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2664.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二十七章 什么来头
    第二百二十七章 什么来头

    姜绅这一昏迷就昏了三天三夜。

    医院几次下了病危通知书,警局几次都在商量追悼会的事情。

    本来是打算给姜绅一个二等功的,拿了几次病危通知书后,郑文则索性大笔一挥,报到市局为他请了个一等功。

    反正都要死了,就给个一等功吧。

    但是三天三夜下去,姜绅还是没死。

    这可苦了小苗警官了。

    她自告奋勇留下来照看姜绅,但是其他人和姜绅不熟啊,谁心甘情愿天天留在医院。

    而姜绅传言中的女朋友一直没有现身,什么胸毛、小白这些传言中的小弟也没有一个来。

    好像所有人都在等姜绅死。

    没有人来看他。

    于是小苗坚持了两天终于受不了了,第三天她的好朋友小钟来了。

    小钟帮她看了一天,到了第四天,又换成小苗。

    两人正在交班的时候,姜绅终于醒了。

    他幽幽的睁开双眼,眼光无神,满脸疲惫,说话有声无力,结结巴巴,好像随时都要断气一样。

    “醒了,醒了,他醒了。”小钟狂喜而叫。

    “快叫医生,快叫医生。”难得小苗警官也这么激动。

    这几天,每次接到病危通知书,小苗其实是最难过的一个。

    “我死了---你不是最开心。”姜绅颤抖着声音,无力的向小苗说话。

    “是啊,你这种小流氓,死了活该---”小苗嘴还硬,眼中有泪,眼睛晶莹剔透:“麻烦你回家之后再死,别连累我们警局。”

    “别气他了。”小钟替姜绅委屈,在后面伸伸手拉拉小苗。

    “干嘛,你帮他还是帮我。”小苗眼睛一瞪,你反了你,重色轻友?

    小钟不敢出声了。

    她只是弱弱的指了指小苗眼睛:“你怎么有眼泪?”

    “有吗?”小苗抹抹眼睛:“我眼睛进沙子了,你以为我为他流啊,我呸。”

    小钟哭笑不得。

    这时有医生来了,过来帮姜绅检查了一下。

    “不过,算是奇迹,能醒过来很不容易,不过他现在需要休息,你们不要吵他。”

    很快,金近山第一个过来,不过他在病房外面被小苗拦住了。

    “金局,医生说了,姜绅要休息,你不能打扰他太长时间。”

    “哟,小苗,你不得了啊,我记得你和姜绅是死对头啊?现在帮他说话了?”金近山调笑她。

    小苗脸上红红的:“都是同志,我是不想他死在我手下,必竟现在算是我的人。”

    “是你的人吗?嘿嘿,是就最好。”金近山笑笑,答应小苗只谈几分钟,然后才被放进去。

    “金局---”

    “姜绅,怎么样,没事吧,吓死我了。”

    “我当然没事了,这次有没有希望转正。”姜绅直接开门见山。

    “转正?”金近山愣了下,然后点点头:“按理说,你现在立下的一等功,有资格转正的,不过,现在辅警能转正的,我们东宁还没有先例,我帮你和郑局说,看郑局怎么说。”

    “等下。”金近山又想了想:“我看小苗对你现在改变了许多,你要让小苗的爸爸打声招呼,那成功率就更高了。”

    官场上的事就是这样,金近山要是先说了,被郑文则拒绝的话,姜绅再找人给他压力,就等于得罪了郑文则。

    姜绅先找人打招呼,郑文则知道后,就会顺水推舟,正好做个人情,还会更看重姜绅。

    姜绅还没进官场,这些是不懂的,还好有金近山提醒他。

    “小苗?”姜绅愣了下:“她一向对我很有意见的啊?我找别人试试吧。”

    “去死吧,你个小流氓,王八蛋,你也想转正,你去死好了,谁都对你有意见。”这时小苗坐在门外的,金近山进去门又没关,两人说话被小苗听的清清楚楚,不由在心中暗暗怒骂。

    姜绅想了想,先给谢长青打了个电话。

    “谢区长,我是小姜。”

    “阿绅啊,你醒了。”谢长青是又惊又喜,口气也好的不得了。

    姜绅昏迷的时候,表面上他代表区政府去看过一次,其实他是代表姜丰民去看的,当时以为姜绅死定了,心中也很失望。

    没想到姜绅最终还是醒了过来,这个消息要让老板知道,老板一定很开心。

    姜丰民限于身份,不能去看姜绅,其实对姜绅还是有点关心。

    “我现在有个事想麻烦谢区长。”

    “什么事?你说。”

    “我想转正,我这次用命拼了个大功,我想转正式警察,虽然现在公务员都要考,不过我立下一等功,应该可以破例一下,我们金副局长打算向郑局申请帮我转正。”

