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2653.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二十章 想钱想疯了
    第二百二十章 想钱想疯了

    姜绅又立功了。

    这是一批从东宁省隔壁‘福安省’流窜过来的抢劫团伙。

    他们三天前从福安抢劫一家私营小店,抢到几千块钱后就消失在福安,没想到逃窜到东宁来了。

    七人团伙,被姜绅抓到六个,跑了一个。

    市警察局也专门下了嘉奖令给巡特警大队,尤其是负责这区的副大队长陈小苗。

    这就是体制中经常会出现的情况。

    有功领导拿,黑锅你来背。

    姜绅抓到了六个劫匪,区警察和市局只有奖金下来,加起来差不多有二千块左右。

    但是他是临时工,最后让陈小苗拿到一个三等功。

    对体制内的人来说,三等功比二千块不知强多少。

    尼玛,姜绅听到这消息,那个火啊。

    自己没得奖状也算了,竟然让刚上班的小苗占了偏宜。

    这下搞不好,她又有资本再提一级了。

    我为人作嫁妆啦,姜绅摇头长叹。

    不过他现在也顾不到小苗的事。

    他在亭哥身上放了一丝神念,然后把亭哥放跑了。

    亭哥跑掉之后,先是扔掉了刀,然后七拐八拐,到了西城区,接着打了个的到大宁区。

    他连续换地方,最后来到业兴区郊外的一座小平房。

    小平房没有人住,但是里面东西和家具都不少。

    亭哥进去之后,换了身衣服,拿出一个电话。

    他飞快拨了一个号码:“喂,雄哥,失手了。”

    “什么?你们有没有搞错?七个人砍一个高中生都砍不掉?我都收了定金了,怎么办?”

    “那小子不是一般的高中生啊,他毕业工作了,当的还是警察,他很能打的,一棍一个,我们连倒了四五个兄弟。”

    对方沉默了一会:“其他人呢?”

    “都被抓了,就我跑了出来。”

    “吗的,这下亏大了---”对方嘀嘀咕咕的,为了砍一个高中生,折了六个手下,当然亏本亏死了。

    “你先回来吧,回来再说。”

    “好的。”

    亭哥拿了手机,就离开了那里。

    因为现在还没有摄像头拍到他,外面不知道劫匪里有他,除了姜绅见过,他也不怕别人认出来,所以他胆子很大,直接坐了长途车子就赶向福安省。

    福安省是沿海省份,与东宁章鱼王所在的句州相邻,离这里倒也不远。

    五小时后,他就进入福安省的福平市。

    福平市是福安省第二大城市,经济繁荣,水产发达,当地有两股强大的道上势力。

    一个是玩海运的董昕。

    一个是玩走私的陈永雄。

    两人以前是一起的,也就开条破船到其他国家的海域捕捕鱼,当时国际上这观念也不是很强,不像现在动不动用军舰来捕捉追拿。

    那些年赚了点钱,然后就分家了。

    董昕买了船挂靠在一些大的国企,帮他们运运货,因为国企有人,加上他也懂的孝敬,舍得花钱,生意越做越大,船也越来越大。

    现在名下有一个船务公司,手里有差不多十条船。

    其中有一条万吨级的‘昕威’号,采用了全分段制造的技术,使船体不易变形,历时一年顺利建成。

    该轮船长123.9米,宽18.8米,船身重达3000多吨,空载吃水线3.6米,载重1.15万吨,既可装运散货,也可以用作集装箱装载,是一艘多用途轮船。

    另一个陈永雄,就是亭哥口中的雄哥。

    他和董昕分家后就专做走私,有时走私的东西多,就想借董昕的船,开始董昕还是肯的,反正不要他担风险,他还有分成,后来有一次出了事,被海关抓了,连船也扣掉,陈永雄不肯赔船,两人就闹翻了。

    不过总的来说,双方也没有什么死仇,还算相安无事。

    这两人因为常年走海外,风险和利润都非常高,于是手下养了一大批打手,渐渐形成了福平市道上的两大势力。

    亭哥赶到福平时,已经是晚上六点多。

    大家都是吃饭的时候,他一个来到福平陈永雄的公司总部。

    他的公司总部在海边码头上,停了各种船只,还有自己的维修厂。

    陈永雄是个看上去四十多岁的中年,个子有点高,身材比较瘦,一见到亭哥就叭的一下,扔了一叠东西到桌上。

    “快走,你今天晚上就跟公司的船走,取道台横岛,然后飞去欧州。”

    “怎么了,雄哥出什么事了?”亭哥吓了一跳。

    “我打听清楚了,你们砍的人叫姜绅,东宁的道上大哥,非常牛逼的一个角色,吗的。”陈永雄拍着桌子:“那班混蛋不跟我们透底,现在出了事才说出来,摆明了坑我们。”

    “是谁要弄他?”亭哥看着桌子上的东西,有钱,有护照什么的。

    “我也不知道,一个东宁老板联系的我,以前和他做过生意,他说一百万砍一个人,我以为那有这种好事,没想到这不是人,这是一头老虎啊。”

    一百万砍一个人,若是平常的人,那就是天价,外面排着队有人抢着做的。

    陈永雄也不缺这一百万,不过那东宁的老板和他合作比较多,经常买他的走私货,他也不好得罪,即帮他别人,也帮了自己,没想到却害了自己。

    被抓了六个小弟,安家费都不止一百万。

    “那小子这么厉害?他不会敢追到我们这里来吧?”

