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2663.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二十六章 这是他女朋友吗
    第二百二十六章 这是他女朋友吗

    这时姜绅大概离门不到三米。

    “站住,你把枪扔进来。”袁文博很小心,不敢让姜绅接近。

    姜绅笑笑,随手就把枪扔了过去。

    叭,手枪被他扔在仓库中。

    不过姜绅神念看的见里面,袁文博离那手枪大概有五六米左右。

    他一手拿刀放在人质脖子上,一手拿着手机。

    看到枪离自己只有五六米,马上估算了一下位置。

    阻击手打不进来,这已经是在仓库里面,外面看不到,虽然对着门口,但是有足够的深度,外面是看不见这里的。

    现在他只怕姜绅,不怕阻击:“行了,你往后退,往后退。”

    他非常小心,要姜绅退走之后才敢去拿枪。

    姜绅微微一笑,慢慢向后退,足足退出去五米,一边退一边说话:“停车要停多少面积?我们区局权力有限,最多只能停一条街,再大的面积,需要报到市里,甚至省里。”

    他在说话分散袁文博的心思,但袁文博根本不理他,突然把人质往边上一推,猛的发动,狂奔过去想拿地上的枪。

    “动了?”姜绅一看,嗖,瞬间加速冲向房中。

    两人都在狂奔。

    袁文博余光一扫,草,你果然称机出手了。

    不过他明显更近一点。

    他飞快冲过去,拣起地上的枪后,几乎没有考虑直接拿起来对着姜绅就开枪。

    卡,保险没开。

    他根本没用过枪,也不会用枪,扣了一下没扣动,还以为是假枪。

    吗的,他满脸凶光,一把扔掉手中的枪,这时候他有两个选择。

    一是去人质身边,继续抓住人质,第二就是先拼掉姜绅,再抓人质,搞不好还能抓两个人质。

    袁文博身高没有姜绅高,但是比姜绅胖多了。

    一看姜绅这瘦排骨样,他牙齿一咬,挥舞着手中的尖刀就迎了上去。

    但他那里会是姜绅的对手,姜绅轻轻一让,再伸手一抓,抓住了袁文博持刀的手腕,接着脚步一跨,左腿伸入到袁文博的双腿之间,一个背包。

    砰,袁文博被他重重的摔到地上。

    此时,外出租车金近山等人通过姜绅身上的摄像头看见姜绅冲了进去,还把袁文博当场制住,心中狂喜。

    “上,上,上。”

    一声令下,几队警察冲了进来。

    “不行啊,这太简单了。”姜绅眼珠一转,这么没难度,怎么立大功。

    这时,人质站起来了。

    人质一直被吓的不轻,看到袁文博被姜绅压在地上,连忙起身就跑。

    不过她跑的太急,脚下一拌。

    “啊呀”人质措手不及,往地上摔去。

    姜绅这时就在她的边上,连忙伸手扶了一把。

    见他在扶人质,地上的袁文博大声闷喝,用力一扯,就挣脱了姜绅的手。

    都不见他趴起来,直接就在地上,嗖的一刀,剌向姜绅手上的人质。

    姜绅抱着人质原地一转。

    人质被他拦到身后,他站在了袁文博的身前。

    扑哧,这一刀正中姜绅的大腿,子弹也打不进去的身体,被袁文博的尖刀剌了进去,鲜血顿时狂喷而出。

    他身上穿着防剌背心,正好大腿没有保护,这一刀剌进去正是地方刚好。

    “吗的。”姜绅另一只腿猛的一脚,把袁文博踹的倒飞出去,一屁股撞在一堆仓库的衣服上。

    “老子和你拼了。”袁文博飞快爬起来,持着尖刀又冲了上来。

    这时,门外一队警察已经冲进来了,众人一涌而上,几秒钟就把袁文博控制住了。

    “啊呀”姜绅这时抱着大腿惨叫连连,往地上一坐,头上全是汗水。

    “不好,他中刀了,中刀了。”

    又有几个警察围了上来,抬腿的抬腿,抬头的抬头,连忙把姜绅往外抬。

    “小流氓中刀了。”不知为什么,这时在外面指挥部的小苗警官看到之后,心中也是跳了一下。

    “不好,姜绅中刀了,快,叫医生上去。”金近山也是脸色大变。

    他不知道姜绅是故意的,还以为姜绅真的受了重创,连忙叫外面准备的医生和救护人员都上去。

    指挥部的人也匆匆走了出去。

    事情解决了,全局上下可以松一口气。

    但是姜绅如果有事,那就功过相抵了。

    很快传来一个坏消息,姜绅刚才救护车上,还没包扎好伤口就晕了过去。

    “剌中了大动脉,血流如注,止都止不住,救护车正赶向医院,请局里和医院联系一下,准备好血液给他输血。”

    “这里到医院太远,怕血流的太多,可能会有生命危险,局里要做好思想准备。”

