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2656.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二十二章 上错床 加更
    第二百二十二章 上错床 加更

    联系陈永雄的东宁老板叫姜丰年。

    姜丰年主要搞水泥的,兼职卖汽车,帮陈永雄出手了很多走私的汽车。

    据说在政府很有实力,所以陈永雄也不敢得罪他。

    这次姜丰年出二百万,让陈永雄找几个可靠的人来砍姜绅的腿和手。

    而且事先先搞一段小抢劫,把手下混混装成抢劫团伙。

    陈永雄拿到钱后,就和手下亭哥说是一百万。

    然后亭哥找了几个人就出去了。

    听到这个消息时,姜绅也没有想到。

    他想过自己的仇人,但是没想到会是姜家的人。

    这人是姜丰民的堂弟还是堂兄,按理说自己要叫他伯伯,或叔叔。

    没想到会是他找的人。

    姜丰民应该不可能派人做这种事。

    官当到副省,这点觉悟和小心会有的,不说自己还是他的亲骨肉。

    唯一的可能就是唐建平,唐海蓉姐弟。

    唐家的人一直和姜丰年走的很近,也介绍了许多工程给他做,那么这件事就明了了,要么唐建平,唐建国,要么唐海蓉。

    怎么说也算亲戚吧,我只是弄丢了你们的官,你们竟然要砍我的手和脚?

    姜绅知道这个消息后,回去的车上,久久不语。

    “绅哥,要怎么弄那姜丰年?”胸毛哥坐在前面,回头问姜绅。

    “绅哥?”

    姜绅好像在想什么,他叫了几声,姜绅才回过神来。

    “绅哥,要不要找人砍他全家?”胸毛哥现在越来越嚣张了,动不动要砍人全家。

    “车祸也行,我们也出钱找人,反正别人也这样搞过我们。”小白比较有脑袋,打打杀杀已经过时了,绅哥说要什么事都要动脑子。

    派人去撞不是更好。

    “对,找人用车撞,撞死他全家。”老虎也是恶狠狠的。

    “神经病。”姜绅长叹摇摇头:“算了,以后再说。”

    “算了,不是吧,绅哥,他找人砍你啊,这次算了,下次找人砍丁艳他们怎么办?”胸毛一听就几乎跳了起来。

    “胸毛。”小白年纪大,见识也大,一路上见姜绅在那里考虑什么东西,知道有那里不对劲。

    姜丰年也姓姜?

    上次那姜谦也姓姜。

    唐建平、姜谦那些人搞丁艳这么大的事,以绅哥的脾气早就灭他们全家了,但是都算了,难道?

    小白拉了拉胸毛,示意他不要激动。

    “绅哥说算了就算了,胸毛,你要造反?”

    “放屁,你别胡说啊,算了,我错了,绅哥怎么说怎么着。”胸毛也闭嘴了。

    众人回到东宁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一点多。

    浩浩荡荡的车队回到东宁后,四下分散,各归各家。

    还有几个东宁市其他区的混混头目专程来拜见了一下姜绅。

    现在姜绅之名不但让本省震动,今天更是猛龙过江,压到福安省,这些头目平时没机会见到姜绅,今天借着这机会,都来拜见一下姜绅。

    当然了,他们也是都有好处的。

    这次姜绅调人,参加的人,每人一万块。

    要是出事被抓,姜绅还出安家费。

    光小弟的钱就出了近千万,各路头目,当家,少则十万起,多则一百万,整个过程花了近二千万,加上给陈永雄的,一共花了近四千万。

    最近这一月姜绅就花了二亿多了。

    姜绅也没办法,法国那边送来的钱太多,他花不完,只能到处花。

    前几天还一口气订了好几部车子,保括胸毛、老虎、丁艳、徐丽等人都有,全都是几百万的好车子。

    过几个月车子一到,所有人都是洋枪换炮。

    只是,就算我这么花,这钱还是花不完啊。

    不过最重的一点,今天这事,他几乎没有动用神通去欺负别人,完全是靠自己的势力人脉,这是他第一次这么对付对手。

    姜绅下车后上楼的时候,还在想这事,陈剥皮来电话了。

    深夜一点多钟,他应该被人打话打醒的,说话还带着睡意:“绅哥,法国那边说最后一笔钱准备好了,有七十多亿欧元加一百多亿华币,全巴黎的华币估计被他都搞来了,这笔钱太大,他们搞不过来,问你什么时候去法国拿。”

    “还有这么多啊。”姜绅挠挠头,一想到法国,就想到法国那个热情的美女米奈儿。

    “我现在上班啊,可能没空去,你和爆标帮我去拿吧,顺便玩玩法国妞,上次事多,你们都没空玩,我知道你们想。”

    陈剥皮先是笑了,绅哥你还上屁个班,这钱够你用几辈子了。

    然后就震惊了一下,这么多钱,几百亿的华币,姜绅说让就让,让我们替他去,绅哥真心牛逼。

    他也不怕我们拿了钱跑路。

    陈剥皮早就对姜绅五体投地了,不过他还是有点怀疑:“这么多钱,我们怎么带过来?”

    法国准备的可都是现金。

    “明天中午你约爆标,我给你一个东西,可以把那些钱都带过来,然后你们到缅北去,找gugkuan将军,他那边有地下钱庄可以把欧元转成华币。”

    “可以洗钱?”陈剥皮眼睛一亮。

    “这是违法的事,你可不要乱来。”姜绅一本正经。

    “我懂,我懂。”陈剥皮在笑。

    姜绅电话接完,也回到家了。

    开门的时候神念一扫,咦,家里没人。

    徐丽和丁艳呢?

