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2569.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七十七章 来头太大
    第一百七十七章 来头太大

    话说管晋被踢了出去,连倒底发生什么事都不清楚。

    回过神后,又惊又怒的管晋,冲进大门。

    他一手捂着头,一手指着赵三和森森等人。

    “你们有种别走,王八蛋,你们有种就别走。”

    “我们不走,需要帮你报警吗?森森露出阴森森的牙齿,笑道。

    “你们等着,等着。”管晋气急败坏,捂着头掉头就跑。

    “绅哥,踢的好,这小子就是管仲的儿子。”姜智强脸上都是跃跃欲试的表情,要不是老爸在,刚才冲上去踹一脚的,很可能就是姜智强。

    “难怪长的一副欠揍的样子,哈哈哈。”赵三纵声大笑,然后看看地上的欧元后,朝森森点点头。

    森森明白了,一个电话下去,很快出现四个精壮大汉,一个一个箱子提着离开。

    魏天和姜平,甚至肖锋都是第一次看到赵三的保镖。

    一个个不是肌肉发达,威猛有力,就是反应迅速,眼光如炬。

    一看就是真正的职业保镖。

    “给他扫兴了,绅哥,我们继续喝?”赵三敬姜绅。

    “不吃了,没心情了,下次我们单独喝。”

    “好,一言为定。”赵三闻言也是小激动一把。

    众人准备散伙,倒不是怕管晋回来,实在是现在没借口弄他。

    魏天即然答应了退掉订婚,姜绅也就没必要把管晋往死里整,

    而且今天有肖锋在,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众人发泻后过,结帐走人。

    魏天抢半死,终于抢到了结帐。

    并且在结帐的时候,不停的和姜绅交流,示意姜绅有空来家里坐坐。

    别人说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喜欢,今天魏天是丈人看女婿,越看越喜欢。

    结完帐后,魏天、肖锋一路离开。

    姜平带着儿子先走,赵三和森森还想和姜绅拉拉关系,说点事情,就见饭店门口停下两辆面包车,气势汹汹走进来十几个人。

    这十几个人很有趣,前面七八个都是道上的混混。

    一个比一个长的凶狠,手里拎着粗铁棍,

    后面四五个人竟然穿着警服,远远的看着这边,似乎在盯什么,等什么。

    姜绅和赵三笑着对视一眼,想都不用想,对方做两手准备,要是打架打不回来,很可能让警方出动。

    “就是他们。”领头的一个混混,拿着铁棍对姜绅和赵三、森森三人一指。

    “废了他们”七八个混混手持铁棍就冲了上来。

    姜绅一听口音,这些都是辽西人,看来是某个老板自己养的一批打手。

    东宁市最大一批辽西人里,疯狂威已经被姜绅搞定了,其余的,要么就是小团体,要么就是被东宁的老板们养着当打手。

    这些辽西人,打起架来是不要命的,本地的老百姓最讨厌他们,也只有爆标、老虎、胸毛几个本地大佬才能压的住他们。

    不过他们明显不认识姜绅,一窝蜂就冲到姜绅面前。

    “废你吗的。”姜绅站在饭店门口,首当其冲,一脚就踢飞出冲在最前的的辽西人。

    接着就冲进了辽西的人群中,砰,砰,砰,只听片片惨叫声中,辽西人一个个的摔倒在地。

    十秒钟不到,七八个混混被姜绅全部打倒在地。

    这些人倒地不起的时候,森森的手机还没打通他们的保镖。

    嘟,嘟,嘟---电话还在想,所有混混已经倒地。

    “喂,森哥我们在后面停车场,杨队他们在饭店门口,有什么指示。”

    “没事,没事,我们打算走了。”

    “马上到,半分钟。”

    跟来的保镖还没说完。

    远处几个警察跑了过来。

    “谁打的,你们两批混混,敢聚众斗殴?”一个三十多岁的警察,骂骂咧咧的逼向姜绅。

    “小子,你很能打吗?要不要连我也一起打。”

    他才不怕姜绅能打,再能打,打的过国家机关?有种和我们全机关抗衡。

    “还有你这么贱,主动要求被人打的?”赵三笑嘻嘻往前走几步:“孙子,过来给我给扇两巴掌。”

    “哟,反了你。”那警察有两个同事都叫了起来。

    五个警察直接逼向姜绅和赵三。

    “干什么,你们干什么。”就在这时,饭店门中的一辆停着的汽车中冲出来两个戴着墨镜的男子。

    “警察抓人,你说干什么?让开,当心连你也抓了。”东宁那警察牛皮哄哄的。

    “你们那个区的。”墨镜男继续问。

    “我们市局的。”东宁警察继续牛比。

    不过他话刚说完这一句,就见他面前的男子猛的一伸手,飞快的抓住东宁警察的手臂,往后用力一拧。

    “啊”那警察措手不及,没想到对方连警察都敢动手。

    卡察,东宁警察双手被一幅手铐铐在了背后。

    “小样,你们抓谁呢?别乱动。”另一个大汉面对四个惊怒的警察把自己的西装向后一甩,手按在腰间,一个黑幽幽的东西出现在他们面前。

    “草”手枪。四个警察同时变色,而且是警用手枪。

    手铐,手枪?

