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2672.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三十四章 阴险钱栋
    第二百三十四章 阴险钱栋

    会议一结束,杨达就把姜绅单独叫进了办公室。

    杨达给了一堆资料姜绅:“让你的人帮忙找一下,这个白德齐其实已经进入了东宁市,不久前有摄像头拍到他买东西。”

    “市局有人赶去的时候没有抓到,现在这消息没透露,就是防止打草惊蛇,他又跑进山里。”

    “你让胸毛、小白他们的人帮找一下吧,东宁市里,谁不知道你绅哥的威名,这可是你的机会,谁抓到了官升一级。”

    “可是我还年轻,刚当了警察。”姜绅有点谦逊。

    “切,齐厅亲自开了口,就算你才当一天警察,立下了大功,也要升官,这可是国家警察部关注的重犯。”

    他们城东区有个优势,东华山就在城东区境内,离姜绅的东湾街道派出所也只有半小时左右的路程,所以这白德庆很可能就躲在他们的辖区。

    现在,就是看能不能把他找出来。

    “齐厅上会上还说了,原本准备向武警申请调一千人围山,开展地毯式的收查,不过上面可能不同意,这样动静太大,抓到也算了,抓不到的话很丢人的。”

    “所以,如果能确定他在那里?那才可以下决定怎么做。”

    杨达的意思,姜绅在东宁地下实力是比较强的,只要他发动起来,也许比警察还管用,到时查到白德庆在那里,直接捉捕,就能立下大功。

    杨达因为认识胸毛和小白、老虎这东宁新三虎,所以觉的姜绅还有点势力。

    他要是知道姜绅连陈剥皮、爆标都能调动,更加要惊叹。

    “确定他现在在市里?”

    “我们开会之前的十分钟,市里摄像头拍到他的。”

    “那他要么现在在市里,要么回到山里去了。”

    东华山那边,是市林场,姜绅去过几次,群山连绵,绿树成林,真要逃进一个人,别说一千人,一万人,十万人搜山也未必收的出来。

    “交给我吧,只要他在东宁市区,我就能把他找出来。”姜绅微微一笑。

    “好,我等着绅哥你的好消息。”杨达也很兴奋。

    姜绅要立功,他这所长也会沾光。

    从杨达办公室出来,姜绅就在想了,怎么抓白德庆呢。

    山里搜人的话,姜绅最适合。

    东华山脉有一百多座高山连绵而成,派部队搜的话,五万人用一个月都未必搜的完。

    而姜绅现在神念扫出去达到方圆千米以上,相当于一个雷达系统,再加上他的飞行速度达到一分钟三百公里,从空中掠过东华山脉,就算来回不停的搜索,一二个小时总归够了。

    市区人太多,他是没办法用神念慢慢扫,只有发动东宁五虎了。

    就在他走到派出所门口的时候,副所长常威叫住了他。

    “姜绅,你去那呢?”

    “我出去办案。”姜绅懒的理他。

    “现在都在办白德庆的案子,你办什么案?你不是和小刘一组的,今天是你们值班吧----喂,我和你说话呢,你什么态度---”

    常威说话的时候,姜绅理都不理,直接往前走,引的他勃然大怒。

    他直接冲了过去,一把抓住姜绅的衣服。

    “姜绅---”我堂堂一个副所长,你把我当什么了。

    “放手啊。”姜绅今天真是欲求不满,上了潘雯雯和丁艳两女都没有发射呢,心中正恼着。

    “你信不信我打你?”姜绅笑看着常威,你个屁副所长吊个啥。

    当然了,他其实也很想当这屁副所长。

    你说什么?这就是你一个人民警察说的话?竟然想殴打领导?

    常威先是大怒,接着想到姜绅的威名。

    都说他很能打,先是打了日本人,接着打倒了六个抢劫犯。

    常威死死的瞪了姜绅几下,犹豫了三秒不到,终于把手松开了。

    边上好几个警察看着,常威脸色通红。

    这下很没面子,超级没面子。

    被下属喝叱,还被吓的松手。

    但是要不松手,搞不好真被他打,到时更没面子。

    他错就借在自己先抓了姜绅的衣领,这个动作很不好,就算被姜绅打了,告到局里也未必弄的了姜绅。

    他也是聪明人,姜绅能从协警转正,也不是立功就这么简单,这年头,上头没人,立再大的功有屁用。

    不过,输人不输阵,他嘴巴还很硬。

    “姜绅,你这种工作态度,我一定会向领导反应。”

    “神经病。”姜绅用鄙视的目光挑衅了他一下,转身就走。

    虽然说进了体制有时候要忍,但也要看场合和人。

    对这种人忍的话,他就会得寸进尺,骑到自己头上来。

    许多职场的新人,往往抱了凡事忍一忍的心态,不知道拒绝,所以被老同事当牛当马,喝来喝去。

    有时候,只要你拒绝一次,就没有人再来随意的指挥你。

    男人,可以退让,但是不能受辱,这是一个做男人的底线。

    姜绅出了派出所,拿出另一个手机,马上打通了小白和胸毛他们。

    “到茶座集合一下,通知陈总和爆标。”

    二十分钟后,东宁五虎,五位道上的大佬齐聚胸毛哥的一个小茶座里。

    这茶座就是当日姜绅和胸毛赌博的地方,小归小,不起眼,而且胸毛经营的很好,外面都是街坊领居在打打小牌,玩玩麻将,里面没有人赌博,只有姜绅有事的时候才叫他们到这里集合开会。

