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2651.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一十九章 有埋伏
    第二百一十九章 有埋伏

    姜绅现在就是锻炼自己的情商。

    不要动不动发火,体制有体制的规矩,不是什么事都可以用神通解决的。

    神通用的越多,暴露的机会越大。

    而且用神通当官算什么本事?

    以他的神通,跑到中央向局委常委们一显,马上当国家英雄都有可能,要什么官要不到。

    就凭他能治百病,天下的官都要给他面子。

    不过那算什么本事?一点挑战性都没有,真心没意思。

    今天我姜绅就要靠情商,靠自己的实力来当官。

    “陈队,马上轮到我出去巡逻了?”

    “现在也没什么事,晚几分钟怕什么,这点事最多十分钟搞定了。”

    “知道陈队,我一定会好好干的。”他这个干字,说的很重,小苗就当没听见。

    “哼,那你还不烧水拖地。”说罢她拿了自己的东西,屁股扭啊扭的离开了办公室。

    心中那个美啊。

    你凶啊,你凶啊,老娘现在是你领导,我看你凶个屁。

    小苗警官前脚一走,办公室又来了一个人。

    这是一个二十多岁的辅警,和姜绅一样,同时进来的,叫葛小华。

    “绅哥,有什么指示。”葛小华点头哈腰笑嘻嘻的。

    他原本是辽西人,小白哥的手下,被姜绅安排了同一天进的巡特警大队。

    “把这里卫生打扫一下,地拖一下,烧壶开水。”

    “好喽,绅哥你放心。”葛小华连忙应下。

    还好我聪明,早就带了个人过来,死丫头还想整我,嘿嘿嘿,姜绅暗暗得意,拿了自己的东西出门巡逻去了。

    城东区虽然也是东宁市的一部份,不过都是东宁市的老城区。

    二十年前,这里曾是东宁市的市中心。

    姜绅读过书的一中,也是东宁市的第一中学,不过后来随着城市发展越来越快,尤其是东宁市晋升为副省级城市后,城东区也失去了东宁市中心的地位。

    姜绅那组负责的是城东区的东片。

    东片就是徐丽的家所在,有东湾街道,东门大道,东条街等几个街道。

    其中东门大道现在都在拆迁中,到处都是一片废墟。

    据说这里拆掉之后,将建造城东区,甚至东宁市最大的花园中心。

    早上九点多,姜绅和高小鹏走到东门大道。

    以东门大道的马路为界,马路的左边已经全部拆光,右边还有一排店面在营业,城东区实行的先左后右,轮流拆迁的原则,所以出现半边铺房林立,半边却成废墟的景像。

    “这里的店面,以前一万出头一个平方,自从左边拆迁之后,右边涨到了二万出头,翻了一倍还多,拆迁啊,真是一家富,一家穷。”

    高小鹏也是当地人,住在东门大道。

    他家里只有一套八十多平方的商品房,国有土地,被拆后,要拿一百三十多平方的房子。不但拿不到钱,还要贴上一部分。

    然后还要装修,算了算,等住到新房后,最少要拿三十万出来,他们就属于拆了之后,一家穷的那种。

    而他的一个表亲,家里两间店铺,本来在这里位置一点也不好,租金也不贵,现在拆了之后,直接拿钱,几百万到手。真正的一夜暴富。

    “呵呵,谁叫你们不是集体土地,集体土地,按人头算,一个人五十平方,那你家就发达了。”

    “那是,我家五个人呢。”高小鹏摇头长叹。

    两人一边巡逻,一边交谈。

    正在说话,突然听到前面有女人大喊:“抢劫----”

    “抢劫?”姜绅一听,眼睛就亮了。

    “你干嘛?”高小鹏一看姜绅这表情,连忙拉了拉姜绅:“走,我们去那边。”

    他说的方向和叫抢劫的完全相反。

    “那边抢劫啊。”

    “你不是吧,我们是临时工啊----”高小鹏不可思议的看着姜绅,你不是要拿命去拼吧。

    不过他想起来,姜绅好像有点能打:“那你去,我来报警。”

    “那你当心一点。”姜绅也不鄙视他,正常的,用高小鹏的话说,他是临时工,才拿多少工资?没必要拿命去拼。

    姜绅飞快的向前跑,同时神念也覆盖过去。

    劫匪是个三十多岁的青年男子,被抢的是一个妙龄美女。

    此时两人一前一后,往被拆迁的那片废墟跑。

    那男的手上拿了一个包,而且是世界名牌香奈儿,他一边跑,一边拿包里的东西,没用的手巾、口红、镜子,被他扔的一地都是,手机,钱包,全被他塞进了口袋。

    跑出去一百多米,价值几万的香奈儿包也被他当垃圾一样扔掉了。

    后面那女的也很猛的,穿的是粉蓝的连衣裙,一双大腿性感迷人的露在外面。

    她手上拎着一双高跟鞋,赤着脚就在追。

    不过追到废墟前面时,她只好再次穿上鞋子。

    前面都拆的混乱一片,赤着脚走进去,简直就是自找苦吃。

    就她这么一缓,姜绅追到了她面前。

    她也看到姜绅追过来了。

    用手指着前面:“快,快就那里,帮我把手机拿回来就好。”

    少女什么也不要,香奈儿的包也无所谓,就想拿回手机。

    “是你。”姜绅刚才神念扫了下没仔细看,如今面对面一看,竟然是个熟人。

    “你认得我?”美女愣了下?

