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2611.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九十四章 双飞你个头
    第一百九十四章 双飞你个头

    “给我们三个开一间。”

    “不好意思老板,我们房间满了。”房间老板很歉意的道。

    “------”沈碧大怒:“你什么意思,他们开四个就有,我们开就没有了?”

    “那是最后四间了,要不,你们去其他旅馆看看?”老板也很生气,你对我吼什么,拷你。

    三女面面相觑。

    已经是晚上八点,这里是密支最好的旅馆,别说外面有没有,就算外面有的话,不和他们在一起,万一那昆决的人追来怎么办?

    “我不出去了,要是那昆什么追来怎么办,我要和-----在一起。”小漓略带羞涩的站到森森身边。

    森森狂喜,表面不动声色,一本正经的装:“放心,我会保护你的。”

    “小漓你----”重色轻友。曼姐也气的半死。

    “那你们两人随意了?”姜绅摊摊手,率先上楼,他才不管这两个女的,管你们睡那,帮你们从场口带出来,已经是仁至义尽了。

    “你们自己看着办啊。”赵三虽然对曼姐有点兴趣,不过曼姐骗过他,而且现在又是国外,要是在国内倒是可以试着泡泡她。

    然后两个保镖,森森拉着小漓,全部一个个上楼了。

    我草,你们不是吧,几个大男人不管我们死活?

    我们这么漂亮要是出去找其他旅馆被坏人侮辱了怎么办?

    沈碧和曼姐几乎崩溃。

    她们一向对美貌很自信,走到那里都是万众瞩目的焦点,但是眼前这三个男人,一个和萝莉小漓勾勾搭搭,还有两个更是完全无视她们。

    太伤自尊了。

    我们怎么办?两女对视一眼。

    曼姐一咬牙:“走,我们就不信了,边上没旅馆了。”

    两人走出这家旅馆。

    站在门口看了看,附近还有路灯,再远就有点黑了。

    夜晚的密支行人并不多,偶而有人经过她们面前。

    “嗨,美女。”两人站在门口不到五秒,就看到有两个喝的醉熏熏的本地混混,摇啊摇的经过旅馆门口。

    “华国的?多少钱一夜?”

    “嘘”

    两个混混,一个用华语问,一个吹口哨。

    竟然当我们是卖的,岂有此量。

    沈碧气疯了,还想上前理论,曼姐拉着她就往回跑。

    “干嘛,让我去骂他们。”

    “你疯了,他们都是醉鬼,在这被他们强暴了,冤都没地方伸。”

    “那我们去那?”沈碧难过极了,没想到会遇到这种事。

    “你不是和那姜绅关系不错,要不,你去姜绅那里混一夜吧。”曼姐犹豫着,脸上红红的。

    “你---”沈碧眼睛瞪的老大:“你不是打算去赵三那里吧?”

    “凑着过一夜算了,总比在外面好,他们几个我看出来了,都算有点素质,不会乱来的。”曼姐还是比较有眼光的。

    “但是---”沈碧一想到上次被姜绅打了几个屁股,全身就像火烧了一样。

    “但是什么,我不管了,我要去洗澡睡觉了。”曼姐去找赵三了。

    “草。”一个个重色轻友。

    沈碧站在过道上犹豫了几秒钟,牙齿一咬也去找姜绅了。

    姜绅倒没想到沈碧会来,他以为两人会出去找别的旅馆,没想到两女怕昆决的人找来,不敢出去。

    此时他正在洗澡,全身脱的光光,突然好像听到有人敲门,神念一扫。

    咦,沈碧。

    她来干什么?

    姜绅全身刚打了香皂,很郁闷的冲了一下,然后拿了根围巾一围,光着上身就去开门了。

    “啊---”沈碧一开门,看到姜绅光着上身,捂着眼就惊叫一声。

    “装什么装,你没见光上身的,草。”姜绅大怒:“什么事啊,我洗澡呢。”

    你好好说话会死啊,沈碧那个怒啊:“我没地方睡,借我睡一晚。”

    说罢不等姜绅同意,一步就冲了进来。

    “砰”沈碧关上大门,走进去看了看,只是普通的标准间,还好有两张床,心中安定了一下。

    “你谁啊,我让你进来了?”姜绅郁闷到则。

    “我不管,你洗好没有,快点,我也要洗了。”

    “你带换洗衣服了吗?”姜绅笑看着她,沈碧可是两手空空的。

    “啊呀,我的包包。”沈碧想起来了:“我的包包还在车上。”

    “那你还不去拿。”姜绅阴阴的笑。

    “算了,我不洗了。”沈碧眼珠一转,我要出去,你就关上门不让我进来了,我不出去。

    “你太恶心了,女孩子不洗澡。”姜绅表示鄙视。

    沈碧咬着牙,气的胸脯起伏不止。

    “我洗不洗澡关你什么事。”

