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2636.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一十章 绝了后路
    第二百一十章 绝了后路

    第二天清晨。

    方甜第一个醒过来,整个床间都是一股的味道。

    她抬起头,发现自己全身,身上被压着一双修长的美腿。

    腿是魏蓉的,魏蓉还睡的和猪一样,方甜悄悄抬起魏蓉的腿,一扭身又看到一张可爱的小脸。

    方柔闭着眼睛,脸上还带着满足的微笑。她卧在姜绅的臂弯里,两人都好像在沉睡。

    方甜呆呆的看了看妹妹,沉思了一会,蹑手蹑脚从床上几个人当中爬了起来,下了床后连鞋子都没敢穿,拎着自己的内衣内裤,悄悄走进卫生间。

    站在卫生间中,她对着墙上巨大的镜子。

    方甜,你疯了吗,竟然和自己的妹妹抢男人,虽然这个妹妹,并不是亲生妹妹。

    也许,就是这条理由让方甜昨天迷乱在姜绅的热吻中。

    但是,我们必竟是姐妹,也许我该让让方柔,离开东宁。

    方甜低着头,双眼全是泪水,就当昨晚是最后的疯狂吧。

    “你要敢走,我追到天涯外角,除非你也和我一样能逃到外星球去。”就在方甜低着头沉思的时候,身后响起了姜绅威严的声音。

    “姜绅?”方甜刚想抬头,就感觉到自己背部被姜绅一压,整个身子往前一倾,形成一个前趴的姿势,趴在洗漱台上。

    “唔---”姜绅的巨大也顺姿从后面进入了她的体内。

    两人在卫生间里,在镜子的前面,又开始了一天的晨练。

    “别这样,她们马上都要醒了----哦----今天还要上班的?---咛---”方甜还想挣扎,但是根本抗拒不了姜绅的诱惑,说了几句话后,就开始闭着眼睛娇喘起来。

    “你不许走,答应我,永远不许离开我。”姜绅一边用力的穿剌,一边抚摸着方甜的酥胸。

    “咛---”我永远都不离开你,方甜没有说,但是心里已经沉沦在姜绅的穿剌中。

    今天是六月三日。再有一个星期不到就要高考了。

    姜绅和方甜晨练了一下后,魏蓉和方柔才纷纷睡过来。

    这时姜绅已经率先出门。

    三女要怎么谈判交流不说,姜绅还有一大把事要做。

    “杨所,我昨天看到一辆车,车辆是xx,能不能查到是那里的车,是谁的车。”姜绅没去上学,先打了个电话给杨达。

    杨达很快就帮姜绅查到。

    “绅哥,是句州的车牌,车主叫洪东,当地一个辽西混混,开过场子放过水钱。”

    “谢谢杨所啊。”

