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2552.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六十八章 岳赖皮
    第一百六十八章 岳赖皮

    这事情因为唐建平一句我爸说了算,搞的社会反向很大。

    最后的处理结果,唐建平被免去副局长职务,岳国雄也同时被免,两位局长一起下台。

    而姜绅的成绩,也得到了学校和教育局的认可。

    尤其是这次期中考试,方甜所在的班级,丁艳、姜智强两人的成绩和姜绅一样名列全校前三,深深的震动全校。

    班上的人都知道,这三人是好朋友,经常在一起,没想到同时成绩取得这么巨大的进步。

    作为班主任,方甜获得教育局特别嘉奖,年底很可能要得到优秀班主任。

    身为校长,钟进伟在这次的事件中态度没有鲜明的支持两位局长,也走了狗屎运,不但没撤职,也受到表彰。

    一时之间,姜瘟神在学校,又变成了姜福星。

    大家似乎看出一个道理,和姜绅做对的,就要被瘟,支持姜绅的就要走运。

    从此姜绅也成为一中历史上最据传奇色彩的学生,很多年后,依然被人津津乐道。

    五月二十日。

    这事已经过去近两个星期了。

    中午一下课,岳乐天刚走出班级大门,就见姜智强笑眯眯的站在门外。

    “岳班长,你好啊。”

    “拷”岳乐天脸色一沉,心中剧烈的跳动起来。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当天他和姜绅打赌,输了要爬到校门口,最近这些天,他天天提心吊胆,原以为姜绅在忙着对付两位局长,没想到终于找上门了。

    “借过,我要回家了。”岳乐天推开姜智强就想冲过去。

    可姜智强已经不是以前的姜智强了,他周未经常去胸毛的健身房锻炼,有时还让胸毛找几个小混混和他过几招,早就不是吴下阿蒙。

    只见他伸手一抓一拉,岳乐天的身影就被他拉在当场。

    “绅哥说了,你们几个,什么时候爬啊?”

    这时中午放学,高三一班的学生一个个出来,他们全班对这个赌注都是清清楚楚,现在姜智强杀上门,那真是一种耻辱。

    当日跟赌的人,有的一看苗头不对,想从后门溜走。

    后门高远、孙祥几个人则笑眯眯的堵在那里。

    “想走,没门,绅哥前几天没空找你们,现在是你们愿赌服输的时候了吧。”

    姜智强挖挖鼻孔,得意非凡。

    以前他成绩不好,而高三一班都是好学生,走过这大门他都要加快脚步,要不然觉的丢人。

    如今,他就堵在人家教室门口作威做福,那感觉不要太好。

    “你想怎么样,别欺人太堪。”岳乐天脸上通红,又羞又怒。

    “当日大家看的清清楚楚,赌爬的是你们,赌输的也是你们,怎么了,你们想不认账了?行,只要你当着一班同学的面,说自己不要脸,输了不认,我们马上转身走。”

    姜智强今天也是咄咄逼人,不过不能怪他,当日岳乐天这几个王八蛋,一个跳的比一个厉害,好像吃定了姜绅。

    而且岳乐天老爸不久前还想开除姜绅,父债子还,今天正好一起算一下。

    “强哥,别这样,大家都是同学。”这时,另几个赌博的同学中,有一个嘻皮笑脸的走了上来。

    这人脸皮厚,竟然叫起了强哥,还和姜智强拉关系:“玩玩的嘛,别当真了,现在你们七班全校第一,你也考前三,我们都服气。”

    尼玛,我认得你啊,姜智强认得这个王八蛋,以后没分班时坐过一起,很看不起自己成绩不好,话都懒的和自己讲,现在你他吗知道说大家都是同学了。

    “谁他吗和你同学,老子是七班的。”姜智强眼睛一瞪:“爬不爬说句话,我们又不会逼你,你要不要脸,要是说话不算,我们就走了。”

    这话说的,太侮辱人了。

    侮辱人的人格,侮辱人的底线。

    岳乐天被气的疯了。

    要么爬,要么赖。

    全班男女都看着他们六个。

    岳乐天转过头看其他几个赌的人。

    一个个不敢看岳乐天。

    没有人敢站出来。

    爬也是丢脸,赖也是丢脸,那个更丢脸?

    岳乐天刹那间就想好了:“走开。”他重重推开姜智强,头也不回跑了出去。

    “吼吼---岳赖皮哦。”

    外面早就有一批七班的人等着起哄了。

    “岳赖皮。”

    “岳赖皮。”

    四周群起而叫,除了七班,和七班关系好的八班,甚至其他班上的人都在外面不停的起哄。

    这叫声,剌耳无比,说的一班的几个人全都脸色羞红。

    岳乐天只希望这一刻一头撞死了算。

    今天,他算是颜面丢尽,不但在外人面前,更是在本班面前当了一次赖皮。

    对有的人来说,赖皮一次也没什么,但是对岳乐天这个自尊心极强的人来说,这是一个极大的打击。

    他将从天堂掉到地狱,从以前的一班班长,全班偶像,变成一个人人鄙视的岳赖皮。

    当然了,也许不可能班上都人人鄙视他,不过他言而无信,当众赖皮,绝对是让他威望大损。

    “强哥,就这么算了?”孙祥看着逃走的岳乐天?

