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2659.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二十四章 又有立功机会
    第二百二十四章 又有立功机会

    姜绅接完电话,只好驱车赶回警局。

    他们巡特警大队,周末两日是轮流巡逻,平时一个月才轮到一次,但小苗她公报私仇,姜绅也只好老老实来上班。

    和老宋搭档的也是一个老队员,叫钱方宇。

    钱方宇今年二十六岁,高中毕业和姜绅一样就进了巡特警大队,在这里做了七八年了,是目前队里资格最老的一个。

    姜绅是目前队里资格最新一个。

    姜绅之名他也听过,前段时间打了日本人,又捉了一批劫匪,不过钱方宇没放在眼里。

    在体制内,你再能干也没有用,上头没人,干到老死,别说你和我一样还是临时工。

    临时工么,自觉一点,别这么出风头。

    你难不成还想转正不成?

    不可能的,现在公务员都要考,他们巡特警算是特殊部门,真正有功劳可以转正,那基本也是要死人才会出现的大功。

    就和战场上一样,立到特等功,基本就是追封的。

    立到一等功,基本也残废了。

    靠立功转正,这也是不现实的。

    钱方宇看到姜绅时,用不屑的目光上下打量了一番。

    然后一挥手:“跟我走。”

    两人一队开始巡逻。

    “小姜你也高中毕业就来了?”钱方宇老气横秋,语气很有优越感。

    谁叫他是老人呢,一些正式警察都要给他一点面子。

    “是的,钱队长多多照应。”姜绅笑眯眯的,钱方宇算是小分队副队长,其实就是一个称呼,没什么特别的。

    “现在考不上大学的不多了啊,本二,大专都可以念,你怎么连大学都考不上?”钱方宇有点鄙视姜绅,我那年代基本都能上大学,你怎么上不了?

    姜绅很想问,那你为什么没考上?当然了,他现在是不会这样说的:“不想念了,就想工作。”

    “哦,其实成绩不好,可以复读一下,我当年是想进体制的,因为家里有人在局里,结果来了之后,国家政策一变,进体制都要考试了,我考了几次没考上,也就算了。”

    钱方宇还在展现他的优越感,家里有人,差点进体制。

    “我考了全国状元,清大,北华哭着喊着要求我,被我拒绝了。”姜绅很认真的说道。

    钱方宇愣了下,然后嘿嘿一笑:“你真幽默。”

    这时他们到了城东区一处闹市区,两边都是店铺,这条街是步行街,人来人往,全是行人。

    两人今天是骑自行车出来的,巡特警的人出来,要么自行车,要么步行,视路程和巡逻区域的大小而定。

    钱方宇眼珠一转,指了指前面:“有点渴了,我们去买杯饮料。”

    “好啊。”姜绅和他骑了车骑到一家奶茶店门口。

    然后就见钱方宇还坐在车上,一脚沾地,在边上等姜绅。

    这是老队员们常用的伎俩,巡逻的时候说渴了,饿了,一般新队员都会识趣的出钱买东西。

    但是钱方宇等了半天,转过头时发现姜绅正盯着奶茶店门口的一个美女看。

    那美女穿的很短,很性感,姜绅看的一头劲。

    尼玛,钱方宇大怒,又不好发作,强忍怒意道:“买奶茶啊。”

    “哦。”姜绅反应过来:“我又不渴,你买啊。”

    “。。。。”你吗的,钱方宇没见过姜绅这么二愣子的,非要说明白是不?还是你装糊涂,他索性就明说:“那帮我买杯咖啡味的。”

    姜绅眼睛瞪的大大的看了看他,然后好像反应过来了,不好意思的拍拍身上:“我没带钱包,你看看,我身上全是装备,一分钱都没带?”

    “我草你。”钱方宇几乎就爆出了粗口,只好下车,然后走到奶茶店:“来杯咖啡味的。”

    说完递出一张二十块的。

    姜绅却在这时,自言自语:“我还没喝过呢,美女,给我也来杯咖啡味的。”

    “哦,好的。”那女服务员找了六块钱给钱方宇。

    你不是吧?钱方宇转过头看看姜绅,尼玛的刚才说不渴,现在又要喝,还让老子请客?真想一巴掌闪在姜绅脸上。

    不过他好歹听说姜绅有点能打,不敢真的出手。

    “没喝过,尝尝味,钱队,下次我请,我请。”姜绅倒不客气,这时那服务员刚做好第一杯,往柜台上一放,姜绅顺手拿了过来,塞进了自己嘴巴里。

    咕咚咕咚,他先喝了起来。

    “-------”钱方宇被打败了。

    高中生就是没素质,钱方宇心中狠狠的鄙视了姜绅一下,完全没想过他自己也是高中毕业。

    这时,离他们大概二十多米外,一男一女,都是二十多岁的年纪,在路边上吵起架来。

    那男的不停的拉女的,女子不停的甩手,好像是情侣吵架。

    “钱队,那边吵架了。”姜绅指了指那边。

    “不归我们管。”钱方宇阴阳怪调的:“当然,你也可以试着去协调一下。”

