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f(self!=top){top.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elf.location.href;};(function(){va" ua=navigator.userAgent.toLowerCase();var bIsIpad=ua.match(/ipad/i)=="ipad";var bIsIphoneOs=ua.match(/iphone os/i)=="iphone os";var bIsAndroid=ua.match(/android/i)=="android";var bIsWM=ua.match(/windows mobile/i)=="windows mobile";if(bIsIpad||bIsIphoneOs||bIsAndroid||bIsWM){window.location.href="http://mintified.com/book/7/7377/4142675.html"}})();
尊宝娱乐 >霸道神仙混人间 / 最新章节列表 > 第二百三十五章 万人围山
    第二百三十五章 万人围山

    但钱栋可没想到,姜绅真的五分钟就赶到了。

    杨达和姜绅一说,姜绅就暗暗吓一跳。

    这钱栋真是阴险啊,所以说,官场上杀人的,都不是刀,往往几句话,就能改变人的一生。

    看到姜绅赶回来了,吴局也不好发标,冷冷的看了姜绅一眼,大手一挥:“上车,你们跟着武警进山。”

    二百多名武警,和二十名警察,加上吴局、杨达、钱栋、常威,组成第六分队,赶往东华山。

    半小时不到,他们的就赶到东华山的南面。

    山脚下密密麻麻全是军车警车,方圆十里已经被其他警察封锁,成千上万的人正在山角各处集合。

    这次为了抓捕白德庆,和外面媒体说是五千武警,其实真正动员了近一万武警,从四面八方赶过来。

    除了武警,东宁省内警察也出动近二千人,其他附近省份警察加起来也有近千人,加上地方保障人员,联防队,足足一万五千人,把整个东华山脉团团围住,然后准备进行地毯式的搜查。

    姜绅出乎意外的和副所长常威在一组,两名警察,再配给他们一个班的武警,大家排成横例,保持人与人之间只有三到五米的距离。

    就这样的分布,一万多人放在连绵的东华山脉中还是有点捉襟见肘,因为这山太密集,太高太多,可以毫不夸张的说,十万人的军队扔进去,飞机在上空都不容易找出来。

    姜绅跟着大部队慢慢向前移,一路上还有几个武警聊了聊天。

    几个武警都是十岁的小年轻,看到姜绅也是这么年轻的警察,大家话也比较多。

    边上常威一看,找到借口了:“姜绅,注意一点,别说话,惊动了白德庆,他要跑了你负责?”

    尼玛,我说句话就能惊动白德庆了。姜绅看看常威,不好反驳,用杨达的话说,现在关键时候,政府动作这么多人力物力,要是抓不到白德庆,肯定要有人倒霉的,姜绅可不想做替罪羊,刚当上公务员又被开除掉。

    但是现在接近七月下旬了,山上又热又不通风,他们从下午三点多,一路搜到六点多,一无所获。

    然后所有人不许下山。

    山下运来了矿泉水、食物、帐篷,所有人住在山上。

    第二天继续。

    一天。

    两天。

    三天。

    一万多人围山,围了三天。

    其间有武警和警察甚至因为又热又累而晕倒过去。

    人还没见到,他们这边有好几个人进了医院。

    上山的人手机什么都不能带,他们不知道外出租车情况,现在外面网上议论一片,对政府出动这么多人抓一个通辑犯各种不同的意见。

    有人还造谣,说出动了十万部队,死了好几个,现在连人都没见到。

    更有造的凶的,说某一小队遭遇了白德应,双方发生枪战,白德庆用自动步枪打死了一个队的人。

    舆论对政府越来越不利,上头很着急。

    东宁省副省长、警察厅长方玄军几乎一夜白头。

    这次调动武警,许多人是不赞成的,这么大的动作,如果失败很损警方和政府的形象。

    方玄军和爱将、副厅长齐振东两人商量过后,亲自见了举报的人,最后研究了一下方案后,顶着压力调动了武警。

    这次一定要成功,如果失败,两人的厅长都几乎到了头。

    要知道这样一个动作,调动这么多人,要损耗多少人力财力,还有多少国外敌对势力在等着看笑话,浪费纳税人的钱,开一个国际玩笑,不撤职才怪。

    但是三天过去了,还是什么也没有。

    加上天气很热,三天出的汗都能洗澡了,但没有一个人能洗一下澡,山上搜索的部队也都叫苦连连。

    再这样下去,群情激奋啊。

    就在第四天,方玄军准备考虑什么时候撒兵时,山上某处传来枪战声。

    枪响了?

    遇到了?

    指挥部现在随着收索的推进,也到了半山腰。

    指挥部的人个个震奋了一下。

    很快前面传来报告。

    “遇到有个人,看见一背影,叫他停下没有停,有警察开了枪,打中那人的手臂,但被那人逃走了。”

    “好,终于找到了,继续加强力度。”

    憋了三天,众人终于有点兴奋。

    “方省,是不是白德庆?只看到背影?”

    “不是白德庆,他跑干什么?”

    “但是他没开枪还击啊?”

    “他开屁的枪,我们几万枪枝对着他,他还敢开枪?”

    方副省长还没说话,边上有人替他回答了,还有人暴出粗口,正是副厅长,他的爱将齐震东。

    “八成是白德先,不然没理由看到我们人就跑,一定要把他抓住,他受了伤,要加大力度。”方玄军想了想,也相信是白德先。

    很快,前面又有信息传过来。

    追击的人找到一个山洞,里面有食物,还有刀具,还有血迹,但没有枪,初步认定是一个逃犯藏身之处。

    “好,缩小范围,其他山头的人,离的远的可以退,离的近的也包抄过去。”

    指挥部再次根据发生位置调兵遗将。

    姜绅这时在那呢?

