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2668.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三十一章 想抢姜绅的钱
    第二百三十一章 想抢姜绅的钱

    领头正是徐丽和丁艳。

    徐丽今天一身职业装,衬衫加短裙,丁艳则穿了一个很简洁的连衣裙,两位美女看上去,完全是不同的风格。

    一个成熟美艳,一个春青靓丽。

    在两人身后,跟着三个男子。

    其中打头阵的大概四十多岁,另二个三十岁左右,三人六双眼,一路上不停的在两位美女身上看来看去,尤其那领头的中年人,一双色睛就没离开过徐丽的屁股。

    看的出,他对徐丽的兴趣,比丁艳还要大几分。

    人妻熟女,才是男人的最爱啊。

    姜绅有点不爽,这都什么人,随便往这里带?嗯,可能是政府部门的。

    五人一进办公室,也看到了姜绅和潘雯雯。

    “雯雯,替袁局他们泡茶。”

    “阿绅,还没吃饭吧,等会一起出去吃吧。”徐丽和丁艳都是空着手上来的。

    丁艳走到姜绅身边,低头和姜绅说了下:“区税地局来人了,徐姐想请他们在外面吃。”

    原来她们准备下去拿饭菜上来和姜绅一起吃,正好区税地局来人了,所以就带他们上来坐坐。

    和政府打好关系,这也是企业必然要做的一件事。

    但是姜绅不喜欢这个袁局,从始至终,他的眼睛就没离开过徐丽。

    成熟美女,少妇总经理,这两样中的任何一样都很吸引人,不用说徐丽还合二为一。

    “不急,还不饿,先坐坐,难得到美女老总的办公室来-----”袁局嘻嘻笑着。

    但见徐丽走到姜绅边上,突然就贴着姜绅坐了下去,整个身体几乎与姜绅亲密相贴,看的税地局三人目瞪口呆。

    尼玛,这男人是谁?不会是她老公吧?看上去这么年轻,难道是她男朋友?或者是包养的小白脸?要么是她弟弟?

    三人脑中各种念头。

    他们还没反应过来,姜绅右手一抱,搂住徐丽的小腰,左手往徐丽的大腿上一放,轻轻拍了拍她雪白的大腿:“累不累,习惯吗?”

    “还好,有小丁和老杨帮我,好多了。”

    “我也是在学习阶段,杨总说,徐姐学的比我又快又好。”丁艳笑了笑,也贴着姜绅往另一边坐了下去。

    她们说的姓杨的,就是集团新聘的副总经理杨冲。

    税地局三人彻底傻眼了。

    不是吧,两位美女老总都和这小子有一腿?

    这个有点接受不了?

    难道这小子是官二代?富二代?

    如果眼光和妒忌可以杀人的话,姜绅这时最少已经死了三十次。

    “阿绅我来为你介绍,这是我们横桥区税地局的大局长,袁局。”

    “袁局好,感谢你来指导工作。”姜绅也站了起来,主动伸手。

    哥们以德服人,态度好一点,必竟现在要混体制,换成以前,鸟都不鸟什么袁局方局的。

    “好,好,你是?”袁局也很客气,先依依不舍的把目光从徐丽身上移开,然后和姜绅握了握手。

    “这位姜绅,姜警官。”徐丽笑了笑。

    “-----”警察?袁局又愣了下,小警察?看你的年纪,也不可能是什么所长局长啊。

    “是所里的还是局里的?你们局长跟我关系也不错。”袁局笑吟吟的发话了。

    “我是东湾街道派出所的小民警,在城东区呢。”姜绅也很谦虚,

    原来不是我们区的。

    知道姜绅是个小民警,袁局态度就不是很热情了。

    握过手后,也不怎么搭理姜绅,不停的找话题和徐丽说。

    不得不承受,他还是很能说的,徐丽算是比较慢热的,这个袁局总能找出话来说。

    他们地税到这里,也就是为了查查账。

    永泰集团做为横桥区第一大的企业,老板更换,很多东西都要转变。

    他们一是例行公事,二来也是专门看美女总经理,顺便再吃顿饭。

    众人聊了十几分钟,几乎过了十二点钟,才决定下去吃饭。

    永泰集团自己有餐厅,一般公司内部接待都是在餐厅里,饭菜即好吃,又偏宜。

    不过如今政府部门来人了,他们按习惯都是到外面接待,还是横桥区最好的饭店。

    加上潘雯雯,一行七人同时下楼。

    从电梯出去的时候,潘雯雯拉了拉徐丽,把徐丽拉到后面,低声道:“要准备什么东西?”

    “什么什么东西?”徐丽莫明其妙。

    “不送东西么?”潘雯雯虽然年纪比徐丽小,不过也在外面闯过一阵子,这点规矩还是懂的。

    “请他们吃饭还要送东西?”徐丽接待政府部门的还是少。

    尤其是以前那小酒楼,小宾馆,那有袁局长这么大的官过来。

    那酒楼做的都是卫生局、胸毛哥等、陈剥皮、爆标、姜丝丝等自己人的生意。

    “问问,你问问阿绅。”徐丽也不懂,所以叫潘雯雯问姜绅。

    潘雯雯把姜绅又往后拉了拉。

    “送东西啊?拿六斤茶叶吧,一会给他们一人两斤,再准备点烟卡,一人十条软中华。”姜绅也不是很懂,他上班几天,和杨达下去到辖区见过几个老板,每次人家都是送茶叶、烟卡这些东西,姜绅都分到好多。

    他依样画葫芦,也打算送别人这些。

    不过他明显小看了袁局。

    先是这顿饭双方吃的都不开心,那袁局带头,三人老是敬徐丽的酒,但都被姜绅代掉,连敬几次被代掉之后,袁局也有点不爽,没有再继续,然后袁局就开始谈官话,谈业务。

    你们集团刚转手,听说多了好几个股东,你们最近的税似乎也有点反常,可能要重新核查一下。

    他讲着话中音,突然语气一转:“徐总,现在p.042.5散装水泥行情怎么样?”

