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2669.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三十二章 欲求不满
    第二百三十二章 欲求不满

    “徐姐,批到二百六,我们就只能保本了,算上工人的工资,三百也是最少的。”丁艳在边上也说话了,明显是支持姜绅的。

    “呵呵呵。”那人笑了,笑的很阴险:“徐总,你们这里,谁说了算呢?”

    “都算,今天这里四个人,谁说了都算。”徐丽倒也不害怕,她是不想替姜绅得罪人,要不那有这么客气。

    四个人都算,那就证明这四人的关系不简单了。

    袁局再次看看姜绅,慢条斯例的道:“姜警官城东区的?”

    “是啊,东湾派出所的。”你吓我,你隔着一个区吓我?

    别说你是横桥区的税地局长,就是城东区的有屁用,除非你是警察局长,我一百一吨卖你都行。

    “那好吧,今天就到这里,谢谢徐总的招待。”

    “不客气,这是我们因该的,袁局,这些茶叶---”徐丽还想送茶叶烟票。

    “哦,我不喝茶,多谢好意了。”袁局三人东西也没拿,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去。

    查,回去一定要查死他们,袁局心中怒火滔天。

    只要存心想查一个企业的税有没有问题,绝对是查的出来的。

    国内那还有多少干干净净的企业,尤其是做到这么大的时候。

    见他们离开,姜绅等人也起身相送。

    刚一打开包厢大门。

    众人就在门外愣住了。

    “谢区长,您也在啊。”袁局满脸媚笑,点头哈腰,与刚刚面对姜绅时的表情来籽一个三十度大转弯。

    他在叫谢区长,但是谢区长可没空理他,惊疑的看了看他身后:“姜绅。”

    “谢区长好,你也横桥来吃饭?”姜绅倒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谢长青。

    原来门外站的是谢长青。

    谢长青边上还有几个人,一个个看上去都是很有气场。

    “我调横桥了,和唐区长对调,唐区长去我们城东区,今天也是我上班第二天。”谢长青走到姜绅面前,笑眯眯的看着姜绅。

    他最近也得到了消息,姜绅靠自己完成了转正,从头到尾,姜丰民都没有出过面/

    但是姜绅才上班一星期没到,就把辅警转正了警察,完成了别人多一生都完不成的事情,谢长青真的很奇怪。

    “吃过饭没有,一起吃?”谢长青相约姜绅,跌了一地的眼镜。

    尤其是袁局,他打招呼谢长青都没有理会,可见姜绅在谢长青心目中的份量。

    “不好,这就是我们新区长?看来,姜绅在他心中很重要”袁局差一跳。

    他万万没想到新区长谢长青会认识姜绅,而且看这语气好像关系还不错。

    这时谢长青大概也反应过来还有几个人在边上。

    他调过来才两天,许多局长,镇长等人都还不认识,很意外的看看袁局:“你是?”

    “我是税地的袁国波,谢区长叫我小袁就行了。”袁局其实年纪比谢长青还大,但这时却也表现的很客气谦让。

    谢长青一听名字,就知道他是税地的一把手。

    “好,你好,你们忙吧。”谢长青也不多说,拍拍姜绅肩膀,笑吟吟的转身离去,临走时还道:“有空,到我办公室来坐坐。”

    哇,此言一出,姜绅这边的人还无所谓,跟着谢长青一桌的人,包括袁国波等人,几乎都快眼红死了。

    区领导开口叫你去坐坐,这是无数人求都求不来的待遇。

    一时,各种羡慕嫉妒恨的目光看向姜绅。

    “好的,有空一定去。”姜绅的回话,让诸多人要晕倒。

    你怎么回话的呢?这什么态度。

    有谢长青的随从脸色都微微变了。

    谢长青却是笑笑,话也没说一句,就带头走开。

    后面徐丽姜绅继续同袁局离开这家饭店。

    走到大门口时,袁局突然笑了笑:“其实徐总说的也对,做生意就要诚实守信,不如这样,小肖啊,叫你朋友三百就三百嘛,到徐总这里批五万吨,现在有的地方,有钱也未必拿的到水泥。”

    关键时候,袁局终于‘想通了。’

    还好之前他也没开口,所有的事都是手下一个叫小肖的开口去问,现在,他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当好人了。

    “袁局这么说,我们当然听领导的,三百就三百吧。”他们再次看向姜绅和徐丽。

    这两人不知谁能做主?