    一个个坏消息传了过来。

    姜绅送到医院的时候,脸色青白几乎没有呼吸。

    全身血液流了近三分之一。

    一般的人这样子,几乎要死掉了。

    不过他还好,心脏还在跳动。

    医院立刻验血。

    还好是a型血,比较常见。

    然后马上开始输血,治疗。

    一直到晚上五点钟,手术结束之后,姜绅一直没有醒。

    医院下通知,依然在危险期,家属和局里要有思想准备。

    晚上六点半,城东区警察局、市警察局,相关领导全部都医院看了下姜绅。

    英雄姜绅,顶着临时工的身份,奋不顾身去救出人质,为城东区警局挽回了颜面,不说市局,就是区局的郑文则都很感谢姜绅,特别指示所有医药费都有局里开支,不惜代价要把姜绅救活。

    要知道今天阻击手的两枪,让城东区警局大丢颜面,如果再救不下人质,他这新局长也当到头了。

    姜绅在关键时候出手,终于让他的局长宝座可以继续坐下去。

    想想,前一任局长还是被姜绅搞下来的,莫非他是我命中的福星?郑文则在病床前看了看昏迷中的姜绅,给金近山下指示:“马上带点钱去慰问一下他的家人,再帮他做一份材料,我们要为他报功。”

    “咦,他家人呢,为什么他家人不在?”

    金近山沉重的摇摇头:“他是个孤儿,无父无母。”

    “什么?”现场诸多领导,都是脸色大变,同情心起。

    多可怜的孩子啊,这要死了,连个送的人都没有。

    小苗警官今天也来了,站在金近山后面,看着病床上的姜绅。

    以前恨他恨的要命,巴不得他早点死掉。

    现在好了,看到姜绅真的可能快死了,不知为什么,小苗心中一酸,两行眼泪就流了出来。

    “他还有亲戚不?”

    “有个女朋友,现在在外地,正赶回来。”

    “你们巡特警大队现派人在这看着,近山啊,不是我说你,英雄都这样了,你们医院连个看的人都没有。”郑文则有点不开心。

    因为没有人在医院看护姜绅。

    众人听了,深以为然,姜绅又没家人,单位就要派人在这里看着了。

    “郑局批评的是,近山错了,马上安排人。”

    “我来吧。”这时,他身后一个俏丽的身影站了出来。

    “他是我手下,我先看着,等他女朋友回来再说。”说话的当然是小苗警官。

    郑文则一看是她,本来想说什么的,想了想还是没有说:“那就辛苦小苗了。”

    小苗站出来,也是有点赎罪的意思。

    今天本来不是姜绅上班。

    是她故意为了整姜绅把姜绅调来的。

    没想到最后却害了姜绅。

    要是姜绅真死了,小苗一辈子都不安心的。

    等到众人都走了,小苗一个人坐在床边。

    姜绅啊姜绅,你千万不能死,你要挺过去。

    你个王八蛋,平时这么能打,关键时候就萎了。

    你别害我啊,加个班都被人捅成这样,是你自己不好。

    小苗坐在那里,满脑子的胡思乱想,并且不停的喃喃自语。

    姜绅呢?

    姜绅当然在笑。

    他怎么可能死,怎么可能昏迷。

    现在他躺在床上,正好可以修练一下,也没有人打挠。

    而此时另一个有点后悔的是金近山。

    他不知道姜绅有不死的异能,因为之前姜绅很能打,他对姜绅也很放心。

    没想到却差点害死了姜绅。

    姜绅要是在他手上死了,他老爸金仲林不骂死他才怪。

    正在暗暗后悔,有人打电话过来了。

    是杨达的电话:“金局,我帮你找到姜绅女朋友的电话了。”

    原来之前郑文则问,金近山又不知道,怕郑文则骂,所以随口说了一句,其实他还没联系到丁艳。

    杨达从胸毛那里要来了丁艳的电话。

    金近山一个电话打过去。

    “喂,是小丁吗?”

    “我是,请问你是?”那边是一个很温柔的声音,一听这声音就知道这女孩很温柔可爱。

    “你好,我是城东区警局的金近山,姜绅是我的好朋友。”

    “金局啊,你好,听过你的名字了。”丁艳也是很客气。

    “小丁啊,你现在在那里呢?”金近山想着,不能太直接,婉转一点。

    “我和朋友在外地旅游呢,金局有什么事?”

    “能不能早点回来?”金近山继续提示,希望丁艳能想到什么,有点心理准备。

    “为什么?我们还有一天行程呢。”丁艳莫明其妙。

    “-----”金近山很郁闷,只好道:“是这样的,姜绅今天出勤,遇到有劫匪劫持人质,他奋不顾身冲在前面,受了点伤。”

    “受伤啦。”丁艳先是大惊,接着就笑了,姜绅她还不了解么,不过她可没敢笑出声,只好强忍着笑意:“哦,我知道,我打个电话给他吧。”

    你这什么女朋友啊?这什么口气啊。金近山听的大怒,听说他女朋友也是高中生,肯定没素质,怎么配的上我家小姜,看来要替他介绍一个更好的。

    “他现在不能接电话,还在昏迷中。”金近山口气有点不温和了,带着点怒意。

    “哦,那等他醒了,叫他打电话给我,就这样吧,太晚了。888”丁艳挂了电话。

    我草,金近山呆呆在站在那里,这是他女朋友吗?

    这是他女朋友吗?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