    对方要么是杀过警的悍匪,要么也是同门?

    东宁警察马上就明白了。

    不过看对方气定神闲的样子,肯定不是悍匪,是悍匪早就开枪了,不会是亮枪。

    但是,对方敢知道他们是警察也直接抓人,亮枪,这个来头就有点大了。

    基层做警察的,大都都是八面玲珑的人物,一看形势不对,马上就软了下来。

    更别说他们都没带枪。

    “别乱来,兄弟,那个单位的。”被铐住双手的警察也觉的大事不妙,口气好的许多。

    “你们陈建明电话多少。”扣住东宁警察的:“东宁就这么乱,明明是混混殴打百姓,你们反而抓百姓---”

    “陈建明?”那警察一下子吓的魂都飞了。

    陈建明,那是他们市局大局长的名字,其他们都是下面派出所的,根本不是市局里的,一听对方指名陈建明,就知道撞到铁板上了。

    “误会,误会,都是误会。”东宁警察一边使眼色,叫其他人当心,一边连连道歉。

    “问你陈建明电话呢?快点,你信不信我一枪崩了你。”墨镜男手上一发力。

    “啊---”东宁警察双手剧痛,吓的半死。

    能随便崩人的,这是什么单位的?尼玛不是警局的?

    来头太大,我抗不住了。

    “别,我们错了还不行,我们马上把这些混混抓起来。”

    “看你们坐车一起来的,什么时候警混一家了,你们这些败类。”几句话的功夫。

    外面哗啦啦又涌出一批墨镜男,把他们团团围住。

    五个警察一看,腿都软了。

    对方豪不客气一涌而上,十几秒钟,就把五人全铐了起来,一个个拖到了一辆商务车上。

    “电话,陈建明的。”五人被挤在车上,一个墨镜男拿着电话。

    “我说,我说。”领头的东宁警察想哭了:“我们所长才知道,我不知道,我报所长的号码给你。”

    “尼玛的小所长你让我打电话给他?”那墨镜男一脚踢在那警察身上,踢的他哇哇怪叫。

    “杨队,杨队,找到陈建明电话了。”这时车外又一个保镖过来了。

    “喂,陈建明吗,我是省公安厅的杨铁,你好,这次我在市里执行任务,遇到你们市局警察与混混联合欺压百姓,这个情况很严重,我们已经把现场拍下来了,对于警队的害群之马,一定不能估息---”

    尼玛,原来你两是省厅的,那是自己人啊。

    东宁省公安厅和东宁市公安局相隔一条街而已,还以为你们是京城来的,要不要这么夸张啊。

    不过那东宁警察越听越害怕,说到后面,他们五人个个脸色大变。

    “杨队,是个误会啊,别这样,别这样?---”那五个警察吓死了。

    一听这情况汇报,和电话那头陈建明的语气,自己五人恐怕也要倒大霉了。

    姜绅也见识了一下权力的威力。

    赵三几个电话一打,市局派来一队人把那五个警察接走了,据说要告他们勾结黑恶势力。

    必竟这些人是和那批混混同时坐车来的,最好的下场就是被开除出去。

    当然了,还有那管晋,同时叫了警察和混混两班人,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也要倒霉。

    姜绅佩服赵三的同时,赵三也在佩服姜绅。

    上去就三拳两脚打倒七八个混混,有这种身手的本来就不多,敢大街上打的更是少见。

    一般的人出手,不怕被警察抓起来吗,姜绅都没犹豫,证明他还是很有底气,很牛比的。

    这件事后,两人关系也亲密了一点,姜绅告诉了赵三去缅甸的时间,最好下周六和周未两天,因为平时他要上学。

    对哦,这个人还是高中生哦,我高中的时候,最多欺负一下同学,人比人,气死人啊,赵三苦笑:“行,那我在这里住一个星期,下周去。”

    “有空能找你吃饭不?”赵三试着问。

    “我有时间找你,反正你住在我宾馆里。”

    “行,一言为定。”

    森森在边看着使劲的笑,憋的很辛苦。

    等姜绅走了,赵三怒道:“你在边上一直偷偷笑干什么?”

    “三少,你追女人也没这么认真过啊,我是怕三少你女人玩多了,口味换了。”森森也是什么话都敢说。

    “尼玛的,我要换了口味,第一个先爆了你的菊。”

    “哈哈哈。”两人相视大笑。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