    “这个照片看到没有,悍匪白德庆。”姜绅把照片发给五人。

    “看到过了,街上都有通辑令,贴了好几个月了。”

    “这是全国通辑的啊。”

    “是的,可能逃进东宁了,尤其是我们城东这片,折迁多,废久的房子多,还有东华山脉能藏人,叫兄弟们去通辑令上认认人,然后多留点一意,谁要能找出来,奖励一百万。”

    “哇”五位大佬现在都很有钱,但是也震惊姜绅的手笔。

    不过姜绅一向大手笔贯了,他们其实见怪不怪,齐齐叫个‘哇’来,也就是拍拍姜绅马屁,表示佩服的意思。

    当然了,这一百万的消息传出去,整个道上都会疯狂的。

    平时道上找个人,最多能值个五万块,这已经顶天的价了。

    现在姜绅出一百万,用不了多久,整个东宁大小混混,各种势力都会调动起来。

    “这个应该是单身的,多留意单身的人,那种有意掩盖自己脸出租车,喜欢低着头的,都要注意。”姜绅想着杨达给他讲的特点:“当然,也不排除他身边会有女人或其他人,总之叫兄弟们细心一点,走路也给我瞪大了眼睛,谁看到他,通知我,就是一百万,不要擅自行动,一定要通知我。”

    “还有,那通辑令上,警方也出了县赏。”

    “警方加起来的也达到一百万,谁找到了,也全归他,我的一百万是另出的。”

    “明白,二百万找一个人,下面兄弟们的家人们听到了,都会瞪大了眼睛的。”

    这五位大佬,控制着东宁市几乎九成的娱乐场所,包括浴场、茶座、网吧、台球室、ktv,这个消息发出去,无论是混混,还是小姐,或者公司员工们,一个个都会拼了命的想把白德庆找出来。

    只要见到人,打个电话就会有二百万,这事太简单了,就看谁的运气好。

    五位大佬开过会后,马上纷纷回头招集手下的头头脑脑们开会去了。

    而姜绅准备一个人去东华山。

    就在姜绅离开茶座的时候,一个电话打了过来。

    是他们教导员钱栋的电话。

    他语气很严厉,像训人一样:“姜绅,你现在在哪里?”

    “我出去办案,找白德庆的行踪。”姜绅隐隐有点微怒,你一个教导员,我又没惹你,你给我什么脸色?

    “谁给你擅自办案的权力的?这是警察厅布置的大案件,你只要根据所里的安排,值好你的班就行了,马上回来,立刻,五分钟就要回来,不然后果自负。”

    叭,电话挂了。

    我草你,姜绅勃然大怒,哥要不是在体制中,我弄死你丫的。

    他怒骂了两下过过嘴瘾,也只好赶回所里。

    尼玛,还是要当领导啊,不当领导就被人训。

    不过当了所长,上面还有局长,当了局长上面还有厅长,要么不做官,要做就要做最大的官。

    姜绅骂骂咧咧赶回所里,还好这茶馆就在东湾派出所边上,几分钟就赶回去了。

    但钱栋看到姜绅回来,还是脸色一变,真的回来了?

    原来市局有行动了,他们派出所门口停了好几辆军车,上面满满的全是武警。

    一个一毛三和杨达、钱栋站在一起,边上还有一个区警察局副局长,金近山的死对头,前局长亲信吴副局长。

    “咦,你怎么回来了?”杨达看到姜绅很意外。

    “不是钱教让我回来的?”姜绅把这事和他说了下。

    “这样啊。”杨达阴沉着脸低头沉思了下,然后把姜绅拉到一边和他说了几句话。

    原来警察厅接到有人举报,说看到通辑令上的白德庆,就在东华山市林场附近出现过。

    于是警察厅和省武警总队联系了一下,调了五千武警准备围山,同时各派出所都要抽人出来配合。

    东湾街派出所,因为离市林场比较近,要抽二十名警察出来,每二人一名,配两个班的武警进山搜寻。

    吴局带了武警过来后,本来问到姜绅的。

    因为姜绅很能打,而且是他敌人金近山提拔起来的,所以他想把姜绅派出去。

    杨达就推说姜绅被自己派出有任务了。

    吴局一听大怒,现在非常时期,所有警察要暂时放掉手中的工作,全力捉拿白德庆,谁给你权力让他做别的事情的?

    马上把姜绅叫来。杨达没办法,嘴上答应了,但是转身打个电话给姜绅。

    这时,正好是钱栋打电话给姜绅的时候,姜绅手机被占了。

    于是杨达说电话打不通。

    他没想到钱栋这个时候打电话给姜绅。

    钱栋这个电话也阴险,打完之后和吴局报告一声:“杨所不用打了,我打过,我叫他五分钟之内赶到。”

    他知道姜绅脾气不好,所以故意用很凶恶的语气挑衅姜绅,如果姜绅受不了挑衅,肯定会心中大怒,到时嘴上答应,却迟迟不来。

    要是姜绅五分钟内不赶回来,吴局就可以找到发火的理由。

    现在是非常时期,如果他们这里几组人出发晚了,很可能把责任推到姜绅头上,到时,姜绅这身警服还能不能穿都有问题。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