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2559.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七十一章 凶残
    第一百七十一章 凶残

    “你还说我的包是今天开门红,原来不是第一个。”前面那两男女来劲了。

    “全来卖的是假货,还好八折没买。”那女的拿起那六万多的包,往地上一扔,扔的边上的营业员心痛的不得了。

    “你别乱扔啊。”这可是真货。

    营业员弯腰要去拣,那女的一脚踢在包包上,这下小美都几乎气的要哭了。

    她今天刚在心上人面前表现一下自己的能力,没想到马上遇到砸场子的。

    她早就明白这种事情了,没有后台,做什么事都难,开个包店都有人来闹。

    “赔钱,九万包钱,三万精神损失费,要不然,我让你的店关门大吉。”后来的女子,凶悍的不得了,指着小美破口大骂。

    跟着她来的三个男的,笑嘻嘻的就往几个女营业员身上靠。

    “干嘛”几个营业员吓的半死,连连退让。

    边上的姜绅早就看的忍不住了,看小美好像还要和他们解释什么,勃然大怒一个箭步冲了上去。

    他伸手抓住那女子的头发,往下用力一按,砰,那女的撞在玻璃柜台的角上,只听她一声惨叫,头上血流如注。

    “我草”边上三个男的一看,又惊又怒。

    你打女的这么凶狠,你还是男人吗?

    三人一涌而上。

    姜绅脚步一错,动作快如闪电,砰,一人被姜绅踢飞了出去,撞在边上的一座玻璃柜上面,一下子把玻璃柜撞的粉碎。

    另一个都没看清姜绅出手,就感觉到自己突然身子一空,整个人被姜绅拎了起来,往另一个柜台上面砸了下去。

    连人带柜台一起倒地,包括柜台里的包包、鞋子、皮带等撞成一团。

    第三个人更惨,脸上被姜绅一拳打的满嘴牙齿几乎掉光,然后姜绅拿起边上营业员刚刚从地上拣起的那个七万六的包,往他嘴巴里一塞。

    那么大的包,根本就塞不进去,但是姜绅硬是把小半个包塞进他嘴里。

    鲜血沿着包,从他嘴边不停的流出。

    五秒钟不到,三个男子倒地。

    “嘶”前面那两男女吓的魂飞天外。

    两人刚想逃走。

    “叭”姜绅一巴掌打在那男的脸上,把那男子打的在原地转了几圈之后才倒到地上。

    那女子掉头已经跑出几步,却发现头上剧痛,原来一头长发被姜绅抓住了。

    姜绅抓着她的头往后一拉。

    扑通,女人一声惨叫摔到在地。

    然后就见姜绅把她当刚才的包一样,砰一脚踢在女子脸上。

    女子脸上血肉模糊,嘶声痛快。

    “尼玛的,老子七万多块的包你也敢踢?我草你吗的。”姜绅又是一脚,这下是踢在那女的胸部。

    “啊---”女子痛的眼泪鼻涕全掉了出来,整个人被姜绅一脚踢的在地上飞出去十几丈。

    然后轰的一声,撞在又一个玻璃柜台,玻离柜倒榻,里面所有的东西都飞了出来。

    全场营业员都呆住了。

    小美也呆住了。

    这是她第一次看到姜绅发火。

    没想到姜绅这么凶残,什么女人都照打不误。

    不过她更奇怪的是,她们的玻璃柜,全是很厚的防撞玻璃,和钢化玻璃,防弹玻璃没多少区别,怎么一撞就全撞碎了。

    多少名贵的包包和鞋子都被玻璃划伤了。

    整个店中,一层所的柜台都已经破了。

    全被姜绅打破了。

    所有东西都有碎玻璃夹在一起。

    “小美,算帐,看看地上的东西加起来一共多少钱,不打折,要他们赔。”姜绅打完了,拍拍手,示意小美算帐。

    原来这样,小美明白为什么这些玻璃都会碎了。

    “你们去点一下,所有东西多少钱。”小美马上恢复了店老板的气势。

    “你好大的胆子,你知道我们是谁吗?”被姜绅打了一巴掌的男子还在嘴凶,姜绅追上去抬起脚来。

    砰,一脚把他脸踩的和地板来一个重重的接触。

    咚,边上的营业员们听的心都跳了起来。

    这一脚下去,那男的最少掉了五颗牙齿,满脸鲜血哇哇大叫,但是再也不敢和姜绅乱叫了。

    “啊---打死人了,打死人了----救命啊----”前面被姜绅撞在玻璃上的女的,还抱着头在地上叫。

    姜绅左右一看,地上有一根皮带。

    爱玛仕的,标价十八万。

    他拎起皮带,对着这女子身上一顿狂抽。

    叭,叭,叭,打的那女的在地上滚来滚去惨叫不止。

    “别打了,别打了,救命啊----别打了----”

