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2622.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零一章 我很讲道理的
    第二百零一章 我很讲道理的

    电话号码一看,是行长打来的。

    他行长是个中年女人,语气不善:“郑行长,听说你在外面和人打架?”

    “没有啊,是别人借酒惹事---”郑捷急了,怎么这事传到行长那去了。

    “我不管发生什么事,别人说你在咖啡馆为了女人和人争风吃醋,现在好多人在我们银行柜台上,他们一百块,一百块的存钱,严重扰乱我们银行的工作次序,还有人到我办公室来投诉你,你还想怎么样?”

    “我草。”郑捷嘴里崩出两个脏字。

    “你快点解决,我不想我的办公室天天有不明身份的人,还有我们银行,不要工作了吗,他们天天来几个人一百块一百块的存钱,我们怎么工作?还有人站在外面的取款机外,一站就在那不动,让其他人无法取款,你要叫我们银行关门不成?”行长语气越来越严厉。

    无耻。郑捷那个怒啊。

    没想到这些人真是黑社会,竟然用这一套来整自己。

    而且这样一来,郑捷里外不是人。

    郑捷打个电话回去问了下,差点吐血吐死。

    这要多阴险的人才想的出来,到银行柜台上,几个人轮流一百块一百块的存。

    银行本来可以说你要到存款机上存。

    但是他们派人站在存款机上,他们说,外面有人站在存款机上一个多小时了,就是不肯走,我们怎么存,我们就要在柜台上存。

    他们一不打二不闹,就是来存款,报警也没用,人家又没做违法的事。

    存完之后,还有取款的。

    还有更狠的,你说我一百块你不存,那我存十万块。

    存完之后,再给我取一万。

    取完一万,再取一万。

    等十万取完了,再存十万。

    现在郑捷所在的银行,全是焦皮派去的人,存款的,取钱的,二十多个混混把银行大厅都济满了,吓的一般的顾客都跑光了。

    这样下去别说支行行长,总行行长听到后,都会发怒。

    算你们狠。

    郑捷听完银行里的现状,咬着牙忍了,然后走到杨达的办公室。

    “咦,郑行,还没走啊,正好,我们要拘留那几个人,送他们去拘留所,要不要顺路送你一程。”杨达还是很客气的。

    “算了,别拘留了,我和他们私了。”郑捷吐着血往肚子里咽。

    同意私了了?杨达笑了:“啊呀,早说嘛,这样大家都省事,行,我帮你去说。”

    过一会,杨达皱着眉头走了回来。

    不是吧,郑捷一看杨达这表情,好像有什么不对的。

    “杨所,他们怎么说?”

    “吗的,一定要拘留他们。”杨达怒道:“他们无法无天了,竟然反过来向你要一万块精神损失费,郑行长,你放心,我们一定严罚他们,现在的混混,真不得了了。”

    什么?就这一会功夫,反过来向我要一万,我草他吗的,我被打成这样,反过来敲我的钱。

    郑捷气的全身发抖,差点就脱口而出,要告死焦皮两个。

    但他电话又响了。

    家里老妈打电话过来,儿子啊,刚家里玻璃怎么都被人砸了,你在外面惹什么事了,回家的时候,找人来修玻璃啊,还有,千万别惹事,你都是副行长的人了。

    我草,欺人太堪。

    郑捷终于知道,宁惹阎王,莫惹小鬼,他看不起混混,但是混混们搞起人来,那真不是一般人能忍受的。

    “行,一万就一万,我们私了。”郑捷都要哭了,今天无缘无故被人打一顿,不但没出到气,反而被诈了一万块。

    这世道简直太乱了。

    “这不合规矩吧,郑行长,他们是不是威胁你了,你告诉我们,我们派出所不会放过他的。”杨达义愤填膺的站出来,非常为郑捷打抱不平。

    “算了,算了。”郑捷有苦说不出。

    “不行,一定要拘留他们,不能向犯罪份子妥协的。”

    “别,杨所,当我求你了,算了,是我不对,是我先动手,我愿意私了。”

    “-----”杨达神色古怪看着郑捷,心想,绅哥这是用了什么手段,逼的郑捷这么惨。

    然后就是杨达拼命要伸张正议,拘留焦皮,而郑捷拼命力保两人,双方争了半天,最后杨达“含怒”低头,同意了郑捷的要求。

    事情终于结束了,但这件事成为郑捷的恶梦,好好相亲的美事,被人莫明其妙打一顿,最后还赔了一万块钱。

    处理完这件事的时候,乔菲雪正好打电话给他。

    “郑行长,我爸问你什么时候有空到家里来吃饭。”乔菲雪在家里,当着老爸的面打电话。

    “最近都没空,以后再说吧。”郑捷现在那还有心情吃饭,而且对乔菲雪也是很恼火,要不是为了和你约会,那里会这么倒霉。

    “爸,你听到了。”乔菲雪挂了电话,无奈的摊摊手:“他明显不喜欢我。”