    “怎么可能?不过现在在学校,人又多,过几天绅哥会找他的,他说了爬,不爬怎么行?开绅哥的玩笑?这个后果,可不小。”姜智强眯着眼睛在笑。

    姜智强在搞岳乐天。

    姜绅在干嘛呢。

    他在等魏蓉。

    自从考试成绩出来,魏蓉就开始躲着姜绅,除了英语课能见到魏蓉,姜绅就就撞不到她。

    开始姜绅忙着江海和两个局长的事也没顾到,转眼间两个多星期过去了,江海的事也忙的七七八八,怎么还没见到魏蓉。

    嗯,这死丫头在躲自己。

    她怕了。

    姜绅考了满分,魏蓉怕了。

    今天一下课,姜绅就跑到魏蓉的车子边上躲了起来。

    一会功夫,就看见魏蓉向自己的车子走了过来。

    今天魏蓉上身穿的一件花格白衬衫,下面是一条紫红色短裙,看上去很有都市气质感,腿上依然是一双黑色丝袜,把性感和美艳完美的展现在姜绅面前。

    在已经快进入六月,女生的衣服越来越少,也越来越性感,姜绅多日不见魏蓉,魏蓉更加的漂亮迷人,只是脸上的表情似乎有点不是很愉快。

    她刚一上车,砰,突然听到后面开门和关门的声音,扭头一看,姜绅不知何时已经坐在后面。

    “你---谁叫你进来的,快出去。”魏蓉一见姜绅,就和见了鬼一样,又是紧张又是害怕。

    现在和以前完全反了,以前姜绅怕见她,现在她怕见姜绅。

    “你快开车,让别人看到我在你车内和你吵架就不好了。”姜绅嘻皮笑脸的。

    “混蛋。”魏蓉咬咬牙,只好发动车子。

    汽车很快离开学校。

    “你在那下车,快点说,我赶时间呢。”魏蓉表情冷冷的。

    “赶时间相亲啊,你还欠我一件事呢,我可是考了满分。”

    “是啊,我就是去相亲。”魏蓉脸色有点暗淡:“我不会赖皮的,等我这段时间忙完,请你吃饭,祝贺你英语满分。”

    姜绅一听,真好像是相亲:“吗的,和谁相亲?我弄死他。”姜绅怒了。

    “你?—你流氓---”魏蓉又羞又怒:“我相亲,关你什么事。”

    “你是我女人。”姜绅怒道。

    “放屁,我是你老师。”

    “你帮我打过飞机了。”姜绅直接暴粗。

    “你---”魏蓉咬着牙,一脚把车刹住。

    她愣了一会,突然长舒一口气:“姜绅,我们不可能的。”

    两人年纪差太多,魏蓉这些天想了很久,没有勇气接受师生恋。

    “我们一定可能的。”姜绅斩钉截铁。

    “你女人太多了。”魏蓉终于说出原因,她转过头来,恶狠狠的:“你的房东、丁艳、方甜,乔菲雪,姜绅,你倒底有多少女人?”

    我魏蓉天姿绝色,家世又好,身材又棒,你一个高中生,比我还小几岁,竟然和几个女人同时交往,你当我是什么?炮友啊?

    “我一样爱你们,我对每个人都一样。”姜绅脸皮很厚。

    “无耻,我再也不想见你了。”

    魏蓉气的不行:“你快下车,我爸安排我今天相亲,对方还是公务员,副科级干部,你快下车吧。”

    什么狗屁副科级,姜绅不理她,坐在车上,用手勾了勾:“你到后面来。”

    “你去死。”魏蓉当然不听他的。

    “你再帮我弄一次,我就不纠缠你了。”姜绅道。

    “你----”你流氓,魏蓉正要骂,愣了一会,转过头:“你说话算话不?”

    “当然算话,以后各走各的,你相你的亲,我抱我的小甜儿。”

    魏蓉听了,心里酸酸的,有种想哭的冲动。

    混蛋,王八蛋,竟然说分就分,也不求我,也不挽留我。呜呜呜,没良心的狗东西,魏蓉心中正在大哭中。

    “好,最后一次。”魏蓉怒不可遏,打开车门,来到姜绅后面。

    刚一关门,就被姜绅用手一拉,整个人扑倒在姜绅怀里。

    “混蛋,流氓,你干嘛----放开,我要叫了,唔----”姜绅从米奈儿那里学来的法式深吻,吻的惊天动地,一个深吻足足吻了两分钟,吻的魏蓉全身发软,四肢无力,整个人软成一团,依偎在姜绅怀抱里。

    等她清醒过来时,发现自己和姜绅都几乎全身。

    自己身上只留着丝袜,姜绅只有内裤。

    车震,这是要车震了吗?

    魏蓉羞怒交加:“放开我,你说话不算。”

    “我说了算,帮我一次,以后各走各的。”姜绅说罢,猛的一个轻举,把魏蓉举到了椅子上,自己则跪到椅子边上,小姜绅雄纠纠的杀了出来。

    “你想干嘛,你说用手的---”魏蓉惊慌失惜,还没说完,就见姜绅连丝袜也没脱,用力一挺。

    扑哧。

    魏蓉觉的眼前一黑。

    进去了?魏蓉刹那间身体僵硬,整个脑海中一片空白。

    “你是我的,谁也抢不走。”姜绅低声在她耳边说话,然后就开始了有力的穿剌。

    他好像要报复魏蓉,每一下都很用力,全部拉出来,然后重重的剌进去。

    啪啪啪,车子里面只听到连绵不断的啪啪声。

    “骗子,大骗子,我狠你---”魏蓉眼泪流了出来,但是她觉的自己不是伤心,而是兴奋。

    她的双腿紧紧的夹住了姜绅,生怕姜绅会离她而去。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