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2604.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九十章 欠我多少钱
    第一百九十章 欠我多少钱

    姜绅第一刀,差点吓晕几个人,更震惊了一大片人。

    一切之后,姜绅手法更快了,在别人还在震惊之时,刷刷刷,他出刀如风,把一把大石头像苹果一样削了起来,半分钟不到,一块脸盆大小的极品翡翠出现在众人的面前。

    嘶,无数人倒吸一口冷气。

    太大了。

    太震憾了。

    全场所有人都目瞪口呆。

    “高绿翡翠啊。”

    “极品中的极品。”

    这是翡翠中最高极的高绿翡翠,做一个手镯就是几百万,看这块大小,一百个手镯都能做了。

    就现在这样子,最少值一亿。

    保守估计最少值一亿。

    如果找一个雕刻大师,做一件精致的玉器,值两亿都有可能。

    “gugkuan将军,你不会认为,这块高绿翡翠值不了一千万吧?”姜绅指了指中间:“他的中间,还有一块翡翠心,比拳头大一点,就这一块翡翠心都值一亿。”

    “玉中有玉啊?”

    “还有玉心?”

    “这块原石,看在在地底不知多少年了。”

    “那不最少值两亿?”

    “两亿?两亿买个玉心还差不多。”

    “这种玉心,真正是通灵的了,多少钱也买不到。”

    “那是,那是。”

    玉中有玉,那是玉的精髓,在缅甸这边,被称为通灵玉心,认为戴在身上有驱邪长生之妙,虽然没那么夸张,但是冬暖夏凉的功能都是有的,绝对是玉中的珍品,百年难见。

    素敏而达脸色灰败,看着姜绅手上的那么大块玉,又恨又妒。

    如果眼光可以掠夺,姜绅手上的翡翠最少已经被人掠夺了几千次。

    “想我素敏而达一生,观玉无数,没想到今天竟然看走了眼,而且是最失败最惨的一次,你们华国人说的好,有眼无珠,有眼无珠啊。”

    素敏而达,一声长叹:“gugkuan将军,这两千万,我素敏而达愿倾尽家产,只是连累你了。”

    刹那间,素敏而达好像年老了几十岁。

    这是一个人精神倍受打击之后出现的灰败气息。

    gugkuan将军不动声色,没有理他,只是贪婪的看了看姜绅手上的玉:“愿赌服输,这位先生,请,请到我司令部去拿钱。”

    此言一出,四周许多人脸色古怪起来,然后有人掉头就走。

    这是翻脸前的预兆啊,当地人谁不知道,gugkuan将军的钱,你也敢拿?

    “亏了,亏了,早知把他买下来了。”沈碧恨的那个直跺脚,刚才一千万没敢继续,现在看到这玉,一亿都值啊。

    这个姜绅果然厉害,太厉害了,简直像是有透视眼一样。

    要是我买下来,肯定要运回国内再切的,他这样一切,众矢之的,四周不知有多少人打他的注意。

    没错,除了gugkuan将军,四周当地的军阀武装人员有很多派系的都在,还有当地黑社会,混混,无论那方的人员都会盯着姜绅他们。

    “不用麻烦gugkuan将军,两千万的赌注就当开玩笑的,谢谢gugkuan将军,我们走了。”姜绅一开口,四周众人都齐齐点头。

    算你识像,不敢收gugkuan将军的钱,不过,你露了这玉,还想安全离开就不容易了。

    姜绅当然不是怕gugkuan将军,他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也当是给gugkuan将军一次机会,至于他珍不珍惜就不关姜绅的事了。

    森森这时大喜的跑过来,把姜绅给的玉收起来,小心翼翼放到一个大包包里,然后六人准备离开。

    gugkuan将军在后面看了看,没有动作。

    六人兴奋不至,那卓昂却心事重重。

    走到一半:“三少,实在不行,就把玉放下吧。”卓昂提醒一句。

    “我切的玉,谁敢拿?”姜绅冷笑:“我倒偏要带他走。”

    “就是,就是,好几个亿呢。”森森也是一幅财迷像,不过今天,他更多的是享受这种剌激。

    太过瘾了,跟着绅哥,果然过瘾又剌激。

    众人一路走出去,发现身后跟了很多人,等到走到他们的汽车那里,发现身后跟的人都一个个解散了。

    因为在他们的汽车边上,三辆军用吉普团团住在那里。

    “几位老板,gugkuan将军请你们到司令部坐坐,请。”一个尉官,笑眯眯的对他们做了一个请势。

    这尉官华语讲的很流利,但是卓昂却听的脸色大变。

    “三少,三少。”他示意赵三扔下玉,有命活着回去才行。

    “好吧,那就去坐坐。”赵三倒是不在乎。

    姜绅当然更不在乎。

    六人上了他们的军用吉普。

    这一路开出去,花了不少时间,路上全是歧岖山路,开了十几分钟后,看见一片军营。

    军43旅的旅部就在这里。

    众人走进去,军营里到处都是军士,有的在练枪,有的在玩耍,看的出最近他们比较闲。

    “欢迎我的客人,哈哈哈。”gugkuan将军从一幢房子里走了出来,笑眯眯的伸着手向他们示意。

    gugkuan将军的房子并不大,但是里面荷枪实弹的军士足足站了两排人,每排都有十几个,站在张长方形的会议桌后,看上去非常威严。

    六人进去之前都被搜了身,把赵三两个保镖的枪都收了。

    “几位老板贵姓,华国来的?”gugkuan将军笑着问他们。

    这也是试探他们的底细。

    “我姓赵,京城来的,这是‘jauliug将军’给我的通行证,希望gugkuan将军有空到华国来玩,我一定好好招待。”

    赵三果然是有准备的,拿出一张通行证。

    gugkuan将军愣了下,有点意外的拿过一看,心中就有数了。

    这赵三来头应该不小。

    他沉着脸坐在那里,手指在桌上敲了又敲,似乎在思索什么。

    jauliug将军在军比他大一点,但是眼下可是有好几个亿。

    面子再大,大的过钞票?