    徐丽愣了下,没想到官员的思维跳跃进这么快,一下了从税收跳到水泥,她还有点不适应。

    到是丁艳,马上接过来道:“今年行情还好,虽然房地产不是很景气,不过国家明年举办亚运会,多少带动了一点。”

    才十八周岁的丁艳已经展现出她出色的一面,上面才几天就有点熟悉业务。

    “我有一个朋友,想从你们永泰进点水泥,不知道能不能批一点。”这次说话的不是袁局,是他身边的另一个人。

    他这么说,其实就是帮袁局开口,官场上的人做事,自然滴水不漏,先要把领导撇清是吧。

    “这个没问题,我们绝对优先处理。”

    徐丽刚做这一行,不是很懂,当年房地产火的时候,又是国家举办奥运会的时机,那水泥的价格,蹭蹭蹭的往上飞涨,最红的那年,永泰集团门口排出去几里路,全是来运货的车子。

    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大家都用现金来交接,就怕拿不到货。

    现在行情一般,永泰有的送货上门,有的自己拿货,总的来说,要想说进就进,也不是很容易的事。

    因为水泥厂也就固定的产量,前面答应了别人,再挤出来给袁局的朋友就有点难做了。

    徐丽这么轻易开口许诺,也是下了极大的本钱,想交好这局长。

    “徐总爽快,那二百块一吨,让个五万吨怎么样。”

    “----”徐丽和丁艳的脸色一下就变了,不但她们两人,就是秘书潘雯雯也吃了一惊。

    永泰一年的产量是一千二百万吨,五万吨真心不算多。

    不过二百块一吨,这个价值就有点离谱了。

    国内的出厂价根据季节和地方不同价值也有起伏,现在东宁这块,一般三百二到三百四左右,京城略高一点,可以达到四百。

    淡季的话,最少的时候,也有二百五六左右。

    二百块一吨,以现在东宁出厂价最低三百二算,一吨袁局要赚一百二。

    五万吨,就是近六百多万。

    尼玛,你这什么胃口?不怕撑死?

    姜绅本来也不懂,潘雯雯这时展现了她合格秘书的天资,低着头和姜绅解释了一边,听清楚后,姜绅也是勃然大怒。

    你吗的你是来吃饭的,还是来抢钱的?

    而且是想抢我姜绅的钱啊,姜绅觉的很好笑。

    边上徐丽也觉的自己遇到大事了,但是她这次没有向姜绅求救,直接果断的拒绝:“袁局,现在我们出厂价p.042.5散装是三百二,而且这是上门来取的价钱,送的话视路程远近,打底也是三百四,不如这样吧,我个让让步,二百八一吨,批你朋友五万吨。”

    两百八十块买下,转手卖三百二,五万吨可以赚二百万。

    徐丽这也是算大手笔。

    其实就算六百万对徐丽和丁艳真不算什么。

    但是不拒绝的话,难保这袁局蛇心不足,所以她先拒绝,然后再给对方好处,这样的话,对方要是聪明,适可而止,能赚二百万也就满意了。

    她对袁局说的,袁局却不搭理她,好像这事与他无关。

    依然是袁局身边那人笑道:“现在房地产不景气,水泥也不好卖了,我们要自己来运货,人力、物力,各种成本一算,再拉到‘松山省’,七七八八的运输费用加起来,都要近三百一吨了,徐总,你就优惠一点嘛。”

    那有你这么算的,徐丽心中恼火,要不是局长,她直接就回一句,我帮你运,只收你二百九好不好。

    不过这种话说出来就有点撕脸皮了。

    她咬了咬牙,看看姜绅,姜绅刚进体制,不要给他惹事吧,毕竟人家也是大局长,我再让一步:“二百五,这价格怎么样?”

    “二百五,这难听的,二百二吧,我也退一步。”

    你们就是二百五,没见过这么收贿赂好处的,潘雯雯也算开了眼见,同样是当官,看人家,嘴巴一动,就想赚几百万,多少当官的一辈子都赚不到这么多钱。

    所以说,当官也要脸破厚。

    姜绅在那听了很久了,一直没出声。

    你这算不算抢我的钱?向来只有我抢别人的钱。

    他忍到现在都是为了不想替徐丽惹麻烦,现在终于忍不住了。

    “做生意,讲的是公平竞争,诚实守信,徐丽你二百五卖给他们,万一传了出去其他企业和买家怎么想?”

    “你这会影响到整个水泥行业的行情,会犯大错误的,就按市场价三百一吨吧,我们送货。”姜绅一锤定音。

    我草你,那三人一听,就瞪了过来。

    你比刚才徐丽批的还贵二十块呢,你谁啊你。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