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2654.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二十一章 比人多
    第二百二十一章 比人多

    “听说你很能打,有种把我这里的人都打趴下。”陈永雄有小弟在身,立马气势涨了几十倍。

    一只脚踩到桌上,狞笑瞪着姜绅。

    他这房间里一会就聚集了几十个人,而且从下面的码头上源源不断的有人过来。

    姜绅坐在那里没动,抬头看了看四面八方的人,全是雄壮有力的大汉,个个手臂比他大腿还粗。

    “你要和我动粗?”姜绅道:“我是来讲道理的,你要和我动粗?”

    “我也愿意讲道理,是你逼我的。”陈永雄没有下令动手,人的名,树的影,姜绅不动手,他也不愿随便下令动手。

    能谈最好先谈。

    生意做到他这么大,一般也不愿结生死仇家。

    “那你让这么多人围着我?想吓嘘我?是不是想和我比人多?”姜绅依然在笑。

    “我们就是人多欺负你人少,怎么着,你不服?”亭哥来劲了。

    虽然知道姜绅能打,不过今天他们这里已经集聚了五六十人,下面还有近百人赶过来,怕你个毛。

    你再能打,累你把你累死。

    “行啊,那我们就比人多。”姜绅指了指外面:“把你们码头大灯开了,看看谁人多。”

    草,陈永雄听的脸色大变。

    他连忙跑到窗户边上。

    这时已经是接近晚上七点,天气黑沉沉的,他站在高处,看到远处有一支车队,亮着车灯,像一条长龙向码头狂开而来。

    而码头的四周,外围,好像也有许多汽车都停在那里。

    “开灯,开灯。”

    不等陈永雄说开灯,有人就打电话过来。

    “雄哥,人,人,好多人,都像是混混,把我们船厂都包围了。”

    码头上放集装箱的地方非常大,也足够停车。

    就这一会功夫,十几辆依维客依次开了进去。

    哗哗哗,清一色的大汉,空着手就走了出来。

    虽然他们空着手,但是个个看上去凶悍无比,一看就知道是社会上打打杀杀的混混们。

    后面还有各种小汽车,面包车。

    一辆,十辆,二十辆。

    陈永雄站在窗口看了不到五分钟,一百多辆各种汽车开进了码头。

    一批批大汉从车中走了出来,然后就在四处散步。

    他吗的,最少来了六七百人,搞不好有近千人?

    陈永雄吓的脸都绿了。

    这些年国内打黑的厉害,别说千人,百人以上的规模那就是很可怕的事,现在这里集聚了近一千人,打个电话的话,部队都要出动。

    不过,他当然不敢打电话。

    人家这么多人空着手过来的散散步不行?

    他们没打没砸,没惹事,怎么抓他们?

    就算全部抓起来,福平也没这么多的警力。

    而且姜绅能在这么短时间动员一千人越省来到这里,报警话自己以后也没好日子过了。

    陈永雄和他的小伙伴们都惊呆了。

    亭哥刚刚还很牛逼,看着下面一群一群的人在聚集,吓的话都不敢说。

    他们船厂,虽然有打手,但是也是少数,更多的人都是员工,看到这么多人涌进来,有多少员工敢站出来的。

    “陈总,好多混混啊,老刘问要不要报警。”

    “永雄啊,是我啊,家门口有三十多个人围在那里啊,好可怕啊,你是不是和董昕起冲突了,要不要报警?”

    “陈总,店里来了十几个混混,虽然没惹事,但是吓跑好多客人了,怎么办,要不要报警?”

    “陈总,公司来了许多身份不明的人,我们现在都不敢下班。”

    一会功夫,陈永雄在福平市的各分公司、商铺,甚至家里,全都打来电话。

    “别,别报警,马上就好,马上就好。”陈永雄吓的一个个电话安慰他们。

    他真是害怕了。

    就半天不到,对方查到他全部的一切,各种产业公司甚至家里,都被派了人。

    这里更是派了近千人。

    这应该是建国以来最大规模的混混场面。

    他当然不知道,这下面这么多人,姜绅把爆标、陈剥皮、老虎、胸毛、小白这东宁五虎的人几乎全调动了。

    许多在东宁的辽西人,许多某片区的小混混,也被姜绅征用了。

    姜绅一声令下,东宁道上没有人敢不给面子。

    要人给人,要车给车。

    甚至姜绅一个电话打到句州和宜丁。

    宜丁的贵哥,句州的章鱼王,也纷纷出人出车。

    句州离这里近,他们的车队早就到了,二百多人等着姜绅一声令下。

    今天,不但是姜绅,就是整个东宁省道上的人,都很期待,都很震惊。

    因为这是历史上第一次有人能跨市调动这么多道上人马。

    许多东宁周边其他城市的混混甚至闻风而主动加入,想见证这神奇的一刻。

    这样的机会,国内的混混,也许一生只有一次。

    这样的奇迹,每个人都想见证。

    “好,厉害,厉害。”陈永雄脸都白了,但是赞不绝口。

    “正所谓,一枝穿云剑,千军万马来相见,绅哥,国内你都敢这么做,陈永雄,服了。”陈永雄也是个混混,做混混最大的梦想是什么?