    看刚才,徐丽有点唯姜绅马首是瞩的架势。

    “你们拿货?”姜绅笑着反问一句。

    尼玛,袁国波一听差点爆走。

    你刚才也说送货的,现在竟然说变成自己拿货。

    你这是坐地起价啊,仗着谢区长直接涨介了。你个王八蛋。

    但是,三百这价格,他还是有的赚的。

    以他的本事,最少十几二十万应该可以。

    “好,那就我们拿货。”袁国波咬着牙应了下来。

    十万二十万也是钱,没必要和钱过不去。

    “那有空叫你朋友过来谈一下。”

    双方表面欢快的在酒店外面分手。

    看着袁局等人离去,潘雯雯和丁艳都几乎笑了出来。

    “绅哥,你真狠,这价杀的他们难受死了。”

    “哼,要不是不想企业和你们有麻烦,就凭他?”姜绅真是想省事,得罪这种部门,时不时来查查你,就算查不出什么,也很恶心人的。

    现在他明白在体制中的辛苦了,有些事,不是打打杀杀能解决的。

    不可能每个他都看不眼的人,都杀掉吧。

    也不可能每个袁国波这样的人用神通去对付他。

    所以,他有时候也要忍。

    用常规手段对付别人,才有成就感。

    比如上次他召集千人跨省,比如这次利用谢长青。

    送走袁局,姜绅和三女回永泰集团。

    现在已经快一点,他还要半小时回城东,二点上班的话,只有半小时在这里的时间。

    “阿绅,我还有个会议在一点半。你让丁艳和雯雯陪你一下吧。”徐丽还有一个电话会议,是与永泰集团在各地办事处,负责人的会议。

    “我不是也要参加吗?”丁艳奇怪道。

    “今天放你假,你陪陪阿绅。”

    “不用了,你们开会吧,我一个人坐会,马上就回城东的。”姜绅倒无所谓,女人天天都有,也不得于一时。

    到是今天得到一个信息有点意外。

    谢长青到城东还没几个月就调到横桥了,唐建国却调到城东,这里面有问题啊。

    别看他刚进体制,他还是能看出来的。

    唐建国上次被江有图用录像威胁了一下,马上他就被调走了。

    这就是防止他出事的手段,以后江有图再拿录像出来,人家都调走了,马上可以否认掉。

    反过来说你栽赃都有可能,必竟当时姜绅录的也不是什么大事。

    而且,唐家应该知道姜绅在城东区,把唐建国调到城东区,你爷爷的,不是打算针对我吧?

    他心中有点不爽的回到永泰大楼。

    徐丽和丁艳她们都去准备开会的事。

    姜绅躺在徐丽巨大办公室的卧室里看电话,正在想着一点半回去,还是一点钟回去时,咚咚咚,有人敲门了。

    “进来。”

    潘雯雯捧着一堆资料走了进来。

    “徐姐她们马上开会,这是这个月永泰的财务报表,徐姐叫我拿给你看看。”

    潘雯雯现在也知道了,这永泰集团其实算是姜绅的。

    她说罢,弯下腰把一堆资料扔在姜绅躺的床上。

    她这动作把她衣领下的双峰又一资助展现在姜绅眼前。

    “几点开会?”

    “一点半。”

    “现在才十二点五十五分。”姜绅笑了笑,突然坐了起来,一把将潘雯雯往床上一按。

    “嗯---”潘雯雯很奇怪,平时话多的不得了,被姜绅一抓,每次都不说话。

    姜绅也不管,直接把潘雯雯按在床上,潘雯雯四肢趴伏,以一个很难看,但很诱惑的动作背对着姜绅。

    短裙下面,丝袜和内裤形成强烈的视觉冲击。

    她一手撑着,一手想去脱自己的衣服和丝袜。

    “别脱,就这样。”

    姜绅脱了裤子,粗暴的小姜绅直接杀了进去。

    “咛---”潘雯雯心中惨叫,我没换的丝袜在啊。

    不过她没有说话,一旦做起来,她就什么话也不喜欢说,只是默默的承受着姜绅的冲击。

    姜绅一边做一边撕,潘雯雯的黑丝很快就只留下一点点挂在大腿上。

    两人默不作声在激战,不知不觉就快一点半。

    “开会了,要开会了。”潘雯雯终于说话了。

    虽然了几次,但是她还能保持一点神智,记着自己要开会。

    哥还没尽兴呢。

    姜绅虽然有点郁闷,却也不好再继续,连忙抽出狰狞的小姜绅,气喘吁吁的躺到床上。

    潘雯雯软的像一摊烂泥。

    又在床上躺了足足两分钟,然后起身,把自己的破碎的黑丝全部撕掉收起,这样的话,原本短裙下面的黑丝,就变成了雪白的大腿。

    这装扮一出去,徐丽和丁艳肯定会猜到她做了什么。

    只见她脸红红的:“我先走了。”说了一句后,转身匆匆逃去。

    吗的,我怎么办?姜绅在床上看到自己的小姜绅,才半个小时不到,根本是没尽兴的。

    他无精打采的躺了一会,就想起身离开,回城东上班。

    房门再次打开了。

    丁艳那可爱的小脸出现在他面前。

    “你怎么来了?”姜绅大为意外。

    “徐姐怕你欲求不满,批了我半小时的假,够了么。”丁艳嘻嘻笑着,不过她说这话的时候,脸还是红红的,她终归还是有点害羞。

    “我的小艳儿。”姜绅大喜,不等他起身,丁艳已经像一只可爱的小燕子,飞到了他的怀中。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