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2637.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一十一章 栽赃陷害
    第二百一十一章 栽赃陷害

    “绅哥,章鱼王说投降了,愿意向绅哥郑重道歉,赔偿绅哥的损失,请绅哥开个价吧。”陈剥皮接到这消息时,已经见怪不怕。

    你和谁斗不好,要和绅哥斗,一天之间化为乌有,十几年辛苦回到解放前,活该你倒霉。

    “我缺钱么?老陈你觉的我缺钱?”姜绅现在亲密的叫他老陈。

    “哈哈哈”陈剥皮也笑了,姜绅和他们三人在法国赢的钱,几辈子都花不完了。

    “你替我转告章鱼王,叫他和他弟弟,一人再断一条腿,然后就可全家回国了。”

    嘶,陈剥皮眼角也抽了下。

    “绅哥,这就是血海深仇了,他们怎么肯咽下这口气,要不---”陈剥皮的意思,不如把他们全搞死算了,你断了人家的腿,人家肯定天天念着报仇,什么时候卷土重来都有可能。

    绅哥你不怕,但是到时你家大业大,你的家人怎么办。

    陈剥皮现在也很会替姜绅想,甚至都想自己派人帮姜绅搞定他们。

    “没事,我以德服人,能不打打杀杀,就不要打打杀杀,欢迎他们将来搞我家人。”姜绅怕什么,家里人再多,也不怕别人来搞。

    “绅哥好魄力。”陈剥皮舒服的五体投地,然后就把这话传到章鱼王那边。

    章鱼王现在着紧跑路,一会功夫又从英国跑到荷兰了,生怕跑的慢了,被姜绅追上。

    “什么,断我们两兄弟的腿?”

    章总的手臂才刚断,又要断臂。

    “吗的,哥,让我回去,我和他拼了,我就不信他没有家人,我搞死他全家。”章总双眼血红,爆掉如雷。

    “住口。”章鱼王拿着电话,深深几个呼吸,才忍住自己狂爆的心。

    姜绅,你这是把人往绝处上逼了。

    他没说话,电话那头的中间人说话了:“留的青山在不怕没柴烧,章鱼哥,那姜绅真的很邪门,出道以来,从来没有吃过亏,你就认了吧,难道你以后一直在国外跑?”

    “国内你的产业怎么办?全都烧了,那么多兄弟跟着你吃什么?还有啊,东宁那边传出话了,要到辽西去找你家人了。”

    “嘶---”章家兄弟在辽西还是有亲戚在的,甚至还有一个老妈都在辽西省。

    “尼玛的,欺人太甚,欺人太甚。”

    “你炸了人家三个女朋友怎么不说?三条人命,你说炸就炸了。”

    “他女朋友不是没事么。”

    “那就是人家本事,有本事你也让家人没事?”

    “你现在是出国旅游,能在外呆多少天,马上签证一到就要回来---”

    是啊,总不能赖在国外不回去吧。

    “一千万,阮老板,帮我和陈剥皮说,我出一千万,买我们兄弟的腿。”章鱼王咬牙出血,出大价钱。

    过了一会,阮老板回电话,彻底让两兄弟死了心。

    “姜绅说了,等你们腿断,回来之后,给你们一亿,赔偿你们的损失,姜绅以德服人,原意赔偿你产业的损失。”

    我草,我草,我草草草。章鱼王和弟弟狂暴中,见过欺负人的,没见过这么欺负人的。

    尼玛的,章鱼王和弟弟这下是明白了,对方铁了心要他们的腿。

    同时他们也更害怕了。

    对方可以花一亿,什么样的杀手请不到?

    真正传出去,一亿买条腿,别说他们在英国,在什么国都没有用,迟早被人砍掉腿。

    姜绅这一亿扔出去,不用姜绅动手,全世界都有人会来要他们的命,但是人家就是扔一亿过来,你自己把腿搞断了吧。

    太欺负人了。

    而且这他吗是什么大手笔,钱多的用不完了是吗。

    什么叫老板,什么叫有钱人,什么卖切糕的,什么扶老太的,都别和姜绅比了。

    姜绅那才叫老板,那才是真正的有钱人。

    章鱼王想起一个笑话,几个富人比富。

    一个说,我家保姆都是开宝马买菜的,一个说,我家天天买切糕,然后第三个说了,我没事就上街扶老太,前两个都服了。

    不过他们要遇到姜绅就没法比。

    我出一个亿,买你一条腿。

    秒杀所有富人。

    “哥,我们怎么办?”章总都快急的哭了。

    “还能怎么办?难道一辈子在国外偷渡?断腿,回国。”

