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2640.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一十三章 姜瘟神的威名
    第二百一十三章 姜瘟神的威名

    高考结束之后,学校对许志东的处理意见也出来了。

    开除党籍,开除公职。

    然后就没有了。

    许志东离开学校后,到了一家企业继续上班,据说工资比在学校还高。

    六十七日。

    高考结束已经一个星期。

    许志东开着一辆小汽车从公司出来。

    他所在的公司叫‘东发建设集团’。

    据说是有省政府背景的大型建筑集团,现具有机电安装、房屋建筑总承包一级资质,钢结构、地基基础、市政、消防、冶炼等专业承包一级资质。

    这样的大型企业,在东宁省相当于缩小版的国企,牛逼的不得了,许多小公司和建筑老板都要挂靠他们。

    许志东前脚从学校出来,后脚就进了公司,担任行政处办公室副主任。

    这可是个中层干部,不比一个一中的一个副校长差,甚至在待遇上面,还更好一点。

    许志东吹着口哨,得意非凡。

    正所谓富贵险中求,老子搏了一把,虽然输了,但是在另一个地方赢了。

    许志东一边爽歪歪,一边开车往家赶。

    下班高峰,车速也开不起来,到处都是汽车。

    正想着今天晚上陪老婆去那里转转,就从后视镜中看到一个人影好像坐在车后。

    “我草。”许志东吓了一跳,一个急刹车把车停下来,回头一看,什么也没有。

    幻觉?一定是幻觉。

    许志东定了定神,刚要发动车子,又从后视镜中看到一个人影。

    这次看的更清楚。

    是姜绅,姜绅微笑着坐在他的后面。

    嘶,许志东觉的一股凉意,从背部开始涌上心头。

    他再次停车,转头,后面依然什么也没有。

    幻觉,肯定是幻觉。

    许志东发现自己全身是汗。

    他慢慢把车开向路边,眼光不停的从后视镜中往后看。

    没有,没有姜绅。

    幻觉,是我太紧张了,许志东想安慰自己。

    正准备长舒一口气,余光看到镜中一张笑脸。

    “我草。”许志东猛的转过身,对着空无一人的后坐咆哮:“你吓我,你以为我吓大的,出来啊,有本事出来,你吓我。”

    他双眼赤红,嘶声怒吼。

    狂吼的同时,一把将门打开,冲了出去。

    然后打开后面的门。

    “你出来,有种出来,你以为这样能吓到我,我不怕,我不怕--”他像一个疯子一样在路边大叫。

    他叫了很久,过往的路人像看白痴一样看着他。

    但他开了门后再也没看到姜绅。

    大概等了五分钟,他觉的自己精神有点平息。

    许志东关上车门,继续开车。

    一路开向自己家中,他的心情也在起伏不停。

    满脑子都是刚才姜绅的笑脸。

    我就不信这个邪的,大白天我能撞到鬼?

    他这念头刚想,猛的发现自己的车前出现一个身影。

    是姜绅。

    姜绅突然出现在行驶的车前中。

    “吱”许志东吓的魂飞天外,一个急刹。

    砰,接着他就感觉到车身剧烈一震。

    撞到姜绅了?许志东慌忙下车。

    车的前面什么也没有。

    “你吗的比,你怎么开车的,这里急刹,我草你吗的。”后面一人疯狂的大叫,直接冲了过来,对着许志东一顿狂骂。

    许志东一抬头,原来是自己的车被别人追尾了。

    他的车离路口十几米远,前面绿灯刚跳红灯,在许志东前面的一辆车加速过路口,本来轮到许志东还有十秒钟左右,只要他保持车速,不但他能过去,后面的车也过去。

    后面的车看到许志东加速了,估计自己也能跟着许志东在红灯之前冲过路口,谁知道许志东加速之后突然一个急刹。

    后面的车刹车都来不及,直接撞了上去。

    “我,对不起,我刚看到前面有人才停车的。”

    “你有吗的人,这是红灯路口,你眼瞎的,那有人,你故意的是吧,你个王八蛋。”后面的人气的七窍生烟,还是他追尾别人,这个责任不知算谁的头上。

    “我赔,我全赔行了吧。”许志东最近得到一大笔钱,不想节外生枝:“算我的错,我留个电话、名片给你,全是我赔。”

    那人一听,这态度还不错,于是两人叽歪了一会,谈好条件、留下证据之后,两人友好分开。

    邪门了。难道我真的撞邪了?

    许志东态度这么好,就是因为害怕。

    姜绅,你别吓我,你这样就有用?我就不信这世上还真有鬼了。

    你姜绅又没死,你扮鬼来吓我?

    是不是我最近精神紧张,没睡好觉看到了幻觉。

    他最近做了这件事,精神的压力还是蛮大的,努力摇了摇头,开着已经被撞的破破烂烂的车子继续开回家。

    这次他不敢开快了,开到四五十码,慢慢向家开去。

    但是经过一个路口拐弯时,又是一个人影突然出现在他的车前。

    姜绅?

