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2627.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零五章 偷拍
    第二百零五章 偷拍

    不但章总变了脸色,地上还有躺着几个辽西人,尤其那个光头,此时捂着头也变了脸色。

    “你们别乱来,章鱼哥的怒火,你们承认不起。”

    光头不说话还好,这一说话,姜绅就想起什么。

    “他没反应啊,兄弟们,动手。”洋洋本身就是狠角色,当初就敢拿枪打姜绅,马上狞笑着拿着啤酒瓶就冲上去。

    章总连连后退:“等下,等下。”他眼珠子转来转去,明显是想拖时间。

    把我扔下去,吓唬我,那就是杀人了。

    章总当然不相信姜绅敢扔他下去,但是,屁股被人塞酒瓶,这个有点难受的,传出去,怎么做人。

    “等下。”姜绅似乎看出他的心意:“章总似乎没听过我的名字,也不相信我姜绅,我姜绅肯定是一言九鼎,一字千金的。”

    姜绅说话的时候,伸手从后腰做势一抄。

    手上就出现一把枪。

    地上那光头还坐在那里,捂着头叫:“你们现在收手还来的及,等章鱼哥---”

    砰,姜绅抬手就是一枪。

    扑通一声。

    光头重重的砸在地上。

    脑袋上面,白的红的流了一地。

    一枪爆头。

    就在这包厢中,酒店里,一枪爆头。

    嘶,包厢里变的没有了声音。

    章总几乎尿了裤子。

    他哥哥是混混,他也是狠人,但是,但是也从来没有敢在包厢里一枪爆头的。

    枪声这么大,他不怕吗?

    疯子,这是疯子。

    这一刻,章总相信,姜绅真的可能叫人把他从楼上扔下去。

    姜绅走过去,踢了踢光头佬:“尼玛的,还想玩我女人,我草。”

    刚才光头说想玩赵姻,姜绅就当是为这句话报仇了。

    赵姻听了,心中不知是什么感觉,又兴奋,又害怕。

    “洋洋,现在计时,十秒之后,不打电话,塞酒瓶,扔下去。”

    “是,绅哥。”洋洋舔着嘴唇,看上去凶悍无比。

    “一,二,三。”他数起来很快,一秒钟可以数几下。

    “我打,我打,别数了。”章总害怕了。

    不过他虽然结婚了,但是认识的女人不少,玩过的更多。

    他眼珠暗暗一转,就在手机里翻了起来。

    “你翻什么呢?随便找个妞糊弄我,我今天一定要干你老婆的。”姜绅示意了一下,洋洋伸手一夺,把手机夺了过来。

    翻了几下,就在手机里找一个‘老婆’的手机号码。

    “就打这个,等她来了,我们会问,要不是你老婆,嘿嘿,你知道你有什么下场么。”

    章总想哭了。

    “绅哥,能不能给条活路。”他是看出来,姜绅太凶惨,自己老婆过来被他上了,也未必会放过自己,因为我看到他拿枪杀人了啊。

    “让她侍候我爽了,放你们生路。”姜绅坐在那里冷笑。

    “老婆,你在那里。”

    章总电话一打,更要哭了。

    “绅哥,她还在句州呢。”

    “那么远啊,那就来不及救你喽?”

    “姜绅,算了吧,搞他就行了,别搞他老婆。”沈碧这时发话了。

    不过她发话,可不是随便发的,是姜绅示意她讲的。

    姜绅当然不可能做出这种事,他只是吓吓章总这种垃圾,章总动不动就想玩别人的老婆,今天让他试试自己老婆被别人玩的下场。

    这次,真是把章总吓的魂飞天外,又羞又怒。

    相信他以后,再也不敢随便的就想玩弄别人的老婆。

    不过章总这种垃圾,这个时候宁愿老婆被人搞,也不想自己被人搞,闻言之下连忙道:“没关系,我们等等,她正赶过来。”

    尼玛,不但洋洋等人也鄙视他,就连章总的手下都要鄙视他。

    他还有两个手下躺在地上起不来,这一刻也是深深鄙视章总,为了活命,要把老婆送出去给人搞。

    “你也就这点出息?和你哥,真是差的远了。”姜绅笑道:“你不知道我的名字,你哥一定知道,你回头打电话给你哥,我就是东宁姜绅。”

    说完,对洋洋轻轻吐出一个字。

    “打。”

    打,洋洋和几个辽西人一涌而上,砰,砰,各种酒瓶先砸的他头上全是。

    “打断他一只左手。”姜绅继续说。

    “卡察。”

    “啊---”章总惨叫,一只左手被生生打断。

    “绅哥,你们先走吧,这里交给我们了。”一个辽西人对姜绅道。

    “嗯。”姜绅把手上的枪擦了擦,然后交给那辽西人:“辛苦你了。”

    “应该的。”辽西人很振奋的点点头,看样子还很高兴。

    姜绅带着三个女人扬长而去。

    一路上三人都吓的不出声。

    今天搞大了。

    亲眼看到姜绅开枪打死一个人。

    小麦、赵姻都吓的脸都青掉,走路的时候身子还有点发抖。

    倒是沈碧,以前经常跑缅甸,估计也见过这种凶残的场面,加上上次在缅甸也看到过姜绅这么凶残了,还承受的住。

    打死人了,怎么办,怎么办?