    “哎”乔书记摇头长叹:“我家菲雪这么漂亮,怎么没人喜欢。”

    “不是漂亮就有用,要性格合的来才行,爸,我出去了。88”乔菲雪转过身,脸上笑的和花一样。

    她一出家门,马上打电话给姜绅。

    今天是星期天,姜绅是不会关机的。

    “小坏蛋,谢谢你啊,办的不错,就是打的有点狠了。”乔菲雪心情很好。

    “这王八蛋,还想摸我家菲雪,没打断他的手,算给你面子了。”

    “你怎么知道?”乔菲雪意外道。

    “猜也猜的到,一看他那猥琐像就是。”

    “嘻嘻,算你这次办的好,本宫奖励你。”

    “奖励什么?”姜绅眼睛一亮。

    “一个飞吻吧,啵。”乔菲雪说完挂了电话,自己心中也剧烈的跳动起来。

    “该死的小妖精。”姜绅挂完电话,也是很想念她。

    不过今天是个特别的日子,暂时没空去找乔菲雪。

    法国那边终于搞好了。

    江有图的企业手续也结束,今天胸毛要去接收江有图的企业王国,姜绅做为幕后老板,当然也要前往。

    上午十点多,姜绅、胸毛、小白、徐丽、丁艳,五人坐一辆车赶向横桥区永泰集团总部。

    他们身后还有一辆车,坐了七八个自己公司的人。

    姜绅带的人,就是准备接收永泰集团的人。

    尤其是是丁艳,丁艳是打算和姜绅一样高中毕业就不读书了,所以姜绅要把她安排在永泰集团。

    永泰集团是一个资产值几十亿的大集团,需要自己信的过的人才行。

    接收仪式也很简单,因之前永泰集团就是一家家族企业,没有什么股东,现在卖了八成股东给姜绅,姜绅就是大老板,他们五人当然是满脸笑容。

    江有图他们就不是这样,像他这种家族企业,集团的高层中层几乎全是江家的亲戚朋友,现在卖掉八成,不知有多少人要被开除回家。

    胸毛哥现在老板做大了,也不是第一次见这么多人,开会的时候还是很有气势,简单说了几句话,当场先安排了几个人进各部门。

    众人都看到了一朝天子一朝臣的开始,大家默默不作声,想着自己的未来。

    开会结束,是要在公司吃饭的。

    永泰大厦高十八层,整栋楼就值近十亿,现在也是姜绅的了。

    江有图那里有心情吃饭,勉强和胸毛握握手,就带着自己的人走了。

    倒是其他各部门负责人,全都围了上来。

    “毛总。”

    “毛董。”

    一个个抢着要和胸毛坐一桌。

    胸毛那个得意啊,没想到我胸毛哥也有今天。

    不过他得意没有忘形,转过头看姜绅去。

    姜绅给他一个鼓励的眼神,你行的,以后你不是混混了,你就是企业老总,亿万富翁。

    我行的,我胸毛,不,我毛老板,以后就是上流人士了。

    姜绅没在吃饭,率先追了出去。

    江有图正好下电梯。

    “江总。”姜绅笑着,和他抢进一部电梯中。

    “你好。”江有图勉强笑了笑,他看这人是胸毛带来的,不过不认识估计是胸毛的什么亲属。

    “怎么没留下来吃饭。”

    “忙,下次有机会吧。”江有图心不在焉。

    “江海怎么样了?几时回国?”姜绅在电梯中问他。

    “什么?”江有图猛的一惊,这个事知道的人并不多,他抬起头来眼中精光闪烁。

    “介绍一下。”姜绅抬起手:“我叫姜绅,感谢江总把企业转卖给我。”

    “轰”晴天霹雳炸的江有图嗡嗡做响。

    “要怪呢就怪你和你儿子,他当时欠我一亿,不但不肯还,还找人搞我,江总,你也很有胆量啊,不但找香门的刀手,还找世界级的杀手?本来我是要你全家死光的,不过现在我拿你八成股份,算是你以钱买命,你把那两成也卖给我吧,然后带着儿子离开国内。”

    姜绅在电梯里,当着江有图和他两个手下的面,一口气说出原委,把江有图狠狠的震惊了。

    “法国的事,也是你搞的。”江有图咬牙切齿,他终于明白了,原来是姜绅在设计自己。

    “没搞死他,算是给你留着送终的。”姜绅冷笑,你多次找人弄我,我没弄死你,真的算很有善心了。

    江有图又惊又惧,可是他有点理亏,是他先派人弄姜绅的。

    江海你这畜牲,惹了什么样的人物,竟然害的我诺大的产业为人做了嫁妆。

    他低着头想了半响,电梯到了楼下后,抬起头:“姜先生,我们的恩怨,我希望从今天开始一笔勾消。”

    “当然,我这人很讲道理的,拿回属于我的钱,当然就算了。”

    尼玛,江有图差点一口血吐死,就算江海真欠你一亿,你也不用拿我几十亿的家产啊。

    你也叫讲道理,这世上还有讲道理的人。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