    他的本意,是问问这几个人有什么来头,没来头就直接拖出去枪毙掉,然后把翡翠给拿过来。

    没想到他们认识jauliug将军。

    他在考虑,房子里面寂静一片,姜绅也不出声。

    所有人都在提心吊胆的等。

    足足两分钟后,gugkuan将军笑道:“即然你们认识jauliug,我就给他个面子,把这小子留下,你们走吧。”

    他指了指姜绅。

    他要把姜绅留下。

    “这怎么行。”赵三一听,脸色大变:“要不这样,gugkuan将军,我们把玉留下,ok。”

    赵三还是很讲义气的,关键时候要人不要玉。

    虽然这玉值几亿,但是姜绅那里是几亿能换的。

    gugkuan将军笑了,他就是等赵三这句话:“这不好吧,你们和jauliug认识,我拿你们的玉有点不好吧。”

    “没事,我们初来乍到,也要拜见gugkuan将军,是赵三错了,就当我拜访将军的礼物。”赵三在国内再牛逼,今天也要认怂了。

    他也看出来,这gugkuan将军,把钱看的很重,就连jauliug将军镇不住他,铁了心想要这块玉了。

    “哈哈哈,那我就不客气啦,别到jauliug面前说我欺负你们,是你自己要给我的,行了,你们走吧,来人,送他们出去。”gugkuan将军得偿所愿,心情大爽,决定放过赵三等人一马。

    赵三、森森等五人同时长舒一口气。

    “赵三,你没听清我刚才说过什么?”姜绅却在这时,脸色一沉对着赵三发话了。

    “---”赵三等人莫明其妙。

    “我姜绅说过,要把这玉带回去,我姜绅说的话,说一是一,说二是二,没有人能够改变。”

    姜绅说话,往gugkuan将军面前一张凳子上一坐:“你刚才欠我两千万,我想了想后,觉的你还是要还给我比较好。”

    什么?你说什么?全场一片寂静。

    死一样的寂静。

    卓昂两腿都开始抖了起来,森森也吓的眼珠直转。

    这可不是在国内,这是在军营啊,绅哥,你别太霸气,别太猛了。

    gugkuan将军用不可思议的眼神盯着姜绅,足足盯了十秒钟,砰,猛的拍案而起。

    “你找死。”

    这几个字他说的缅甸语。

    只见一拍桌子,卡卡卡,边上几十枪端了起来。

    赵三两个保镖刚想拿枪,想起自己的枪早被搜了。

    “别乱来。”一个保镖着急了,提醒姜绅,赵三可不是一般的人,你别乱来,害了他。

    “我没听错吧,你有种再说一次。”gugkuan将军从拿起自己的手枪,顶在姜绅的脑袋上。

    “欠账还钱,天经地仪,我前面给过你机会了,但是你竟然敢打我玉的注意,两千万加利息,一共三千万,给你四小时,马上凑出来。”

    姜绅一字一句,说的很清楚。

    “我草你吗的。”gugkuan将军听的大怒,扣动板机。

    砰,一声枪响,赵三都觉的眼前一暗。

    等他睁开眼睛时,姜绅呢?倒地不起了?

    “砰,砰,砰。”场中只看见一条人影在闪动,各种枪声响个不停。

    姜绅的身影快如闪电,嗖嗖嗖看的众人眼花缭乱,一个个警卫倒下去。

    十秒钟不到,一屋子军士全部被姜绅打倒。

    扑通,大门被冲开,几十个全副武装的军士冲了进来。

    “出去。”姜绅拿着枪顶着gugkuan将军的头上:“叫他们出去。”

    “小子,你死定了,你知道你在什么地方?你连累了你的朋友,你们都离不开帕敢了。”gugkuan将军嘴还硬。

    “砰”姜绅一枪打在他腿上。

    “啊-”gugkuan将军痛的哇哇大叫。

    “叫他们出去。”姜绅笑着:“我耐心不好,你是不是还想被我打一枪。”

    “出去,出去。”gugkuan将军挥手示意,所有军士潮水一样的退了出去。

    “我草,玩大了啊。”赵三这时,没有害怕,只有激动,没想到姜绅敢劫持gugkuan将军,更是敢把gugkuan将军打上一枪。

    “这下怎么办?”两个保镖先拿了几把枪过来,然后推上桌子把大门堵上再说。

    与此同时,这里枪声一响,外面潮水一样的军士把房子团团包围。

    透过窗户,他们甚至能看到几辆坦克向这边开了过来。

    至于阻击枪、火箭筒等常规兵器更是分布四周。

    尼玛,我们被军队围了。

    森森的脸也吓绿了,长这么大,第一次被军队围。

    这太妈太剌激了。

    “慌什么,我能带翡翠回国,就能带你们回国,保证你们活崩乱跳一个都没事。”姜绅站了起来,刚说一句话。

    砰,他拿起手中的枪柄,砸在gugkuan将军的头上,一下两下,一边砸一边怒骂。

    “吗的,我的玉你也敢吞?你知不知道我是谁?”

    砰,砰,砰,姜绅在众人目瞪口呆中,连砸十几下,砸的gugkuan将军满头是血,然后把他拎到桌上:“现在你欠我多少钱?”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