,是因为我从来不喜欢对女人硬来,这张纸,早晚要给她爸爸看清楚,白纸黑字,你们也想赖?”

    “你不去交你就是王八蛋。”何柳叶刚刚被打了二十个屁股,又痛又怒又羞愧,依然敢对着姜绅怒吼。

    姜绅觉的很没意思,双方说来说去和斗嘴一样,一定要想个办法,弄服她。

    像她这么泼辣的女人,要怎么征服?

    姜绅其实最少有十种手段可以征服何柳叶,不过那些手段都有点欺负人,靠的是仙气,有点丢人。

    “记住,你是我的人。”姜绅再一次挥挥手中的合同,笑眯眯的转身而去,先不理你了,将来回国有的是时间找你,赚钱要紧。

    “报警,报警,他入室非礼。”何柳叶一看姜绅走了,就想报警。

    “算了,算了,柳叶,又没证据,算了,而且,报警偏宜他了,等回到国,你再好好弄他。”金芷青可不想今天的事越搞越大,最后传到自己爸爸那里。

    “我非叫我哥弄死他。”何柳叶说话比姜绅还狠,咬牙切齿的记下了姜绅这两个字。

    金芷青一听,吓了一大跳。

    何柳叶的哥哥,和金芷青的哥哥金近山是战友,现在还没退役,听说是某特种部队,非常凶猛,要是让她哥出马,姜绅不死也要残啊。

    金芷青暗暗兴幸灾乐祸,还在边上落井下石:“最少也要弄残他,这种贱男人,不能让他有好日子过。”

    “那是一定的。”

    两女在咒骂姜绅。

    姜绅出了宾馆,直接向巴黎市中心一家大厦而去。

    这大厦有六十多层高,坐落在巴黎很著名的金融中心圈里,有几十家世界五百强的公司驻扎在其中。

    此时在第四十八楼的一个房间中。

    密斯朗站在那里,房间有一个大屏幕,上面分隔成不同的四个屏幕,出现四个不同的人。

    这四人,都是他们赌博公司的董事,有华裔,有欧裔。

    “这件事,你们也有一半责任,一赔八百的单子,不是不能接,但要有上限,你们就没想过万一赔出来要多少钱?”一个中年法国人对着密斯朗一顿咆哮。

    “说这种话也晚了,现在大家说说,怎么办?赔钱肯定是不行的。”

    “半天时间,怎么可能凑出近一千亿,法国政府也凑不出。”

    “凑个屁,这钱谁出?公司出?这么多钱出的起吗?马上把他找出来,做了他。”

    “他速度和吸血鬼一样,很难搞定啊。”

    “找黑蛇,出钱请黑蛇。”

    几个董事你一言我一主,最后说到了黑蛇。

    黑蛇,是法国有名的雇佣军之一,几年前有几个退役的法国特种部队(gign)创立。

    gign是法国最精锐的反恐力量,号称世界十大特种部队之一,全队只有八十多人,因为总是穿着黑衣黑腰带,又被称为‘黑衣人。’

    由这些退役的黑衣人,创立的黑蛇雇佣军,在短短不到三年的时间里,挤成世界五大雇佣军之列,他们专接世界各地的富翁生意,负责保护,押运,甚至对付黑社会。

    据说去年法国一名富豪因为和当地黑社会起了冲突,后来付出高价请动黑蛇,数天之后,黑蛇在一夜之间,突袭了当地的这个社团,一举把这个警察多少年都没有清除的黑社会给铲除了。

    “黑蛇要价很高。”

    “高的过九百亿?”

    沉默了一会,密斯朗低声道:“那我马上联系。”不过未必有用,他是亲眼看到姜绅那不可思议的速度,对于正规手段能不能对付姜绅,他持有保留态度。

    就在众人商定怎么对付姜绅的时候,大屏幕还没来的关,砰,密斯朗的办公室大门被打开了。

    姜绅笑眯眯的走了进来。

    “姜绅?”密斯朗又惊又惧。

    你怎么进来的?

    他们这里保卫森严,根本不可能神不知鬼不觉的走进来。

    他下意识的往抽屉里一伸手,里面有一把枪,一个暗扭,只要一按,就能报警。

    “我要是你,肯定不会按下去,如果你不想没有两只手后,又从四十八层被扔下去的话。”姜绅往密斯朗前面的办公桌上一坐。

    密斯朗脸色变化几个来回,终于缩回了自己的手。

    他一点也不怀疑姜绅的速度,尤其是他的残忍。

    david可是被姜绅活活捏死的。

    “你就是姜绅?”大屏幕上一个法国老,头上没几根头发了,语气非常凶狠。“我要是你,马上拿着你的钱离开法国--”

    “我就是来来钱的,我的九百亿什么时候给我?”

    “你想都别想,一亿,拿回你的一亿华币,我们是不会认可你下的那注。”

    “那是david自己擅自违规收下的,我们公司,从来不会收这种八百亿以上的高赔率赌注。”

    “你可找他去要,不要再惹我们公司。”

    几个法国人华裔人,你一句我一句,把事情全推到已经死了的david身上。

    “你们这是想耍赖了?”姜绅阴笑着,看着那个最凶的法国人,看来,你们是不见棺材不落泪。

    “根本不存在的赌注,我们是不会赔一分钱的。”那没头发的法国佬还是这种态度。

    “你叫科帕里,表面上是钢铁大王,背后却是赌博集团的董事之一。”姜绅指了那光头佬:“你住在里昂。”

    “你吓唬我?”科帕里冷笑,他被姜绅看到,认出来也很正常,他这张脸是法国有名的富豪脸,只要出去,大街上认识的人不要太多。

    不过,他也不怕姜绅到外面说他是赌球的,谁信啊。

    “我不是吓唬你,我是告诉你,即然你们不想赔钱,那么我只能表示遗憾,你准备买棺材吧,一会见。”姜绅说完,对密斯朗眨了一下眼,嗖,整个人消失在他的房间中。

    里昂离巴黎的高铁是四百六十里,但是直线距离估计不到四百公里。

    姜绅现在隐身飞行,可以在天上飞一分四十秒。

    平均一分钟可以飞三百多公里。

    他一出大门,立刻隐身,几步来到大厦的顶楼。

    这是他第一次远距离飞行。

    来吧,看看纳兰不败的神通。

    嗖,姜绅一飞冲天,隐身飞起。

    空中的气流发出激烈的尖啸声,像是几十架超音速飞机划过上空。

    他现在飞在法国首都上空,却不知道虽然只有短短几秒钟,马上震动了法国国防部。

    “空中好像有异常?”

    “怎么了?”

    “气流急剧变化,好像有超音速飞行器掠过我们上空?”

    “雷达呢?”

    “扫不到任何痕迹,太快了,比超音速还要快好几倍,地球上是不可能有这种飞行装置近地飞行。”

    “多少时间。”

    “十秒不到,已经超出我们监测的距离。”

    “重放一遍给我听听。”

    法国国防部里,姜绅飞过巴黎上空的那刻,只能用听来感觉到空气的变化,雷达和监控根本发现不了。

    “会不会机器出问题了?”

    “也有可能。”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