    “当然不关我的事,不过我要提醒你一件事,你最好晚上睡浴室。”姜绅笑着。

    “为什么?这里不是有两张床。”沈碧怒道。

    “哦,因为我到了外地,有叫小姐的习惯,一会可能叫两个本地小姐过来,双飞懂的?我不喜欢别人听床的。”

    “你?---流氓”沈碧差点气晕。

    竟然叫两个小姐,还双飞,飞死你,你吃的消吗。

    “我告诉你啊,等会我做的时候,你不要偷看,不然我告你。”

    “神经病,变态,你才偷看,我没兴趣。”沈碧有点暴走了。

    “你身上我都看过了,身材也不怎么样。”姜绅不以为然。

    这话要把沈碧气爆了。

    她还要说什么,姜绅摇啊摇的进去继续洗澡了。

    “王八蛋,死变态,最好射死你,还双飞,精尽人亡吧。”沈碧一边暗暗咒姜绅,一边四下打量,自己晚上怎么办。

    真睡浴室?肯定不行的,浴室也没地方睡,但是这,这密支最好的旅馆也就这样,除了两张床,连沙发都没有。

    最重要的是只有一个房间,打地铺的话都在一个房间里。

    想到一会姜绅要和别人双飞,沈碧就觉的恶心。

    “沈碧,一会有人打电话来,帮我叫两个啊,一定要两个,还要胸大的,我喜欢胸大的,不喜欢你那样的。”姜绅一边洗澡一边对沈碧鬼叫。

    去死吧,老娘的胸也是d级的好吧。沈碧被姜绅气的不行,偏偏又无法发作。

    正在这时,房中电话响了。

    草,真来。

    沈碧跑过去接起电话。

    “喂”对面果然是一个女声,刚说一个喂字。

    “不用了,我老公有我了。”沈碧一口气说完,叭,直接挂掉电话。

    哈哈哈,死小子,还想双飞,飞你的妹。

    “嘟嘟嘟”电话那头,曼姐目瞪口呆。

    “怎么了?”赵三在边上问:“沈碧不在?”

    “在,她在,没事了。”曼姐挂掉电话,她是想问问沈碧在不在姜绅房里,怕她一个人出去找旅馆,没想到沈碧和姜绅发展这么快,一会功夫,成老公老婆了,碧姐真厉害,曼姐佩服的五体投地。

    姜绅当然知道她的小伎量,不过他洗完澡后,当作不知道,笑眯眯的走出来:“有电话没有?”

    “没有。”沈碧面无表情。

    “不科学啊,刚才上来的时候,那服务员和我说过的。”姜绅一屁股坐在床上,展露着自己的瘦小身材。

    他就穿了一条三角裤,上半身,虽然看起来很阳光,但是实在太瘦小了,一点肌肉也没有。

    沈碧余光看了几下,用眼睛深深的鄙视了姜绅,排骨一样的还双飞,飞死你。

    “你以为是国内,这种小地方怎么可能有服务,就算有,估计也是又黑又丑的当地人。”沈碧居然有收情和他谈这个。

    “放屁,我今天在场口就看到几个比你们三人还漂亮。”姜绅说话气死人不偿命,沈碧要不是有求于他,知道他是个疯子,早就骂过去了。

    竟然说缅甸有比我们三人漂亮的,你眼睛瞎的,你去死好了。

    沈碧暗暗问候了姜绅全家男女一遍,气呼呼的往另一张床上一躺。

    本来她一直想和姜绅好好说话的,不过姜绅说话都要气死她。

    谁知她刚一躺下,卡,卡,卡察。

    整张床突然往下一塌。

    扑通,沈碧随着床的崩塌,摔到了地上。

    “哈哈哈哈”姜绅大笑起来。

    我草,沈碧又羞又气,半天才从破碎的床铺中爬起来。

    “这他吗什么旅馆,这什么破床。”沈碧气愤交加:“姜绅,是不是你搞的,你故意的。”

    “喂,你那个眼睛看到我搞了,你进来之后我就去洗澡了,我还说是你搞的呢,你是不是故意想和我睡一个床,所以在我洗澡的时候把这床弄坏掉?”

    “什么?我搞的?”我,我想和你睡一个床,故意搞坏另一张床?沈碧气爆了。

    她发现今天进来就是一个错误,这样下去,早晚给姜绅气死。

    “是啊是啊,我喜欢你,我想和你睡一个床,所以把这张床搞坏了,你满意了。”王八蛋,我草你,你这种人刚才怎么不被乱枪打死。

    “我告诉你哦,明天你要赔钱的,旅馆找上来的时候,别让我出钱,你要出的。”姜绅气死人不偿命,每句话都要把沈碧气的发疯。

    沈碧真快发疯了,她再也不想理姜绅。

    但是床坏了,怎么办?

    她左看右看,把床上的被子单子清理起来,准备把床单铺铺睡在地上。

    突然,吱吱,一只老鼠从破碎的床底下钻了出来,从沈碧的脚下一穿而过。

    “啊---老鼠”沈碧发出一声中枪一样的惨叫,连滚带爬,跳到姜绅的床上。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