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2597.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八十九章 gug kuan将军
    第一百八十九章 gug kuan将军

    “疯子,这个人疯了,他这么年轻,懂不懂赌石?”

    “钱多的没地方烧吧,那块石头我知道,放在这里好几年了,二十万都要考虑,还一千万?”

    “炒作吧,我看是炒作,他和老板窜着引眼球。”

    那边还在结算付钱,四周议论纷纷,围观的人也越来越多。

    老板厄泰尔一听,勃然大怒:“什么炒作,这是真的,没看到人家真金白银的在付,我厄泰尔在老帕敢,需要炒作吗?”

    付钱也是很快的事,钱一付完,众人就以为他们要把这石头拉走了。

    一般出价到百万以上的原石,很多会拉走,然后带回家后,焚香祭司,祁求好运后再开刀。

    而且出价到百万以上的原石,开出的东西很可能超过百万,在这里开出来,也没准带不出缅甸,所以大家都以为他们要把石头拉走。

    “可以开切了吗。”姜绅看看钱付完了,应该可以切了。

    边上的素敏而达和沈碧一听,都是眼睛大亮,一千万买来的,谁不想看看有什么。

    “切,切,切。”

    “切,切,切。”

    人群中立刻有人起哄,眨眼间所有人都叫了起来。

    “真切?”厄泰尔盯着姜绅。

    你不想多开心一会,切不出东西,你哭都来不及,付了一千万,起码多开心一会,带回国内还有一点暇想。

    厄泰尔这块石头,五十万从别人那里转来的,但是放在这几好多年都没有卖出去,一路降价降到二十万,没想到今天报个二百万,竟然有人要。

    好多行家看过了,就算有玉也值不了多少钱。

    “你没听到群众的呼声,大家都要求切,哈哈哈。”姜绅走上去,拿起桌上一把刀,对着那巨石画了一圈。

    “就沿我画的线切,切出了这边的线,你要赔钱。”姜绅笑道。

    “不是吧。”厄泰尔一看姜绅画的线,好像是只要这石头的一角而已。

    “你---你就要这个角?”厄泰尔以为自己听错了。

    姜绅要是不划线,他第一刀切下去,这种角边,肯定被扔掉。

    现在姜绅要扔掉的一个角。

    “就这个角,你给我切好点。”姜绅点头。

    这个角的大小,差不多有半个成年人左右,也不算小了,不过真的切起来,像这几十吨的仔料直接是把角落扔掉的。

    “那我切了。”厄泰尔也不管,反正客人要求的,然后又指了指后面巨大的一块:“这边都不要了?”

    “不要了,你可以拿着再卖。”

    厄泰尔还真这个意思,姜绅只要这个角,后面这一大块自己还能接着卖呢。

    四周一听,嘘声大声,太无耻了,还想接着卖。

    “好。”厄泰尔也不顾边上众人的嘘声,拿刀开切。

    他切的很小心,怕姜绅说的划过线要自己赔钱,一刀切了好久,四周围观的人越来越多。

    连赵三和森森也都是提心吊胆。

    等到一刀切完之后。

    “哇”全场哇的一声,个个面色古怪。

    晕,森森一看,什么都没有。

    赵三也是目瞪口呆。

    “哈哈哈。”素敏而达大笑起来。

    他是行家老手,一眼就看出来了,这切下的角中,根本什么都没有。

    至少他有九成的把握。

    赌原石,除了色、形、产地比较重要之外,裂纹也很重要。

    高手除了观皮辩里,辩色之外,在评估原料的时候,还要注意看裂纹(俗称绺裂)的发育情况。

    裂纹越少代表越好。

    厄泰尔这一刀切下去,切口处满是裂纹,一看就是个废料。

    不但素敏而达笑了,厄泰尔也苦着个脸。

    “这位老板,要不我帮你把后面这大块也切切看?”厄泰尔收了人家一千万,有点不好意思了。

    “你笑什么?”姜绅转过头看着幸灾乐祸的素敏而达:“要不我们两再赌一下,现在切下来了,你说里面有没有价值越过一千万的翡翠?”

    姜绅一挑衅,素敏而达气急而笑:“小子,我玩玉的时候,你爸都在吃奶呢。别说里面没有价值一千万以上的玉,能开出十万块钱以上的玉,我就把这石料吃掉。”

    “我要你吃掉干什么?两百万,赌不赌?”姜绅伸出两个手指:“要是我赢了,你给我两百万,要是我输了,我再给你两百万。”

    哇,四周众人兴奋无比。

    今天算是开眼界了,不但看到和石头赌,还看到和人赌。

    “素敏,赌啊,你怕啊。”

    “跟他赌了,要是我,我也赌。”

    “素敏而达,别丢了我们老帕敢的脸。”

    “别让华国人小看了,和他赌,你要不敢,我来赌。”

    “二千万也赌,怕他个鸟。”

    许多当地识货的人都叫了起来,这么多的裂纹,怎么可能有玉在其中?