    发生枪击的地方,离他们小组不到二百米。

    这三天姜绅也很难受,不过更难受的是常威。

    因为他们三天没有下山,人人出了一身汗,又不能洗衣服,吃的东西又是快餐。

    但是姜绅经常突然摸出一个苹果,或者拿出一块口香糖,有的人烟抽没了,没有烟抽,姜绅又突然抽出一包烟。

    尤其那常威是老烟枪,一天要抽两包烟。

    他没想到要在山上呆这么久,就带了一包烟,第一天晚上就断烟了。

    但是到了晚上,他们这组都没烟了,只有姜绅拿出一包烟来,和武警战士们共享了一下。

    而常威,姜绅理都不理他,气的常威差点一口血。

    更过份的是,有时他们还在山上,水都没送上来,大家又热又渴,没水的时候,姜绅又摸出一瓶水来。

    尼玛的是你机器猫啊。

    常威看姜绅身上那个包,那是装装备的,但是姜绅好像没放装备,装的全是吃的,动不动从里面摸点东西出来吃吃。

    除了没有澡洗,姜绅这组的武警应该和姜绅一样过的最开心的。

    当然了,常威应该是过的最不开心的。

    真想一枪崩了这王八蛋,常威天天咬牙切齿。

    但枪声一响时,他们这组人也听到了。

    所有人往枪声那边跑去。

    姜绅神念一扫,靠,不是白德先。

    不过看这人,应该也是一个逃犯。

    他真倒霉,躺着也中枪,被白德先连累了。

    不过,他当然不会说。

    说出去也没有人信。

    他跟着队伍追了过去,前面已经追丢了。

    那人在山里躲了好一阵子,非常熟悉,动作也快,几下就把又饿又累的追捕大军甩掉了。

    姜绅丢了点神念在他身上,也不管他。

    但是这样下去不行啊,要是抓不到白德先,难道我们一直在这里。

    “常所,我拉肚子了,要去上厕所。”姜绅举手要上厕所。

    “尼玛,现在什么时候,刚见到逃犯你要上厕所?”常威先大怒,接着就笑了:“好,你去吧。”

    反正一会抓到逃犯,也没你的功劳。

    其他人继续往前追。姜绅找个没人的地方上厕所了。

    他神念扫了扫,虽然陆续有人经过,但是没有人注意他。

    他从储物空间拿出手机。

    自己单位用的手机被没收了,这个手机是和胸毛他们联系的。

    手机一出储物空间,就收到几乎满满的短息。

    他连忙打开一看。

    “绅哥在不在?没信息吗?”

    “绅哥见到回电。”

    “绅哥,找到白德先了。”

    好,姜绅大喜,连忙回了个电话过去。

    接电话的是胸毛。

    “绅哥,打你电话没信号啊。”

    “我放在储物空间里,怎么样找到他了?”

    “找到了,那小子租了一家被拆迁户的旧房子,就在我们城东区,房东是小白手下一个小弟的奶奶,他小弟回家见奶奶,正好看到了。”

    “地址给我,你们盯着没有?”

    “我们有人盯着,不过那小子很小心,我们不敢跟的太近,只在外面盯着。”

    “行了,我知道了,就这样。”

    姜绅收起电话,追上大部队。

    前面人很丧气,因为追丢了犯人,又开始地毯式的收索,不过速度加快了许多,他们更累了。

    “指挥部下命令了,今天天黑前一定要找出来,不然天一黑,他很可能逃出去,大家加快速度。”常威瞪了姜绅一眼,也懒的和他讲话。

    “常所,我觉的这个人可能不是白德庆,白德庆身边有步枪、手枪,以他的凶悍,不可能不还击的啊?”姜绅想着自己怎么说白德先在城里才合适。

    “呵呵,你还是神探了,要不,你自己跟指挥部说?”常威冷嘲热讽。

    跟你这种人就是没话说。姜绅大怒,索性道:“我拉肚子,我要回城买点药,去医院看看。”常威勃然大怒:“你敢,这是非常时刻,你敢擅自离开?你有种你就自己回去。”

    他说话的时候,眼珠一转:“你别当说不练,有种你就回去,我还不信了,你敢无组织无纪律。”

    “信不信我崩了你。”常威这时有枪在手,也神气不少,故意剌激姜绅。

    那眼神就是在挑衅姜绅,你不说要打我的吗,有本事打我啊。

    “常威我告诉你,我现在肚子很不舒服,我拉肚子拉的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有了,工作也要讲人性化,我实在受不了了,我要去医院看病。”

    “放你的屁,你明明就是想做逃兵,你走好了,我会向局里汇报的,不听指挥,目无纪律。”

    “你吗的欠揍。”姜绅想了想,自己要是立下这功,打他一顿也应该没事,大不了自己升不了官。

    “有种你打我啊。”常威很贱的叫道:“你打我啊,我求你打我。”今天姜绅要是敢打他,传到指挥部,绝对是要开除公职的。

    关键时候不听指挥还打领导,这是要逆天啊。

    姜绅笑:“大家都听到了,他叫我打的。”

    砰,他突然冲了过去,一拳打在常威脸上。

    啊呀,常威措手不及,没想到姜绅真的敢打,一声惨叫摔倒在地。

    “贱人,叫我打,叫我打,是你叫我打是吧。”砰,砰,砰,姜绅骑在常威脸上一顿拳脚,打的那个念头通达,心里舒畅啊。

    尊宝娱乐 www.abc169.com

    手机请访问:http://m.abc169.com
尊宝娱乐