    “草你吗的,把老子真货换掉,你好大的胆子,也不打听一下,这店谁开的,我草你吗的。”姜绅一顿猛抽之后把皮带砸在这女的脸上。

    众营业员一看,这女的脸上被打的和猪头一样,到处都是青紫血红。

    太凶残了,美姐这男朋友真是凶残。

    几人在地上惨叫连连,一会功夫,那边统计结果出来了。

    “美姐,一共二十七件东西,不打折的话,价值一百四十六万。”

    小美还没说话,姜绅一指一地的玻璃:“玻璃不要算么?算二百万。”

    他大嘴一张二百万,听的众营业员一个个乍舌。

    然后就见他伸手把那被抽的和猪头一样的女的抓了起来:“你老板是谁?叫他出来?”

    “别打了,别打了--”那女的有点惊吓过度,神志不怎么清楚。

    也难怪她,从小养尊处优的,什么时候被打成这样。

    姜绅一看,不但没有松手,甩起手来叭叭三个耳光一打,女的稍微正常一点了。

    “别打了,呜呜呜,我们老板是袁世诚。”

    “是他啊?”边上的小美惊讶道。

    “袁世诚是谁?”姜绅问小美。

    “也是做奢侈品的,在东宁市开了八个‘奢侈品调剂中心’,我做的时候,他派人来联系,叫我和他合作,货他供应,赚了分他三成。”

    听着是可以,不过小美要承担亏本的风险,租店和人员工资都要她出,进货渠道又归袁世诚,白痴才做这种事,小美当然拒绝了。

    没想到,才试营业,他就找人来砸场子。

    “美姐,这个袁世诚在东宁很有名的。”一个营业员可能以前和小美一起工作过,弱弱的道。

    “听说他是城东区四大公子,官二代,但他已经是法国的国籍,不能碰的。”

    小美一听,脸色也有点变了。

    这年代,洋人也是碰不得的。

    虽然袁世诚人在华国,也是华人,但是加入了法国籍,那就是算法国人了。

    看到小美脸色一变,另两个男女中的男的就开心了。

    “小子,你敢打我们,敢打法国人不,我们袁总来了,你等着坐牢吧---”

    这小子话没说话,姜绅拣起边上一片碎玻璃就扔了过去。

    扑哧一下,碎玻璃插进了那男的脸上,从他的下额处插了进去,插的那男子惨叫连连,捂着嘴巴说不出话来。

    嘶,后来的那女的吓的话都不敢说了。

    “你,起来,打电话给袁世诚,一口价,赔偿我酒店损失一千万。”

    姜绅把那女的拉起来。

    那女的还捂着头,头上不停的冒出,到现在没晕也算不错了,听到姜绅的话,差点吓的晕了过去。

    你一个店拆了也没一千万,你也敢开口,好,你死定了。

    “那我打电话了。”女的也挺猛的,难怪敢过来抓小美,头破了一个大洞还能顶住。

    “快打,告诉他,打你的是姜绅,城东姜绅。”

    女打打电话,痛哭流涕,说了很多话,大概的意思就是:“他们把我们打的不成人样,还要一千万赔偿,打我们的说,他叫姜绅--”

    “姜绅,谁他吗叫姜绅,那个王八蛋,你等我,我马上到。”对面怒吼着。

    姜绅听到了,脸红了。

    太没面子,在小美面前丢人了,竟然不认识我。

    姜绅转过头,到边上捏了两个电话。

    第一个电话问了王新国。

    袁世诚的父亲不过是正科,以前是区政府办的主任,谢长青当了区长后,前任区长走之前放他到下面乡镇当了一把手书记。

    袁世诚在法国办了投资移民,听说在巴黎开了箱包店。

    王新国帮他打了几个电话,巴黎箱包店的名字都问了出来。

    姜绅打电话打了十几分钟,地上的人一个个站了起来,个个捂着身体的某处,一个个怒目而视,还几个人还和姜绅一样在打电话。

    看样子,双方都是在各自准备着。

    仅过一会,外面来了两辆奔驰s63。

    其中一辆,坐的正是袁世诚。、

    袁世诚脸色不好看,因为在他到之前,他接到了当地派出所的电话:“忙。”暂时不能出警,一会到。

    这个‘忙’字,袁世诚可是很明白的。

    这是证明派出所知道这店的主人也不好惹,给他时间和对方私了。

    袁世诚很不开心,以前遇到这种事,一个电话派出所马上就到了,黑的白轮流上,对方要么关门大吉,要么就服了自己。

    看来,这个姜绅有来头啊?

    车子到了,但是他没有立刻下车,这是给姜绅一点压力。

    他坐在车中,问身边的人:“打听到了没有,姜绅什么来头?”

    “我正在问。”身边的人是他死党,叫小莫。在东宁市也算有点小名气。

    不过他认识的人里,明显没有认识姜绅的,打了几个电话没人知道。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