    素敏而达却犹豫了,他这一生,没有自己赌过,都是帮别人赌,所以他百战不败,从来没有输过钱,今天却要让他和人赌?

    “两百万,我帮你出,和他赌了。”素敏而达还在犹豫,边上挤出来三个人。

    赵三和森森等人一看,脸色微变。

    这是三个军人,穿着绿色的军装,身上挂着各种武器。

    就在大庭广众下,三人都背着各种步枪,手雷,说话的那个,戴着一顶贝雷帽,腰间有支手枪,看上去像个军官。

    “gugkuan将军。”素敏而达认得这个人。

    是这里的一个地方军阀,控制着该地区百分之三十以上的场口,手下也是兵多将广,非常厉害的一个人物。

    “别让华国人小瞧了。”gugkuan将军微笑着:“我们帕敢人,怎么可能让华国人小看了?我出钱,你有没有把握和他赌?”

    “当然有把握,我是看他已经输了一千万,不忍心再赢他两百万。”

    “哈哈哈哈。”gugkuan将军和素敏而达同时大笑,然后指了指姜绅。

    “华国人,说话算数不?两百万?”gugkuan将军的华语不是很好,说的段段续续的,但是四周的人还能听懂。

    “你是将军?”姜绅笑了,一开口让四周愣了下,因为他说的是缅甸语。

    虽然他的缅甸语听起来没有gugkuan将军的流畅,但是意思还是差不多能听出来。

    “这是我们军43旅,gugkuan将军。”gugkuan将军边上两个警卫马上提醒姜绅,态度好一点,你在和将军说话。

    “即然是将军,以将军的身份,就起码要赌两千万。”姜绅重新伸出两个手指:“两千万赌不赌?”

    尼玛的你找死啊,我和素敏而达的事,你来插什么脚?将军就能吓唬人了?姜绅立马暴增十倍。

    “两千万?”四周众人齐齐失色。

    刚赌的石,才一千万,现在又要赌两千万。

    有意思,gugkuan将军的眼光盯向姜绅,他不愧是久经沙场的大人物,眼光很锐利,像利箭一样锁定了姜绅。

    他也想看看,姜绅真是有把握还是想吓嘘自己。

    gugkuan将军也是此中的高手,那块石料,怎么看都不像有玉的样子,别说是一千万以上的玉了。

    而且就算出了玉又怎么样,我说他值一百万,他就是值一百万,这里,我说了算。

    gugkuan将军转眼就想到了办法:“那就赌两千万。”

    嘶,四周的人已经围的水泄不通。

    连那边的沈碧和曼姐三人也紧张起来。

    必竟,姜绅和他们是一个国的。

    “沈姐,你怎么不劝劝,就算他赢了,也走不出帕敢啊?”小漓看着森森,有点不舍。

    “我怎么劝,他们都不理我们。”沈碧几乎看几姜绅,想用眼神劝他,但是姜绅根本没看这边,气的她也是小姐脾气来了,看也不看姜绅。

    “那就这么说定了?是不是以开出的玉为一千万价值以上来比?”厄泰尔故意这么说,就是想帮gugkuan将军。

    开的玉不值一千万,也算姜绅输。

    “当然”“当然”

    gugkuan将军和姜绅几乎同时出口。

    “我来切。”姜绅这时走了上去:“我怕你切坏了,你赔不起。”姜绅笑着接过刀。

    所有人都急切的看着姜绅,四周好多人更是拿出手机,对着狂拍,都想见证这个奇迹。

    卓昂在后面拉了拉赵三:“三少,叫你朋友别惹事了,输了也算了,要是赢了,恐怕你们出不了老帕敢。”

    “无妨。”赵三还有点把握的:“出去的事别怕,有我。”

    他比姜绅还激动,这么好玩的事,他也从来没有遇到过。

    “切,切,切,切。”四周无数人都在起哄。

    “那我切啦,哈哈哈。”姜绅大笑,又是一刀切了下去。

    这次姜绅亲自操刀,一刀下去,比机器还快,扑哧,一小块废料掉了下来,刷,一片绿色映照所有人的眼球。

    叭叭叭,各种闪光灯,手机照相机闪个不停。

    “哇”第一刀就让所有人震憾了。

    一大片绿色出现?

    素敏而达脸色狂变,怎么可能。

    姜绅这块石头,本来就是角落上的一块,他切的地方又是角落上,平时那巨石移动一下,撞到什么,都可能显露出来,但是竟然从没有异样发生。

    如今被姜绅一刀切下,露出一片绿色足足有脸盆大小。

    这得多大一块翡翠?

    这得值多少钱?

    不过,现在只是第一刀,未必真是成品翡翠,也可能是脉络。

    素敏而达和gugkuan将军同时对视一眼,相互看到对方眼中的震惊。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