    “少废话,东宁离我们省最近的句州知道不?章鱼王,也是道上的大人物,和我们抢过好多次生意的,据说差点被那小子逼死了,后来自残了一条腿还是手,才了结这件事。”

    “嘶,真的假的。”亭哥倒吸一口冷气,吓的脸都绿了。

    在一城市牛逼的人其实算不了什么。

    华国二三十个省区,地级市和其相当的地级行政区有近三百多个,县区级的更达二千多。

    道上的英雄无数,大家都出了某一地区,没有谁怕谁的。

    但是姜绅这种威慑力就有点强了,东宁的欺到句州,绝对是一方大佬的架势。

    陈永雄还好点,离句州近,章鱼王又是和他做的是一行,这点消息还能打听到,所以还有机会提醒亭哥。

    “那好吧,我出去躲躲。”亭哥有点想笑,真心想笑。

    以前看香门的电影,里面的黑社会犯了事都会跑路,当时还笑他们,没想到今天自己也要跑路了。

    而且还是被警察逼的,是被同一道上的混混逼的。

    可是他话音刚落,门外就有人笑了:“往那躲呢?除非你躲月球上去。”

    姜绅笑眯眯的走了进来,然后随手砰的一下,把门关好。

    “嘶”陈永雄和亭哥同时吓的倒一口冷气。

    说曹操,曹操就到了,这也太快了。

    尼玛的,你被人跟踪都不知道?陈永雄瞪了亭哥一眼,连忙装出一副笑脸。

    “这位就是绅哥吧,果然是少年英雄,坐,坐,我们可能有点误会。”

    姜绅笑嘻嘻的坐下,四下看了看:“办公室真大啊,果然是大老板,外面的几条船更是大,都好几亿一条的吧?”

    “没有,没有,也就董昕那万吨级的才值上亿,我的都是小船,小本生意,这年头,海盗多,路难走,赚钱难啊。”

    陈永雄一边替姜绅泡茶,一边谦虚谨慎。

    两人看上去,像是几年没见的老朋友。

    “我废说也不多说,你们收了钱找人砍我,虽然失手,但总要有个说法?”姜绅翘着二郎腿:“要么你们赔点钱,要么你们告诉我是谁指使的,我姜绅,很愿意给别人机会的。”

    “呵呵,绅哥,你这话说的----”陈永雄和亭哥对视一眼,两人也摸不清姜绅的意图,陈永雄打个哈哈:“绅哥也被伤着,要不这样,我出十万块,这事就这么算了?”

    陈永雄今天被姜绅堵在办公室,气势上就弱了好几分,脑海中盘旋了下,花钱免灾吧,先打发姜绅再说。

    “十万?”姜绅笑了:“我叫人砍你一次,我给你十万好不好?要不是我身手好,现在就是断手断脚,十万就想打发我了?”

    尼玛的,这是福平呢,你以为是东宁。

    亭哥听的恼火,差点就要冲上来。

    陈永雄眯起眼睛看了会姜绅,慢幽幽的道:“要不这样,我们收了一百万,我把一百万拿出来,再加上这十万。”

    陈永雄觉的自己很有诚意了。

    他没砍成姜绅,还要退别人一百万,一进一出,要拿出二百多万,还折了六个兄弟,陈永雄都觉的自己一辈子没这么倒霉过。

    “那我给你一百万,买亭哥的一只手一只脚好不好。”姜绅继续在笑。

    陈永雄脸沉了下去,手悄悄放到桌下,手中还拿着一个手机。

    “那你想要多少?说个数吧。”

    姜绅伸出一只手掌。

    “五百万?”尼玛你真敢开口,亭哥气的都想破口大骂了。

    “错,是五千万。”姜绅拿手晃了晃:“要么说是谁主使的,要么拿五千万出来。”

    “去你吗的,你想钱想疯了。”陈永雄拿起桌上的杯子往地上一砸。

    当,一个乍响之后,砰,办公室大门被撞开。

    几十个大汉冲了进来。

    这些人有的空手,有的拿着板凳,还有拿着铁棍。

    凶神恶煞的把姜绅包围起来。

    这是他用手机发短信叫来的人。

    现在姜绅是在他的船务公司总部,他总部别的不多就是精壮男子比较多。

    随便都能叫一两百人。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