    就是像姜绅这样,一声令下,从者云集,千军万马,听令而来。

    陈永雄真是服了。

    别说下面近千人全是混混,就算只有一半混混,能召集到一千人到这里,也是建国以来都几乎没有的大事。

    过几天这件事传出去,绝对是要震惊国内的黑白两道。

    “你想歪了,听说你这里船厂少人,我给你送点员工过来,台横的企业,手机代工厂,动不动召十万人呢。”姜绅笑道。

    陈永雄懂了,过了今天不能乱说,只能说是我厂里招人,别人来送工。

    “走开,走开。”就在这时,楼下济上来一批人马。

    胸毛、小白、老虎三人都到了。

    十几个辽西人,人人提着个箱子。

    他们把船厂的人挤开,来到姜绅面前。

    “打开。”姜绅一声令下,十几个箱子被打开了。

    钱,全是钱。

    花花绿绿的钞票,十几箱子被他们往地上一倒。

    哗啦啦,堆的和小山一样。

    嘶,不但陈永雄惊呆了,他的手下也惊呆了。

    这里他手下有七八十人,但是气势完全被姜绅手下十几个人震住。

    有钱就是大爷,这就是千古真理。

    十几个人把钱往地上一堆,那七八十人吓的声音都没有了。

    “这里有二千万。”姜绅指了指地上。

    “要么你收了这二千万,然后告诉我谁让你弄我的,要么你不说,然后这些钱我给你的手下。”姜绅看了看那七八十人。

    “谁敢捅陈永雄一刀,就可以拿十万,一刀十万,多捅不限,拿光这二千万为止。”

    草,亭哥和陈永雄真是吓的几乎软倒在地。

    一刀十万,这要姜绅真说了,面前这七十八个人,估计最少有一半都想反水的。

    果然,姜绅这话说出来,陈永雄手下那七十八人,一个个面露凶光,许多人的余光开始看向那一堆钱。

    陈永雄也算有钱的,但是让他拿二千万出来搞一个人,他绝对是舍不得的。

    亭哥这样跟着他的,一年能拿二十万块算是不错了。

    说句实话,国内混混出身的,做大了之后,对手下再好,也好不到那里。

    能在老大手下,拿十几万二十万一年的,就算是命好的。

    大多数小弟还是温饱的样子。

    没有人像姜绅一样,把钱不当钱,专门给手下人用。

    而且姜绅对敌人也大方,搞了贵哥留下四十万。

    搞的句州章鱼王倾家荡产后,又给了他二个亿。

    所以不管他的敌人也好,手下也好,一声令下,四方来集。

    “别这样,绅哥,我们可以好好谈谈,我想起来了,那人是个东宁老板。”陈永雄终于服软了。

    不服不行。

    论财力,论人马,他都不如姜绅。

    姜绅前面说要五千万,估计也是吓吓自己的,真正的目的,还是想知道是谁在幕后。

    “你早说不就得了,害我调这么多人来。胸毛,让兄弟都撤了。”

    “是,绅哥。”胸毛等人哈哈大笑,转身而去。

    地上二千万钱扔在那里,显的十分耀眼。

    陈永雄看着那堆钱,咽了口口水:“绅哥,这钱我就不要了,你拿回去吧。”

    他当然舍不得,不过却要假巴意思的说一句。

    “好啊,那就给你的手下,今天我吓到他们了,你的手下,每人拿五万,自己拿。”姜绅往那钱一指。

    现场七八十人,面面相觑。

    大家你看我,我看你,没有人敢去拿。

    “绅哥叫你们拿就拿啊,还不谢谢绅哥。”亭哥对着姜绅点头哈腰。

    服了,他也服了,这个时刻,他甚至生出一种心思,要是绅哥收人,我投奔他算了。

    姜绅的小弟走出来,都有一份自信心,都有对姜绅的佩服和崇拜。

    胸毛、小白、老虎们都是那样。

    与亭哥在陈永雄面前的点头哈腰完全不同。

    亭哥能看出来,也羡慕的不得了。

    即然亭哥说了话,人群中有个人,不是打手,也是船厂的员工,管我屁事,我先拿了再说,顶我一年工资呢,牙齿一咬上去抽了一叠。

    姜绅带来的钱,五万一叠,大家都看的明白。

    有人一带头,后面陆续有人上去拿钱。

    这个时候,姜绅面不改色,依然在微笑。

    看到这里,亭哥彻底五体投地了。

    什么叫老大,这才叫老大。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