    许志东这一次也是看的清清楚楚。

    又是吓的魂飞天外。

    不过这次他没有急刹,他的手情不自禁往右一个打圈。

    这时右边一辆汽车刚刚从对面开过来,本来离许志东的车还是很远的但是许志东猛打方向盘,脚下还鬼使神差的踩了一下油门。

    砰,两车重重相撞。

    尼玛,许志东要哭了。

    对面竟然是一辆奔驰跑车。

    其码一百多万吧,这下惨了。

    没等他下车,对面车中下来两个脸色铁青的男子,个个三十岁不到。

    “你会开车不?”架驶员又想哭又想笑的问许志东。

    “对不起,真的对不起。”许志东只能不停的点头道歉。

    对方前门被他撞的全部凹了进去,没伤到人真算是走运的了。

    “等交警吧。”许志东这次不敢说全赔了,只能弱弱的问一句:“这车得一百多万吧?”

    “尼玛的,奔驰slsamg,三百六十万,全部搞好四百万出头。”

    我叉,这要赔多少钱啊。

    许志东眼前一黑,差点晕了过去。

    虽然说最近搞到点不义之财,但是这样下去,早晚要赔光掉啊。

    很快交警就过来了。

    保险公司也来了。

    拍照,调摄像头的录像,经鉴定,许志东全责。

    这样下去,我会死的。

    许志东有苦说不出,他精神连受打击,说话都有点不清楚。

    处理完这些事,已经是晚上快七点。

    他一个人走在大街上,连面的都不敢打。

    “我才不怕你呢,我才不怕你呢,你要弄死我吗?”他嘴里喃喃自语,双眼都是血红色。

    他以为这样就该结束了吧。

    但是突然老婆打来电话。

    “志东,你快回来了,家里着火了,我刚烧水,电热壶漏点,起了火花,然后烧起来了,快来啊---”

    “什么?”许志东先是大惊失色,接着忙叫道:“钱,钱,床下面的抽屉有五十万块,先拿出来。”

    “五十万?你什么时候有这么多钱?”他老婆也是又惊又怒。

    “你别关,先拿出来,先救出来。”

    “烧起来了,烧起来了,我进去不卧室,火烧的好快,啊---?不行,我要出去,太大了---”他老婆惊叫着跑出家里。

    “我草”许志东双眼一黑,当场晕了过去。

    几天之后,整个东宁教育界都听到一件事。

    上次高考中为难姜绅的那个许志东,换了工作之后,先是连出两个车祸,接着家里一把大火烧个精光。

    许志东因为车祸赔了十几万,但是家里烧的光光,受这一剌激,当场在医院就疯掉了。

    没错,许志东疯了。

    据说他一个人不敢在病房里睡,老是说房里还有其他人。

    他嘴里不停的说对不起,过了一星期不到,许志东在精神病院跳楼死了。

    许志东死的那天,东宁市的一幢别墅中。

    “姜瘟神。”唐建平咬牙切齿,几乎把面前的一杯茶给摔碎了。

    “够了,哥,你别搞了。”唐建国坐在他对面,满脸也是惊恐之色。

    “你们就没发现,所有和姜绅做对的人,都会倒霉,他是名副其实的姜瘟神,你别再搞事了。”

    “建平的局长都给姜绅搞没了,这口气就这么算了?”另一个美艳的少妇,赫然就是他们的姐姐唐海蓉。

    原来栽赃姜绅的事,还是唐建平搞出来的。

    他这教育局副局长被弄掉,心中狠姜绅几个洞,到了最后关头,还不忘来招栽赃嫁祸。

    本来他都算好了,只要许志东一口咬定姜绅作弊,教育局自然有人会帮他开除姜绅,连再考一次的机会都不会给姜绅。

    但是,姜绅生生把那纸给变没了。

    这个结果,是他们千算万算都没有算到的。

    他们算了无数个结果,算到姜绅有各种借口,但是没算到姜绅会变没了纸条。

    三人中要说最恨姜绅,非唐海蓉莫属。

    儿子姜谦被姜绅打了一个耳光,唐海蓉听到之后,几乎气疯。

    她从小对姜谦痛爱有加,父妻两个都没舍的打自己的儿子一下,竟然被一个野种打了。

    没弄死姜绅,她已经算是有副厅级干部的素质。

    她要不是干部,估计找人弄死姜绅的心都有。

    “这个姜绅有点邪门,有点本事,几个和他作对的人,包括警察局长都下台了,我们是不是要小心一点?”唐建国最近被人用视频吓了下,心中也有点担心自己的官帽子。

    凭良心说,他是不想再搞姜绅。

    安稳一点算了。

    “他终究还是个人,不就是个混混,除了旁门左道,我就不信他还是神仙不成?”唐海蓉不依不饶。

    “一定要弄死他。”唐建平局长没了,政治生涯也几乎结束,和姜绅那是血海深仇。

    “他是混混,不行,我们就找外面的混混,以毒攻毒,混混对混混。”

    “你们疯了。”唐建国大惊失色,你们可是国家干部。

    唐海蓉没说话,眼中闪过一丝狠毒之色。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