    赵姻和小麦那里能接受这种事,她们个个脑袋里一片混乱。

    姜绅看她们的表情,就知道她们承受不了这种事情,笑道:“别怪心,假的。”

    “啊---”众女莫明其妙。

    “那是仿真枪,里面装了红的白的颜料,只是把那人打晕了过去,姓章的害怕,看的以为是真的,哈哈哈哈。”姜绅哈哈大笑。

    原来是假的,赵姻和小麦终于缓过气来了。

    “吓死我了,我以为绅哥你杀人了,那要坐牢的。”赵姻想想都心有余悸。

    “行了,你们回去吧,没事了,谢谢你的饭。”姜绅呵呵笑了笑。

    赵姻和小麦对视一眼,看到姜绅身边的沈碧,心中都是有点自惭形秽,和姜绅道个别后,转身离去。

    “你竟然不送她们?”沈碧坐在姜绅的车上,不忘调笑他一番。

    “这叫快刀斩乱麻。”姜绅不想和赵姻有什么,自然要快点斩断。

    “刚才那枪真是假的?”沈碧有点不信。

    “当然。”姜绅很认真的道:“你以为这里是缅甸,缅甸杀几个人没事,国内就不能乱来,发威也要看什么地方,酒店中开枪杀人?国内谁敢?”

    沈碧有点惊讶。

    原以为姜绅无法无天,不知天高地厚,原来也是粗中有细。

    “你这是往那开?”

    “宾馆啊,难得你过来,不分个高下怎么行?”姜绅嘿嘿笑着,这沈碧很要强,每次都有和姜绅分个高下。

    “停车。”沈碧眼中青情荡漾:“先在车里战一局再说,话说,刚才我都以为你要叫小赵小麦她们一起来三飞了。”

    “草”姜绅一听这话,就后悔了“你个小狐狸。”

    吱,他一个急刹车,打开车门,等他走到后一排时,沈碧已经从前面爬到了后面。

    “你说谁是狐狸呢?”沈碧不等姜绅坐稳,一把就将姜绅扑倒在车椅上。

    很快,夜色下的汽车在剧烈的摇晃起来。

    姜绅与沈碧在车震。

    不远处一辆警车开了过来。

    姜绅停的急,停车的地方不是很好,往前一点就有停车线,他为了躲路灯,停的后了一点,这样光线比较暗,不容易被看出来。

    若是白天的话,肯定要被贴罚单的。

    那警车老远看到姜绅这车的位置。

    车里坐两警察。

    两个都是女警,也都是姜绅的熟人。

    一个赫然是小苗警官,另一个是小苗的好友,上次一起抓姜绅嫖娼的那个,叫小钟。

    两人刚从外面查了案子回来,路过这里。

    小钟是负责开车的,小苗坐在车上,眼光一扫,咦,前面那车有点眼熟的么,尤其那车牌,真的熟的不得了。

    我草,不就是姜绅那混蛋的。

    “等下,开慢点开慢点,把近光灯关了。”小苗拍拍小钟。

    “看那车,是不是在动?”

    小钟顺着她的手指看去:“咦,不会吧,有人在路边车震---”

    “小苗,你这么三八,这有什么好看的?”

    “那是姜绅的车。”小苗咬着牙。

    王八蛋,上次刚亲了我,又和别人在车震,这王八蛋已经被我撞到两次了。

    上次她用远光灯照了下,结果自己撞车了,那车到现在还没修好。

    这次怎么整他呢?

    “姜瘟神啊。”小钟现在也知道姜绅的大名了:“他会不会嫖娼,要不要抓他?”

    “抓你个头。”小苗拍了一下小钟,上次在宾馆抓到都没用,这次抓车震就有用了。

    “你偷偷过去,用手机拍下来,然后传到网上,丢他的脸。”小苗又想到一个办法。

    “-----”小钟满脸不愿意:“为什么是我去啊。”

    “是不是姐妹,要不要帮忙。”小苗说实话,现在还是有点怕姜绅了,尤其上次被强吻以后。

    “怕什么,那贱男人现在正爽呢,你弯着腰过去,他们看不到你的,去去,手机拿着。”小苗推小钟下车。

    小钟虽然不情愿,也只好下车了。

    她拿着自己的手机,弯着腰,像一只小猫一样,悄悄靠近姜绅的车。

    走的越近,越能感觉到车中战斗的激烈,整部车子都在摇来摇去。

    她都不敢伸出头去,拿着手机悄悄贴到后面的车窗上面。

    里面的画面出现在她的手机上,一个长发女子趴在车椅上,另一个男子从后面进入,因为空间狭小,两人几乎占据了整个后排。

    太黑了呀,从手机上根本看不清谁和谁。

    小钟其实心中还是有点激动的。

    身为警察,第一次偷拍别人,而且别人是在车震。

    忍不住的好奇心,让她悄悄抬起头。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