    “什么?”章总不可思议的睁着眼睛。

    “才断一条腿,我们一样是好汉,你想保存两家七口人,还是两条腿?”章鱼王有两个孩子,两家七条命,换两条腿,值。

    少了一条腿一样是句州的土皇帝。

    两天之后,章家兄弟带家人回到国内。

    然后就到医院断了两条腿。

    没错,他们不敢乱来,直接到医院,断了两条腿。

    而姜绅也一言九鼎,扔了一个亿给两兄弟。

    当然了,两兄弟的损失绝对不止一个亿,不过姜绅只要再狠一点,逼他们拿一个亿,一样可以断他们的腿。

    所以说,姜绅还是以德服人的。

    这件事后,东宁周边几个市、区,凡是道上混的,有点地位的,都是闻姜变色,人人都知道,东宁现在有个惹不起的人。

    宁找阎王,莫惹姜绅。

    而东宁本地人,几乎是对姜绅赞不绝口,尤其那陈剥皮,逢人就说姜绅以德服人。

    换成是我,一毛钱不给,让章家兄弟吐几个亿出来。

    绅哥还给人家一亿,真是以德服人。

    这话传到章家兄弟耳朵里时,两人只想抱头痛哭,这也叫以德服人,尼玛你对的起‘德’这个字吗?

    章家兄弟的悲哀暂且不说,姜绅已经越来越接近高考了。

    到六月七日,东宁市终于迎来了高考。

    万千学子的未来就看这几天的发挥。

    姜绅所在的东城区一中也是对姜绅热切关注。

    东宁省不是状元大省,过去的十年间,只出过一位理科状元,今年能不能出状元,大家都看姜绅了。

    校长甚至在前一天还和姜绅专门谈了谈心。

    虽然学校受到压力不能保送姜绅,但是如果姜绅考到状元,学校和教育局都会有巨大的奖励。

    姜绅对校长的感觉还不错,满口答应会拼尽全力,但是有一条,学校也不能保送岳乐天。

    岳乐天家里人追到学校的事,现在全校也都知道,姜绅要是让学校保送岳乐天,这面子往那放。

    我可是还有视频在手上的,别乱来。

    校长连连点头发誓,你放心,现在我们学校的保送名额已经被转到其他学校。

    有了校长的保证,姜绅也打算给校长一个面子,考个好成绩出来。

    他们的考场不在本校,在西城区的实验中学。

    第一天考的语文数学,一路顺风,除了作文,其他都是全对,顺便又指定了一下姜智强。

    丁艳因为打算和姜绅一样高中毕业就不读书了,以她的实力考个不难看的分数毕业,还是随便考考的。

    第二天上午考的英语。

    他们这教室有三个监考老师,都是其他学校调过来的。

    其中两男一女,都三四十岁的样子。

    姜绅拿到试卷之后,运笔如风,不到三十分钟,就把试卷全部填满了。

    然后就开始神念指点姜智强。

    又过了半小时,姜智强也基本做完了。

    姜绅看看试卷,准备起身交卷。

    突然身后走过来一个老师,伸手往姜绅试卷上一按:“这是什么?”

    老师大叫起来:“你敢作弊?”

    这老师伸手的同时,从他的手心扔出一叠小纸片。

    这纸片上面,全都是用电脑打印的英语单词。

    栽赃陷害?姜绅瞬间就明白了。

    他不可思议的看着这个老师。

    你这得要多大的胆子?

    他还从来没听过国内还有老师敢在考场上面陷害学生的。

    这胆子是大的没边了。

    是什么利益敢让他做出这种事情。

    胆大包天都不能形容。

    这种事情要被查出来,是影响整个教育界,影响整个教师们的名声,遗臭万年的下场。

    但是不管怎么样,他敢这么做,肯定铁了心要陷害自己。

    这老师一叫,整个教室都聚焦过来。

    可惜姜绅反应更快。

    “这位老师,你说什么糊话?那只眼睛看到我做弊了。”

    另两个老师也跑了过来。

    考场里有点乱哄哄的气氛。

    “你这纸条----”这教师说到一半,哑口无声。

    纸条呢?纸条呢?我一叠纸条呢?

    教师像看到鬼一样,在姜绅的桌子上,试卷上翻来翻去。

    “你站起来,把纸条藏起来就有用了?”他厉声而喝,几乎是拉着姜绅站了起来。

    “我明明看到你有一叠纸条的,你藏起来就有用了?”

    姜绅举着手,冷着脸:“你要收不到,你死定了。”

    然后抬起头对另两个老师道:“我考好了,申请交卷,这位老师说我作弊,我要报警。”

    那陷害姜绅的老师面色狰狞:“报警好了,我就不信,那纸条你能吃到肚子里不成?”他迫不急待的在姜绅身上搜了起来。

    但是他怎么收都没有用,纸条第一时间被姜绅扔进了储物空间,他怎么可能搜出来。

    “许老师,许老师,不要影响其他学生考试。”有老师提醒陷害姜绅的那个老师。

    “走,出来。”许老师不甘心,把姜绅连拖带拉,连桌子上所有东西全部收掉,然后拉出教室。

    好像早就有准备了,外面几个穿着协警衣服的学校保安直接上来把姜绅围住。

    “脱衣服,裤子也脱了。”

    几个人就要在教室外面让姜绅脱衣裤。

    “警察不来,你们也别乱动,我要报警,姓许的栽赃陷害。”

    “好,等警察来。”姓许的也不信邪了,你以为能藏起来,你死定了。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