    他连忙拿出另一个手机看了下。

    手机里果然有短息,自己一直在忙没有注意。

    “明天双休,我们带双儿去‘浙山省’飘流,你去不去。”原来两位美女带着双儿出去旅游了。

    这短息是早上发的,姜绅现在手机多,徐丽、丁艳这些比较亲密的人用一个手机,所以没有看到短息。

    今天是周五,双儿一放学,徐丽和丁艳等不到姜绅回信,就带着双儿去玩了。

    姜绅想打电话,想想现在太晚,于是就去洗澡。

    洗着洗着,就感觉有点不对劲。

    吗的,外面好像有人在敲门。

    砰,砰,砰。

    一点多了,竟然还有人敲门。

    “是谁?”姜绅神念一扫,草。

    竟然是叶茜和潘雯雯。

    潘雯雯喝的烂醉如泥,整个人软在叶茜的怀中。

    尼玛的,喝醉了不回家,到我家来干什么。

    姜绅衣服都没穿,围了一根毛布就走出去开门。

    大门一打开,叶茜也愣了下。

    “绅哥?”这是你家?叶茜看看潘雯雯。

    潘雯雯根本眼都睁不开。

    “她家在楼上,你送她到我家来干嘛?”

    叶茜看姜绅发火,吓了一跳,结结巴巴道:“今天我们几个同学在酒吧玩,她遇到初恋男友了,心情不好就喝醉了,然后说送到楼下徐姐家,因为她怕自己醉了,家里没有人照顾她?”

    “吗的,她倒会挑地方的。”姜绅有点不喜欢潘雯雯,很自来熟,小嘴巴叽叽喳喳说个不停。

    “进来吧。”姜绅想想也是,她醉成这样要在自己家里,没人照顾也不好。

    他帮着扶了一下,顺便运了点仙气进去。

    潘雯雯的酒立刻好了一点,整个人也清醒许多。

    “姜绅----徐姐呢---”

    “徐姐不在,你好点没有,能不能回家睡了?”姜绅和叶茜把她扶在沙发上。

    “我----呕?----”潘雯雯好像酒真的有点多,说到一半,猛的爬起来冲到卫生间,对着马桶一顿猛吐。

    草,姜绅皱着眉头:“女孩子家喝这么多酒。”

    叶茜耸耸肩膀,偷眼看看姜绅。

    她也好几天没见姜绅了。

    “这么晚你还没睡?”说完看了看里面。

    姜绅摇摇头:“都不在,我房东出去旅游了,就我一个。”

    他这时才注意到叶茜。

    今天叶茜穿的也很性感。

    因为是到酒吧去玩,她上面穿的短袖吊带衫,下身是一条火辣的短裙。

    一双肉丝美腿展现在姜绅的面前,肉丝正是姜绅最喜欢的颜色。

    姜绅今天正好没女人在,一看叶茜来了,于是就道:“别走了,今天你就睡这。”

    “嗯。”叶茜立刻乖巧的点点头,然后看看卫生间,她怎么办啊?

    “让她睡沙发。”姜绅走运去。

    潘雯雯吐了一会,趴在马桶上睡着了。

    姜绅弯下腰,拦腰一抱,把她抱了起来。

    叶茜过来用毛巾擦了擦她身上,然后两人把她往沙发上一扔。

    “走。”姜绅拉着叶茜的手就往房间里去。

    “绅哥,我听潘雯雯说,你这里也住着两个美女?而且关系和你不一般哦?”叶茜一进房门,小嘴就开始找姜绅的小嘴,小手同时一拉,姜绅那围着的围巾就掉到了地上,熟练的一把将小姜绅握在手中套动起来。

    “这个死丫头,就知道她会到处乱说。”姜绅笑着:“今天,我来弄你。”

    “别---我就喜欢服侍你---”叶茜媚眼如丝,一步步把姜绅逼到床上。

    “看你舒服的叫,我就感觉到很大的满足---嘻嘻。”叶茜说着,就把姜绅往床上一按,同时脱去了自己的吊带衫,把头伸到姜绅的胯下,抬眼看了看姜绅后,这才樱口一张,把小姜绅吞了进去。

    “哦,又是这招开始啊---”姜绅舒服的叫了起来,他最喜欢的,就是叶茜这温柔的小嘴。

    两人在床中大战,外面的潘雯雯也不知过了多久,悠悠的醒了过来。

    “好渴啊。”潘雯雯先从茶几上拿起一杯水,也不管什么时候的,咕咚咕咚喝了下去。

    然后觉的还是渴,摇摇晃晃走进卫生间,打开自来水喝了好几口自来水,再把脸洗了洗,终于觉的有一点点清醒。

    然后看看身上,好多吐出来的秽物,皱着眉头把衣服和裙子全脱掉了,走进浴池中冲了一下身子,左看右看,没有换洗衣服,也没有围巾。

    她关了灯后,迷迷糊糊的走了出来,而且就光着身子,这时大厅和家中都是一片漆黑,她看了看手机,深夜三点半。

    赶快要找地方睡觉。

    她走啊走,不由自主走到姜绅和叶茜所在的房间。

    推开房门,里面全是一股的气息。

    床上好像有人,白哗哗的大腿有点醒目。

    咦,这不是叶茜吗?

    叶茜也睡在我家了?

    她迷迷糊糊爬上去,叶茜睡在最边上,她就往中间一爬,躺了下去。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