    “这是好事。”谢长青一听,连连点头,姜绅高中毕就上班,姜丰民听到了曾气的半死。

    现在可以进入体制,那又是一个好消息。

    “没关系,我来和你们郑局打个招呼,然后你叫金局长提议。”谢长青做这事,没什么压力。

    每个市(区)都有编制委员会,一般都是市长(区长)兼编委会主任,下面有编制办,负责的就是各单位的编制。

    就算要往上面报,市里面还是姜丰民兼编委会主任,给警局加一个编制,真的对他来说是小事。

    这事难就难在,现在公务员都要考,如何提拔是一个难题。

    要知道非常渠道提公务员,传了出去很容易引起网民的震怒。

    不过姜绅这次立下大功,只要有人提议,各领导点头,那就是正常渠道,可以解决。

    谢长青也是很痛快的,挂完电话立刻就打电话给郑文则。

    “这次你们解决人质事件非常好,区委区政府非常满意,也给你这位新任局长打响了漂亮的一炮---”

    “都是区政府领导有方,我们也是尽自己的职责?---”郑文则接到这电话也莫明其妙,不过谢长青这么说,他当然要谦虚谨慎一点。

    两人先官方客套一下,然后谢长青话气一转:“我听说那辅警姜绅醒了,你们警局准备怎么奖励他?”

    谢区长这话什么意思?郑文则听到这话,先要猜测领导的意图,他是对姜绅不满意,还是想表扬姜绅。

    谢区长打电话问这事,肯定是有原因的,这时就要看政治智商来推测领导的意图。

    不过,谢长青从头到尾语气和蔼,温柔可亲,尤其说到姜绅的名字时,还带着笑意。

    这是给郑文则暗示。

    “姜绅这小伙子很不错,奋不顾身冲在一线,还差点丢了性命,我们局党委经过研究后决定,一至要给他申请一等功,现在就等市局的批复。”

    他说完就等谢长青说话了,如果谢长青语气改变,他还可以马上接着说:“不过,局里还有人觉的他太年轻,做事有点冲动,所以,我是保留意见的。”

    反正是黑是白,他都可以跟着领导的意图来说。

    谢长青也果然马上接口:“好,这是应该的,我听说,当天现场,你们警局这么多正式警察都没办法,就他这小伙子站了出来,这样的人才,你们一定要好好珍惜。”

    “是的,是的,领导说的是,我们局党委也准备给他加加担子。”郑文则听到这里,也就明白谢长青的意思了。

    谢长青当然也不会明说,那个小郑啊,你要帮姜绅转正做个警察。

    他话说到这里,也知道郑文则应该能听懂,然后又说了几句官方的话,挂了电话。

    不过这时,郑文则想的加担子,是提拔姜绅,倒没想到姜绅敢往转正上打算,因为用金近山的话讲,别说东宁,全国能辅警转正的也没出现几个。

    反正姜绅提个小队长,算是加了担子,郑文则这么想的时候,又接到一个电话。

    这次是区委书记乔小山。

    今天什么风,党政一把手都打电话我。

    “郑文则”乔小山资格老,在城东当区长都好几年,加上郑文则现在不跟他,跟了谢长青,所以直接就呼郑文则的名字。

    “乔书记您好,有什么指示。”

    “你们那个劫持人质案,我听说了,处理的不错,社会上反应也比较好---”乔小山开口也是一堆官话。

    两人说了几句,乔小山语气一转:“那辅警现在怎么样了?”

    “听说已经醒了,我正赶往医院的路上。”郑文则也胡说八道,他还坐在办公室呢,不过领导好像对姜绅很关心,他当然也要表示一下。

    “那孩子无父无母,你们局党委就是他是父母,要多关心关心他。”

    “是,是,那是肯定的。”尼玛,乔书记不带这样的,什么时候你们区党委关心起我们小辅警来了,郑文则有点郁闷,隐隐觉的有点不对劲。

    “给他报功了没有?”

    “报了,一等功。”郑文则苦笑。

    “要得,要得,不能寒了同志们的心,虽然他是临时工,但是做的却是正式工都不敢做的事,一定要好好嘉奖。”

    乔书记又说几句,挂了电话。

    尼玛,不对劲啊。

    郑文则听出一点苗头了。

    书记区长都提到正式工,临时工,辅警。

    领导们这是觉的,我报这一等功还是不够?

    郑文则起身,准备真去医院看看。

    却在这时,电话又响了。

    拿起一看,我的吗约,市局陈局长,顶头上司。

    国内警察局的局长都是直管的,一般区局的人选都有市局决定,市局的人选由省厅决定。

    只有副职才是各区各市自己可以任命的。

    “怎么打你手机半天都在通话中。”陈局讲话,就比较直接了。

    他是郑文则顶头上司,没有什么话不能讲的:“小姜醒了是不是?”

    “是的,我刚准备出门,去医院看望他。”

    “一等功我们市局批了,可能还要报省厅,我们市局的意见,这是一个典型,要抓起来,好好宣传。”

    “是,是。”郑文则面对陈局,只有点头的份。

    “现在社会上对临时工反应很大,我们各局的辅警人数也不少,他们大数人尸位素餐,混一天是一天,为什么呢?因为他们看不到希望。”

    “是,是,陈局说的真是精辟。”

    “所以这次要把小姜的事当典型抓,我个人建议,除了一等功,还要给他转正,这样的话,才能让其他辅警们看到希望,并且在以后的工作中,拼尽全力。”

    “陈局,你说的太对了,真是一语点醒梦中人。”尼玛,郑文则心中剧震,这姜绅什么来头,各路领导都来电话要帮他转正。

    转正啊,这是辅警们一辈子的梦想,而之前,几乎不可能的事情,太不可思议了。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