    姜绅没理她,继续向前跑:“你当心一点,去后面吧,我有个同事,让他手机借你打。”

    说吧姜绅继续追了过去。

    这美女是谁呢?

    原来是在东华庙里和乔菲雪睡一起时那个美女。

    乔菲雪的妹妹夏苏。

    当时夏苏的胸部都被姜绅全部看在眼中。

    这么久的事了,姜绅都几乎忘掉,今天看到夏苏才想起她的酥胸。

    很大哦,他刚才余光一扫,夏苏胸前还是能看见沟沟的。

    一般的人穿连衣裙,那里能看出沟沟,看到沟沟的都是胸部有料的人。

    这时姜绅已经快追到那男子了,前面是一排废房。

    窗户房顶都被掀了,这是拆迁后第一件要做的事,防止拆迁户后悔,但房体基本建筑还在。

    那男子左转右转,钻进一排废房里面。

    姜绅神念牢牢的锁定着,一路跟着青年,连钻几个废房后,突然神念看到一个狭窄的小房间。

    房间里竟然全是人。

    一个,两个,三个。

    有六个人,人人拿着一把砍刀。

    吗的,有埋伏?姜绅迟疑了一下,倒不是他怕这些人,他要看看是怎么一会回。

    只见那青年跑进那小房间后,气喘吁吁道:“来了,来了,那小子来了。”

    “他一个人追来了?”领头的是个四十岁左右的状汉,着上身,显出他身上的几条纹身青龙。

    听他们的口音,都不是本地人,也不是辽西人。

    “好像就是一个人,跑的好快,还好我抢劫的及时,啧,那美女真是漂亮,早知摸几把了。”青年把玩着手中的手机和钱包。

    “都听好了,别砍死他,砍残废就好了,断他一手一腿。”

    “知道了亭哥。”

    然后有人跑到窗户口那里看了看:“怎么还没来?你是不是跑的太快,他找不到了?”

    “不会啊,他一直在我视线里,我能看到他,他也能看到我,难道不敢过来了?”

    “你再出去看看,近一点,把他引过来。”

    “亭哥,直接出去砍不就是了?干嘛要引他过来?”

    “你懂个屁。”亭哥拿刀背轻轻砸了那说话的人。

    “他追来,就是撞进劫匪老窝,被我们砍了,警察也只会当我们是劫匪,我们追出去砍了,那就是寻仇,警察要当黑社会寻仇来查。”

    “哦,明白了,亭哥英明。”

    现在刑事案,黑社会团伙作案,那是要严厉打击,想方设法侦破的。

    抢劫案得到的关注绝对要比社团砍人案少很多。

    原来是这样?姜绅神念把他们说话都听的清清楚楚。

    要不要过去呢?

    他想了想,还是追了过去。

    对方也算费了心思,不要让他们失望才好。

    姜绅一过去,小房子里的人就看到了。

    “来了,来了,小当,出去再引一下。”

    那抢劫的人故意走出来转了圈,进入姜绅的视线后,又往那房子里一钻。

    姜绅也装腔作势的大吃一惊,然后追过去。

    砰,他一脚踢开大门,就见里面四个男子手中都拿着一些扑克牌,好像在打牌一样。

    他们身边都放着一把刀,看到姜绅进来,一个个脸上露出古怪的神色。

    尼玛,个个都是能拿奥斯卡啊,姜绅都算装的了,这些人比姜绅还会演戏。

    “我草,小子,胆子不小,追到这里?”亭哥一把扔掉手中的扑克牌,抄起身边的砍刀。

    “别让他报警,砍他。”

    “砍他。”

    六个人加上劫匪,七条大汉手持凶器向姜绅冲了过来。

    “你敢袭警?”姜绅现在牛逼了,算半个警察,身子一侧,把腰间的警棍就拿了出来。

    双方刹那间就短兵相接。

    砰,当,砰。

    姜绅舞起警棍,一棍一个,一个招面就打翻了三个。

    “扎手。”亭哥一看姜绅太能打了,连忙下令撤退。

    他反应也算快的了,下令也早,但是等他冲出废房一看,除了自己其他人都被姜绅打倒在地。

    那抢劫的小当刚刚爬上窗户,姜绅从后面一棍,打的他惨叫一声,翻倒在地。

    “我草。”亭哥吓的一个转身,头也没敢回的狂奔而去。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