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2648.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一十七章 废了木村
    第二百一十七章 废了木村

    招待所的一个会议室里,中间的桌子全被清理出去了,现场只有警察,连特勤队员都没有允许进来。

    小苗冷眼旁观,站在边上,心里又可惜又佩服。

    佩服的是,今天这么多国人,最后还是靠姜绅这个高中生站出来激将了日本人,放弃追责,并逼的对方要和切磋。

    没有姜绅站出来,今天他们要耻辱的处理自己的同胞,然后要向日本人赔钱。

    姜绅这混蛋虽然又下流又无耻,但是今天的事还是做的不错。

    可惜的是姜绅今天没有像平时那么冲动,以姜绅的性格,若还是在高中里,说不定上去就直接开打了,现在还知道逼对方约战。

    小苗拘留姜绅的希望基本没有了,下面就看他们切磋的表现。

    根据双方约定,将当众订下合同,在打斗过程中,打伤不限,可以投降,只要说降,另一方不就不能再打下去,要是不说降,打死也活该。

    这个合同有点残忍,也是不合法的。

    不过订合同的时候,没有警察在,这样也就是说警方是装作不知情的。

    然后这场决斗,被起名为‘华日搏击交流会’。

    对外面来说,这是一场盛会,一场交流会,没有所谓的生死搏斗。

    不得不承受,金近山胆子还是比较大的。

    警察局中,换任何一个副局长来,谁敢搞这种事。

    支持属下和外国人私下打斗,出了问题,肯定要丢官甚至坐牢。

    金近山毕竟当过兵的,加上金家在国内也算是有名的大家族,当场就拍下板来,按姜绅说的办。

    “喂,小苗,你说姜绅打的过他们七个吗?他竟然说要以一打七?”小钟眼中精光闪烁,不停的用肩膀蹭小苗。

    “他原本就是个流氓,道上都传他很能打。”小苗警察奇怪的看了看小钟,发现小钟有点不对劲。

    “不会吧,看上去斯斯文文的。”小钟似乎有点不信。

    “干嘛,你不会心疼他吧?”

    “切,神经病。”

    小苗不说话了,盯着小钟看了会,发现小钟脸越来越红。

    小钟被她看的恼怒:“看什么,我脸上有花啊。”

    “你脸上春情泛滥啊。”

    “神经病。”

    两女在低声打闹,场中双方人马也出来了。

    对面七人一字排开,满脸凶狠。

    姜绅,今天不但侮辱了他们,也侮辱了他们的民族,一定要把姜绅打成猪狗不如。

    姜绅了走了出来。

    他换了一身普通的衣服,笑眯眯的站到场中。

    警方从东宁武术协会临时找来一个副会长,身穿一身布衣也站在场中。

    在他身后,有一块横幅被拉了起来:“华日友好搏击交流会。”

    边上还有警员抗着摄像机。

    表面看去,就是一场两国武术界的亲切交流。

    其实就是两国黑社会的决斗。

    “双方的合同都签了,我再讲一下规则。”副会长先叽里瓜啦说一通,什么不能往死里打,投降要早,都说一遍,然后边上有人用日语再重复一次。

    行,没问题,松田迫不及待的要教训姜绅。

    姜绅托大,要一挑七,他们刚才已经在研究过了,一会不给姜绅求饶的机会,上去就往死里打。

    要当着华国人的面打死姜绅。

    反正双方签了合同,生死不论。

    “姜生先,你没问题吧。”

    “没问题,可以开始了。”

    “那开始吧。”副会长一声令下,自己先往边上躲了躲。

    “姜先生,我很佩服你的勇气,为了同胞站出来牺牲自己,不如这样,你跪下来向我们认错,承认你们华国人不如我们,我们可高抬贵手的。”