    句州的,不用说就是章鱼王的人喽。

    姜绅算来算去,最近有过仇的也就是章鱼王。

    句州章鱼王,独霸一方的混混头。

    没想到他这么胆大,直接派人用炸弹来炸。

    这个胆子不是一胆的大,国内谁敢用炸弹炸人,这是作死的前奏,警察知道了盯死你,这种案件是必破的。

    都说辽西人好勇斗狠,果然是什么事都做的出。

    章鱼王大概也知道自己很能打,怕失败后自己找他算帐,所以直接动用了炸弹。

    可惜你千算万算,没算到炸弹都炸不死老子。

    章鱼王,你全家要倒霉了。

    姜绅认定是他干的了。

    就算章鱼王不认也没用,我说是你做的,就是你做的,谁叫最近只有你和我有仇。

    姜绅算的没错,这事还真是章鱼王做的。

    他的亲弟弟被姜绅打断了一条手,当时听到就勃然大怒。

    以他的个性,马上要带人杀进东宁,灭了姜绅一家的。

    不过东宁是省会城市,前辈强人不少,陈剥皮、爆标这些人都是章鱼王的江湖前辈,虽然不在一个城市,大家也都有耳闻。

    听姜绅的口气做派,章鱼王估计他也是道上的,于是就先打听了一下姜绅的事情。

    不打听还好,一打听也是吓一跳。

    东宁的道上,叫姜绅为阎王绅,阎王叫人三更死,不敢留人到五更。

    据说姜绅想谁死,谁肯定就会死。

    连顶顶有名的垃圾奚都被姜绅逼的跳河了。

    然后章鱼王又打听了一下,合着这小子嚣张的不得了,还曾经杀到过句州边上的宜丁,在贵哥的地盘,弄死了贵哥的同乡。

    据说事后,贵哥还赔了钱给姜绅,托人向姜绅求情。

    这几个消息传到章鱼王耳朵里,章鱼王就知道姜绅不好对付。

    但是,亲弟弟的仇也不能不报。

    他犹豫了一下,对付姜绅这种人,一定要一击必杀,若给他逃出生天,回过头的报复肯定是腥风血雨。

    于是他就下了狠招,用炸弹炸姜绅。

    不过他也是比较小心的,一直让人跟到人少的地方才引爆。

    他这做事,本来就是逆天的,若是敢在闹市区引爆,他自己也绝对要倒霉。

    国内的警察要认真起来,什么事查不到。

    当天一爆之后,手下传回消失,四分五裂,亲眼看着姜绅的车被炸碎了,可惜了车上三个美女。

    章鱼王听了,长舒一口气,这仇是报了,不过事情也搞大了,行,我去国外避避风头,看看情况再说。

    国内爆炸杀人,这绝对是明天的头版头掉,章鱼王二话不说,第二天一大早带着弟弟,两家人一起准备出国。

    第二天一早,也就是姜绅刚刚从方甜家出来的时候。

    姜绅没想到章鱼王反应这么快,完事了还先跑路。

    本来句州就没飞机场,章鱼王两家还是到东宁来坐飞机的。

    姜绅上午八点半就赶到句州,结果扑了一个空,抓了章鱼王一个小弟问了下,知道他们出国。

    然后赶回东宁,章鱼王的飞机早就飞出国了。

    “吗的。”姜绅站在飞机场外,神念扫来扫去没扫到章总,知道这斯已经上了飞机。

    跑的真快。

    姜绅又打电话给杨达。

    “杨所,别人出国,能查到他到那个国家吗?”

    “可以查到,不过需要时间,我也要找人。”

    “那你帮我查查,章鱼王去那了。”

    中午的时候姜绅得到了消失,章鱼王和弟弟两家人,全去了英国。

    当然了,英国未必是他们目地的,到了英国也可能再转机去其他国。

    姜绅想了想,也没必要追过去,跟在他们后面追也不一定追的到。

    这时,他又回到了句州。

    跑了和尚,跑不了庙,章鱼王在句州经营十几年,手下兄弟还是有一大堆的。

    那跟着他们引爆的车主叫洪东,章鱼王的一个铁杆手下,当时还带着另一个人。

    别一个叫宋兵,部队退役的,在部队看过弹药库,呆过修理所,炸弹就是他制造的。

    还有两个人,负责跟踪姜绅打探他的消息,为宋兵安放炸弹做掩护。

    整个参与炸姜绅的也就这四个人。

    当天下午,这四个要么就是车祸,要么就是跳楼,一个小时不到全部死了。

    章鱼王做渔业起家,现在还有九条渔船,都是600马力的渔船,每条都价值近五百万。

    当天出海五条,留在家里四条。

    九条船全部突然散架,沉到了海里。

    不过姜绅搞的时候都看着机会,边上有其他船时,才搞沉他,这样的话,别的船就可以救这船上的人。

    他是搞章鱼王,不想搞太多其他人。

    接着章鱼王几个ktv、浴场、舞厅也起火了。火势开始很小,各场所都可以从容的组织客人离开。

    等客人离开之后,消防队都来了,但火势却越来越大,怎么压都压不住,好像有一个无形的人在不停的放火。

    到了下午五点,章鱼王在句州的所有生意,所有大楼全部被烧光了,连自己住的地方,家里九套房子,十四家店铺也全部烧掉。

    可以说,章鱼王在刹那间,变的一无所有。

    当然了,他可以通过保险得到一批赔偿。

    但是,这一天句州死了四个章鱼王的人,烧光了章鱼王所有的产业,这种事情就有点诡异,保险公司肯不肯赔都有问题,尤其这时章鱼王还出了国。

    你小子是骗保吧,烧了自己所有的产业,打算移民出国是吧。

    晚上九点多的时候,已经到了英国的章鱼王接到了手下的电话。

    “东宁那边传来消息,你有本事不要回国,一回国就和洪兵他们一样的下场,章鱼哥,现在公司所有产业都被烧了,许多兄弟都没地方去,班也上不了,警察天天来调查,洪兵他们四人的家属又要找你要钱,我们该怎么办?”

    章鱼王呆呆的拿着电话。

    自己才离开一天,一天之间,国内的一切化成灰烬。

    十几年的努力化为乌有。

    尼玛的,太欺负人了。

    章鱼王愤怒的同时,更是感觉到无尽的恐惧。

    姜绅人都没出现,横扫句州章鱼王的一切势力。

    他现在除了银行里还有点存款,几乎就是一无所有。

    但是银行存款有什么用,要解决事情,就要回国。

    想拿保险,也要回国。

    但他现在一回国,别说警察要找他,姜绅第一个就不会放过他。

    还好我跑的快,这欺果然是阎王绅,简直就是要绝我的后路。

    章鱼王这时后悔已经来不及了。

    “尼玛的,你惹谁不好,惹那阎王绅。”章鱼王指着弟弟劈天盖脸一顿骂。

    “哥,我怎么知道他就是阎王绅,你前面不是也不知道,这斯拿着玩具枪打阿谷,我以为是个怂货,没想到他这么狠。”

    章鱼王想来想去,最后托人找关系找到陈剥皮那里。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