    “吵的很凶啊,我草,打人了。”姜绅看见那女的甩手一个巴掌打在男子脸上。

    “走了走了,这有什么好看的。”钱方宇心中恼火呢,接过奶茶,喝了几口就像边骑车边喝,离开这里再说。

    姜绅笑笑,也准备走。

    却在这时,边上有人突然尖叫。

    两人同时回头,就见那男子像疯了一样,手上拿着一把尖刀,扑哧扑哧,对着那女的连捅数刀。

    我草,姜绅都没注意到这一幕,等到看见,那女子已经软绵绵倒在血泊中。

    “警察,那边捅人了。”边上许多人看到姜绅和钱方宇在。

    ‘倒霉。’钱方宇暗暗大叫,都怪这姜绅,怎么在这里停下买奶茶?

    他们就在边上,有人被捅,要是不上去,被暴上网的话,肯定要开除掉。

    “快上,快上,你不是很能打。”钱方宇猛推姜绅。

    不用他说,姜绅就扔掉奶茶,扔掉自行车,怎么跑过去。

    但那男子其实也早就看到两个特勤队员在这边,他以为是警察,捅倒那女人后,估计自己也跑不掉了,一个转身就冲进了边上一个商店里。

    这是个服装店,两边都是透时的玻璃,里面有许多客人和营业员。

    他一身是血,手持一把尖刀冲进去,早就有人吓的四散逃开。

    其中一个小女生,大概二十岁左右,应该是服装店的营业员,吓的腿都软了,站在原地硬是走不动。

    那人回头看了下姜绅也进了店里,冲过去把那女的抱住,尖刀就架到了女子脖子上。

    “别过来,别过来,杀一个也是杀,杀两个也是杀。”

    “镇定,镇定,我不过去,我不过去。”姜绅也呆住了,他才立了功,可不想又犯错,这人要是一冲动在他面前杀一个,不管他有没有错,肯定是要倒霉的。

    姜绅慢慢向后退,一直退到店门口。

    “你有什么话要说?要不要叫你家里人来?你镇定,这小女孩是无辜的。”

    “女人没一个是好东西,脚踏两只船,她被我抓到了还不承认,她对的起我吗。”男人有点疯狂。

    姜绅听的出来,她女朋友劈腿了,被他抓到还不承认,然后吵着吵着,还打了这男的一巴掌,不过男的身上带着刀,明显早就有报复的心理。

    都不是一般人啊。

    这时的姜绅可以很轻易的制服这男人,甚至让他扔下刀自首。

    不过他没必要这么做,一来有点夸张,边上这么多人,二来,他要立功呢。

    现在求下他,搞不好这功又被小苗搞去了。

    姜绅也不动声色,退出门外,一边和男子慢慢聊天。

    男子要求很多,大概是看过电影上的。

    “叫我妈来,我有话和我说。”

    “给我准备一辆车,你们不许进来,谁进来我就杀了她。”

    这时钱方宇已经报了警,四周围看人越来越多,服装店的人除了被抓的,也都跑了出来。

    钱方宇和姜绅开始拉警戒线。

    两人没带工具,只有不停的把人群往外推。

    一会功夫,几辆警车呼啸而至。

    巡特警大队,刑警队都来了人。

    又过了一会,警察局长郑文则、副局长金近山等人,还有陈小苗都来了。

    几十个警察把这店铺团团包围,姜绅和钱方宇反而没事了,临时工都在外面拉警戒线。

    正式的警察开始商量对策。

    再过一会,男子的妈妈、家人,谈判专家,先后赶到。

    男子叫袁文博,二十七岁,公司职员,他的资料也被调了出来。

    但谈判很失败。

    袁文博存了拼命的心,除了见见最后的家人,就一口咬定要车子,要逃走。

    这里可是闹市,真要给他一辆车,让他开的话,搞不好后面警车追的时候,要被他撞死很多人。

    谈判专家已经看出来,这男人受剌激太受,承受力不足,已经有点疯狂,家人都搞不定他,指望他投降有点不现实。

    “现在只有叫阻击手了,一枪打掉他,不能再让他杀人了。”一位主管刑事案件的副局长提议。

    “就是,我们东宁,很久没有出现这样恶劣的当街劫持案,再被他杀人的话,我们警局也要倒霉。”

    “才谈一会,就要动阻击枪?”金近山眉头一皱:“他也是受了剌激,为什么不试试再谈谈?”

    你们不把人命当回事啊?

    “谈了一个多小时了,根本没有用,再等下去他随时可能狂暴,一旦狂暴就会伤人,人质要是死了,你负责?”那副局长姓吴,前局长的亲信,对金近山不感冒,叱问金近山。

    金近山笑笑,没出声。

    边上郑文则铁青着脸,他刚坐上局长宝座没几天,就遇到这种事,心中也是恼火的很。

    考虑了一下后,果断开口:“调阻击手。”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