    木村都佑笑眯眯的问姜绅。

    “你们---”姜绅才说两个字。

    木村都佑突然一个箭步,嗖,飞起一腿,侧踹过来。

    他绝对是阴险无比,假装和姜绅说完,突然就发动了进攻。

    他不动还好,这么一动,姜绅发现他还是有点跆拳道的功底,应该练过跆拳道。

    要是以前,姜绅一拳就把他打的当场趴下,不过今天边上很多警察,还有摄像机,他也不也打的太夸张,身子一闪,先避开这一踹。

    两人这一击一闪,都是相当漂亮,四面观看的警察们也是齐齐喝彩。

    “好家伙,有点本事,上。”松田在樱花会,也是以能打出名,一声令下,众人一涌而上。

    人一多,姜绅就不客气了。

    他不退反进,一步冲进人群中。

    砰,一拳先打倒一个,接着反手一抓,抓住松田打过来的拳头,用力一拉,膝盖就狠狠的顶到松田腰间。

    “啊”松田一声惨叫,整个身子卷缩下去。

    另两人脚都踹到姜绅背上,姜绅身子一扭,其中一个就踹了个空,另一个的脚直接被姜绅用手抄到,往上一提,扑通摔了一个狗吃屎。

    几乎是五秒钟不到的时间,姜绅左突右闪,对面七人就六个被姜绅打倒在地。

    最后一个倒地的是木村都佑。

    他第一次攻击踢空之后,一直等机会,等到姜绅背对着他把一个同伴拉倒在地的那刹那,他一声暴喝,一脚飞踢。

    对着姜绅腰眼上面就踢了过去,这脚踢中,姜绅的肾脏都要被他踢爆掉。

    他蓄势很久,准备一击必中,踢的是又狠又快。

    边上观看的警察们,包括小苗和小钟都在刹那间看的心跳都几乎停止了。

    “不好。危险。”金近山站在后面都看的心里紧张。

    木村都佑原来是扮猪吃老虎,在场七人,他的身手最好,只有他是经过专业的跆拳道训练。

    他才是真正的高手。

    这时的木村都佑眼中杀气凛然,根本不像是一个财团的经理,简直就是一个职业杀手。

    姓姜的,老子才是樱花会真正的高手,你当我是办公室小文员啊。

    木村都佑脑海中甚至已经想到自己一脚踢到姜绅腰上后,姜绅当场痛叫的惨景。

    “卡察”

    “啊--”场中真的有人惨叫了。

    不过惨叫的是木村都佑。

    姜绅一拳打在他的脚心,打的他脚板骨骼几乎粉碎。

    痛的木村都佑当场惨叫,收脚。

    但是脚一触地,就钻心的痛。

    他连站都站不稳,姜绅一个箭步冲了上去,砰,右肘狠狠的砸在他的额头。

    木村都佑整个身体被这下肘击打的向后飞了起来。

    人还在半空,姜绅伸手一抓,抓住木村都佑的一只手臂,用力一拧。

    “啊--”卡察。

    这下卡察声,又响又大,在场所有人几乎听的清清楚楚。

    木村都佑的手臂被姜绅生生拧断。

    摔到地上时,他一只手一只脚已经被废,痛的直接就晕了过去。

    “住手,投降,我们认输---”松田叫的快,但是木村已经倒地不醒了。

    “木村,木村---”除了木村,其他人都能站起来,围上去看看木村,惨不忍睹,那手和脚都有下半截能晃动的。

    这是什么概念,相当于被人用刀砍断了一样,就连着皮在上面。

    你他吗太狠了,这也下的了手?

    松田这些人,年轻时在国内也是经常和别人械斗的,一看木村这手和腿,就知道完全折断了,送医院都没有用。

    能空手折断手腿,可见姜绅手上的力道有多大。

    “你----姜先生,你怎么下这么重的手?”一个日本人大怒着站起来,本来是要怒骂姜绅的,想到姜绅的凶猛和刚才签订的合同,终究骂不出来。

    “失手了,失手了,真是不好意思,一时收手不及,我向你们表示歉意。”姜绅笑眯眯的,而且脸上一点看不出他的歉意。

    “你这是故意的,姜先生,如果你不给我们一个说法,我们在这里的投资就要重新考虑。”松田用投资来吓姜绅,其实也是说过边上的其他人听。

    打不过姜绅,吃了亏又板不回来,只能给政府施加压力。

    松田这话说出来,众人眼光都看向金近山。

    这里他官最大,事关政府的事情,自然要问金近山了。

    金近山抬头看天,就当没听见。

    “结束了吧,结束我们就撤了。”金近山发话,并且转身就走,好像没发生什么事一样。

    “区里还在开会,都撤了撤了---”警察们陆续离开。

    “什么意思,你们就这么对待我们外国的投资商,这就是东宁市的投资环境?打伤我们的员工,还这种态度?”松田现在后悔了,后悔受了姜绅的激。

    其实,当时他是得到木村的暗肯,因为木村才是他们中间的头,他们很乐意把仗义出手的姜绅再打残废的。

    结果,姜绅没打成,木村却残了。

    姜绅这时笑笑,走上前去:“松田先生,你这话应该留着向招商局去说,有空的话,欢迎再到华国来玩。”

    说罢他也转身走了,好,那我们找招商局,松田立刻示意边上的人。

    华国人很有官僚作风,官大一级压死人,我们用官来对付他。

    姜绅一出去,就被小宋和她的男朋友还有几个国人包围住了。

    “谢谢警官,谢谢警官帮我们报了仇。”众人都以为姜绅的是警察,围着他不停的感谢。

    “小宋同志,你这话就说的不对,我们是友好切磋,不是混混报仇。”

    “扑哧”众人都笑了。

    “看到没有,看到没有。”远处金近山指着一班手下警察:“只有为老百姓出头,才能竖立我们警队光辉正面的形象,姜绅今天就为我们警队争了口气,我们警队就需要姜绅这样的有为青年。”

    他顺势帮姜绅表下功,这也能算功劳,积累下来,将来才可以转正嘛。

    “是,是,金局英明。”

    “姜绅打的好。”众人又是一阵马屁连绵不绝。

    再说姜绅,刚刚和小宋他们分开,走出招待所,后面有人追了上来。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